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小说_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楚云歌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25649 ℃
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小说_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楚云歌

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

楚云歌 著

连载中免费

沈清欢顾亦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清欢顾亦珩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小说《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全文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沈清欢识人不清,误把渣男当良配,可怜她那无辜的家人满门被杀,老天有眼,让她一朝重生,这一世,她有怨抱怨有仇报仇,那些可恨之人,统统都给她下地狱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沈清欢顾亦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清欢顾亦珩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小说《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全文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沈清欢识人不清,误把渣男当良配,可怜她那无辜的家人满门被杀,老天有眼,让她一朝重生,这一世,她有怨抱怨有仇报仇,那些可恨之人,统统都给她下地狱吧!

免费阅读

  到了晚上,倚竹院来了好几批人。

  先是府上厨娘给沈清欢送来了近几日的食材,说是沈叶博经常早出晚归,所以西院的用膳时间没有固定。因此府中各院都配以小厨房,平日里都是自行用膳。

  白霜奉赵婉柔的命令,带着裁缝来给沈清欢裁衣,又拿了个妆匣给沈清欢填了些首饰。

  沈叶博也来了一趟,象征性的问了沈清欢几句,留下了一沓银票就离开了。

  一系列事情忙完,天色已经不早了。再加上长途奔波了几日,她们早就乏累。

  烧水洗漱完之后,便都上 床准备歇息了。

  沈清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看着幔帐,思绪渐渐飘飞。

  若是沈静姝最后没有告诉自己,自己永远也不会知道,母亲居然是被赵婉柔害死的!哥哥的失踪也是她们搞的鬼!

  赵婉柔掌管相府后院多年,且为人又极有手段。

  自己如今势单力薄,若想查出真相除掉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可靠地帮手……

  许是因为故地重游,又或是思虑过重,沈清欢一夜都未曾睡好。

  于是,第二天一早便发现自己得了风寒。

  白天的时候感觉好了些,就未放在心上,拒绝了她们请大夫的提议。

  谁曾想一到了晚上又高烧不止,直至半夜都未曾消退,反而越显严重。

  期间,晚秋多次去西院求见赵婉柔,却被赵嬷嬷以夫人今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

  回到倚竹院,看见沈清欢脸色痛苦,嘴里嘟囔着一些她们听不懂的话。

  晚秋愤愤道:“不行,不能再等了。小姐已经病了一天一夜,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

  若再不退烧,怕是不好。”

  半夏也是急的快要哭了。

  忽然,晚秋一咬牙,说道:“半夏,我出府去请大夫。你务必用棉被将小姐捂紧着些。”

  半夏一惊,忙拉着她:“私下请大夫,被夫人发现怕是——”

  “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

  半夏也不再劝,

  只嘱咐她路上小心。

  晚秋颔首,而后转身向门外跑去。

  半夏进屋将床上的大小姐,连人带被的搂着,唯恐进一点寒风。

  喝完大夫开的药,沈清欢开始发汗。她们两人才略微放心些。

  沈清欢隐约听到耳边传来轻声哭泣的声音,好半天才从梦魇中挣脱出来。

  她慢慢的动了动手指,睁开了沉重异常的眼皮。

  “半夏。”

  “小姐醒了!”床边生火的半夏擦了脸上止不住的眼泪,喜道。

  又摸了摸沈清欢的额头,才彻底放下心来。

  “小姐快喝些茶水润润喉。”夏将茶端给她。

  一杯茶水下肚,沈清欢明显感觉好多了

  。

  “晚秋呢?怎么没有看见她?”

  半夏因为沈清欢醒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不住流下。

  噗通!

  她猛地跪在沈清欢面前:“小姐,您快救救晚秋。”

  “晚秋怎么了?”沈清欢一愣。

  前世的自己被府中平静安逸的现象所迷惑,并未生这场病。

  因此对发生的事情,也并不知情。

  “小姐先前高烧不退,还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晚秋姐姐去西院拿到手牌为小姐请府医。

  谁料被赵嬷嬷拒在门外,任怎么求都不开门!”

  “无奈晚秋姐姐,只好去街上的药堂找了大夫。”

  “一大早西院子里就来人了,晚秋姐姐脸色难看,让我照顾好小姐自己便出去了,这会子估计——”半夏抽泣。

  沈清欢闻言,巴掌大的绝美脸蛋,冷若冰霜。

  她看似冷静的剪瞳中,凝聚着滔天怒气。

  “不要哭,我们现在就去把晚秋带回来。”

  沈清欢随手抓上一件半旧的披风,便向外走去。

  半夏小脸一紧,忙追了上去。

  西院——赵婉柔!

  沈清欢眼神变得阴寒无比。

  啪!

  半夏搀扶着沈清欢,刚走至赵婉柔所居住的院子外,便听到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随之而来的还有赵嬷嬷那凶狠的声音:“让你嘴硬,我今日非要打死你这小贱蹄子不可!”

  两人忙加快脚步,准备进去。

  门口的两个守门的粗使婆子见状作势便要拦沈清欢。

  “滚开!”

  沈清欢怒斥,绕过她们,猛地推开院门,径直走了进去。

  量这些奴婢不敢真的碰她。

  门口的两个婆子退至一旁,面面相觑,从彼此眼里看到了震惊——

  方才是昨日在门口见到的娇弱的大小姐?

  怎会有那般摄人的气势,有点不大对劲!

  她们反应过来后,忙跟了进去。

  沈清欢走进去,拨开外面看热闹的丫鬟婆子。

  一眼便发现被脱去棉衣,只着内里跪在地上的晚秋。只见她整个人冻的瑟瑟发抖,手和腿皆被绑着,嘴里还塞着一块看不出颜色的布,两边脸颊红肿异常,口角还有血迹。

  沈清欢心火怒极,几若喷腔而出。

  站在晚秋旁边的的赵嬷嬷,正举着右手,看见沈清欢来了也丝毫不惧,缓缓地放下手。

  “大小姐怎么来了?还请您稍坐,奴婢正在处置这不知规矩的小蹄子。”

  因为衣服的事情,赵嬷嬷被狠狠的责怪了一番。

  因此对沈清欢主仆都是有怒气的,主子打不得,只好找下人开刀。

  刚好晚秋私自请外医得把柄落在了她手里,她自然不会放过。

  赵婉柔私下对沈清欢的态度她清楚无比,因此并不担心。

  沈清欢朝着赵嬤嬤走过去,抬手就是两记耳光。

  啪!

  啪!

  房间瞬间安静,鸦雀无声。

  周围的一众奴仆,都以震惊的眼光看着沈清欢。

  赵嬷嬷也被这两耳光打懵了,她是赵婉柔的奶娘,在赵婉柔面前有独一份的脸面。跟着赵婉柔作威作福这么多年,还从未被这般当众打过。

  良久她才反映过来,捂着被打的脸,面目狰狞的看着沈清欢:“你居然敢打我?”

  沈清欢嘴角挂着冷笑,抬手又是两巴掌过去。

  打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好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般。

  和半夏两人拿着被扔在地上的棉衣,向晚秋走去。

  赵嬷嬷气极,作势便要冲向沈清欢。

  边上的婆子忙死死的把她拉住,大小姐再不济那也是小姐。

  其中的一个婆子使眼色,让站在靠近门口的丫鬟去禀告赵婉柔。

  沈清欢不理会后面拉扯着的几个婆子,也装作无视那个鬼鬼祟祟向外跑去的丫鬟。

  一开始她要对付的,原本就不是这些小蝼蚁。 沈清欢走至晚秋身边,一把便扯掉了晚秋嘴里的破布,半夏也连忙解开了捆绑着晚秋的绳子,将她扶了起来。

  许是跪的久了,晚秋一时站立不住,倚在半夏身上,膝盖处已经有血迹渗出。

  沈清欢看见,随即心疼的轻抚着她被打肿的脸颊:“你受委屈了。放心,这次我必不会让你白白挨打。”

  “小姐,奴婢皮糙肉厚没事的。小姐的病刚好了些,怎能又出来吹风。半夏,快把小姐扶回去。”晚秋着急道,她并不想小姐因为她被赵婉柔为难。

  沈清欢请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抚:“别怕,有我在!”

  而后转过身,小小的身子站在晚秋的前面,面对着赵嬷嬷几人。

  很多年以后,晚秋还是记得这个寒夜里挡在她前面的单薄却挺直的背影,还有她那句:别怕,有我在!

  “放开她,”沈清欢带上一抹冷笑“我倒要看看她想做什么。”

  绝美的容颜,因着这般气势,显得更加逼人。

  “这是怎么了?”

  话音未落,便见赵婉柔款款的走了进来。

  今日的赵婉柔身着上好的深红色暗花绸缎袄裙,头上插着一直镶着红翡的簪子,更显得其光彩照人。

  赵婉柔的确长得美艳,沈静姝能有那样的容貌,她占了很大的功劳。

  也难怪能占据自己那个薄情寡义的丞相爹,那么多年了。

  沈清欢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见到赵婉柔来了,赵嬷嬷一下子哭倒在地上:“夫人可得为老奴做主啊!奴婢惩罚府中不守规矩的奴婢,大小姐进来不由分说便掌了老奴几嘴。”

  “老奴全心为府中办事,却遭这般对待。”

  “今天夫人若不为老奴做主,老奴就死在这儿。”

  赵婉柔并未急着回答她,而是走至院中的凳子坐了下来,身后的白霜忙为她端上热茶。

  只见她用盖子拨开茶叶,慢条斯理的轻嘬了一口,才开口道。

  “我们相府素来以仁厚治家,大小姐贵为相府千金,怎会无辜责打府中年迈的家奴呢。

  赵嬷嬷,你可是府里的老人了,可知坏小姐名声可是大罪!”

  沈清欢一听便知道,她们这是要作戏给自己看的,心中冷笑。

  并未出声,径直走到赵婉柔右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赵婉柔那双妩媚的眼眸,闪过一丝诧异,这个沈清欢倒是比她想象的还大胆些。

  赵嬷嬷连忙跪着哭诉:“奴婢知道丞相府的规矩,方才的确是大小姐不分青红皂白进来就扇了老奴两个巴掌,这是可是大家亲眼所见。”

  周围都是赵婉柔院子中的人,自然知道该如何说,忙争抢着出来作证。

  赵婉柔环顾四周,娇艳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欢儿,赵嬷嬷在相府几十年了,一直勤勤恳恳。今个是犯了什么错?让你这般来气。若是不开心了,尽管和娘说。”

  可真是好手段!

  她还未说一个字,就成了因为一个不高兴,痛打府中老奴的恶人。

  院中这么多下人,此事定会传播开来,届时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坏了自己的名声。

  沈清欢见这出‘好戏’扯到自己身上,迅速敛去美眸的轻蔑,故作委屈道:

  “母亲,欢儿正要和你说道此事,哪知这个赵嬷嬷居然恶人先告状。”

  “哦?”

  赵婉柔倒想看看沈清欢能讲出什么来。

  “昨夜我生病发烧,我院中丫头三番五次来母亲院子里,求着遣人请府医来,竟回回遭赵嬷嬷拒绝!”

  赵嬷嬷急欲辩解,张了张口到底也未说出声。

  “母亲对我那样好,若是知道我病了,定会第一时间来看我,更莫说为我请个大夫这种小事。所以不用想也知道此事定是这个刁奴擅自做主!”

  “这个胆大包天的恶奴,竟想挑拨离间我们母女。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只怕还会害的母亲落得个苛待府中嫡女的名声,真真可恶!”

  “这!”

  赵婉柔今日过来本是想趁着此事借题发挥,一是为昨日门口的事情出口气,顺便打压打压他们。

  二是想让沈清欢披着个狠毒的名声,未曾想被她反将了一军。

  好一会儿,才勉强开口道:“即便如此,也应该说清楚再责罚。”


标 签重生嫡女之惊华宠妃沈清欢顾亦珩 沈清欢 顾亦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