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北苏挽歌小说_战尊女婿沈北苏挽歌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20865 ℃
沈北苏挽歌小说_战尊女婿沈北苏挽歌

战尊女婿

沈北苏挽歌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是赘婿的小说男频都市小说

战尊女婿,沈北苏挽歌小说,战尊女婿全文免费,沈北苏挽歌最新章节,由网络大神作家作者我妖吃包子所著的《战尊女婿》言之有序,简单扼要,不烦琐。沈北苏挽歌是小说的两个主角,故事递带来章节预览:七年时间,沈北成为北境守护,而他衣锦还乡的那一刻,却收到大哥的死讯,大嫂和侄女成了他毕生的守护,而那位存在于记忆中的苏挽歌,却不知所踪…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战尊女婿,沈北苏挽歌小说,战尊女婿全文免费,沈北苏挽歌最新章节,由网络大神作家作者我妖吃包子所著的《战尊女婿》言之有序,简单扼要,不烦琐。沈北苏挽歌是小说的两个主角,故事递带来章节预览:七年时间,沈北成为北境守护,而他衣锦还乡的那一刻,却收到大哥的死讯,大嫂和侄女成了他毕生的守护,而那位存在于记忆中的苏挽歌,却不知所踪…

免费阅读

  轰!

  那袁弘的话音落下,面前的桌子轰然一分为二,左右飞出,如铆钉一样,镶嵌进了大理石铺成墙壁之中。

  随着轰然之声,便又是一阵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

  整个大厅里,彻底陷入暴动!

  在袁弘的气势之下,所有保镖停下,未敢上步。

  来自袁弘身上的杀意,顷刻间爆发出来,让人几乎难以抗拒!

  ......

  眼见保镖全部停下,张威嘴巴大张,手臂上的疼痛也在这一刻几乎让他崩溃。

  然而此时的沈北却是一笑。

  只是那笑容,绽放的如此的森然恐怖。

  张威冷汗直冒。

  却又不想就这么罢休。眼下家中还有高手未曾出面,他张威,也断然不会吃了这个亏。

  今夜,他要大开杀戒。

  “沈老二,你......你有种,有种你等着,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

  另一只手伸进口袋,张威急忙打出手机。

  而沈北并没有制止他,满脸浅淡的笑容。

  只是。

  那张威的电话一连打了十几个,都是未曾有人接听。

  这让他毛骨悚然,甚至,险些陷入绝望。

  “袁弘,去将这张威父亲张志远的脑袋拿过来,给他儿子过过眼!”

  就在此时,沈北忽然说道。

  话音一落,四下皆惊。

  就连那张威,也是浑身一震。

  “是,守护!”

  袁弘示意一下,手下有人走出。

  约莫五分钟后,一颗人头直接从门外抛了进来,那脑袋滚动之下,来到了张威的脚下。

  而随着这颗人头的到来,整个大厅里再次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之声。十数个女人抱着头,捂着耳朵蹲在地上,喉咙里不住的发出尖叫。

  就连在场的青年,也在这一刻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爸......”

  那张威看清脚下的东西,猛然嘶吼一声,浑身巨颤,脑海中跟着一片空白。

  而此,张威彻底崩溃。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原是张威的父亲张志远,早已死去多时了。

  难怪会不接张威的电话。

  大厅里,再次陷入死寂!

  ......

  张威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当他再次看向沈北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的爸爸刚刚拿下天正集团,他们一家还未曾在暴富的路上享受多少,短短几天的享受,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沈北,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张威哭了。

  满脸眼泪的望着沈北。

  正如当初的沈明绝望一样,此刻的张威,也已陷入了绝望之中。

  然而这时,沈北却道:“我来杀你,你看不出来?”

  “不......不......不......”

  张威一连喊了几个不字。

  遥想当初,陷害沈明,打断其儿子的腿,夺走天正集团,何等风光?

  “沈北......我......我错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求求你饶了我吧,你大哥的死是我爸做的,和我没有关系,你已经杀了他了。”张威跪下,痛哭流涕。

  心中悔恨。

  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

  哪怕是拿刀架在脖子上,也断然不敢对沈明下手。

  可谁又曾想到,消失七年的沈家老二,却以这种姿态回来了?

  “我侄子呢?”沈北问道。

  “在......在我家。”

  闻言。

  沈北打了个响指,道:“袁弘,带我侄子。”

  “是!”

  袁弘应了一声,旋即带着几个人离开。

  整个大厅,无人敢动!

  ......

  夜幕之下,灯红酒绿的街道上,一辆越野车,缓缓的驶入张家的院子!

  此时张家的别墅之内。

  名为刘湘的中年妇女,正站在客厅之中因久久联系不到丈夫而焦急着。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其目光呆滞,浑身上下,用绳索绑着。

  对于亲眼目睹了父亲死亡的沈冬而言,如今的他,正在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到来。

  啪啪啪~~!

  时下。

  巴掌声响起。

  那刘湘一把抓起沈冬的脖子,接连几个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呸,你个扫把星,都是因为你,我丈夫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下去给我丈夫陪葬!”

  作为张志远的老婆,刘湘深知做贼心虚的道理。

  不法得到天正集团,而下午,丈夫张志远又前往沈家老宅,要将老宅拿下。那刘湘深知,君城不少家族都惦记着沈家老宅,张志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好不容易的富贵生活,可就要一落千丈。

  沈冬闭着眼睛,任凭巴掌落在他幼小的脸上。

  这个十四岁的少年。

  在接连经历的事情当中,幼小的心灵已经逐渐成熟,心中的恨意也在熊熊燃烧。

  如他能活下来,必要为父亲报仇雪恨!

  砰砰砰~~!

  开关车门的声音响起。

  张家院子里,袁弘率领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大步朝客厅走去。

  而这阵开门声,让那刘湘以为是丈夫归来,连忙走出客厅迎接。

  然而,却见到几个男子大步走来,心生怒意。

  “你......你们是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不快滚开,要不然我报警抓你们了......”

  噗嗤~~!

  刀锋划过,刀光剑影。

  于那沈冬的面前,刘湘脖子上炸开一道血雾,极为鲜艳。

  扑通!!

  肥胖的身子倒地,哽咽片刻,睁大眼睛,永远沉睡。

  “将尸体处理了,头留下。”袁弘道。

  “是!”

  不再言语,袁弘大步走进客厅,看到沙发上的沈冬,将其抱了起来。

  沈冬并不知来人是敌是友。

  自从父亲死后,他的遭遇就是如此,几经周转,最后不知落于何人手中。

  又,是何命运?

  袁弘抱着沈冬上了车,越野车缓缓离去。

  ......

  半个小时后。

  天君酒店的楼上土豪大厅,依旧一片沉寂,所有人不敢动作,望着沙发上坐着的沈北。

  有脚步声自外面响起。

  一身戎装的袁弘,抱着十四岁的沈冬迈步走了进来。

  “守护,小侄子,终于回家了!”袁弘开口说道。

  说着,便将沈冬抱向了沈北。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明显看到沈北一阵触动。慌忙起身从袁弘怀中接过沈冬,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而沈冬已然睁开眼睛,小侄子三个字,让他心中微微震荡。

  “冬冬,小叔,终于找到你了!”

  沈北抚摸着沈冬的头发。

  小叔这个称呼,也让沈冬一阵呆滞。

  他知道自己有位小叔,只是印象不太深。当年沈北离开之时,沈冬才七岁。

  “小......小叔?”

  沈冬看着他,目光呆滞。

  沈北重重的点点头,道:“对,我是小叔。你小子七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

  沈北说着,将沈冬抱于怀中。

  而这坚实的怀抱,却如父亲一样温暖,沈冬呆呆说不出话来,只是感受着,这宽大的怀抱,给自己带来的温暖之乡。

  几天的颠沛流离,终于结束了吗?

  ......

  大厅之内,所有人都看着叔侄重逢。

  却又忽然觉得,张家所做之事,也算是罪有应得吗?

  “守护,张威要杀吗?”就在这时,唐衣问道。

  “杀了!”

  沈北站了起来,抱着沈冬朝外面走去。

  而这话一落,张威发出嘶吼:“不要,求你了......求你了......”

  噗嗤!

  刀锋划过脖颈,唐衣的动作很是熟练,可以看出,她经常以这种姿态,斩杀敌人!

  与他母亲一样。

  那张威在地上绝望的看了三分钟有余,方才结束了性命。

  “头留着!”

  沈北开口说道。

  “是!”

  ......

  数分钟后。

  于酒店楼下停着越野车缓缓驶离。

  至此,大厅里的所有青年男女,方才逃也似的离开此地。

  唐衣开车。

  车上,沈北抱着自己这年仅十四岁的小侄子,至此,心中的另一大包袱,方才放了下来。

  眼下,只剩下大嫂一人了。

  “冬冬,来给小叔看看你的腿!”

  沈北将沈冬放下,拉开了他的裤腿。

  双腿臃肿,骨骼断裂,两条腿一片黑紫,伤口遍布。

  腿,显然是已经断了!

  沈北看着沈冬,如此伤势,这小子却忍着默不作声,哪怕是一丝疼叫,也未曾发出。

  “唐衣,君城最好的医院!”

  “是,守护!”

  “冬冬,疼吗?”看着沈冬的双腿,沈北问道。

  如此伤势,不会不疼!

  但沈冬却咬紧牙关,拳头紧攥,傲然说道:“就算是疼,我也要忍着。我爸爸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等我长大了,他们怎么对我爸爸的,我就百倍奉还给他们。”

  “好小子,有志气。”沈北抚了抚沈冬的头发。

  “小叔,我姐姐和我妈妈你找到了吗?”沈冬抬起头,满脸着急。

  “姐姐已经找到了,妈妈还没有。我先送你去医院,明天一早,我会让人送姐姐过去陪你。小子,你爸爸说得对,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苦再累,都要往肚子里咽,等长大以后,你要做王者,而不是爬虫。”沈北道。

  “是,小叔!”

  ......

  君城第一人民医院。

  特殊护理室。沈冬住下,双腿开始接受治疗。

  沈北站在医院的走廊里,靠着墙壁,点上了一支烟......

  “医院里不能抽烟,给我吧!”

  唐衣走了过来,冲沈北伸出手。

  一阵苦笑,沈北将烟递给唐衣,唐衣掐灭。沈北道:“不好意思,我忘了!”

  “冬冬已经睡着了,那小子很坚强,和您一样。手术做的很好,植入了钢板,一年后才能取出来。我已经让袁弘派几个人过来守着,你不是还有事情吗?不如就先回去吧,毕竟,沈怡还在酒店!这里有我就行了。”唐衣说道。

  “明天,是我大哥的头七。”

  沈北说道。

  沈明才死后不久,这七天,却发生了很多事情。

  唐衣抿嘴点了点头。她的美,无与伦比,以至于医院走廊里不少男人,都会忍不住欣赏一番。

  接着,沈北又道:“我明天早上,去给大哥上坟,你们就不用跟着了,我想单独和大哥待一会儿。明天一早,你到酒店去接沈怡,他们姐弟俩好几天没见了,这几天,都经历了痛苦和绝望。”

  “好的,放心吧,有我呢!”唐衣回道。

  “那好,我先回酒店陪沈怡了!对了,明天,你带人去天正集团,有事情,立刻通知我。”

  “我知道了!”

  沈北说着,从医院离开。

  返回了君悦酒店。

  ......

  长夜漫漫,夜生活,还在继续展开。

  有人醉生梦死。

  有人绝望无助。

  每时每刻,有人欢喜有人忧!

  此时,君城,苏家!

  说起苏家,这是一个当年与沈家齐名的家族,苏家老太爷一手支撑苏家,家族庞大。并与当时的沈家二老,乃是至交。也因此,才有了沈北与苏挽歌,青梅竹马!

  苏家院子。

  昏黄的灯光照应着院子里的一切。别墅楼上的灯光亮着,闺房里,一身睡裙的苏挽歌坐在床上,还未休息。

  她刚刚结束演唱会返回家中,洗了个澡,在床上发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一个华贵的中年妇女走进苏挽歌的闺房,开口说道:“挽歌,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中年妇女名为陈媛,是苏挽歌的母亲。

  陈媛是一位慈母,苏挽歌能有今天,也完全是在与她的悉心教导。而苏挽歌,也是陈媛唯一的一个孩子,她的必生心血,都用在了教育苏挽歌上面。

  “妈,我今天在演唱会上,好像看到沈北了。”见陈媛走来,苏挽歌放下抱枕,开口说道。

  沈北?

  说起此人,陈媛惋惜一叹。

  想当年,沈家两个儿子都心地善良、懂事。可如今,老大已经离世,老二,至今未归。

  也许,他早就已经死了。

  陈媛道:“挽歌,沈北都七年没回来了,妈知道你很想他。但是,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怎么可能七年都不回来呢?当年北境萧河战乱,死了好多学子,也许,他已经永远的离开你了。”

  眼泪,再次顺着苏挽歌的两颊落下。

  今晚的演唱会上,她见得一男子,相貌出众,气势滔天,像极了当年的他。

  可是,距离太远,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的时候,他便已经离开了。

  “妈,可是我真的很想他,当年他和我约定,他说过,他会回来,无论在哪。现在沈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明哥死了,嫂子和孩子们不见了。这沈家,就这样完了吗?”苏挽歌哭着说道。

  “挽歌,这一切,老天爷都看在眼里。苍天,一定会为沈家讨回一个公道的。”陈媛安慰道。

  苏挽歌便擦了擦眼泪。

  接着回道:“明天,是明哥头七的日子。明天上午我打算到他坟前去看看,妈,你让爷爷和爸爸多多派人去找嫂子和孩子们,他们现在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你爸和爷爷正在找他们!你放心吧,快睡吧!”

  “嗯!”

  第二天,如梦方醒。

  秋风卷起阵阵凉意,吹散了云卷云舒。

  大雁南飞,给天空美眷了一幅彩画。

  那风,那云,那雁,好似载歌载舞一样。

  一大早。

  唐衣从医院返回君悦酒店,接走了沈怡,前往医院!

  沈北一个人驱车,前往天莽山公墓!

  天莽山公墓。

  位于君城郊外,这里,建着君城最昂贵的墓地。

  大哥沈明离世,大嫂和孩子们落魄,沈明的尸体,是为苏家安葬的。

  苏挽歌与其父母、叔伯以及爷爷,为沈明举办了一场葬礼,并将其安葬在天莽山公墓里。

  ......

  公墓里。

  扫墓的人流络绎不绝。

  一身黑色风衣的沈北,拿着几个盒子走进了公墓之内。

  人流虽多,但谁也不认识谁。

  来到沈明的墓碑前,沈北却觉此时的自己,恨意难消。

  手中八宝盒相继放于沈明的墓碑前。

  那盒中装着的,则是朱阮天、张志远、张威以及刘湘的头!

  沈北看着墓碑上大哥的照片。

  身躯微颤,眼神迷茫,内中,仿似有晶莹闪烁。

  要说堂堂北境守护,不应落泪,可哪怕是北境守护,也有一颗脆弱的心灵。

  七年之别。

  再回首,往事如梦。

  沈明的英魂。

  早已千丝万缕,游离人间。

  时光。

  亦快亦慢!

  曾经的点点滴滴,也只能化为回忆,如倒带一般,在脑海中回放。

  时下。

  天下太平,四海尽归!

  ......

  沈北在墓碑前待了一个小时,突然接到唐衣发来的短信,在君悦酒店等他。

  接到信息,沈北方才起身离去。

  只是那沈明的墓碑前,多了几颗人头。

  匆匆离开天莽山公墓。

  他上了越野车,开车驶离。

  却在这时,与一辆汽车于狭路相遇,却擦身而过。

  沈北下山,那车,便往山上驶去。

  开车的人,是苏挽歌!

  墓场外,苏挽歌将车停了下来,拿上黄纸,带上祭品,匆匆走进墓场。

  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踏过一个又一个台阶,步履匆匆。

  沈明的墓碑前,苏挽歌擦了擦膝盖,跪了下来。

  将黄纸点上,祭品摆上,磕了几个头。

  这时,苏挽歌说道:“明哥,我来看你了。今天是你的头七,如果你知道大嫂和孩子们在哪的话,请你一定要托梦告诉我,我爸爸和爷爷正在找他们,可是还没有找到。不过你放心,我爸爸和爷爷一定不会丢下孩子们不管的。”

  当年。

  苏挽歌与沈北青梅竹马。

  而沈明作为大他们二十岁的大哥,自然是诸多关怀。

  如今四十多岁的沈明,年纪轻轻就已离世,让人痛心。

  苏挽歌一边烧纸,一边再次说道。

  “明哥,你九泉之下,也一定要保佑大嫂和孩子们。还有,你要是在那边见到了沈北,你告诉他,直到今天,我还在等他。可是我等了整整七年,他又在哪呢?”

  说着说着,苏挽歌泪如雨下。

  擦了一把眼泪,泣不成声。

  风吹动着她那如火般红色的头发,发丝,粘贴在她那布满眼泪的脸颊上。

  不久之后。

  黄纸烧完,苏挽歌深呼一口气,此时的她,准备离开。

  ......

  可是。

  就在这时,苏挽歌忽然注意到墓碑前放着的四个精致的盒子。这盒子是大红色,做工精美,非常的鲜艳。

  可这沈明的墓碑前,又怎会有盒子出现?

  “这是?”

  苏挽歌擦了擦眼泪。

  如今的沈家,树倒猢狲散。

  除了他们苏家人以外,恐无人来祭奠。

  可这盒子内中,又装着什么?

  那盒子上有一个按钮,似乎就是开关。苏挽歌一阵动容,旋即,她的手指朝按钮上按了过去。

  啪~~!

  清脆的响声,盒子瞬间弹开。

  一个血粼粼的面孔,映入了苏挽歌的眼帘。

  “啊!”

  苏挽歌忽然尖叫一声,整个人直接跌倒在地,双腿乱蹬,不住向后移动着。

  她的尖叫声,引起了远处扫墓人的注意。

  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盒子内中的东西。

  在强烈的恐惧之下,她再定睛去看。

  这是,一颗人头。

  “朱......朱阮天......”

  苏挽歌浑身颤抖。她认了出来,这张脸,是朱家老太爷朱阮天的脸。

  苏挽歌也无比清楚的知道,爷爷曾说过,沈明的死,和朱阮天脱不了干系。除此之外,还有沈明原先的助手张志远。

  如果不是他们联手,沈明又怎会被害?

  朱阮天的眼睛瞪着,表情极为恐怖,临死之前的恐惧,似乎还带在脸上。

  可他的人头为何会在这里?

  既然朱阮天的人头在这里,那么余下这三个盒子里,又是谁的?

  啪啪啪~!

  三声响起,另外三个盒子打开。

  当入目之后,苏挽歌头皮发麻!

  张志远,张威,刘湘,一家三口,全部到齐了。苏挽歌呆住了,这是谁干的?

  苏挽歌一路未曾停顿,开车返回苏家!

  却不知此时的苏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

  沈北从天莽山墓场回来以后,来到了君悦酒店。

  酒店楼下,唐衣已经等候多时了。

  见沈北的车子驶来,唐衣连忙走了过去。

  “守护!”唐衣道。

  说着,唐衣拉开车门,坐到了车上。

  沈北转过头,则看向唐衣。“天正集团怎么样了?”

  今天一早,按照沈北昨晚的安排,唐衣就带人前往了天正集团,这原本属于沈家的财产,沈北自然要重新夺回来。

  只是......

  唐衣道:“回守护,我今天一早就带人去了天正,结果,昨天晚上天正的所有股份,全部被人给卖掉了。对方大概是知道了朱阮天和张志远被杀的事情。买下股份的人已经被我控制住了。”

  “继续说。”沈北示意道。

  “沈明死后,天正集团张志远拿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后来,君城陈家入了三十九。其他董事都是张志远的亲戚朋友。目前张志远被杀,陈家成为了天正最高负责人。大概是知道您回来了,所以共同协商卖了所有股份,换取了钱!”唐衣说道。

  君城陈家,这个家族沈北很早就知道。

  陈家在君城立足二十年之久,算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想当年,陈家老太爷灭了君城张赵二家,名垂君城,方才得陈家崛起。

  陈家老太爷,名为陈天述!

  “对了守护,我从买家手中,得到了陈天述的联系方式。并且,朱阮天所说的陈霸天,似乎也和陈家有关,好像是那陈天述的二弟。”唐衣忽然道。

  “给他打电话!”

  “是!”

  唐衣点点头,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电话打过去,五秒钟后,对面接听。“喂,哪位?”

  唐衣将手机置于沈北面前。

  沈北道:“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逃命,二十分钟后,我沈家老二,灭了你!”

标 签战尊女婿 沈北苏挽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