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小说_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桃墅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995 ℃
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小说_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桃墅

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

桃墅 著

连载中免费

江诗柔叶瑾年小说全文去哪看?江诗柔叶瑾年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江诗柔的小说是,男主叶瑾年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叶瑾年江诗柔的小说《柔光流年醉倾城》,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诗柔本以为她会和男朋友一直相爱到老,可谁知竟被渣男和闺蜜联手背叛,将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居然还是权势滔天的豪门大少叶瑾年!这可如何是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江诗柔叶瑾年小说全文去哪看?江诗柔叶瑾年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江诗柔的小说是,男主叶瑾年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叶瑾年江诗柔的小说《柔光流年醉倾城》,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诗柔本以为她会和男朋友一直相爱到老,可谁知竟被渣男和闺蜜联手背叛,将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居然还是权势滔天的豪门大少叶瑾年!这可如何是好....

免费阅读

  为了迎接叶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叶家的春园大酒店停业一天,只接待寿宴的客人,足见其隆重程度。

  寿宴虽然定在中午,整个酒店却一早就忙了起来,叶家的众人也早早就来到会场。叶瑾年的母亲负责迎宾工作,寿星老太太为了达到万众瞩目的效果自然是要等到人都到齐才能出场,她此刻正在套房内休息,叶家的小辈们也都在这陪着老太太,给她解闷。

  叶瑾年带着江诗柔出现在套房时,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打量着叶瑾年带来的女人,要知道他身边虽然美女不断,但是从未带回家来过,所以叶老太太难免着急孙儿的终身大事。

  “快来,让奶奶看看。”叶老太太热情地拉过江诗柔的手,特意带上了挂在胸前的金边老花镜,上下打量着这个可能是她未来孙媳的人。

  叶瑾年赶忙在一旁介绍道:“奶奶,她叫江诗柔。”

  江诗柔也随着叫了一声“奶……奶。”

  初次见家长,她有些不太适应,不过叶老太太表现出来的随和、热情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印象中的豪门主母应该是很威严的形象。这让江诗柔对叶老太太也生出一丝好感。

  “奶奶,诗柔姐姐可真漂亮啊,果然符合瑾年哥哥的风格。”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叶老太太身边的小丫头。小丫头名叫方碧婷,是叶家世交的孙女,两家一直较好,孙碧婷可以说是在叶家长大的也不为过,从小她就喜欢粘着叶瑾年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她这话看似是夸江诗柔漂亮,实则是在暗示她和叶瑾年滥交的那些女人一样。

  不过江诗柔并不知道方碧婷对叶瑾年的心意,所以也没听出什么不妥,倒是叶瑾年在旁边微微皱了皱眉。

  “说得对,确实是瑾年哥的风格。”叶瑾瑜也在一旁附和道,相比挖苦江诗柔,他其实更希望能看到叶瑾年出丑,一旦叶瑾年有哪些行差踏错的地方,他就有机会了。

  “别干站着啊,诗柔姐姐快过来坐。”叶瑾年的表妹叶楚雨倒是对江诗柔颇有好感,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

  江诗柔和众人一一见过礼后,便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初次见面她也插不上什么话,更何况她来也只是走个过场,只需要杵在那当个会移动的雕塑就行了。

  宴会就要开始了,众人纷纷献上自己的贺礼。

  叶瑾瑜捧着一个散发着檀香的木盒,献宝似的打了开来,“奶奶,您看看,这玉如意怎么样?”

  叶老太太见识自然不凡,接过玉如意端详了一会,点头笑道:“不错不错,是精品。”

  叶瑾瑜得意道:“给奶奶的礼物那自然不能含糊,这可是我用了三倍的价钱拍回来的,据说这个玉如意以前可是进贡给慈禧的。”

  叶老太太很高兴,这个孙子真是没白疼,这么惦记自己。

  “奶奶,奶奶,你看我的。”方碧婷拿出了一个大红色的礼盒说道:“知道您爱喝大红袍,我特意去武夷山亲自挑的,希望奶奶能喜欢。”为了讨叶家长辈的欢心,方碧婷在叶家向来都是恭恭敬敬的,她表现出来的大方守礼十分受叶母的喜爱。

  “奶奶喜欢,碧婷用心了。”

  这时候,方碧婷突然看向江诗柔,话锋一转,人畜无害地说道:“不知道诗柔姐姐准备了什么礼物,也让我们见识见识啊。”

  江诗柔心里一惊,她只是答应了叶瑾年陪他出席寿宴,其他的根本没有考虑啊,叶瑾年准没准备,准备了什么她心里也没谱,只得默默地看向他。

  叶瑾年早已吩咐人将礼物送了过来,正好这时候献了上来。那是一幅半人高的人像油画,叶老太太庄严肃穆地出现在画中,活灵活现。众人纷纷夸赞画得像。这可是当代著名写实油画作家冷炎画的,比数码照片都清晰逼真。

  “不愧是瑾年哥哥啊,可以请到冷炎大画家。”方碧婷抚摸着画角一个几不可见的签名说道,她特意加重了瑾年哥哥四个字,就是在表达礼物是叶瑾年送的,而江诗柔第一次上门还是奶奶的寿辰居然两手空空。

  江诗柔自然听出了她话中的玄机,顿时有了主意,她拿出了上次叶瑾年买的限量包,本来带过来是准备寿宴结束去退了把钱还给叶瑾年,所以包装都没有拆开,这次正好借花献佛了。

  “瑾年,我的礼物在车上,你陪我去拿好不好。”她故意拉长了声音,叫得又亲热,把方碧婷气得够呛。

  叶瑾年笑了,这种揩油的机会他是不会错过的,他搂着江诗柔的腰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回来了。

  “奶奶,这是我送您的礼物,祝您永远年轻时尚。”说着,江诗柔把包递了过去。

  方碧婷看了一眼,嗤笑道:“一个破包满大街都是,还拿来送给奶奶,奶奶都多大岁数了,如此不庄重了。”

  “谁说奶奶老啦,奶奶明明就年轻又时尚,这个包正好衬得。”江诗柔反驳道。

  不管多老的女人,都希望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年轻漂亮的,叶老太太也不例外,况且,她今年虽然七十了,但是由于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保养得很好,江诗柔这个马屁拍的她很是高兴。

  叶老太太笑着接过包,“好,好,诗柔的小嘴可真是甜,怪不得我们瑾年喜欢呢,一会寿宴奶奶就拎这个包去,让我这个老太太也时尚一回。”

  一句话说的江诗柔羞红了脸,叶瑾年心里笑开了花,而一旁的芳碧婷则是气愤地说不出话。

  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聊中,很快,寿宴就要开始了。大家跟着叶老太太一同进了会场。

  台上,叶天问代表整个叶家致感谢词,江诗柔无心听他枯燥的长篇大论,只希望早点开席,她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叶瑾年也要去应酬一些商界的朋友,所以并没有陪着她落座。

  “哎,你的衣服是G家最新款吧,是今年最流行的颜色啊,我也买了一件呢。”

  “看看我新买的手镯,是意大利纯手工的,这个牌子以前可是专供皇室的哦!”

  “你皮肤怎么变这么好了啊?”

  “刚去韩国打的水光针,效果不错吧。”

  他们小辈的坐在一桌,江诗柔默默地听着这些大小姐们互相攀比,她实在对这些东西提不起兴趣,好在很快就开席了,叶瑾年回来看见江诗柔埋头吃东西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奶奶,你怎么了?”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把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嘈杂的会场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

  只见叶老太太双手卡在自己的脖子上,二目圆睁,憋着一股劲,努力想开口却一声也发不出来,整个脸都憋成了紫红色,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

  边上的人都吓傻了,叶天问迅速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快,叫救护车。”

  叶瑾瑜和叶楚雨焦急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

  方碧婷显然是没见过这种阵仗,已经吓哭了。

  叶瑾年打完了急救电话赶紧过来疏散人群给老太太留出足够的空间。

  眼看着老太太的脸憋得越来越红,这时候,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你们都退后。”说完她从身后抱起了叶老太太,两手紧握卡在老太太胸下喷门的位置,往上一顶,连顶了几下,叶老太太终于吐出了一块硬物,长舒了一口气。

  叶瑾年看着江诗柔的一系列动作,有些惊讶,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江诗柔继续给叶老太太揉着背,纾解她的不适,众人见没事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丫头,多亏你了。”叶老太太劫后余生,缓缓说道。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参加过急救培训,就是更危机的情况也能救呢。呸……我说错话了,奶奶福大命大,肯定用不上了。”

  叶老太太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丫头了,自然不会追究。她笑着说道:“丫头真厉害,我可得赶紧让瑾年娶你过门啊,有你在身边照顾我就安心了。”

  江诗柔害羞地小声说:“奶奶,你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才刚认识不久……”

  叶老太太似乎是认准了这个孙媳妇,说道:“没事没事,奶奶替你们做主,哈哈。”她还以为江诗柔是害羞了。

  “……”江诗柔见叶老太太这么开心,也不忍心再出言反驳,就不再说话了。

  她并没有当真,毕竟这个女朋友的身份也是假的,可是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就当成是真的了。方碧婷攥紧了拳头,死死盯着江诗柔,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江诗柔早已死了千次万次了。

  方碧婷怎么能甘心,这些年在叶家付出的努力就要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取代。她不急,反正时间还长,可以慢慢玩。从酒店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江诗柔松开挽着叶瑾年胳膊的手说道:“我要回家了。”

  叶瑾年未置可否,只是反手抓着她的胳膊作为回答,直到把江诗柔扔进车里,他才开口,“再陪我去一个地方。”

  蓝堡酒吧外,黑色宾利车停了下来。江诗柔不明白叶瑾年为什么要带她来这。

  她心里对这个地方是有些抵触的,她死死地抱着车门挣扎道:“我不要去这种地方,我要回家。”

  叶瑾年眉头轻挑,说道:“哦,这种地方是哪种地方?我记得某人好像曾经就喝多了趴在那里等着人捡。”说着,用手指了指酒吧门口的位置。

  “此一时彼一时,不去就是不去。”笑话,去这种地方,叶瑾年要是不小心喝多了她怎么办。

  “不要忘了你还欠我的,走!”手上一用力,哪是江诗柔能抵挡住的。叶瑾年只是想用江诗柔来挡住生意伙伴送来的莺莺燕燕,自从有了江诗柔,他就不屑于再去逢场作戏亲近别的女人了,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他们俩拉拉扯扯的同时,等在蓝堡酒吧外的一个壮汉悄悄走了进去,把看见叶瑾年的事情报告给了他的老大,这个老大又带着几个壮汉走了出来。

  叶瑾年刚拉着江诗柔走到酒吧门口,就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

  看着挡在身前的胳膊,叶瑾年不客气地说道:“让开”

  只见人群里一个人走了上来,狂妄地说:“呦,好大的口气,兄弟们给伺候伺候。”

  这个人正是前几日被叶瑾年搅乱了好事的猥琐男。没想到他回去之后越想越气,带着几个兄弟一直在酒吧守着叶瑾年,要给他一个教训。

  猥琐男并没有认出江诗柔,看见她的美色难免心痒难耐了,他一脸色相,吞了吞口水说道:“小美人,别急啊,等大爷我收拾完这小子就来伺候你。”

  江诗柔向叶瑾年身后躲了一躲,她看见猥琐男那油腻腻的笑脸顿时觉得一阵恶心。

  本来叶瑾年就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可偏偏猥琐男要把手伸向江诗柔,他瞬间怒了,伸手抓过猥琐男向前一带,一个抬腿膝盖瞬间顶了上去。

  猥琐男被打得嗷嗷直叫,躲到了后面,扬了扬手道:“给我打。”

  叶瑾年蔑视地一笑,就这几个人可难不倒他。几分钟后,几个壮汉就蜷缩着倒在地上求饶。

  这时,他看见江诗柔惊恐地缩在一边,心下一动,急忙走了过来。

  “小心!”江诗柔大喊道。

  猥琐男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尖刀,正对着叶瑾年的后背直直刺了过来。还好听见了江诗柔的提醒,叶瑾年一个闪身,猥琐男刺空了扑倒在地,不过因为太过突然,叶瑾年的胳膊还是挂了彩,一条5厘米左右长的伤口汩汩向外流着鲜血。

  叶瑾年并没有理会胳膊上的伤,一脚踩在猥琐男的胸口,向下压了过去。

  “咳……咳……饶命……”猥琐男艰难地发着声。

  “滚!以后离我的女人远点!”叶瑾年又重重地踩了一脚,喝道。

  “是,大哥,小弟知道了……是小弟有眼无珠……对不起了大哥……我再也不敢了。”猥琐男连滚带爬,带着兄弟们逃走了。

  江诗柔赶忙上前用纸巾捂住他的伤口,止住了血,颤声说道:“去医院处理一下,不然会感染的。”

  “不用,车上有急救箱,你帮我包扎一下。”

  江诗柔把叶瑾年扶上了车,两人在后座相对而座,江诗柔拿了急救箱,熟练地清洗、消毒,然后缠上绷带,打结的时候居然还工整地系了一个蝴蝶结,她毕竟有专业的知识,很快伤口就处理妥当。

  江诗柔刚刚只顾着专心替叶瑾年包扎,如今手里的事情闲了下来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刚才的情况有多凶险。何况她从小就是乖乖女,从来没这么近距离见过打架斗殴,就连上次去酒吧都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惊魂未定的她刷地一下就留下了两行清泪。

  叶瑾年一直默默注视着埋头认真的江诗柔,他是见过大风浪的并没有想到这一层,他看见江诗柔流泪单纯的以为江诗柔这是在心疼他,心下一暖,他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声音里不自觉便少了些冷淡。

  见江诗柔没有答话,叶瑾年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误会算是解释不清了。

  他伸出手抚上了她脸上成串的泪珠,柔声说道:“不哭。”

  温热的触感在江诗柔脸上摩挲,她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 昧,车里本来空间就小,她顿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也忘了害怕。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他们彼此只听得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脸上的大手顺着好看的轮廓转到她脑后,推着她向前一点,一双唇瓣便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江诗柔尝到了香草的味道,淡淡的。她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但随之而来的微妙感觉又让她有些沉迷,沉迷地身体瘫软,无力抵抗那不安分的入侵。

  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叶瑾年终于放开了对江诗柔的桎梏。

  江诗柔羞红了脸,头低了一会又抬起,她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又犯规了。”


标 签柔光流年醉倾城江诗柔叶瑾年 江诗柔 叶瑾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