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不归小说容烟_不归黎冬苏江小说容烟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911 ℃
不归小说容烟_不归黎冬苏江小说容烟

不归黎冬苏江小说

容烟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归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言情宠文不归(黎冬苏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不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不归》是容烟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苏江黎冬,主要讲述的是黎冬在十六岁那年遇到苏江,彼时小姑娘孤苦无依,无家可归,他伸出手对着黎冬说:“跟着我走吧。”后来苏江事业滑坡,他站在天台上,对生活感到迷茫,黎冬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道:“以后,我给你一个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不归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言情宠文不归(黎冬苏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不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不归》是容烟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苏江黎冬,主要讲述的是黎冬在十六岁那年遇到苏江,彼时小姑娘孤苦无依,无家可归,他伸出手对着黎冬说:“跟着我走吧。”后来苏江事业滑坡,他站在天台上,对生活感到迷茫,黎冬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道:“以后,我给你一个家。”

免费阅读

  [宝贝,你真转学了?]

  [我好不容易跟我爸求来的振兴啊!你现在又去一中,我该怎么跟我爸说?]

  [一中好像也很难进,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吧?从哪认识的这么一位大佬?]

  隋娅的消息如同连珠炮似的发来,一条又一条,黎冬的手心都快被震麻了。

  等到她结束,黎冬才回:我妈认识的。

  隋娅:亲妈?

  黎冬:是赵妈妈。

  隋娅:看起来不像啊。

  隋娅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立马找补道: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赵妈妈平常那么朴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能认识大佬的人。

  “隋娅撤回了一条消息。”

  隋娅:不是!我……

  隋娅:QAQ,算了,躺平任嘲。

  黎冬:我知道。当初我也没想到。

  她一直都以为苏江、苏芮这些人离她的生活很远很远,未料想有朝一日竟会近在眼前。

  隋娅:赵妈妈现在走了,那你还找你亲妈吗?

  黎冬看着这条消息发了很久的呆,良久之后才回:从来都没想找过。

  隋娅:上次我都看到你看她照片了!好歹是你妈妈,总要管你的吧?

  -我妈说没有一个母亲会舍得放弃孩子的,她当初肯定是有什么苦衷才走。

  -要是她回来找你呢?你也不认她了吗?

  黎冬的手握成拳,许久之后才松开,手指在屏幕上戳。

  -不认。

  -你妈妈说的有道理,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没把孩子当做孩子。

  -那些照片我已经都烧掉了。

  -当初她走的时候,我才四岁,现在都十几年过去了,她要是想找我早都找了。

  隋娅:万一是因为你们搬家她没找到呢?以前你们不是在村子里住吗?后来搬到县城,说不准她回来了没找到呢?

  隋娅:再说不准是你奶奶不让她见你呢?

  黎冬:/微笑

  隋娅:瑟瑟发抖.jpg

  黎冬坐在房间里,手脚冰凉。

  -我在旧房子里留了新家的地址。

  -只要在村子里一打听,大家都会告诉她新家的地址。

  -我奶奶一直都想让她和我爸复婚,但她从来没回来过。

  -她自从走了之后,再没回来,也没问过我。

  隋娅那边沉默了许久,问:这么多年你没想过她吗?

  黎冬:想过。

  在刚上学的那段时间里,每天想,每天晚上哭。

  有时哭得厉害被爸爸发现,就会被骂,如果那天爸爸喝了酒,还有可能会被打。也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挨打中,她知道自己不是爸爸的孩子。

  她,父不祥,母亲在一个雨天说要给她回家拿伞,之后再也没回来。

  隋娅:那你真的就能忍住不找她?

  隋娅:以前是怕赵妈妈伤心,现在赵妈妈也离开了,你找她也是正常的吧?而且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一定能找到的。

  黎冬:你为什么要劝我找她?

  隋娅:……

  ——只是觉得大家都有家人疼爱,我家宝贝这么好,一定也要有人疼爱啊。

  黎冬的泪落在了屏幕上。

  她不疾不徐的戳屏幕:我有家人。

  -我有妈妈,她只是去了天堂。

  -我会一直想她,也会一直爱她。

  -那个女人对我来说,其实只是个陌生人。

  **

  黎冬是踩着厚厚绵绵的雪进一中的,彼时她的伤已经全部养好。

  教室在三楼,苏江把她送到学校,办理完相关手续就让班主任带着她来了教室。

  一中跟振兴相比,教学楼没那么新,但读书的氛围要更好一些。

  之前苏江在给她办手续的时候,恰好中间下了一节课,课间时间嬉笑打闹的人都很少,基本上都是行色匆匆,甚至有人上厕所都拿着小本在背英语单词。

  黎冬在班主任的眼神鼓励下站上讲台,一如既往的低着头,声音细若蚊虫,“大家好,我是黎冬。”

  她话音刚落,班主任附到她耳边低声说:“你抬起头。”

  黎冬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来,只一刹那,她就看到了站在后门的苏江。

  他穿着黑色的羽绒服,隔着玻璃朝她挥了挥手,还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黎冬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咧嘴笑了,大着声音说:“大家好!我是黎冬!黎明的黎,冬天的冬,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讲台下响起了掌声。

  苏江也混在里面,给她鼓掌。

  **

  一中的学生都是走读,下晚自习的时间要比振兴早很多。

  六点半上完最后一节课,七点十分就下晚自习了。

  而一中的学生相对来说更鱼龙混杂一些,下晚自习后有家中豪车来接的,也有自己去公交站等车的,生活方式多种多样,但没人会向你投来异样的目光。

  黎冬已经掌握了从一中回家的路,坐27路公交,下车之后走两百米就到小区,她手里还有北城的公交卡。

  是她的新同桌姜娜塞给她的。

  姜娜也是个自来熟,和她做完自我介绍后就非常熟络的聊起了八卦趣事,想到哪里说哪里,一听说她住在那个小区,立马告诉了她回家路线,还好心的把自己公交卡硬塞了过来,并且叮嘱黎冬回家之后要给她发消息。

  末了还特别遗憾的说要不是我要去上音乐课,我就送你回家了。

  把黎冬吓了一跳。

  但在之后的相处中,她发现姜娜和谁相处都是这个模式,这才放心了。

  北城的雪已经停了,只是之前积雪未消,再加上有水,特别容易冻成冰,走在路上要格外小心。

  黎冬裹着羽绒服,背着大书包战战兢兢地走在路上,偶然遇到同班同学还会和她笑着打招呼,叮嘱她路上小心。

  最先还会尴尬的不知所措,到后面她也会笑着说一句谢谢。

  黎冬快走到公交站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喊她,“黎冬。”

  声音很耳熟。

  她回头,发现是苏江。

  他站在烈烈风中,有积雪往他的裤脚上吹,崭新明亮的皮鞋上溅上了泥点,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精致。

  不是帅,就是那种说不上来的精致。

  从头发丝到脚,浑身上下都透着精致。

  哪怕他头发都被风吹乱了,黑色在风中飞扬着。

  “嗯?”黎冬停下脚步应他,左右张望了下,发现没人看向他们的方向,这才又问:“你怎么在这?”

  苏江慢慢朝着她走过去,不知从哪拿了条围巾出来,给她卷在脖子上,随意卷了几圈,“我从校门口就在喊你,你没听见。”

  黎冬将信将疑,把围巾围的更紧了些,“是吗?”

  “嗯。”苏江在前面走,“看来在新学校待的比较愉快。”

  “挺好的。”黎冬说。

  苏江忽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黎冬一眼。

  黎冬下意识抬起头看他,虽立刻低下头,但苏江还是笑了,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我应该早点把你转到一中来。”

  “啊?”黎冬不解。

  “你在一中和在振兴,感觉都不一样。”苏江解释。

  黎冬微点了点头。

  一中的氛围很好,给她的第一感觉要比振兴好很多。

  没有异样眼光,没有压迫感,没有欺凌。

  更像是电视剧里常会出现的班级。

  吵吵闹闹,开开心心。

  而自小都是异类的她,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够做更好的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模式。

  一阵大风吹来,黎冬忽然惊呼了一声,她正要往马路那边跑,就听苏江说:“别动。”

  围巾被风刮到了马路对面,苏江让黎冬待在原地,自己去拿了过来。

  围巾上面沾了水也沾了雪,脏了,没法再戴。

  黎冬瞟了一眼,想从苏江手里把围巾拿过来,却被苏江紧紧握着,没给。

  她低着头道歉,“哥哥对不起。”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苏江反问。

  “我应该小心一点的。”黎冬吸了吸鼻子,大风把她的声音都吹碎了,糅杂在风中,好像还夹着雪花,“你刚买的。”

  “那你应该跟围巾说对不起。”苏江把围巾卷的叠起来,“小主人一点都不爱惜它,它估计会更伤心。”

  “啊?”黎冬抬起头看他,一脸迷茫。

  “逗你玩的。”苏江把叠好的围巾随意揣兜里,“都已经脏了,回去洗洗吧。”

  “好。”黎冬坚定地说:“我洗。”

  “有洗衣机。”苏江说:“人非要跟机器抢活儿?”

  黎冬:“……”

  两人往前走,黎冬问:“哥哥,我们要去哪儿?”

  “找车。”苏江嗤笑了声,“你连去哪儿都不知道就跟我走?”

  “反正哥哥也不会卖了我。”黎冬说:“跟着哥哥是最安全的了。”

  “那你遇到别人也跟人家走吗?”苏江问。

  黎冬疯狂摇头,“怎么可能?”尔后扁扁嘴道:“他们又不是哥哥。”

  苏江忽然顿住脚步,回头,黎冬的脚步一下没刹住,径直撞在了苏江的胸口。

  她听到了苏江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砰,砰,砰。

  一声又一声,如同大鼓敲在她心上。

  没等她有所行动,苏江已经往后缩了一步,又缩了半步,跟她隔开安全距离。

  之后他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给黎冬卷好,一圈又一圈,缠的很近,黎冬甚至感觉自己快要出不上气了,但这围巾上又有他的味道。

  他好像常用的是一款男士香水,味道不浓郁,像郁金香的香味。

  北城的风特别大,黎冬听见苏江说:“这下别再被风吹跑了。”

  “嗯。”黎冬答应。

  “这样要还能吹跑,那你也一起被吹跑算了。”苏江说着继续往前走。

  黎冬一路小跑跟着。

  昏黄的路灯下,晶莹的雪花映衬着,两人穿着同款黑色羽绒服,一个在前面大步的走,一个在后面追赶,美的好像一幅画。

  不远处,一个穿着灰色牛仔外套的男孩子碰了碰蹲在地上抽烟的男孩儿,“原儿哥,你看那边,那是不是你哥?”

  蹲在地上抽烟的男孩儿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羽绒服帽子宽大又有毛,从毛茸茸的帽子里露出一张清秀的脸来,皱着眉,“狗屁,我哪个哥?他们来了还能不来看我?”

  “就你那个演员哥啊。”牛仔外套也超无辜,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你不信看那边,真的是他,还和一个女孩儿说说笑笑的。”

  “附近没有摄影机?”男孩儿问。

  “没有。”牛仔外套说:“你自己看看啊,我真没骗你,现在还没上车呢,刚到那辆白色的车那。”

  白衣服踹了灰外套一脚,“故意为难我是不是?我近视三百多度你不知道?”

  牛仔外套:“……”

  谁让你不戴眼镜?!

  白衣服一根烟抽完,把烟蒂扔进垃圾桶,“走了,回家。”

  “那你那个哥的事儿就不管了?”牛仔外套问。

  白衣服冷哼了一声,“就算他跟未成年谈恋爱了,也轮不到我管他啊。他是我哥,又不是我是他哥,你能不能先把辈分搞搞清楚?憨批。”

  牛仔外套:“……”

  无辜.jpg

  “原儿哥,这么早你就回家啊?”牛仔外套还不甘心,“你不是说今天要嗨到十二点么?”

  白衣服把羽绒服裹紧了点儿,在地上跺了跺脚,“我妈拿我哥威胁我,要是不回去她就给我哥打电话了。”

  “就刚刚那个哥?”

  “是他。”白衣服呼了口热气出来,“真是烦死了。”

  “他到底多厉害啊?”

  “狗屁。”白衣服冷哼,“是我让着他,懒得跟他计较。”

  白衣服把自己的书包往背上松松垮垮一带,朝着背后两三个“小弟”挥了挥手,“我撤了,你们慢慢嗨皮。”

  “原儿哥?你怎么从这走啊?”一个男生喊,“你家在那个方向!”

  “我去坐公交。”白衣服大喊着回答。

  不知道是谁喊了句我靠,有人说,原儿哥肯定是被挟持的,经济命脉被掐断,这才不得不乖。

  话音还没落,一个雪球扑面而来,正好打在他脸上。

  白衣服拍了拍手,残雪从他的掌心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地上,他吊儿郎当的冲着他们吹了声口哨,“少给小爷胡说八道,再让我听见打断腿啊。”

  “是!”一众小弟大声应了。

  白衣服的背影慢慢缩小成一个光点。

  他刚走到公交站牌那,就收到了短信。

  -苏原!你要是今晚不回家以后也都别回来了!

  白衣服懒洋洋的戳屏幕,手指都被冻红了。

  -知道了。

  -烦。


标 签不归黎冬苏江小说 黎冬 苏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