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幻燕)小说_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幻燕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2217 ℃
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幻燕)小说_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幻燕

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

幻燕 著

连载中免费

《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的主角叫严戈黎苍,作者幻燕原创所著,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小说讲述的是:失去向个导的哨兵,破坏性极强,性格暴躁,不易控制,一般为了民众的安全,他们会被发配到荒芜的地方,靠着每月给的补助苟活下去,一直活到死亡为止。有一天,一个号称研究哨兵心里治愈的人找了上来,与政府签署了相关文件,将严戈领回了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by幻燕小说最新章节,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by幻燕无弹窗,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by幻燕小说大结局,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by幻燕未删减,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by幻燕完结版,《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的主角叫严戈黎苍,作者幻燕原创所著,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小说讲述的是:失去向个导的哨兵,破坏性极强,性格暴躁,不易控制,一般为了民众的安全,他们会被发配到荒芜的地方,靠着每月给的补助苟活下去,一直活到死亡为止。有一天,一个号称研究哨兵心里治愈的人找了上来,与政府签署了相关文件,将严戈领回了家。

免费阅读

  黎苍第一眼看到严戈的照片,就对这个人起了浓烈的兴趣与征服欲。

  照片是蓝底一寸的免冠证件照,看的出来已经有些年头,但显然持有者将它保管得很好,照片没有一丝损坏。主人公看起来十八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军绿色制服,剃着利落的板寸,下巴微微扬起,衬托着他眼神中的几分不耐烦,像是在告诉全世界他是有多么桀骜不驯一样。

  在这略显简陋的会客厅中,只有两张两米长的沙发,两张沙发之间放着一张木茶几,茶几上放着两个装着白开水的玻璃杯。而此时,店主黎苍和他的客人正面对面坐着。

  坐在黎苍对面的男人名叫熊石毅,是一名哨兵。他看黎苍注视着手中那张照片沉默不语,原本就有些忐忑的心顿时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他紧张地伸手在大腿的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汗,看起来有几分欲言又止。他心里已经开始为自己先前一时的冲动而感到懊悔了。

  自己怎么能对一个这么珍贵的向导提出这么无礼的请求?仔细想想,是个正常的向导都不可能会答应这种事情的。帮一个有病的哨兵做精神疏导也就算了,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做好可能会被攻击至重伤的准备。更何况,做这件事能够得到的报偿几乎等于没有。

  每当想到这里,熊石毅内心就忍不住陷入低沉与伤心之中。

  假如今天哨兵和向导的地位待遇还和以前一样,他就不会因为拿不出足够丰富的报偿付给一位向导而感到自卑,更不会四处求助无门,将主意打到了面前这位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店主身上。

  此时他虽然有些后悔,但是却深知无论如何自己最终还是会开这个口的。毕竟那曾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知道您肯定会拒绝的,虽然您愿意无私为周围的哨兵们做精神疏导,但是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太为难您了。实在很抱歉,明知道您会感到为难,但我还是冒昧地说出了口,可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他救过我的命,如果拿走我的命能够帮他,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地去赴死。

  “可是现在要这样为难您这样一位向导,简直比要了我的命还要让我难受……对不起,他是和我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战友,所以我无法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我说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请您不要介意,我在这里给您道歉,真的,对不起……”

  “我很想干脆利落地说一句,我答应了。不过……”黎苍微微倾身将手上的照片放到茶几上,同时摘下了金丝边眼镜放在玻璃杯旁边,身体向后靠,修长的大腿随意地搭在另一只腿上,同时双手交叉放置在大腿上,用温和的表情注视着面前的哨兵,正要继续,对面的人便抢先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明白的,明白的,我能够理解您,也决不会因为您的拒绝而怪您。您是个好向导,真的很感谢您愿意听我唠叨完这些,我这就离开,真的打扰了……”熊石毅起身鞠了深深的一躬,转身正要走,就听到身后向导温和的语调。

  “我有说我要拒绝吗?”

  “啊?”熊石毅转身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顿时局促了起来,“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是要答应?我以为您刚才的话就是拒绝的意思了。”

  黎苍望着对方直白地道:“我对这个哨兵很感兴趣,不过毕竟我对他什么都不了解,就这样贸然答应的话,未免显得我不负责任。所以我希望,现在你能够坐下来喝一口水,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之后我们再慢慢谈。”

  “唉!好、好、好。”熊石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来就开口请求对方救人,但到现在却什么关键信息也没有告诉对方。想到自己在一位向导面前表现出这么不成熟的一面,顿时感到脸上臊得慌。

  他局促地坐回黎苍对面的沙发上,双腿并拢,后背挺得笔直,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每当紧张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遵从以前在队伍中的行动方式,那是刻在他骨血中的东西。

  可望着面前这位向导英俊的脸庞,他憋了一会儿,才终于有些结结巴巴地道:“向导先生,您想要了解些什么?”

  “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黎苍。请问该如何称呼您?”

  “不不不,不用这么客气,我叫熊石毅,黎苍先生,如果不介意,我就这么称呼您?我是从朋友那里打听到您的存在才特地来找您的。”

  “我当然不介意,熊石毅先生,那现在就让我们进入正题吧,”黎苍瞥了一眼茶几上的一寸照,望着对方道,“你跟我说照片上的这个人吧,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毕竟得知道症状,我这个向导也才好对症下药不是?”

  熊石毅连连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终于开口说起照片的主人公——严戈。

  “他叫严戈,五岁时就已经觉醒了,很早就已经在接受职业哨兵的训练,到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服役,是部队里面出了名的天才哨兵。可以说在他二十五岁之前的人生,就是顺风顺水肆意张扬的,从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

  黎苍捕捉到对方话中的年龄信息,才想起照片上的人如今肯定已经不是照片上十八岁出头的年纪了。心里顿时有几分微弱失望:“他现在几岁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有二十七八了,有什么问题吗?”熊石毅小心地看着他的表情,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会引起黎苍的不满。

  黎苍当然不会将心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他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问问而已。你继续说。”

  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岁啊……

  “因为他是前线最尖端的人才,所以几年前针对哨兵和向导的抗议活动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个意外,他的人生可以说彻底被摧毁了。”说到这里熊石毅长叹一声,眼中满是痛惜。

  黎苍能够感知到他身上的情绪,虽然他确实是在为自己昔日的战友感到哀痛,但同时也夹杂着对如今无法改变的劣势环境的沮丧。

  他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哨兵已经积累不少精神杂质,如果再不及时疏导的话,可能会给这个哨兵日常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影响。他想,等会儿谈完这件事,他可以给对方推荐来一套精神疏导套餐。

  不过现下对他来说最主要的事情还是了解清楚那个哨兵的事情,他追问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熊石毅静默了一会儿,低着头开口:“出事的人,准确地来说,是严戈的向导。您或许知道,以前服役的时候,到了一定的年龄,塔就会给哨兵们分配向导,严戈这样优秀的人,自然早就有了专属向导。我比他大了近十岁,但在战场上还被他救过一命,总之他是个很了不起的哨兵。后来他和他的向导建立了精神链接,在一起了很久……后来两年前在一场小规模战役里,他的向导不幸中了敌人的流弹……然后……”

  黎苍又抓住了一个关键词汇:专属向导。

  这个词通常来说还有另一层更加亲密的意思——哨兵的恋人。

  所以黎苍在知道对方已经有过专属向导之后,黎苍最初的兴趣与征服欲已经失去了大半。他脸上露出了职业的礼貌,表示关切地问道:“他的向导后来死了吗?”

  “是的,您或许不知道,在建立精神链接之后,链接被用死亡这么惨烈的方式断开,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部队里有规定,哨兵都会在们在上战场前签署一份文件:假如你失去了你的向导,你选择活着,还是选择安乐死。

  “大多数人写的都是安乐死,因为失去向导的痛苦等同于撕裂灵魂,几乎没人能够承受。只有极少数写的是想活着,而严戈就是其中之一。他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却活得很狼狈,几次治愈也以失败告终,后来……再也没有向导愿意去治疗他。对他来说,失去向导发生得那么突然,换做谁都无法接受。过度的精神打击与精神突然断开造成了一系列严重的后遗症……”

  说到这里,熊石毅的表情变得犹豫起来,他又开始小心地观察起面前向导的表情。他担心自己接下来的话会让对面的向导拒绝自己。但是这些东西偏偏是最不能隐瞒一名向导的。

  听到这里,黎苍就猜到那名叫严戈的哨兵的情况恐怕不是一般的难搞。

  他直接道:“没关系,你说说看。”

  “他……几乎失去了身为正常人类的神智,甚至……在大多数时候是保持着兽化的样子,我上个月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事情很不妙。他在一天内,变成人类的时候已经越来越少了。假如等到有一天他彻底变成了野兽,国家就会下令击毙他。求您,黎苍先生,求您救救他。我没有什么钱,可是以后我会用我的一生来报答您!”

  说着熊石毅红着眼睛一下子跪在了黎苍面前,满眼哀求地望着面前的人。

  黎苍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原本一直保持和善的表情顿时不悦起来,尽管语调还是刚才那样,但却没有了方才令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熊先生,请你不要这样,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在用这种方式要挟我。”

  熊石毅一听他生气的语调,便立刻无措地从地上起来重新坐回沙发上,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对不起,我只是希望您能多考虑一下而已,真的……很对不起,我这个人说话做事总是那么笨……但是请您相信我,我并没有要以此来逼迫您的意思……”

  黎苍觉得自己如果不再做点什么的话,面前的哨兵恐怕会一直这么语无伦次地道歉下去。于是他开口打断对方:

  “他的情况我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了,我很希望能够帮助你。但是很抱歉,我觉得以我的能力,恐怕没有办法接下这个单子。我并不是故意在推诿,关于我的消息,如果你打听得足够详细的话,你应该知道,我觉醒之后去塔里只接受过一年的简单训练。你刚说过,以前部队里派去过很多向导为他治疗,但是都失败了。我并不觉得半路出家的我能够比那些接受过正式训练的向导更厉害。所以这单生意我无法接下来,抱歉。”

  听到他的话,熊石毅脸上一点意外的表情也没有,只是他的精气神仿佛一下子垮了,整个人变得无比颓丧起来。

  他有些失魂落魄地站起来,一边抬手用衣袖使劲地去擦脸上的眼泪,一边道:“我知道的,在来这里之前我就知道了。您不用感到抱歉,我一点也不怪您,我知道您说的都是真心话。在这之前,我问过好多人,所有人都对我说没办法了,放弃他吧,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只是……我做不到这样。”

  “他曾是守卫这个国家的英雄,他拿了多到可以挂满整个肩膀的勋章,一想到这样的他就要变成一个因为可能会危害民众安全而不得不被击毙的野兽,我……只是觉得,他不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黎苍动摇了,在对方即将要开门离开的时候,他站起身开口道:“等一下。”


标 签店长今天也没有回家严戈 严戈黎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