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再一次初恋小说故池_再一次初恋姜余程迹故池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252 ℃
再一次初恋小说故池_再一次初恋姜余程迹故池

再一次初恋姜余程迹

故池 著

连载中免费

姜余程迹小说全文去哪看?姜余程迹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姜余的小说是,男主程迹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故池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再一次初恋》,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程迹姜余,主要讲述的是姜余跟程迹在大学毕业后便结婚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没有人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假的,直到某日,姜余意外从高处摔下,醒来后便失去了记忆,看着眼前帅到惊为天人的老公,姜余彻底惊了:“她什么时候把男神搞到手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姜余程迹小说全文去哪看?姜余程迹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姜余的小说是,男主程迹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故池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再一次初恋》,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程迹姜余,主要讲述的是姜余跟程迹在大学毕业后便结婚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没有人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假的,直到某日,姜余意外从高处摔下,醒来后便失去了记忆,看着眼前帅到惊为天人的老公,姜余彻底惊了:“她什么时候把男神搞到手了??”

免费阅读

  十分钟前,富二代网红唐以发了微博。

  截图是某营销号发的姜余跟顾成双绯闻,打了一长串的问号跟哈哈哈。

  作为娱乐圈纪委之一,不少吃瓜群众闻风而来。

  唐以直接在评论里说:营销号准备接官司吧,这不是给我兄弟戴绿帽,污蔑嫂子。

  姜余就这样又上了热搜,跟唐以名字放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个小网红跟他在一起了。

  评论精彩极了。

  @网友小禾:这叫姜余到底何许人!百度上都没信息,怎么还未出道就这样腥风血雨。

  @草莓气泡水:所以这是有男朋友的意思?还好意思半夜拦帅哥,真的是恶心,果然是炒作。

  @唐以回复@草莓气泡水:我也怀疑是炒作,某些人想蹭嫂子热度。

  姜余见过唐以,高中时候。

  记忆中就是一个吊儿郎当散漫的大少爷,有钱任性。

  他那句话是把姜余推到舆论顶峰。

  顾成双原本的理智粉都被点爆,涌到唐以微博下面评论,姜以微博也没幸免。

  呈星娱乐最新微博下面都多了几千评论,全部是让处理姜余的,不要留心思不正的演员。

  姜余给程迹打电话,打不通。

  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却掉链子,姜余无语。

  马上就拍戏,姜余把手机丢给云朵:“晚点再说吧。”

  剧组分为AB两组同时进行。

  姜余搭戏的是腿毛一号二号,三个女人一台戏。

  第五次被叫停,姜余看着可怜道歉的赵梦月,冷笑。

  她身上衣服已经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露出姣好曲线。

  好在并不透,没有走光。

  秋风吹过,有些冷。

  姜余站在旁边仰着头,她唇色变白,正在补口红。

  “赵梦月,张雨萱,你们怎么回事?”副导演有些生气,“重来,别耽误进度,赶紧这一条过了。”

  第六次终于过了,姜余从湖中起来。

  云朵赶紧拿了一块浴巾过去将她裹住。

  赵梦月跟张雨萱结伴向她走来,嘴里歉意说:“哎呀,对不起,让你白白在水里泡这么久。”

  两个人脸上神色得意,好像给姜余使了绊子很有成就感。

  姜余在拍戏的时候没回击,只是因为不想给工作人员增添麻烦。

  “没事。”姜余说,“毕竟你们演技也就那样,六遍能过我很满意。”

  换了身衣服,姜余缩在椅子里,只露出一张脸。

  “晚上过去吃点药,我怕你生病了。”云朵心疼自家艺人。

  姜余点点头。

  她现在又冷又困,下午还有拍摄,她准备抓紧时间睡觉。

  电话响起的时候,姜余已经睡了。

  云朵看见来电人程扒皮,没接。

  契而不舍响了半天终于挂断,随后云朵电话响起。

  一看是程总,云朵立马接听。

  同时突然反应过来,刚刚那个程扒皮是谁。

  ***

  姜余醒来。

  短睡眠让她得到补充,只是脑子晕乎乎的。

  目光游离没有焦点,直到休息室大门嘭地一声被打开。

  她被吓得一个激灵,像小鹿一样四处张望。

  是剧组人员,来喊开工。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旁云朵打着哈欠站起来,跟着姜余去换好衣服,补妆。

  等开始,她突然一个激动拍手:“忘记说了。”云朵懊恼。

  下午到晚上连轴拍摄,姜余越到后面越热。一股热气从内到外,尤其是脸,透着不正常红晕。

  偏偏李嘉月台词一直出错,姜余眉心凝成一条,站在旁边看着她一遍遍重来。

  还是男主先提出中途休息,姜余顺势下去。

  云朵伸手一摸,额头烫得惊人。“你发烧了。”

  姜余伸手扯了扯衣服领口,想将热气散出去。

  “嗯。”她嗓子开口沙哑厉害,喉咙干,一口气将杯子里水喝完,可怜巴巴看着云朵。

  云朵起身去给她接水,姜余刚喝完,就听见喇叭声里传来了场记声音,准备开始。

  她把水杯递给云朵,起身走过去。

  天色已晚,灯光打得通亮。

  “嘉月啊,要不这样,你实在记不住的话,你就说数字。”导演决定退一步。要不然她一直说错,只能不断重来。

  “这不是你问题,是你拿到剧本时间太短。”导演给她台阶下,“幸苦你了。”

  李嘉月好歹是专业出身,演技跟人品没有关系,还行。

  好不容易将戏份拉完,姜余松了口气。

  迅速换好衣服,打算赶紧回酒店。

  云朵跟姜余刚上一辆商务车,都还没坐稳,一个工作人员模样的男人站在车门口对她们说:

  “你们先下来,换个车。”

  云朵正要问哪辆,却见对方随手一指,居然还是来时那辆群演大巴。“你们去那边,这辆车有人了。”

  云朵过去问,大巴至少要一个小时后才开。

  姜余此刻需要休息。

  云朵带着她强硬回到商务车去,刚好发现有三个女演员正在准备上车。

  赵梦月,张雨萱,还有一个没说过话的女演员。

  姜余刚走过去,不远处李嘉月也被众星拱月般拥簇走过来。

  基本上所有工作人员都给她打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

  没看姜余一眼,直接上车去。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刚刚把两个人喊下来的男性工作人员正坐在副驾驶上,看都没看两个人一眼。

  赵梦月最后一个上去,脚才刚踏上车门,就被拉下来。

  姜余虽然生着病,但赵梦月一个不察,直接被姜余拉下来,摔倒在地上。

  周围人都惊呆了。

  “姜余!!!”赵梦月扯着破嗓子大叫,“你疯了吗?”张雨萱赶紧下车将其扶起来,同仇敌忾看着她。

  她此刻看起来很柔弱,因为发热,看起来有些脆弱。

  “上午我没理你,是因为我不想浪费时间,拖延进度。”对待工作,姜余还是很有责任心。

  姜余转身从拿过云朵手上的水杯,打开瓶盖,直接往两个人身上泼过去。

  “喜欢水是吧。”姜余冷漠,“其实倒在你们身上我还觉得有些浪费水资源。”

  水不烫,带着温热。

  赵梦月跟张雨萱两脸不可置信,伸手摸到脸上水珠,齐齐就要像姜余扑过来。

  云朵挡在前面,伸开手臂把两个人隔开。

  “别惹我。”姜余说。

  “还有你——”姜余目光转移到副驾驶那男子身上,“以权谋私是吧?我现在就去问问生活场记,这车我是不是没有资格坐。”

  她让云朵拿电话,赵梦月上前争夺手机。

  几人纠缠一起,姜余终究是体虚。再加上车上那男人下来拉偏架。

  她一个体力不支往后倒,落入一个怀抱。

  姜余差点以为自己烧出幻觉。

  “程总。”云朵惊喜喊出来。

  程迹点点头,手上用力,姜余站起来,腿一软,直接倒在他怀里。

  头顶上有闷笑声,姜余听见了。

  她有些脸红,但是确实没力气。

  干脆直接脸埋在他胸前,整个人重量全部靠他身上。

  嘲笑就嘲笑她,反正不想动了。

  “怎么回事?”程迹衣着华贵,站在那里气质斐然。

  其他人虽然不认识他,但是见他穿着就直到非富即贵,一时间全部都停下动作,没有说话。

  云朵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凭什么把我们赶下去啊。今天早上也是,晚上也是,我家艺人都被你们弄生病了。”

  “你胡说什么呢?”

  “我哪里说错了?”撑腰的人来了,云朵也更硬气,“上午泡湖里一个小时,某些人故意不过。”

  “既然演技不过关,留在剧组做什么?”程迹开口,声音清冷,宛如这夜风。

  赵梦月还想反驳说什么,只见还没走的制片人跑过来。

  “程总!”制片人脸色欣喜,“您怎么来了。”

  他刚准备上车就收到消息,立马赶过来。

  “这是?”制片人看他脸色,有些迟疑,“发生什么?”

  他朝赵梦月她们使了眼色,最后还是那个男子站出来,吞吞吐吐开口。

  “车子满了,我就让她们坐大巴车回去......然后她就浇了一杯水......”

  赵梦月跟张雨萱衣服还是湿的,倒是现成证据。

  制片人目光投向姜余,最后落在程迹拥着她的手上,内心不由得叫苦。

  只知道这是呈星打算培养的新人,但是没说后台这么硬啊。

  “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制片人打哈哈想做和事佬,话还没说话,就被程迹打断。

  “我不管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我的女人受了委屈,这就是事实。” 大水冲了龙王庙,谁都没想到姜余来头这么大。

  姜余被程迹公主抱上车。

  云朵坐副驾驶,给司机报了地名,车子缓慢开动。

  后排空间很大,姜余瘫在另一边,靠着背椅。“你怎么来了?”

  “出差。”程迹简单说,“只敢在我面前横?被欺负成这样。”

  她现在就像一只小猫,收起所有锐爪,可爱乖巧。

  “你要是晚来一步,明天就能上社会新闻看见我。”姜余很累,说话缓慢。

  “我今天已经在微博热搜上看你一天了。”程迹知道她脾性,受不得委屈。“你好歹也是程氏夫人,就这?”

  “哼。”姜余偏头,小声嘀咕,“我又不是大喇叭,逢人就说我是谁谁谁。”

  她闭着眼,发烧头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程迹透过车外划过的灯光看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她身上。

  车子直接开向医院,姜余全程被程迹抱着。

  她迷迷糊糊不知道说什么,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过,程迹被抽了好几下,脸色都没变,伸手握住她捣乱的手。

  需要输液,姜余打针的时候居然哭了。

  大概是神志未清,扯着程迹衣袖,眼眶都红了。

  可惜被程迹无情拒绝。

  哭唧唧委屈躺在床上,最后还是睡过去了。

  生病时的姜余是软绵绵的姑娘,睡着后眼角还挂着泪,趴在枕头上睡觉,嘴巴随着呼吸小口张着。

  程迹看她一眼,坐在旁边拿出手机。

  “你先回去吧。”程迹对云朵说,“她明天还有戏吗?”

  “下午有。”云朵回。

  “嗯。”程迹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病房里只剩程迹跟姜余两个人。

  程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温度滚烫。

  他手机有电话打过来,是唐以。

  “你这是玩我吗!”唐以开口控诉,“我今天在微博上替嫂子征战沙场,那是被一群粉丝骂得狗血淋头。”

  唐以往日都不屑跟明星粉丝吵架,今天是拿着手机一天,谁骂讽刺他都去掺一脚,营销号不断搬运他的回复,排面十足。

  “我都要甩证据让她们自己去查证。”唐以愤愤开口,“暗示这么明显,怎么都没人往你身上想。”那些知道内情的也不敢出来说话。

  “你为什么不直说?”程迹压低声音,回头看姜余一眼。

  唐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说什么?”

  “你朋友那么多,你不直接点名道姓,谁知道是谁?”

  程迹挂了电话,打开微博。

  他基本上不用,特意重新下载回来的。

  一刷新,关注的人发了一条微博。

  唐以:你们烦不烦啊,我嫂子@姜余er跟@chengji123绝配一对,就人老公那资源,需要用这种手段炒作?

  唐以今天被许多人关注着。

  原本吃瓜群众热情因为女方的不知名热情消减,只剩下粉丝在那里舞。他一出来直接对上顾成双粉丝,那就有了意思。

  许多人跟着微博涌进@chengji123微博,只见里面空空如也,没有认证,粉丝数倒是不少。

  不少路人还在疑惑这谁,只见一条评论。

  吃瓜前线猹:这不是程氏集团年轻的总裁吗?呈星娱乐老板,这是英年早婚了???

  唐以点了个赞,同时在下面回复:是的。

  程迹想了想,给唐以微博点了赞,同时转发说:

  谢谢,份子钱记得给。

  今夜注定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姜余半夜被热醒的。

  像是从热水里捞出来,身上黏糊糊的。

  她迷迷糊糊起床,然后发现不对。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地方,房间很大,旁边的床头灯还亮着,卫生间传来淅淅水声。

  有那么一瞬间断片的姜余想报警,可惜身上连手机都没有。

  程迹出现就看见姜余坐在床头望着她。

  头发是湿的,衣服领口也是,身上出得汗浸湿。

  “醒了?”程迹一边说着一遍朝床走过去,大灯被他按起,灯光亮起时姜余伸手挡了挡。

  “我怎么在这里?”她嗓子跟平日的清亮不一样。“不是,现在几点了,我手机呢?”

  程迹拿起床头手机看时间:“凌晨二点半,你的手机不知道在哪里。”

  居然这么晚了。

  姜余身上特别不舒服,还是先去卫生间简单冲洗,裹着浴袍出来。

  系不紧,一直往下掉,姜余出来使劲往上提领口。

  程迹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就皱起眉。

  直接走到她面前,把她拖回浴室,拿出吹风机。

  “吹干。”姜余只吹了一半,发尾都是湿的。

  生病的姜余很娇气,坚决摇头:“举着累。”她站着也累,现在浑身乏力,只想躺着。

  程迹拿着吹风机出去,把姜余按在沙发上,亲自动手给她吹。

  姜余受宠若惊,甚至怀疑程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眼神,程迹冷笑:“到时候病重,我怕你赖我身上。”

  房间里吹风机声音嗡嗡作响,姜余没有手机,只能看着外面路灯发呆。

  然后没事做,开始找程迹聊天。

  “你看到你朋友发的微博没?”姜余找话聊,“他这是断我花路啊。”

  看不到程迹表情,但是想来他应该不知道,姜余把他发的微博说了一遍。

  “这下全部人都知道我结婚了。”姜余像是有些丧气。

  “惠玉姐给我发了一个文案,让我发出去。”姜余继续说,“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我在飞机上。”程迹解释,“那你发了吗?”

  “肯定没啊。”姜余说,“我有一句话想说,玉姐是不是不喜欢我?”

  “嗯?”程迹低头,却在看到那一团雪白,手一偏,吹到姜余耳朵上,烫得她小声叫了一下。

  抬头埋怨眼神看他,原本想吐槽,但想着这位哥估计是第一次给人吹头。

  技术不熟练,可以理解,只要不让她动手就行。

  “我不是故意在背后说坏话,我当然是肯定她的能力。”姜余说,“可能就是她手下能干的艺人很多,就是对我这边精力不足?”

  姜余总觉得她在处理这件事上有些懈怠。

  难道是不满走后门塞给她?姜余也知道自己很一般,要真论演技,她甚至比不上李嘉月专业。

  远处正在处理工作的云惠玉凭空打了个喷嚏。

  明明是老板要求,无辜背锅的员工。

  “这娱乐圈谁这么年轻结婚啊。”姜余说,“这消息一定不能承认。”

  “那可能没办法了。”程迹停下手上动作,吹风机被他关了。

  姜余抬头,只听程迹说:

  “我承认了。”


标 签再一次初恋姜余程迹 姜余 程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