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女装第一剑客by我选择猫车小说_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我选择猫车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400 ℃
女装第一剑客by我选择猫车小说_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我选择猫车

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

我选择猫车 著

连载中免费

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最新章节目录,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最新章节列表,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未删减,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无弹窗,主人公叫牧白苏墨的小说是《女装第一剑客》,作者是我选择猫车,故事递为您提供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小说讲述的是:牧白穿进了一本言情小说。身体是自己的,身份却是原女主的。他白天男扮女装走剧情,夜里就出去行侠仗义。终于成为江湖传闻中的夜行义贼,剑客第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最新章节目录,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最新章节列表,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未删减,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无弹窗,主人公叫牧白苏墨的小说是《女装第一剑客》,作者是我选择猫车,故事递为您提供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女装第一剑客我选择猫车小说讲述的是:牧白穿进了一本言情小说。身体是自己的,身份却是原女主的。他白天男扮女装走剧情,夜里就出去行侠仗义。终于成为江湖传闻中的夜行义贼,剑客第一。

免费阅读

  一个人也没有。

  狂风乍起,沿街酒铺的招牌“嘎吱”摇曳。除此以外,偌大的城镇再无半点动静,一片荒芜。

  忽然,牧白捕捉到一缕悠扬诡异的弦乐声,他向声音传来处望去,看见几位彩衣少女抬着一笼竹轿,轿上侧卧的是个女子,红衣雪肤,艳丽如莲。

  “滴——”

  刺耳的声响让他脑海空白了一瞬,再回过神,那几人已经不见了。

  “很荣幸地通知您,您已经进入书中世界。”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脑海中陈述“欢迎来到这个江湖。”

  牧白朝空气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

  在现世死亡后,牧白幸运地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重生条件是——他必须扮演一本小说中的同名角色,在那个世界生活。

  奇幻仙侠、科幻末世、灵异恐怖……眼花缭乱的小说题材从脑海中闪过时,他选择了一本武侠。

  牧白练过一点武术,在武侠世界中只要不是穿成炮灰配角,想必能活得更久一些。况且那本小说的封面很眼熟,牧白曾经看到过,只是时间久远,内容已经记得不太清楚。

  酒铺角落中堆积的酒坛散发出浓重腥气,他皱了皱眉,开始回想原书情节。

  文字片段零零碎碎浮上脑海,牧白隐约记得书中确有和自己相同的名字,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哪一位。怕不是个无关紧要的炮灰?

  系统察觉他的茫然,贴心地发出提示:“您在本书中扮演的角色叫秦牧白。”

  秦牧白。

  哦,他想起来了,是这本书的女主角。

  原书是以女主视角展开的言情武侠小说,女主秦牧白原是江湖门派青莲谷谷主的女儿,幼时意外被红莲教掳走。

  她无数次试图逃跑被发现后,教主失去耐心,在女主体内种下红莲火毒,又将其抛弃在一座死镇上。

  女主身负重伤,挣扎着爬出死镇,险遭歹人欺凌,万幸被路过的青莲谷大师姐救下。

  此时老谷主已经过世,女主回谷后通过重重考验继承少谷主之位,成为名动天下的医仙,在向红莲教复仇途中与男主相识相恋……等等。

  牧白脸色变了变,探手往腹部下方一摸。

  唧儿还在。

  他松了口气,随即又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问系统:“我要扮演女主角?”

  系统:“是的,请务必注意您的着装及行为,避免人设崩塌导致世界线崩坏。”

  牧白:“可我是个男的啊?”

  系统:“或许您听说过女装大佬?”

  牧白:“……”

  行吧。

  众所周知主角是笑到最后的那个,女装大佬主角总比男炮灰强。

  牧白虽然心里有点膈应,也还是暂时接受了这个设定。

  他将自己代入原书女主,略一思考,便想起了这里的剧情——女主秦牧白身中红莲火毒,从死镇中艰难逃脱。

  这是全文开始的地方,也是女主命运转变的起点。原文描写中,她身负重伤,还在荒郊野岭遭遇歹人,险些受到凌.辱。好在被路过的青莲谷弟子搭救,带回谷中救治。

  不过此时牧白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他四下摸了摸,确认这还是自己原本的身体,只是头发变成古人的长度,腰间多了一块玉坠——那是青莲谷老谷主的遗物,也是唯一证明女主身份的物件。

  牧白离开酒铺走到大街上,四下望了望,推开一扇屋门。

  光线落入屋内,照亮漫天飞舞的微尘。他用衣袖捂住口鼻,踏进屋中,打开木质的衣橱门。

  “吱呀呀”的声响中,陈腐气息扑面而来,橱柜中一沓叠好的衣裳映入眼帘,女子式样,经年日久已失了光泽,但仍保存完好。

  牧白抖去积灰,捡出其中一件宽袍阔袖的裙装换上,又撕下另一件的布料缠在脖子上,正好盖住自己身上的男性特征。

  屋中还有一面黄铜镜,他凑到前头一照,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大对劲,摸索着拉开抽屉,翻找出姑娘家用的胭脂水粉。

  一番梳妆打扮,最后在涂着口脂的红纸上一抿。牧白抬起脸,对镜中诡异的白面红唇端详片刻,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如花。

  他对着镜子扮了个鬼脸,打包好剩下的裙装和胭脂水粉,便拎起小包袱沿死镇街道向外走去。

  系统:“警告!方向错误!偏离剧情触发点,请调整路线。”

  牧白踏前的脚步一顿,原地向后一转,接着踩在地面上,大步朝前。

  系统安静了一会儿,直到他离开死镇,来到一片荒郊野外,才再次温馨提醒:“往东南方向直行,两百米处触发剧情。”

  牧白停下来思考片刻,四下望了望,捡起根粗壮的木棍抓在手上。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警告!请勿做出与原文人设不符的行为。”

  原主性格属于温柔坚毅的大家闺秀,擅长医术但不会武功,更不可能像个地痞混蛋似地抄着根木棍在路上走。

  牧白默了默,同系统商量:“我只是拿它防身,万一那歹人吃我豆腐呢?”

  系统也默了默:“您照过镜子吗?”

  这副鬼样子谁要吃你豆腐啊?

  牧白扬起眉毛:“照过,怎么了?不美吗?”

  系统沉默许久。

  “……美美美,您美若天仙。”

  此时牧白的位置已经接近剧情触发点。

  男人从树林中走出,远远瞅见一妙龄女子。

  此地荒郊野岭四下无人,他舔了舔嘴唇,“嘿嘿”低笑两声,放轻脚步悄悄靠近。

  本想趁小美人没有防备一举拿下,不料对方忽然抬起一张阳光下能晃花人眼的白.粉面。

  “她”像是听见了谁的赞美,忽然诡异地咧嘴一笑,劣质的口脂沿雪白银牙淌下,牙缝被染成鲜艳的红色,和怪谈画本中吃人的女鬼无甚区别。

  男人大骇,原本那些龌龊的想法一瞬间烟消云散。

  牧白恰好抬眼瞥见他,知道是触发剧情了,歪了歪脑袋,提溜起木棍在掌心敲打两下。

  对方吓得掉头就跑,腿却已经软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牧白挑了挑眉:现在的歹人胆子都这么小了?一根木棍就能吓得走不动道?

  他走上前,用木棍敲了敲对方的后背,男人吓得双手抱头,腿软绵绵拖在地上不住发抖,喊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牧白:“?”这剧情有点不大对?

  那男人贼眉鼠眼,嘴唇上方蓄着两撇小胡子,瑟瑟发抖的模样甚是有趣。牧白一撩裙摆,盘腿在他身旁坐下来,和蔼地问:“这位兄台,你为何如此怕我?”

  出口的嗓音清澈干净,一听便是少年。

  牧白察觉不妙,立即咳嗽一声,掐尖了嗓子接着问:“我一弱女子,还能吃了你不成?”

  被他这一掐,倒是不像男人了,尖锐的声音直能戳破人耳膜。

  男人惊得抬起头,又撞见牧白那张惨白的脸,一口气没上来,白眼一翻,直挺挺向后倒去。

  系统:“警告!警告!世界线即将崩坏,请尽快使剧情归位。”

  牧白赶紧捞住他:“哎,别晕啊,兄台醒醒!”

  状似昏厥的男人硬是被摇醒过来,懵懵地盯着牧白那张煞白如上吊鬼的脸片刻,再也忍不住了似地“哇”一声嚎出来,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啊!女鬼索命啦——”

  声音响彻四野,连远处林叶都被震得抖了三抖。

  一道飞燕般的黑影自半空掠过。

  牧白探起头,便见一白衣青衫的女子从天而降。女子身形极为高挑,一头乌发利落束起,腰间悬一柄细剑。

  男人见她轻功了得,当即如见到救星一般,挣开牧白大力扑过去想抱住女子的腿:“女侠救我!”

  女子侧身回眸,青丝掠过羽睫,一双黑瞳凝冰般冷冽。她毫无征兆地抬起一脚,将扑过来的男人踹到一旁。

  牧白联系原文情节,很快意识到这是书中青莲谷的大师姐秦玖歌,原女主便是被她救回青莲谷的。

  秦玖歌面无表情地走到牧白面前,递出一只手:“起来。”

  牧白就势从地上爬起,直起身来比她还要高出半头。

  古代女子的装扮繁复,虽然牧白挑了件样式简单的,但还是穿得不伦不类,秦玖歌视线落在他凌乱的衣襟上,皱了皱眉:“姑娘没事吧?他非礼你了?”

  一旁的男人听见,立刻从地上跳起来,指着牧白喊:“就这歪瓜裂枣儿的,谁稀罕非礼她?”

  牧白皱了皱眉。原书中这歹人对女主做的那些龌龊事,他可记得一清二楚,这会儿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还攻击姑娘家长相。

  牧白抬起手就想给那歹人一闷棍。

  系统:“警告!警告!请勿做出与原文人设不符的行为!”

  他动作一顿,木棍停在半空中。

  牧白冷静分析,稍加思索,随即提起裙摆猫着腰躲到秦玖歌身后,发出了猛男的声音:“嘤。”

  “女侠,你要替我做主啊。”


标 签女装第一剑客牧白苏墨 牧白苏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