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时玖远_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时玖远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522 ℃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时玖远_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时玖远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

时玖远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沈致谢钱浅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时玖远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沈致谢钱浅,主要讲述的是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沈家老爷子一见她便喜欢得不得了,当场拍板定下了她,要谢钱浅做他沈家的媳妇儿, 只可惜这门娃娃亲还没定完,沈老爷子便寿终正寝,现在大家都头痛的很,头痛什么呢?沈家的少爷有三个,这钱浅究竟要当谁的老婆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沈致谢钱浅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时玖远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沈致谢钱浅,主要讲述的是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沈家老爷子一见她便喜欢得不得了,当场拍板定下了她,要谢钱浅做他沈家的媳妇儿, 只可惜这门娃娃亲还没定完,沈老爷子便寿终正寝,现在大家都头痛的很,头痛什么呢?沈家的少爷有三个,这钱浅究竟要当谁的老婆啊?

免费阅读

  下午是业内一个规格很高的拍卖会,中午主办方安排了高档的自助餐,跟着沈致来的一行人都被请去了雅致的包间内,谢钱浅跟在后面刚准备进去,顾磊直接拦住她,毫不客气地对她说:“你别坐里面,自己在大厅找个位去。”

  谢钱浅第一天来,顾磊不方便和她说明缘由,但大家都有些不自然,毕竟同行过来,偏偏把一个小姑娘撇开,的确挺让人挺难堪的。

  大家都为这个小丫头尴尬,偏偏她没有任何情绪,十分自若地去拿食物了。

  一会过后,顾淼从会场回来,经过交涉一并带回了监控,过程还算顺利,他第一时间拿给沈致。

  沈致靠在包间内的椅背上,他周围除了顾磊,还有四五个翠玉阁的高层。

  顾淼将监控视频在PAD上放出来,沈致一边看着会议结束后那段混乱的画面,一边听见顾淼说:“我们刚才离场后,那人就被带去警局了,根据肇事者的口供了解到,他原来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和集团有业务往来,但合同长期受到制约,闹过几次后前年公司被恶意收购,老婆小孩也意外身亡,他还背上了官司,他显然把恶意算在沈家人的头上,所以趁今天混乱对你下手。”

  沈致没有吱声,只是目光沉沉地注视着监控,这时顾淼才发现沈致似乎并没有在意他的话,只是眸色锋利地盯着视频一角,谢钱浅坐着的地方,于是他也噤了声,一群人都看向监控视频。

  只见沈致从台上下去的时候,那个小姑娘还在很远的地方低头睡觉,事情发生不过在三分钟之内,当时顾淼都没有挤进人群,她是如何在短时间内移到他身边,并且以极快的反应速度和几乎不可能想象的柔韧度踢飞了那个瓶子?

  这个诡异的问题直接导致沈致那会在看见她时,心头紧了一下。

  然而此时监控中的画面还原了那一幕,4分38秒的时候视频中的沈致走下台,前排的记者开始往前拥,而通过视频显示,在人群拥向他的那一刻坐在角落的女孩已经抬起头。

  仅在4分52秒的时候她已经洞察到不对劲,视线开始锁定肇事者,并站了起来,5分23秒时肇事者从上衣里面拿出了一个瓶子,女孩在他拧开瓶盖的刹那,突然一跃而起,以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速度脚蹬上第一排的座椅,借着椅子的高度凌空跃到了沈致侧后方两个男人中间,同时转体180度抬腿对准肇事者的手腕。

  包间里的男人们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视频中的女孩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半丝犹豫,像蛰伏在黑暗的狮子,柔软与凶狠并存。

  当时沈致身边被围得水泄不通,只有侧后方翠玉阁的人圈出一小块地方准备疏散,换言之,这个女孩在一跃而起时已经算准了落脚的位置,不偏不倚,这就像是打斯洛克,在洞只有一个的情况下,精准的意识和刁钻的角度,甚至速度和力量的计算都在顷刻之间。

  沈致缓缓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顾淼膛目结舌地说:“我怎么突然有点后怕,要是那个人拿的是硫酸,那…”

  顾磊此时一双眼睛牢牢盯着监控,监控中的女孩所有动作刚柔并济,疾如风,又轻如叶。

  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早已听说中国武术博大精深,可从来没有机会跟纯正学传统武术的人交过手,他此时恨不得立马冲出去和这个姑娘大战三百回合。

  沈致缓缓将目光移向包间外,谢钱浅独自一个人坐在窗边,面前桌子上的空盘堆得像小山,还有一大盘炒饭,那食欲让人叹为观止。

  明明瘦小的身板,这样安静地坐在角落有种弱不经风的感觉,和监控里矫捷的身影反差太大,若不是包间里的人刚才亲眼目睹,任谁也无法相信这样一个看上去柔弱无害的姑娘居然身手如此了得。

  这种诡异的事情就像是,小白兔是肉食动物,纯洁芬芳的百合有剧毒一样难以让人理解。

  就连顾淼也收起了偏见,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外表极具迷惑性的姑娘。

  就在这时,一个餐厅服务生走过去让谢钱浅出示参会证,由于今天博展中心举办了两场会议,刚才突然发现另一场会议的人故意混进来蹭吃的,所以餐厅领导要求下面的人查看一下。

  谢钱浅是跟着翠玉阁的人来的,并没有参会证,服务生礼貌地告诉她,外来人员需要收取用餐费,她有些错愕地抬起头。

  包间里的沈致递给顾淼一个眼神:“带她进来。”

  顾淼脖子上挂着红色的邀请牌,他一出现,服务生便立马和谢钱浅致歉,说搞错了。

  谢钱浅跟着顾淼进包间的时候,整个包间五六个男的都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盯着她,特别是顾磊,已经开始松动手腕,要不是沈致在场,他恨不得直接蹬了桌子和真正的传统武术切磋一下。

  沈致并没有看她,而是和身边一个高层讨论着什么,见顾淼进来转而对他说道:“把刚才会上秦部长说的那个市场盈利预测分析找出来。”

  顾淼跟在沈致身边多年,熟知他随时需要调取信息的习惯,所以大大小小的会议他都会录音,他迅速把电脑打开插上耳机开始复查。

  谢钱浅没有上桌,只是坐在包间门口的沙发上,沈致似乎急需这个数据,五分钟过后,他偏了下头问顾淼:“还要多久?”

  顾淼冷汗直飙,便在这时,一道从容清透的声音从角落传来:“行业毛利率预测16年51.48%,17年53.24%,18年56.05%,19年有所下跌,54.21%,随着规模化发展,毛利率空间还将提高,但受到成本的制约,未来几年内发展空间有限。”

  包间内突然诡异得安静,顾淼搭在触碰板上的手指微微颤了下,突然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饶是他整个会议过程没有任何出神,但试问几个小时的会议下来,那么多人发言,怎么可能把每一个数据记得如此清楚,甚至清楚到小数点以后。

  他不禁脱口而出:“你…开会的时候不是一直在睡觉吗?”

  谢钱浅抬起眸,神色平淡:“谁告诉你我在睡觉?”

  “……”扑面而来的危机感瞬间吞噬了顾淼,他此刻只想卸下膝盖。

  沈致无框眼镜后面的眸子渐渐布上一缕难以捕捉的流影,缓缓站起身结束了这顿餐,其他人也跟着他起身。

  谢钱浅从沙发上站起来立在包间门口,沈致路过她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下,声音像缥缈的清风:“饱了吗?”

  谢钱浅长长的眼睫微抬,一双浅珀色的眸子盛着他的轮廓,回:“饱了。”

  沈致嘴角牵起淡淡的弧度,一派散逸地走了出去。

  ……

  下午拍卖会谢钱浅依然被安排在了靠边的地方,而沈致和翠玉阁的高层坐在第一排,谢钱浅低头看着手中的宣传册,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下,她回过头的时候,庄丝茜惊道:“真是你啊,你怎么会跑这来?”

  “出任务。”谢钱浅简单回了三个字。

  庄丝茜穿着名贵的定制礼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我就说怎么会在这种场合看见你,刚才还以为看错了。”

  说着庄丝茜瞄了眼谢钱浅身上的运动装,有些不屑地掠过眼神:“对了,你很崇拜李艾青?”

  “不,我只对她的画感兴趣。”

  说来李艾青这个人是前几年突然靠一幅园景画获得世界景观大奖而一跃成名的,后来的几幅画更是一幅比一幅登峰造极,大多以园景为主题,利用生命和生态的平衡造就出一幅又一幅神话。

  拍卖会开始了,庄丝茜随口说道:“我和我那个朋友打过招呼了,他现在人不在国内,下个月回国后我告诉你,对了,你找我那个朋友干嘛?他手上已经没有李艾青的画了。”

  谢钱浅看着前面大屏幕放出的展品,说道:“我不是问他要画,我要见李艾青本人。”

  庄丝茜一头雾水地转头看向谢钱浅:“你不崇拜她,只对她的画感兴趣,却要见她本人?为什么?”

  为什么?谢钱浅当然不会告诉她,她必须要亲自见李艾青一面,问问她那些画是哪里来的?

  因为,那些都是她妈妈木子女士的画啊。

  几个拍品过后,大屏幕上突然放出一个满绿的翡翠冰种吊坠,水滴的形状,通体晶莹,没有一点瑕疵。

  直到这时谢钱浅才把注意力落在展品区,盯着那个水滴形状,陷入了某种思绪之中。

  木子女士也有一块这样的吊坠,那是木子女士的妈妈留给她的,谢钱浅还很小的时候,木子女士对她说过:“水是生命的源泉,等你再大些,我就把这块玉给你,因为你是我生命的延续。”

  可是后来直到木子女士出了意外,谢钱浅也没再见过那个吊坠,还有木子女士的那些画。

  她并不能确定这个拍品是木子女士的,这样的巧合微乎其微,只是它的形状勾起了谢钱浅一些尘封已久的回忆。

  拍品一百万起步,每十万加价,前面很快有人跃跃欲试,谢钱浅跟随翠玉阁的人前来,自然没有号牌,她侧眸看了眼身边的庄丝茜,果断夺过她手中的号牌举了起来。

  庄丝茜吓了一跳,捂着嘴惊声说道:“谢钱浅,你疯了吗?你有那么多钱吗?”

  谢钱浅并未理会她,价格几轮过后就飙出了两百万,场中出现几个贵妇对那个吊坠都十分感兴趣。

  就在这时谢钱浅第二次举牌,价格已经到了两百五十万,庄丝茜扣着手指唠唠叨叨地说:“你有钱那天晚上问你借,你怎么不借一下。”

  “那晚我没钱。”

  “……没钱你在干嘛?你以为这个号牌是举着玩的吗?看到场边那些人高马大的保安了吗?你不付钱他们不会让你走的。”

  谢钱浅掠了眼,很快评估了下对方的实力,回道:“我能打过他们。”

  庄丝茜顿时一阵眩晕:“大姐,你不会打算打劫吧?你不是在出任务吗?”

  台上报出三百万的价格,谢钱浅刚准备举牌,庄丝茜吓得抱住她的胳膊就劝道:“不能再举了。”说着庄丝茜一把将号牌抢了过来死死抱在怀里。

  谢钱浅那股劲儿过去了,衡量下昨天赢的钱是不够了,果真没再有什么动作。

  倒是那几个富婆较上了劲,还暗戳戳地回头瞪着谢钱浅,怀疑她是主办方请来的托,故意抬价来着。

  于是价格从五百万直接飙到六百万。

  庄丝茜咂咂嘴:“你已经成功激起了这些女人的战斗欲,她们现在拍得不是玉,是面子。”

  话音刚落,第一排中间那个位置有人举了下牌,直接伸手摆了个“1”,主持人有些不确定地问:“是出价一千万吗?”

  顾淼看向沈致,沈致微点了下头,顿时全场哗然,那几个还在十万之间加价的富婆瞬间没了声音。

  主持人激动地问还有没有人需要加价了,观众席没有人再举手,当那一锤子下去的时候,庄丝茜的小心脏也跟着颤了下,旋即暗叫一声:“我靠!那个男的不是在VIX帮我们赔钱的帅哥吗?”

  谢钱浅淡淡应了声:“唔。”

  “我那晚还调戏他来着。”

  “……”谢钱浅眼角抽了下侧眸睨着她。

  庄丝茜傲娇地说:“看我干嘛?你那晚还拉着他喊妈了。”

  “???”我妈死了十年了。 沈致的这一千万掷得豪爽,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毕竟沈家大少刚回国就在一个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一个女士吊坠,如此高调的行径,加上今天上午的绯闻刚爆出,不少猜测纷纷而至。

  很多媒体带入了沈大少一掷千金只为博祁尘一笑的标题,通稿立马通过互联网就传了出去。

  拍卖还未结束,沈致一行人便起了身,谢钱浅也只好跟着离开,庄丝茜直说她“无情”抛下她。

  然而刚走到过道,一个清脆的声音便传来了过来:“沈少。”

  一行人停下脚步,谢钱浅跟在最后,关品妍穿着浅色的长款礼服,知性冷艳,一副女强人的模样,几步走到沈致面前挂着笑意朝他伸出手:“好久不见啊,上次就听关铭说你回来了。”

  沈致没有动,他身边的人在周身站成扇形看着这位关家大小姐,两秒过后,沈致的手依然抄在兜里,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关品妍面上有些挂不住,不过她掩饰得很好,依然盈盈地笑着:“祁尘的事情我今早听说了,不好意思,给你带来麻烦了。”

  关品妍是关家长女,掌控星谊传媒53%的股份,十年前便踏足影视业,创办星谊再到海外上市,造就过很多娱乐产业神话,也打造过诸多一二线明星,在娱乐圈基本上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巧的是,祁尘便是星谊签的人。

  但很显然,沈致并不买她的帐,这份道歉里几分真,几分假他掂量得很清楚,真有诚意今早那张照片就不会报出来。

  祁尘见沈致无动于衷,话锋一转玩笑道:“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是关品妍,关铭的姐姐。”

  她的手仍然举在半空中,精致的妆容显出极具女人味的妩媚,就这样和沈致僵持着。

  半晌,沈致的右手缓缓从裤子口袋中拿了出来,和她简单握了下:“你好。”算是卖了关铭一个面子。

  关品妍立马笑了起来:“我今天没开车过来,能顺道坐你车回市中心吗?”

  沈致已经收回手,不轻不重地回绝道:“不好意思,坐不下。”

  说完他便没再理她,转身离去,刚走出会场,他便向顾淼伸手,顾淼心领神会地掏出湿巾递给沈致,他眉宇紧皱一遍又一遍擦拭着刚才和关品妍交握的那只手,眼里写满了厌恶。

  其余人朝停车场那走去,沈致一边擦拭着手一边交代了顾淼几句。

  顾淼要留下来等拍卖会结束办理那块玉坠的手续,会展内拍品的安全由主办方负责,但出了会场就自行承担了,所以顾磊需要一同留下来。

  他们两走后,沈致侧了下 身子,正好看见站在他身后几步之外的谢钱浅。

  她的目光盯着沈致手上的动作,想起早上顾淼反复提醒她千万不要碰到沈致,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寻常。

  沈致低斜着视线:“过来。”

  谢钱浅几步走到他的面前,他高挺的鼻梁上那副无框眼镜阻隔了一些人烟的气息,让他的目光变得有些难以触及。

  两人的身高差距有些大,沈致干脆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平视着谢钱浅小巧的脸蛋,静静地打量了她一瞬,顺手将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缓缓开了口:“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上午人多,沈致尚且没有机会和她说话,虽说梁爷有意让这小丫头跟他,但是如果她不愿意,沈致不会勉强她。

  然而让他没想到,谢钱浅开口的第一句话说的是:“那天晚上我真拉着你喊妈了?”

  “……”话题直接聊死。

  沈致垂眸片刻,再次看向她问道:“你师父怎么跟你说的?”

  “说让我保护你的安全,你会给我们武馆换个地方。”

  沈致眼尾低垂,姿态清冷矜贵:“还有呢?”

  “还有服从安排,不许任性妄为。”

  沈致笑得很淡,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他是不是在笑。

  “所以你没有任何异议?”

  “有,你…管饭吗?”

  “……”这下沈致的脸上是确切露出了几许笑意。

  无框眼镜后的双眸幽深,懒倦,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夏日的天气总是这么阴雨不定,偏偏厚厚的云层中龟裂出一道细缝,光束透过厚重的云层不偏不倚地落在沈致雅致的侧脸,仿佛洒上了淡淡的金沙。

  老郑将车子开了过来,沈致立起身子丢下两个字:“管饱。”便往外走去。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西斜,沈致单手抄兜走在前面,谢钱浅跟在他身后,刚出会场忽然下意识回过头往二楼看去,就在这时,窗户边一道黑影一掠而过。

  她停顿了下脚步,随后快速跟上沈致离他近了些,就在沈致快要上车时,她的眸光突然就瞥见库里南后挡玻璃上折射出一道亮光,由小变大,就在那0.1秒的功夫,谢钱浅回过身便跳了起来。

  沈致听见身后的动静,身型微顿,回过头问了句:“怎么了?”

  谢钱浅立在原地盯着二楼窗户的方向,那地方早已空无一人,她回过身平静地看向沈致:“没什么。”

  沈致的目光迟缓了片刻,在她脸上扫了一圈,眸色微沉,当即上了车。

  谢钱浅刚拉开副驾驶的座位,老郑就问道:“大少爷,回绿城国际吗?”

  沈致却说:“回一间堂。”

  一间堂位于闹中取静的地段,原先是沈家一个闲置的老四合院,后来经过翻修,成了现在沈致在都城独居的处所。

  一路上他不时通过倒视镜观察着谢钱浅,她偶尔眉头会稍微皱一下,大多数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或在思索着什么。

  车子刚开到一间堂的大院前,门口已然停了一辆SUV,看见沈致的车到了,SUV上的男人也赶紧下了车大步朝沈致走去问道:“你受伤了?”


标 签豪门小媳妇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 谢钱浅 沈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