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黎歌傅司言小说_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黎歌傅司言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027 ℃
黎歌傅司言小说_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黎歌傅司言

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

黎歌傅司言 著

连载中免费

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黎歌傅司言章节列表,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最新无删减,黎歌傅司言大结局,《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直截了当,不拐弯抹角。本书作者是沐歌,黎歌傅司言小说免费阅读可以来这里看!大家快来故事递阅读精彩内容吧:黎歌没想到,在结婚前夕,她会亲眼目睹丈夫的背叛,出于报复,她躺在了傅司言的床上,而这一举动,给她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黎歌傅司言章节列表,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最新无删减,黎歌傅司言大结局,《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直截了当,不拐弯抹角。本书作者是沐歌,黎歌傅司言小说免费阅读可以来这里看!大家快来故事递阅读精彩内容吧:黎歌没想到,在结婚前夕,她会亲眼目睹丈夫的背叛,出于报复,她躺在了傅司言的床上,而这一举动,给她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阅读

  等黎歌从纽约回来后,已经是半个月后。

  她手机开的漫游,这半月来,傅允之的信息仅仅只有两条,还是她要去纽约那天给他发的信息,他回让她注意安全。

  黎歌彻底死心了。

  傅允之之前偷会别人,她可能觉得是自己的错,不过如今,傅允之不仅人,心也不在她身上了。

  等晚上傅允之回来,她就跟他摊牌。

  车子快到公司时,黎歌接到一个电话,是他们部长的。

  有个合作商从瑞士过来了,不过对方代表只会罗曼语,没有带翻译,总裁办唯一一个会罗曼语的翻译出差去了,翻译部让黎歌去。

  公司目前会罗曼语的翻译就黎歌,黎歌想拒绝也不能,只好答应了。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奥雅会所门前。

  黎歌看了眼腕表,才八点半,谈判时间定的是九点。

  她立刻去会所布置,按照部长给的资料,挑了对方喜欢的食物及酒水。

  一切准备妥当后,八点五十分,黎歌理了理衣服,人才到门口,发现两辆奔驰行驶过来,在会所门口一前一后停下。

  前面一辆奔驰车门被拉开,从车内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官很立体。

  黎歌看过资料,知道这几个是从瑞士来的了。

  她露出最礼貌的笑容,上前熟练的用罗曼什语和对方打招呼,目光还往后面那辆奔驰瞥了两眼,很是好奇。

  公司好几个副总,不过脾气都不怎么好,还有个特别讨厌女人,每次都要带男翻译出去的副总,黎歌怕会碰到他。

  接着,后面那辆车的车门被打开了,先出来一个身材高大,不苟言笑的男人,他绕道车子右侧,拉开了车门。

  黎歌觉得这特助看起来有些眼熟。

  不过她顾不得那么多,想上去先跟来的副总打声招呼,人还没到,随着一双锃亮的皮鞋,一抹颀长的身影从车内出来。

  男人个子很高,一袭合裁的铁灰色西装裹着修长身材,宽阔地一字肩,利落的黑发紧贴在额头上,眼神冷漠而犀利。

  看起来清贵,优雅,却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傅小叔?!

  认出男人后,黎歌瞪大的眼睛中充满不可思议,碰巧,男人目光转了过来,看到她时,瞳孔微微一缩,随后浮上几丝兴味。

  酒店过后那一晚,隔天一早张特助就把资料送了上来,看了资料后,傅司言才明白为什么当时在酒吧,黎歌喊自己‘小叔’。

  原来黎歌是他名义上那个毫无往来的表侄子,傅允之的老婆,不光如此,这女人还是傅氏的高级翻译。

  男人的目光肆无忌惮,让黎歌有些害怕,两条腿儿在打颤,高跟鞋不小心踢到毯子,一个踉跄,身子直直往前扑。

  “傅总,小心!”

  只是事发突然,张特助是提醒了傅司言,却也来不及阻拦,只能看着黎歌整个人撞到傅司言怀里,嘴角抽了一下。

  他跟傅司言那么久,黎歌是第一个,连着两次敢往傅总怀里撞的。

  黎歌脸砸到男人胸膛里,有些发疼,鼻尖传来一股熟悉的冷冽清香,让人头昏脑涨,她心都跟着狂跳起来。

  这是傅小叔身上的味道!

  “黎小姐,小心些。”傅司言言语温润,很绅士地扶了她一把,手指却冰凉,贴着黎歌皮肤,让她浑身寒毛直竖。

  他喊她黎小姐,就是说,认出她了?

  “谢,谢谢傅总。”黎歌手忙脚乱的站稳,被他触过的指尖还在发颤,“我是翻译部的黎歌,这次的商业谈判,我全程担任您的翻译。”

  傅司言嗯了声,声线低沉,带着些兴致勃勃:“那就劳烦黎小姐了。”

  “傅总客气。”黎歌勉强笑着。

  好在傅司言没怎么为难她,说完就跟对方代表走在一起,也让黎歌松了口气。

  黎歌快步跟上去,替他们引路。

  因为谈判双方人马比较多,黎歌特意订的大包间,将人带进包间后,她又出去和服务员说了声,二十分钟后上菜。

  等她再次回包间想坐下时,才发现桌前坐满了人。

  “黎小姐,这里请。”张特助主动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这次谈判还要麻烦你来翻译,我刚有事,需要出去处理。”

  张特助坐的位置,就在傅司言旁边,而傅司言另一侧就是瑞士代表,黎歌怎么也拒绝不了,只好应着头皮坐过去。

  这次谈判是关于海上运输费用这块。

  对方公司这几年长期在傅氏旗下某公司购买产品,这次来想买多几批,不过海上运输费用贵,希望傅氏价格能在低点。

  罗曼什语讲起来很温柔,所以对方代表有时候说话很轻,黎歌为了听清楚,就不得不把身子往前倾。

  她隔壁就是傅司言,偶尔胳膊会和傅司言撞上,隔着薄薄的衬衫,黎歌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炽热温度,很是烫人。

  有时候走神了,黎歌就会想到那晚在酒店的事,整个人都跟着热起来。

  她怎么老想不该想的东西!

  再一次将对方代表的转述给傅司言后,黎歌往后挪了挪,脸异常地红,为了掩饰尴尬,她拿过桌上的红酒杯抿了一大口。

  下一秒黎歌就觉得有道视线紧盯着自己,有些迟缓地扭头,却发现是傅司言,一手抵着下颚,看她的眼神很古怪,微微勾着唇。

  为什么这么看她?

  黎歌心里想着,莫名有些紧张,目光不经意往桌子上一瞟,发现她的那杯红酒还在左手边放着,而手上这杯,似乎是傅司言的。

  “......”

  原来,她喝了傅司言的红酒,怪不得他那么看她。

  此刻,立刻感觉含口中的那口红酒跟滚烫铁块似的,吞也不是,不吞也不行,最后她还是将红酒咽下去,若无其事的放下杯子。

  傅司言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眼底掠过一抹兴致的笑。

  这女人,真够淡定的。

  因为傅司言利落大方,答应对方代表减少海上关税,谈判提前半小时结束,双方坐一起吃着午饭,气氛融洽。

  大包间人多,所以冷气开的很低,黎歌才吃了几口菜,胃里就不舒服,额头上冷汗津津,傅司言也注意到了。

  傅司言淡淡道:“去休息下吧,谈判已经结束了。”

  “谢谢傅总。”黎歌简直感激不尽,她真忍不住想吐,捂着嘴巴就往外跑。

  男人多看了她两眼,眉头微皱。

  进洗手间后,黎歌门都来不及关,抱着马桶狂吐,吐完后胃里舒服不少,她摁了下冲水键,转身就看到多了个人。

  “傅,傅总。”看到倚着门框的男人,黎歌说话差点咬到舌头,“这是女厕,男厕在......旁边。”

  傅司言这才抬头,锋锐的目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来回晃荡。

  黎歌更紧张了。

  傅司言走了进来,他一手插在口袋,往黎歌一站,压迫性地看着她,冷沉问。

  “怀了?”

  黎歌愣了愣,总算明白他刚刚为什么那样看她的肚子,尴尬地脸都红了:“傅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早上吃多了,胃不舒服。”

  傅司言低头,这会才有时间打量黎歌。

  和那天在酒吧,穿着吊带裙,醉醺醺的,整个人透着一股魅色,大胆地扑到他身上的模样不同。

  这次她穿着一套灰色小西服,身材纤细漂亮,脚下踩着一双淡色系细高跟,束起头发一副女强人的打扮。

  头垂的很低,似乎不敢跟他直视,若有似无的丝丝馨香窜入他鼻子里。

  男人下腹一紧。

  这女人多妖艳,那晚他在酒店的房间里早领教过。

  “傅允之是我表侄子,你不是该喊我表叔吗?”男人嗤笑,更朝黎歌逼近:“就像你那次在酒吧那样,不是吗?”

  黎歌脑子一片空白。

  那晚,她是真被傅允之和婆婆逼急了,才脑子犯抽去酒吧纵欢,确实抱着报复傅允之的心态,不过她也后悔过,更没想跟傅司言扯上关系。

  她以为半个多月过去了,傅司言早把那事给忘记了。

  “傅,傅小叔,对不起。”黎歌往后退了几步,腿在打颤:“那时候我真不知道是你,只是看你长得好看,一,一时鬼迷心窍。”

  傅司言没说话,只紧紧盯着她。

  气氛僵硬。

  黎歌提心吊胆的。

  当傅司言手指收了回去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又听到傅司言漫不经心道:“我听说,你跟傅允之结婚一年多了。”

  黎歌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怎么你跟傅允之结婚一年多,还干净着。

  黎歌想到傅允之的那些事,只淡淡嗯了声,笑的很勉强,然后强行转型话题。

  “傅总,我有东西要给你。”

  黎歌在包里翻着,想把那枚袖扣还给傅司言,不巧,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小妹管若菱的。

  黎歌跟傅司言说了声抱歉,拿到一边去接,压低声音:“怎么了?”

  “姐,我打你几次电话了,你怎么才接!”

  “我今天有事,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你有什么事就说。”

  “妈腿摔断你知不知道啊?”电话那段的管若菱抱怨着,“本来我要去试镜一个重要角色的,为了回来照顾妈,角色都放弃了!”

  管若菱让黎歌赶紧来医院,多带点现金。

  两眼三语,黎歌就挂断电话。

  “傅总,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要先走。”因为担心黎母,黎歌语气也变得急迫起来,“我家人出了点小事故。”

  刚刚的通话,傅司言也听到了些。

  见黎歌这么担心的模样,他打消逼问到底的念头,嗯了声:“去吧。”

  “谢谢傅总。”黎歌匆匆离开,忘了把袖扣还给傅司言的事。

  张特助办事效率很快。

  等傅司言出来时,他已经将瑞士代表送走了。

  “傅总,那种植物的检测报告出来了。”张特助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傅司言,声音里有压不住的兴奋:“和您猜想的一样。”

  傅司言翻开文件,目光逐渐往下。

  看到重要的检测数值时,他并没像张特助那样兴奋,只是说:“我们既然能找到,也会有其他团队找到,你私下安排,找个翻译尽快跟我去出国一趟,赶在其他人之前把合同签了。”

  张特助一时没回答,露出为难的神色。

  傅司言瞥了他一眼,皱眉道:“怎么,这么简单的事还不好办?”

  “傅总,确实不好办。”张特助脸色凝重,“那个村子的人只会乌克伯语,但是这种小语种书本上没有,世界上根本没人会翻译。”

  傅司言脸色一沉。

  他倒是忘了,如果不是那小村庄语言不通,那种植物早被别人买走了。

  沉思了一会,傅司言开口道:“你偷偷去翻译学院问问那些老师学生,既然有这种语言,书本上多少有点线索。”

  “行,我这就去办。”张特助点点头。

  黎歌去银行取钱后,拦了个出租,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医院。

  进病房一看,黎母腿上吊着石膏,正躺在病床上,二十岁出头的妹妹管若菱则窝在椅子里打游戏,一边打一边大呼小叫。

  “妈,怎么回事?”黎歌拎着水果过去,将水果放在桌子上,脸色难看地盯着黎母,“好端端的,你怎么把腿摔了?”

  黎母有点怕黎歌,含糊地说:“打扫卫生不小心摔的,不是大事。”

  “可不是打扫卫生摔的嘛!”一旁的管若菱凉飕飕道:“她去当钟点工,给人擦窗户不小心摔下去了,摔的当时起都起不来。”

  黎歌揉了揉眉心,心里烦躁:“妈,你好好在图书馆当个看门的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替别人打扫卫生?”

  黎母低着头,不敢说话。

  管若菱放下手机,嘀咕道:“还不是闲不住,她也是傻,在别人家摔的,不知道让人家赔,还要打我电话,没脑子似的。”

  “管若菱,你闭嘴!”黎歌把包重重放床上,一脸愠怒之色:“病床上这个不是你妈,你说她没脑子?没脑子会有你?”

  “本来就是嘛!”管若菱不服气地说,不过她不敢跟黎歌争论,“姐,你来了你就照顾吧,我就先走了,对了,要交学费了。”

  黎歌气笑了:“怪不得让我多取钱,原来你要交学费了啊?”

  “宝贝,你就把钱拿给你妹妹吧。”黎母忍不住开口,“你妹妹读的那个艺校很费钱的,等妈赚了钱,妈补给你。”

  黎歌心里生出一种无力感。

  她真的好恨黎母,明明知道家里穷,养不起什么孩子,偏偏还要生几个,最后担子都落在她这个老大身上。

  要不是当初她考上国外的翻译学院,母亲拉下老脸四处借钱给她出国读书,这么疼她,这个家她真的不想管。

  还好她自己够努力,在傅氏混出一席之地,不过因为这种家庭,当初嫁给傅允之时,没少被婆婆发白眼。

  黎歌压下心里的情绪,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钱,不小心把那枚袖扣带了出来。

  袖扣滚到地上,管若菱弯腰捡了起来。

  “姐,这袖扣很值钱啊!”管若菱经常看时尚杂志,知道这个奢侈品牌,两眼放光了,“你们是不是关系很好?”

  傅允之虽然在傅氏上班,不过管若菱知道这男人多抠门,凭他的年薪也舍不得用这么好的袖扣,肯定是她姐另外找人了。

  “不关你事。”黎歌把袖扣夺过来塞包里,把钱拿给管若菱,“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学费,以后学费自己挣,听到没有?”

  见管若菱不回话,黎歌语气加重:“管若菱,听到没?”

  “听到啦?”管若菱撇了撇嘴,拿过钱就迫不及待的束起来。

  黎母看了看黎歌的包,忍不住道:“囡囡,妈看你还有点钱,你弟弟之前说生活费不够,你去送点钱给你弟弟吧。”

  “妈,这是给你看病的。”黎歌工资一半给了婆婆,现在手里没多少,见黎母还要她拿钱给弟弟,气的不行:“他读的住宿学校,吃住学校负责,每个月我会给他买衣服,他还要什么生活费啊?”

  黎母讷讷道:“他男孩子,经常跟朋友出去玩,吃饭什么的。”

  数完钱的管若菱凑了上来,讨好道:“姐,我也不小了,你在傅氏肯定认识不少高管,介绍一个给我呗!”

  “管若菱,你最好赶紧走。”黎歌攥着手,咬牙切齿:“免得等下我生气了,你一毛钱学费都拿不到。”

  管若菱缩了缩肩膀,不说话了。

  趁着黎歌和黎母说话期间,管若菱往黎歌开着的包包瞅了两眼,悄悄把那枚袖扣顺了出来,麻溜的离开病房。

标 签第一闪婚傅少的心尖宠 黎歌傅司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