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冰桑世隽小说_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夏冰桑世隽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57 ℃
夏冰桑世隽小说_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夏冰桑世隽

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

夏冰桑世隽 著

连载中免费

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夏冰桑世隽小说最新,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完整版,夏冰桑世隽全文免费,作者大牙的小说往往开篇有益,大家都在等待他的佳作。《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是他的又一新作,小说讲述了夏冰桑世隽之间的绝美故事,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预览:夏冰从没想过,原以为露水姻缘的男人,竟然会默默关注了她五年,桑世隽也不知道,那个被他当做工具的女人,却骗走了自己的全部身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夏冰桑世隽小说最新,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完整版,夏冰桑世隽全文免费,作者大牙的小说往往开篇有益,大家都在等待他的佳作。《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是他的又一新作,小说讲述了夏冰桑世隽之间的绝美故事,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预览:夏冰从没想过,原以为露水姻缘的男人,竟然会默默关注了她五年,桑世隽也不知道,那个被他当做工具的女人,却骗走了自己的全部身心。

免费阅读

  好在夏彦佑并没有对房子露出什么意见,刚回国的他,对国内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不已,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

  “哇,妈妈,你快看,这里到处都是和我们一样的黄种人耶!”

  “哇,妈妈,你看这是什么花?我在伦敦都没有见过!”

  “哇!哇哇哇!这里好繁华啊,和第五大道一样繁华!”

  “……”

  从下飞机,夏彦佑的嘴就没停过,夏冰刚开始还会耐心地给他讲解这里的人文环境,后来干脆也不搭理他了,自顾自地收拾东西,反正他惊叹一声,很快又会被别的事物吸引过去。

  晚饭是在公寓底楼的超市里随便买的半成品菜,回来简单做一做就能吃,夏彦佑也不挑,妈妈做什么他吃什么。

  饭桌上,夏冰道:“你的幼儿园妈妈已经提前联系好了,明天就带你去报名入园。”

  “啊?这么快啊!”夏彦佑的小脸皱成一团,“都不先到处玩一玩吗?我对这里都不了解。”

  “妈妈报名了全国服装大赛,接下来会忙比赛的事情。”

  “哈?”夏彦佑更蔫了。

  “等妈妈打响了知名度,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后,再带你出去玩,到时候,游乐园、海洋馆、动物园,你随便挑。”

  夏彦佑眼睛一亮:“好耶!”

  “但是你在幼儿园里要乖乖听话知道吗,国内和伦敦的许多规矩都不一样,不要乱来。”

  “嗯嗯,我知道。”夏彦佑乖巧地点着小脑袋。

  第二天清晨,云层涌动,朝阳在柔柔的晨风裹挟中,细碎地撒向大地。

  夏冰带着夏彦佑,如约出现在附近最近的一家幼儿园里。

  “哦,天哪!这孩子长得也太可爱了!”

  幼儿园园长第一眼见到夏彦佑,就发出了惊呼!

  圆溜溜的眼睛如黑曜石一般黑亮,睫毛自然卷翘,又浓又长,小脸蛋圆圆,下巴微尖,五官小巧又精致,完全挑不出一点毛病。

  她教了几十年的幼儿园,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朋友,简直一颗心都要融化了!

  夏冰笑了笑,低头摸了摸夏彦佑的头,然后抬眸对园长道:“这孩子是第一次回国,如果有不习惯的地方,还望园长您多照顾照顾他。”

  “没问题!”园长回答得很是爽快,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夏彦佑看,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办理入学手续很快,夏彦佑乖巧地和妈妈道别后,转身就投入班级里和小伙伴们打成了一片。

  中午时分,艳阳高照,荣鑫大厦里,秦晁将一叠资料递给桑世隽:“这是夏小姐的家庭住址,阳光幼儿园,是夏小姐的儿子读的幼儿园,今天上午刚办的手续。”

  桑世隽淡淡点头,眼底情绪不明:“放下吧。”

  秦晁颔首,放下资料转身出去。

  桑世隽拿起资料瞥了两眼,接着,面无表情地将资料放进了碎纸机。

  落日西沉,大片晚霞染了天际,仿佛打碎了的调色盘。

  寂静的西山别墅,桑世隽一进屋,就看见正在客厅垂眸画画的桑育信。

  小小的人儿面容冷清,五官玲珑秀气,垂眸画画的时候,卷翘睫毛轻轻颤动,浓密纤长,宛如蝶翼。

  听见开门的动静,桑育信没有理会,依旧沉迷在画画当中。

  冷清的偌大别墅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画笔摩擦过纸张发出的细细沙沙声。

  桑世隽面无表情来到沙发前坐下。

  喉结动了动,他问:“今天都做了什么?”

  “上午骑马,下午游泳,傍晚击剑。”桑育信头也没抬地回答,稚嫩的嗓音很是冷酷,画笔在纸上不断游走。

  桑世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他画的画,黑黢黢的一片,完全不知道他画的什么。

  微微皱了皱眉,他问:“晚上再给你请个画画的老师?”

  冷哼一声,桑育信撇嘴:“算了吧,上次你给我请的画画女老师,差一点爬上了你的床。我可不希望某个女老师莫名其妙就成了我后妈。”

  面对儿子这过于成熟的语气,桑世隽已经见怪不怪。

  轻轻点了点头后,他沉默下来,脑海里酝酿着接下来的话。

  空气再次安静。

  手下的画笔一顿,桑育信抬起眼帘。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明明犹如黑珍珠般黝黑乌亮,可里面浮现的情绪却是近乎冷酷。

  他盯着桑世隽那棱角分明的脸,声音淡漠:“你有事跟我说?”

  桑世隽怔了怔。

  儿子的敏锐度,有时候还真是惊人。

  顿了顿,他坐直了身子,指尖交叠在身侧,俨然一副谈判的口吻:“我给你找个幼儿园读,怎么样?”

  桑育信一愣,似没想到他爸会再次让他去读幼儿园。

  不过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撇了撇嘴,他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幼儿园那帮幼稚的小朋友玩不到一块去。”

  “但你总有一天要融入社会,总不能一辈子和家里那帮管家、佣人、私人教练混在一起。”

  “说来说去,你就是要我去读幼儿园?”

  桑世隽挑了挑眉梢,本想说,如果实在不想去,不去读也没关系,结果就听见桑育信点了头:“去读幼儿园也行,天天在家骑马击剑也挺无聊的。”

  桑世隽一怔,继而唇角微抽。

  无聊?

  天天在他身上花重金,不求他成为什么精英人才,只想他玩得开心就成,没想到却换来对方“无聊”两个字!

  桑育信放下了画板,起身往楼上走。

  “你去哪?”桑世隽问道。

  “不是让我去读幼儿园?今晚当然得早点睡。”桑育信冷冷说完,上了楼梯朝佣人房间喊道:“刘姨,我要洗澡了,麻烦帮我放下洗澡水。”

  桑世隽闭眼,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儿子怎么越看越像个小大人?

  第二天清晨,稀稀拉拉的两三只小雀在干枯的树枝上鸣叫,西山别墅周围的草地又黄了一分。

  桑世隽带上桑育信和谢管家,由司机载着去往阳光幼儿园。

  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让桑育信不由得皱了眉:“怎么这么远?”

  “嗯,给你挑了一家普通点的幼儿园。”桑世隽语调淡薄,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车子停在阳光幼儿园的校门口,桑育信看着墙皮都剥落了好几处的幼儿园,眉头皱得更深了,语气稍显嫌弃:“这就是你给我挑的幼儿园?”

  “嗯。”

  “你公司是要倒闭了?”

  桑世隽皱眉,“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要倒闭了,你怎么会送我来这种地方读书?”

  心口一颤,桑世隽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我说了,我是故意给你挑的一家普通点的幼儿园。而至于我的公司,你完全用不着操心,旗下又一家子公司昨天刚上市。”

  桑育信撇了撇嘴,没有再接话。

  他打开了车门,小小的腿跨了出去,回过头:“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

  “不了。”桑世隽语气淡淡:“谢伯伯陪你进去办理手续。”

  桑育信的眸光黯了黯,没有再搭理桑世隽,径直进了幼儿园,身后的谢管家连忙跟上。

  幼儿园里传来孩子们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和桑世隽那安静得针落可闻的车内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咚~”

  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车门上。

  桑世隽抬眸看向外面的司机。

  司机霍舟正站得远远的在抽烟,并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微微蹙了蹙眉,桑世隽按下车窗,只见是一个脏兮兮的足球停在了车门前。

  “叔叔!”

  稚嫩的声音从幼儿园的方向传来,只见一个萌萌的小脑袋卡在栅栏缝隙,双手抓着栅栏,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圆圆的脑袋,睫毛长长,五官小巧,皮肤更是细腻又白嫩。

  桑世隽瞳孔一缩,心脏仿佛被什么重物狠狠一震,震得他整个身子都轻轻颤抖了起来。

  尽管已经看过了无数的照片,可第一次真实地看见这个孩子,还是不可避免地在他心上砸下了重磅震撼。

  “叔叔,叔叔!帮我把那个皮球扔进来一下,好不好?”稚嫩的嗓音虽是在乞求帮助,可是却充满了阳光和清脆,和桑育信那总是一副冷冰冰的嗓音天差地别。

  没想到,他被她照顾得这么好。

  阳光、亲切、活泼……

  “求求你快一点,要是被老师发现我就要完蛋啦!”夏彦佑有些急,眨巴着无辜又焦急的眼睛,求助地看着桑世隽。

  桑世隽微微一笑,总是阴冷寒凉的眸子里难得带了一抹温润。

  他下了车,躬身捡起皮球,然后往栅栏处走去。

  皮球从栅栏上空扔进去,夏彦佑立即转身过去捡起皮球,不过他可没忘记栅栏外帮忙的人。

  他抱着皮球,又回到栅栏处,对着桑世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嗓音甜甜:“谢谢叔叔。”

  桑世隽垂眸看着他,喉结动了动,生涩地发出来一声“嗯。”紧接着,他抬了手,从栅栏的缝隙伸了进去。

  夏彦佑眨巴着眼看着桑世隽,尽管妈妈告诉他不要和陌生人接触,可眼前的这位叔叔,莫名地让他觉得很是亲切。

  他就这么站在原地抱着皮球乖巧地没有动,任桑世隽那骨节分明的指尖揉着他的头发。

  夏彦佑觉得被这位陌生叔叔揉着头发的感觉很奇妙,他喜欢这种感觉,恨不得叔叔能多摸一会儿。

  可惜叔叔很快就收回了手。

  不过叔叔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蹲下和他齐平,眉眼温润,嗓音柔和:“叔叔的儿子今天刚转来这家幼儿园,你可不可以帮叔叔多照顾照顾他?”

  竟然求他帮忙?他当然乐意啦!虽然他昨天也才刚转来这家幼儿园。

  不过这种事怎么可能告诉叔叔。

  夏彦佑眯眼笑了,装作幼儿园里的老人,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看在你刚刚帮了我忙的份上,我肯定把你的儿子照顾得好好的!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桑世隽微笑:“桑、育、信。”

  夏彦佑抱着皮球回到教室,老师正在向同学们介绍着桑育信:“……希望大家能和新来的小伙伴和平共处。”

  看了看教室,老师思量着给桑育信安排位置,只见夏彦佑把手举得高高的,一脸欢快:“老师老师,让桑育信同学坐我的旁边吧!”

  老师愣了愣,似没料到会有同学这么热情。

  夏彦佑是昨天才转来的同学,刚巧旁边也有空座,于是老师笑着点了点头,对桑育信指着夏彦佑的位置:“以后你就坐夏彦佑同学的旁边吧。”

  桑育信面无表情地朝夏彦佑看过去。

  夏彦佑脸上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散去,见桑育信朝他看了过来,笑容立即又堆得大了些,满脸的热情。

  桑育信微微挑了挑眉梢,虽然这同桌看起来有点傻里傻气的,但是胜在长得和他一样好看,倒不至于令人讨厌。

  难得也有他不排斥的人,桑育信一脸淡然地往夏彦佑的方向走去,然后在他旁边坐下。

  刚坐下,旁边的夏彦佑就把脑袋凑了过来:“你放心,我刚刚在外面答应了你爸爸,一定会把你照顾得好好的。以后你有什么想玩的玩具我帮你拿,有谁欺负你,你就找我,我给你撑腰,有什么需要……”

  “等等。”桑育信皱了皱眉,“你答应了我爸爸?”

  “对啊!就刚刚在门外,那个个子高高的,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叔叔,他亲口拜托的我。”

  听夏彦佑这口气,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桑育信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

  他爸的脑袋被门夹了?

  他需要别的小朋友照顾?

  还找了个这么中二的同学照顾他?

  关键是,平常一贯冷漠的他爸,居然还会和幼儿园的小朋友打招呼!

  抬眸望了望天,桑育信小同学感到很是奇怪,今天太阳也没有从西边出来啊!

  夏彦佑还在桑育信的耳边叽里呱啦地说着:“你爸爸长得好帅啊!比我的许叔叔还帅!我要是也有这么帅的爸爸就好了……”

  夏彦佑的眼睛里盛满了羡慕,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滴溜溜地转。

  桑育信安静听着,鲜少接话,自顾自地从书包里抽出画板安静画画。

  此时,南郊墓地里,夏冰一身黑衣,手捧着几束鲜花。

  爸爸、妈妈、未婚夫、还有萍水相逢,救了自己一命,却把命搭了进去的安姐。

  夏冰挨个扫了墓,将鲜花放在墓碑前。

  天空暗沉,云层涌动。

  夏冰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其实内心的情绪早已翻滚得浓烈。

  思绪被牵扯到了五年前,那年,家族败落,未婚夫病重,为了救生命垂危的未婚夫,她做起了生育工具,结果却是遇到了黑心的客户。

  对方不愿意做试管,把她关在一个郊外的别墅里狠狠折磨了一个月。

  看在钱的份上,她都忍了,结果在快要生产时,偶然间听到对方的人说,一旦她生下孩子就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做掉,她吓得生产当天,只生完了一个孩子就狼狈逃跑了。

  还好遇到了萍水相逢的安姐搭救,让她顺利把肚子里还剩下的另外一个孩子生了下来。

  本以为已经逃出了生天,没想到那帮人竟然穷追不舍,找到了安姐的家里。

  她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空昏暗得仿佛人间炼狱,暴雨倾盆而下,她一大早就去医院探望病重的未婚夫,却得到医生宣布未婚夫早已经死亡的消息,失魂落魄地回到安姐家时,看到的,又是安姐冰冷的尸体。

  安姐浑身是血,拼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在地上写下了一个血字:“逃。”

  血迹早已干涸,夏冰的眼泪瞬间崩溃如决堤,差点疯掉!

  安姐好心救了她,她却害得安姐把命赔了进去!

  心里怀着对安姐的深深愧疚,她不敢多待,抱着小小的夏彦佑,当晚就逃去了伦敦。

  她毕业于伦敦圣马丁,所以对伦敦还算熟悉,为了摆脱这帮人,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伦敦这座城市。

  现在想来,真的很庆幸她当初做的这个决定,让她得以在伦敦安然生活了五年。

  这次回来,除了要找回当初的那个孩子,她还要找出当初杀死安姐的凶手,为安姐报仇!

  尽管知道这条路注定荆棘横生,可夏冰毫不犹豫!

  “嗒嗒嗒~”

  晦暗的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夏冰的头发上渐渐沾染上了细密的水珠,双肩也渐渐被浸湿。

  站在安姐的墓前,夏冰攥紧了拳头,嗓音坚定:“安姐,我回来了。时隔五年,希望你不要觉得太晚。这一次,即使是赔上我这条命,我也要把凶手找出来替你报仇!”

  黄昏落日,雨渐渐停了,夏冰按时去接夏彦佑放学。

  幼儿园外面站满了来接小朋友放学的家长,夏冰也挤在了人群当中。

  门一开,一个个小矮人在老师的带领下,背着小书包冲了出来,脸上洋溢着独属于孩童的纯真。

  “彦佑。”夏冰向夏彦佑招了招手,脸上扬起一个温柔的笑。

  夏彦佑是和桑育信肩并肩出来的,听到夏冰的呼唤,他立即朝夏冰的方向看过去。

  眼睛一亮,夏彦佑笑着喊道:“妈妈!”嗓音清脆又稚嫩。

  他拍了拍桑育信的肩膀:“我妈妈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一步了,明天见。”说完,小跑着冲向了夏冰的方向。

  桑育信面无表情地看着夏彦佑冲向外面一个女人的怀里,只见那女人躬身微笑着摸了摸夏彦佑的头,和夏彦佑说了什么话,夏彦佑一脸骄傲地回答着她。

  女人的侧脸线条柔和不已,在夕阳的照射下,折射出一片温暖的光晕,那看向夏彦佑的目光里,更是盛满了浓浓的宠溺,温柔又慈爱。

  桑育信的目光,就这么不自觉地陷进了她的身影里,直到她和夏彦佑手牵着手彻底消失在街角,他才不得不收回羡慕的目光。

  夏彦佑的妈妈好漂亮,好温柔啊,如果他也有这么漂亮又温柔的妈妈,该有多好……

  低垂了眼睑,桑育信的情绪一时间有些黯然失落。

  “桑少爷。”

  头顶传来慈祥的老人声音,桑育信一抬眸,就看见谢管家笑眯眯地站在了他面前。

  顿了顿,桑育信收起眼底的情绪,恢复一脸的淡然上了车。

标 签超能双胞胎爹地快追我妈咪 夏冰桑世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