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季婉约许瀚辰小说_亿万总裁甜宠妻季婉约许瀚辰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59 ℃
季婉约许瀚辰小说_亿万总裁甜宠妻季婉约许瀚辰

亿万总裁甜宠妻

季婉约许瀚辰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亿万总裁甜宠妻,季婉约许瀚辰全文免费阅读,亿万总裁甜宠妻章节列表,季婉约许瀚辰大结局,季婉约许瀚辰是《亿万总裁甜宠妻》的主角,他的作者贝蜜儿的小说可谓是处处真知灼见,字字珠玑。超级欢迎读者们来故事递小说网阅读:季婉约在许瀚辰眼里,不择手段又毫无底线,哪怕她是他的妻子,也得不到许瀚辰半分怜惜,五年后,季婉约看着堵在门口的许瀚辰冷笑,许先生有事?许瀚辰笑眯眯的表示,我是来看儿子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亿万总裁甜宠妻,季婉约许瀚辰全文免费阅读,亿万总裁甜宠妻章节列表,季婉约许瀚辰大结局,季婉约许瀚辰是《亿万总裁甜宠妻》的主角,他的作者贝蜜儿的小说可谓是处处真知灼见,字字珠玑。超级欢迎读者们来故事递小说网阅读:季婉约在许瀚辰眼里,不择手段又毫无底线,哪怕她是他的妻子,也得不到许瀚辰半分怜惜,五年后,季婉约看着堵在门口的许瀚辰冷笑,许先生有事?许瀚辰笑眯眯的表示,我是来看儿子的!

免费阅读

  一瞬间,季妩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这个死杂种,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开口说话,这不是找她麻烦吗!

  而许翰辰听到城城开口,如冰的脸上难得有了一道裂痕,骤然出声,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顾沉。”

  话音刚落,许翰辰的助理便出现在门口。

  “带小少爷回去,立刻安排心理医生。”

  安排心理医生?

  季婉约闻言一颗心揪了起来,脱口而出道:“城城怎么了?为什么要安排心理医生?”

  此时她才猛地警觉,从城城出现在现在,似乎只有刚刚那一瞬间,才开口说了一句。

  季婉约的心里升起一阵恐慌。

  她不知道,在她错过的四年里,她的孩子,发生了什么?

  “我不。”

  城城寒着脸,死死的攥着季婉约的胳膊,口齿清晰的吐出这两个字,宛如树袋熊一样黏在了她的身上。

  许翰辰的脸陡然阴沉,低头看着这张脸,没有一丝怜惜:“许城凛。”

  季婉约感觉到身后的孩子颤了颤,心里一阵心疼:“不要这么逼孩子……”

  “季婉约,你把自己当什么了?人家带儿子回去跟你有什么关系?”季妩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又气又急,听到季婉约的话借着机会骂了出来:“你和许家有关系吗?”

  一句话,像是一把刀,扎在了季婉约的心口。

  可是就在此时,许翰辰蓦得出声。

  “带上她。”

  别说季妩傻了眼,就连季婉约都宛如雷劈一般僵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想到他竟然愿意让她和城城多呆一会。

  ……

  再一次回到许家别墅,季婉约的心情五味杂粮。

  “城城,发生了什么事?”

  趁着心理医生给城城治疗,季婉约终于忍不住将问题问了出来。

  许翰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拂过沙发的扶手,斜了她一眼,一双黑眸糅杂了几分深邃。

  一路上,他一直在打量这个女人。

  和四年前相比,如今的季婉约越发的有韵味,让人情不自禁想到了四年前……

  “想知道?”

  许翰辰宛如一头慵懒的狮子,漫不经心的开口,语气多了一丝挑逗。

  季婉约心头一恼,下意识起身走了过去,加重了语气:“就算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我有权利知道!”

  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为什么需要看心理医生,她有权利知道!

  许翰辰玩味的看了她一眼,目光渐深。

  “四年不见,脾气倒是见长。”

  说话间,许翰辰已经伸出手,搭上了季婉约的腰,缓缓起身,气息越发的灼热:“倒是比原来有意思了。”

  “许翰辰!”

  季婉约抖了一下,猛地推开了眼前的男人,脸上一阵青红。

  被猝不及防的推开,许翰辰的脸色陡沉,蓦得用力,将她拉进了怀里。

  “兔子就算变成野猫,也没资格和狮子动手。”

  许翰辰对季婉约的改变有些兴趣,可是不代表他可以无视她的抗拒,眸色一沉,径直撕开了她的防备,翻身压了上去。

  “许翰辰,你别太过分……”

  季婉约怎么会是许翰辰的对手,挣扎不得,只能气急败坏的瞪着他,可是下一秒,男人的唇已经压上了她。

  “唔……”

  季婉约睁大了双眼,整个身子都陷进了沙发里,无力的想要逃离,可这种奇妙的感觉,哪怕是想要逃离,可是身上的熟悉却让她难以拒绝。

  无论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她只有许翰辰一个男人,在他的撩拨下,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

  渐渐地,季婉约的身子越发的软,双眸也覆上了一层薄雾。

  许翰辰见状,温热的大掌延缓向下,想要触碰她的纽扣……

  “不要!”

  季婉约的理智骤然回笼,触电一般推开了身前的男人,翻了个身,跌坐在沙发角的羊驼地毯上,脸红如血。

  “季婉约,四年不见,你给谁守节?”

  许翰辰兴致上头突然被打断,眼底的暖意骤消,压低了身子,犹如葱白的手指蓦得扣住了她的下颌,残忍的扯唇道:“多的是女人躺着给我上。”

  说完,他便甩开了季婉约,站了起来。

  “等等。”

  季婉约心里一突,下意识阻拦道:“告诉我,城城的病是怎么回事?”

  许翰辰脚步一顿,居高临下睨了她一眼,黑眸划过一道精光。

  “一年前,城城被人绑架,是季妩救回来的。”

  绑架?

  季婉约听到这一消息,浑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双拳紧握,竭力控制着冷静,红着眼眶道:“城城是不是受伤了?所以,他不能说话了?可是……”

  季婉约蓦得语塞,想到了今天初见城城他眼底的戒备,心就像是针扎一般的疼。

  他的孩子,一年前也不过才三岁,那些人怎么能这么残忍,绑架这么小的孩子。

  想到这里,季婉约免不了迁怒:“许家家大业大,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许翰辰,你怎么能……”

  许翰辰脸色微冷,大力一扯,将地上的女人重新压回了沙发上,沉声道:“那些人已经死了,这件事也不会有第二次。”

  “可是城城呢!城城心里的伤痛还在,我是他的母亲,我有责任照顾他。”季婉约第一次勇敢的直视许翰辰森冷的目光,愤怒的喊。

  “照顾?”

  许翰辰勾唇反问,瞳孔里闪烁着季婉约看不懂的光,倏而逼近,几乎和她鼻尖相贴,一开口,灼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

  “你是不是忘了,你根本没资格进许家,四年前,许家已经跟季家买下了这个孩子。”

  季婉约瞳孔一张,一时语塞。

  季家的无耻,害她失去了孩子。

  她甚至有口难言……

  可是下一秒,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充满蛊惑:“或者,我们可以谈一谈条件……”

  看到希望的曙光,季婉约根本顾不上这是不是许翰辰下得套,连忙说:“什么条件?”

  对方垂下眼眸端起茶几上的茶水,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

  “我可以让你常常看到孩子,但你又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语毕,许翰辰露骨的目光打量着季婉约的全身。

  她心下了然,咬了咬牙,闭着眼伸手去脱衣服。

  身上的肌肤依旧紧致,保养得很好,完全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许翰辰并没有阻止,淡然的看着她将衣服褪下。

  “啊……”许翰辰一把拉他入怀,吓得她低呼出声。

  “你还真是很能理解我的意思呢。”许翰辰双手抚上她的绵软,戏谑。

  “你别太过分了!”

  “你别忘了,是谁有求于人,女人。”

  在这一来一回的对阵下,她败下阵来。

  是啊,谁让现在是有求于人呢,一想到那么个小孩子竟然遭受到了这么多不该遭受的,季婉约心里就一阵刺痛。

  再一次在他灵活的双手下软了身子,彻底的瘫软在这个男人怀里。

  “小东西……”男人低沉的自语。

  一夜激情。

  ……

  次日,清晨。

  季婉约被刺眼的阳光弄醒,想伸个懒腰,活动活动,却发现自己浑身酸痛。

  昨晚的疯狂,记忆渐渐回笼。

  猛地看向床边,空无一人,床铺冰凉,很明显身旁人已经离去很久。

  “不告而别吗……”看着身上稍显恐怖的痕迹自言自语。

  ,她转头望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便利贴。

  凑过去拿起来一看,上面用苍劲的字迹写着:

  交易达成,合作愉快,记得吃药。

  便利贴的边上留下了一串数字,想来应该是他的私人电话。

  不过,看到这样言简意赅的话语,季婉约心下冷笑,如果不是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交易,还以为是什么大生意呢!

  一旁放置好的药片和水杯,毫不犹豫的拿起药片就着水吃了下去。

  拖着沉重的身躯梳洗穿衣后,季婉约照着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男人磁性的声音。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城城?”

  “嗯……稍等。”电话那头是一阵翻动文件的声音,季婉约静待了一会儿,许翰辰才继续说:“城城今天要去看心理医生,你可以陪他去。”

  听到这儿,想到自己孩子心灵收到创伤的原因,停滞了一会儿才说:“好,我去接他,还是怎么样?”

  “我把人送到你店里。”

  “嗯好。”迅速的挂掉了电话,她不想再跟这个男人说一句话。

  犹豫了稍许,还是动了动手指存下了许翰辰的电话。

  ……

  一个小时后。

  季婉约已经在店里待了很久,一直望着门口。

  店员都过来打趣她都快成一块望夫石了。

  她只好笑着回应说:“好好上班,这么有空打趣我啊!”

  ,店门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她知道是许家的人来了。

  “我出去一趟,看好店里。”对店员稍稍嘱咐了拿着包和早已备好的甜品,出门上了车。

  一进车,就看到城城一个人缩在角落,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还瑟瑟的抖了一下。

  看到这个场景,心里不觉一阵刺痛。

  “城城,我是昨天请你吃甜品的……阿姨嗷,阿姨今天也给你带了好吃的呢!”

  说完拿出手里的甜品,塞到城城的手里。

  小孩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的甜品,渐渐的才放下戒备吃甜品。

  车子一路行驶的非常平稳,很快便到了心理医生的住所。

  季婉约拉着他的小手下车,见到了心理医生。

  医生虽然有些意外陪伴孩子的人变了,但是出于职业道德,并没有多问。

  诊治结束,先把城城哄上了车,季婉约转身对医生说:“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医生愣了一会儿说:“这边请。”

  “医生,其实我是孩子的妈妈,能问一下孩子的具体情况吗?”她略显焦急的问。

  “孩子是受到刺激过大,心理有了阴影,有自闭症的趋势。”

  听到“自闭症”二字,季婉约险些有些站不稳。

  “那…能治好吗?”

  “孩子还小,在大人的陪伴下,还是可以康复的,但是绝对不能再让孩子受到刺激了。”

  医生的字字句句,她统统记在心里,送城城到许宅后,陪同的人制止了她想要一起下车的举动。

  无奈只好在车上和顾城道别“城城,你到家了,下车吧。”

  “我还能再吃到阿姨你做的甜品吗?”顾城眨着一双大眼睛问。

  “会的,我们会经常见面的。”虽然对城城的称呼有些难过,但是他开口了,季婉约也觉得很开心。

  “我们拉勾勾。”

  面对伸出来的小手,季婉约笑笑伸出手说道:“好,拉勾勾。”

  “谁说谎谁就是小狗。”

  如此一番,顾城才依依不舍的下车了。

  她转身对着司机询问:“能麻烦送我回我店里一趟吗?”

  “好的。”司机言简意赅。

  中途司机接了一个电话,神色有些奇怪,挂了电话后,悄然变转了方向。

  而满脑子在思考孩子事的季婉约并没有发现这一转变。

  直到车子停了下来,她才下意识的说:“谢……不对,这不是我店里,这是哪?”

  “季小姐,这是少爷的私人公寓,少爷要见你。”

  听了这话,季婉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知道司机是不可能违背许翰辰的。

  她只好生气又无奈的的推门下车,才看到另一辆阿斯顿马丁停在自己边上。

  许翰辰那张欠揍的脸露了出来,说:“上车。”

  “许翰辰,你就是这么照顾你儿子的?还有,你凭什么对我呼之即来的,我忙着呢!”季婉约心里恼火的很,这个男人每次都这么霸道么。

  “我让你见到了顾城。”许翰辰语气淡淡。

  “……然后呢?”觉得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她呆呆的问。

  “那我是不是该收点利息了?”

  “你……”还想说点什么,后半句话就被突然侵入的男性气息包围。

  “昨晚,不就是已经完成交易了吗?”

  想到昨夜的疯狂,她就忍不住脸红,全然不像一个有四岁孩子的妈妈。许翰辰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说的。

  “你觉得,那就够了吗?”灼热的男性气息喷撒到脸上,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庞更热了。

  “那,那你想要怎么样?”许翰辰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让她知。

  他要她。

  今天许翰辰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出乎意料的配合,大手一捞,将她从副驾驶抱过来坐在腿上。

  粗暴的撕开她的衣服,埋首在眼前一片绵软间。季婉约出人意料的没有尖叫,没有反抗。

  渐渐的许翰辰也发现了问题,因为不断有豆大般的“水滴”滴到手臂上。

  许翰辰抬头,看到了满脸泪水、正在无声哭泣的季婉约,顿时欲念全无。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随着她的泪水一窒。

  手不自觉的抚上她的脸,轻声说:“你哭什么?”

  “哇!!!”许翰辰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女人就像孩子一样放开了哭。许翰辰越发的手足无措,只好把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拍背。

  “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家里人利用我,你也利用我!”季婉约一边哭一边打着许翰辰。

  许翰辰听了这话,心中一震,隐隐的对发生过的事有了计量。

  “我送你回家。”单手把她放回副驾驶后,发动车子。

  那份质感还停留在指尖,让许翰辰心里觉得怪怪的。

  ……

  几十分钟后,季婉约家。

  “到了。”叫了她一声,许翰辰才发现一路上安静下来的小女人原来是睡着了。

  “……”

  许翰辰推了她一下,还是没醒。

  看到她眼底下淡淡的黑眼圈,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安全带,下车一把把她抱起来。

  手里的人比预想的要轻很多,许翰辰第一次知道一个成年女子的体重是可以这么轻的。

  从她的包里摸索到了家门钥匙,进门还注意了一下门口玄关的拖鞋和房间内的摆设。

  许翰辰突然好奇她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同时心里对于她家里没男人有一丝丝的庆幸。

  把人放在床上,许翰辰不禁无奈的一笑,刚才都在想些什么,顾忌些什么啊。

  眼前的小女人睡的香甜,越看越难耐的想要轻抚上去,忍下心里的烦躁,许翰辰转身慌忙离去。

  ……

  深夜,许宅。

  许翰辰一路开着车瞎逛,等到家的时候也深夜了。

  冲了个冷水澡后,看着窗外的满天星辰,再次想到了季婉约。

  “你这个女人……”

  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找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许翰辰!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我要睡觉!”电话那头传来的咆哮声让他瞬间把手机拿远了。

  等电话那头的人咆哮结束后,那人才问道:“这么晚找本大爷什么事?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有你好看的!”

  这等威胁人的话语,放在桐城根本没有几个人敢对自己说出口,但这人就是说了。

  “帮我查查我前妻季婉约,这些年都发生过什么。”

  “大晚上的你就让我查一个女人?!等等…”那头静止了几秒后,才用更大的声音回过来:“神刀?你这个千年铁树开花啦?要查女人?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许翰辰知道这人后头还有几万字的发言,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

  看着窗外的景色,想到电话里的那人说的话。

  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我怎么可能是爱上她,我只是对她的经历很好奇罢了。”

  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真实吐露,许翰辰说完就放下手里的红酒,准备睡觉了。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小小的身影在身后的灯光照射下,影子拉得老长。

  “城城?你……”许翰辰大感惊讶,城城竟然开口说话了!

  但是孩子并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麻溜的跑上他的床,盖好被子还拍了拍边上的空位。

  许翰辰顿时了然,“你要来跟我一起睡吗?”

  城城点了点头,许翰辰笑着抱着他,轻拍想要哄他入睡。

  一会儿后,城城扯了扯许翰辰的手,说:“爸爸,我好喜欢那个甜品店的阿姨,我可不可以多去那儿玩?”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还是难得的情求。

  许翰辰愣了一会儿,笑着摸着城城的脑袋说:“好啊,城城既然喜欢,我们就多见见她。”

  孩子得到了肯定得回答,开心得入眠了。

  “这就是,血浓于水吗……”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许翰辰低声自语。

  次日,清晨。

  还在睡梦中 ,许翰辰就被手机的电子邮件信息吵醒了。

  一看上面的匿名来信人,他就知道是自己昨晚拜托的事有了结果。

  这人说着不帮,事情效率还挺快。

  怕吵到身边的小孩子,许翰辰轻手轻脚的下床,去电脑边上查看资料。

  手指微动,鼠标把页面翻了又翻,心里更感意外。

  季婉约这些年过得可真的是非常…自律。

  唯一让他介意的只有那个时常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

  另一边,季婉约缓缓转醒。

  睁眼看到周身熟悉的装潢和没有任何不适的身体,本来慌乱的心情顿时静了下来。

  “没有碰我吗……”不知为何,心里莫名还有点失落。

  蓦然惊觉自己刚都说了什么,赶紧拍醒自己,说:“季婉约,你在瞎想什么,没碰不是很好吗!”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彻底拉回了她的思绪。

  刚接起电话,店员高分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老板,店里出事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有人说吃了我们的面点拉肚子,在店里闹着要赔偿!”

  “你先安抚一下,我马上过来!”顾不得仔细打扮,季婉约胡乱洗漱后穿上衣服就往店里赶。

标 签亿万总裁甜宠妻 季婉约许瀚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