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彤骆利川小说_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夏彤骆利川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17 ℃
夏彤骆利川小说_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夏彤骆利川

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

夏彤骆利川 著

连载中免费

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夏彤骆利川最新章节,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免费全文,夏彤骆利川番外,作者天丸子的小说实在是写得太好了,文笔流畅,修辞得体。热书《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上架了,该小说男女主角是夏彤骆利川,欢迎大家来故事递试读:夏彤没想到,因为哥哥不能生育的事情,家人竟然会将她送上陌生男人的床,一夜过后,她愤怒出逃,五年后,却掉入骆利川的甜蜜陷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夏彤骆利川最新章节,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免费全文,夏彤骆利川番外,作者天丸子的小说实在是写得太好了,文笔流畅,修辞得体。热书《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上架了,该小说男女主角是夏彤骆利川,欢迎大家来故事递试读:夏彤没想到,因为哥哥不能生育的事情,家人竟然会将她送上陌生男人的床,一夜过后,她愤怒出逃,五年后,却掉入骆利川的甜蜜陷阱。

免费阅读

  坐在出租车上,想起当年的事情,夏彤难免伤神,眼中泛起了泪光。

  “妈咪,你别哭,我会赶快长大保护你的。”夏嘉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乖巧懂事,这让夏彤也感到了欣慰。

  车子停在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外,这是夏彤提前委托江辰为她租好的公寓,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两个人搓搓有余,家具齐全,只是还缺一些必需品,夏彤带着夏嘉宁去了一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了。

  正当她开始做饭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刺桐里,0808。”

  夏彤一看见刺桐里三个人,脑子还懵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发都炸了。

  那个冷冰冰的骆总!到底是谁?

  夏彤赶紧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姓骆的,关于骆利川的新闻立刻跳了出来。

  A市最成功的企业家,年仅30岁却身家过百亿,目前任昌盛集团总裁兼亚洲投资协会会长。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男人。

  夏彤差点摔了手机,忍不住看向夏嘉宁:“臭小子!”

  夏嘉宁茫然的抬起头:“怎么了妈咪?”

  夏彤悲痛的摇头:“你知不知道,你可能要变成孤儿了……”

  夏彤把夏嘉宁委托给了江辰,自己穿上了一身长衣长裤,带着壮士断腕的心情,来到了刺桐里。

  到了房间门口,夏彤硬着头皮敲门,门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房门没锁。

  门被打开一条缝,夏彤刚刚把头伸过去,一只手猛地从门内伸出来,抓住了夏彤把她拽了进去。

  夏彤被拽的一个踉跄,猛地被抵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强烈的雄性气息把她包围,夏彤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骆利川。

  他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露出大半结实的胸肌,发尾还有水滴顺着脖颈往下。

  夏彤的心跳慢了一拍,紧接着就像打鼓一样,疯狂的跳动起来。

  “骆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呢?”

  骆利川眉目微挑,薄唇轻抿,就连眼角下的红痣都点缀出一丝妖冶的冰冷。夏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整个人打横抱起,扔在了豪华大床上。

  夏彤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骆利川已经朝她压下来,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野蛮霸道的占有她,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

  一开始的惶恐过后,熟悉的感觉在她脑中闪过,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被人这样野蛮的占有,那个人是邱琪轩。

  就在夏彤愣神的功夫,骆利川停了下来,他撑在上方,打量着她的衣服,眼中似乎有些嫌弃。

  夏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特意选了一件最丑的长袖,果然起到了作用。

  可是,骆利川轻声笑了一下,用一种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有趣。”

  他的手往下探去,千钧一发之际,夏彤抓住了他的手,眼中已经有了泪光:“骆先生,请你立刻放开我,你这是强迫。”

  骆利川原本并不打算停下来,可是触碰到夏彤时,才发现夏彤在抖,抖得很厉害,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双眉皱起,紧紧的盯着夏彤的双眼:“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从下午的初次见面到现在,夏彤都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骆利川以为她是在欲擒故纵,可是现在看来,夏彤是真的不认识他。

  那当初的那一晚,她又为何会出现在他房里?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夏彤没有办法思考,趁着骆利川停下来的空当,她推开他拔腿就跑。

  这样的地方,再待下去可能会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夏彤上了出租车,才敢放肆的哭出来,出租车司机听到哭声,回头看她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关心道:“姑娘,你是不是受欺负了?要不要报警?”

  夏彤抱紧了手臂,摇了摇头。

  报了警能怎么说,她还欠着人家十万块,也是她自己跑来酒店见他的,没有证据只会被当做敲诈而已。

  夏彤回到小区后,打了个电话给江辰,让夏嘉宁先在他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去接回来,她也庆幸没有让儿子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夏彤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骆利川这样的男人有瓜葛,却没想到夏嘉宁发高烧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再次碰见了骆利川。

  两个人在走廊里相遇,没办法躲。

  骆利川让向晨先去处理骆母住院的手续,自己挡在了夏彤的面前。

  “怎么了?”

  夏彤还记得那一晚他的举动,看到他整个人就慌得不行,垂着眉眼想绕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说话!”

  他冷冰冰的语调有了起伏,是生气了。

  夏彤抬起头,情绪也上来了:“骆先生,麻烦你不要在医院里动手动脚,否则我叫人了。”

  骆利川松开手,露出个无奈的眼神。

  他很少在女人身上感觉到挫败,夏彤却两次拒绝了他。

  明明五年前的那一晚,是她哭着求他帮忙的。

  “来医院做什么?”

  “我儿子病了,来看病。”夏彤不想被他纠缠,说完这句话就大步走开了,好像骆利川随时会追上来一样。

  骆利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冰冷多了一分。

  他与夏彤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是五年前一夜春宵,他找过她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看来,她不过是被人下了药。

  双方本就不该再有交集。

  夏彤回到病房的时候,夏嘉宁正在和隔壁床的一个小朋友聊天,那是个卷发的小女孩,因为心脏问题,长期都在医院里住着。

  两个小家伙说说笑笑,让夏彤心里的阴霾驱散了许多,也把骆利川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就在夏彤逗着小朋友玩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病房,他穿着西装,却掩盖不住一身的颓败之气。

  夏嘉宁最先注意到这个男人,被男人脸上的热切给吓到,夏嘉宁小声的叫了一声:“妈咪,那个叔叔一直盯着你……”

  夏彤一回头,看见了夏俊辰。

  夏俊辰看见真的是夏彤,激动地差点落泪:“彤彤,真的是你,那天真真给我打电话说在外面见到了你,我还以为她在骗我,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夏俊辰说着就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夏彤。

  面对夏俊辰,夏彤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她想拥抱他,却又为当年的事情怨恨他,一时间百感交集。

  害怕影响到孩子,夏彤把夏俊辰带出了病房。

  两个人站在花园里,夏彤总算是镇定下来,对夏俊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俊辰也冷静了许多,只是看到小公主一样的妹妹长成了大人,他眼中还是有热泪:“爸得了脑血栓,住院一段时间了。”

  “什么?”

  这些年,她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夏家在这几年里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俊辰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夏俊辰下巴上的胡茬,夏彤忍不住说道:“这些年,家里怎么样?”

  “你走之后,公司的股票大跌,你嫂子勾搭了别的男人,把公司给收购了。这些年,家里过得很不好,我们到处找你,爸就是前两年太操劳了了,才得了这个病……”

  听着夏俊辰的话,夏彤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夏俊辰继续说:“彤彤,当初的事情是哥哥做的不对,我也得到了惩罚,你现在回来了,原谅我好不好?你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真的很想你。”

  想到年迈的父母,夏彤软下了心肠:“好,我这两天有空就去见他们。”

  夏俊辰立刻道:“你现在没空吗?”

  夏彤摇头:“我儿子生病了,我要陪他。”

  “儿子?是刚刚那个小男孩吗?他是……”夏俊辰的表情有些微妙,和邱真真的表情如出一辙,这让夏彤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邱琪轩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这个孩子确实是那一晚怀上的,我还会在国外随便生个孩子来骗你们不成?”

  不远处的门后,向晨手里拿着一大堆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玩具,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转身走向了病房。

  夏彤气冲冲回到病房时,发现夏嘉宁的床头上摆满了吃的和玩具,夏嘉宁正和那个小女孩在玩一个小火车。

  夏彤问:“宁宁,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夏嘉宁仰着小脸,一脸骄傲:“叔叔送的啊!”

  “哪个叔叔?”

  “就是那天在机场的漂亮叔叔旁边那个叔叔啊……”夏嘉宁晃了晃小脑袋,一时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给向晨。

  而夏彤却立刻明白了他的话。

  现在莫名其妙送东西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欠着他钱吗?

  夏彤本就在气头上,于是把矛头指向了骆利川,把所有的东西拿上走出了病房,向护士们打听骆利川实在是太容易了,他在医院里就像个移动的电源,走到哪里都在发电。

  很快,夏彤就来到了骆利川母亲的病房门口。

  见到门口有个人影,骆母以为是骆利川:“进来吧。”

  听到声音,夏彤有些尴尬,她推门进去,把一堆东西放在地上:“伯,伯母,我来找骆先生……”

  看到漂亮的夏彤,骆母的眼睛都亮了。

  这些年,她可是为了骆利川的婚姻大事操了不少心,可是骆利川对哪个女人都保持距离,每个被介绍和他相亲的女人都是哭着跑走的,可从来没见过还有女人敢来找他的。

  骆母喜笑颜开的说道:“快进来坐,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夏彤更尴尬了,赶紧解释:“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是骆先生找人送给我儿子的,我不敢收,就给他送回来。”

  她一说完,骆母的眼神就黯淡下来:“你有儿子了吗?”

  夏彤点点头:“恩,已经四岁了。”

  骆母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这么大了……可惜了……那你把东西放下吧。”

  虽然很希望骆利川能找个女人,但是已经有儿子的还是算了吧。

  夏彤不理解骆母的态度转变,听说可以了,就把东西放下转身走出了病房。等到骆利川出去一趟回来,就看见了夏彤送回来的东西。

  骆母还在念叨:“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可真看不出来儿子都四岁了,可惜啊可惜……”

  而骆利川看着那一堆被人退回来的东西,眼神冷到起冰碴子,对夏彤仅剩的那一点念想,也彻底的断送了。

  夏嘉宁在医院住了一天,身体就好了,夏彤计划着把人带回去,临走之前,她把夏嘉宁放在病房里,自己来到了三楼的病房,打算见一见久未见面的父母。

  虽然之前已经准备了很久,但是来到了病房门口,夏彤的心里还是打鼓一般,她听到病房里,妈妈正在说话,还是那个温柔的女声,只是听起来老了许多。

  夏彤敲了敲房门,夏母来开门,一看见门口是夏彤,先是愣了几秒钟,然后疯了一样大哭起来,抱着夏彤哭喊道:“彤彤,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哥哥跟我们说,我还不相信,真的是你啊……”

  夏彤忍住哭声,拍着母亲的后背:“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们了,别哭了妈……”

  她话音刚落,病房里却突然传来一声杯子砸碎的声音,伴随着夏父沙哑的叫骂声:“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爸……我是夏彤啊……”

  夏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病床上的父亲,他形若枯槁,可是脸上却写满了憎恨和厌恶,那眼神,仿佛真恨不得夏彤死在外面似得。

  “从你离开夏家的那天起,我就不是你爸了!是你断送了公司,断送了夏家!外面一家人落得这个地步,都是你害的!”

  夏彤的心脏像被刀子刺,眼中泪水滚滚而下:“我是不该回来,既然你不愿意认我,我走就是了!”

  “老头子,你少说两句吧!彤彤好不容易回来!”夏母急的不得了,想让夏淮江闭嘴,可是一回头,夏彤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夏母追出来,却再也找不到夏彤的影子了。

  夏彤冲进了消防通道,再也忍不住,在楼梯间里崩溃大哭起来。

  她本以为事情过去这么多年,父母会对当年的事情有所内疚,却没想到父亲会这样咒骂她,甚至说夏家断送在她手里。

  夏彤心里的痛和怨找不到人诉说,几乎要撕破她的胸口。

  夏嘉宁在病房里左等右等,却不见夏彤回来,于是一个人走出病房去找人。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根本不认路,跟着护士上了两层楼以后,整个人就懵了,站在楼梯口不知所措。

  “妈咪……”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夏嘉宁着急了,忍不住小声的喊。

  就在他的眼泪都快要下来时,骆利川出现在他面前。

  “夏嘉宁。”

  他记得他的名字。

  一看见骆利川,夏嘉宁仿佛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冲上去抱住了骆利川的大腿。

  骆利川活了30年,第一次被人抱大腿,这感觉酥酥的,麻麻的,特别怪异。

  他忍不住动了一下,可是腿上的小家伙却像粘上去的一样,怎么也撕不下来。

  到最后还是耐着性子,按在了小家伙的头顶,轻声问:“怎么了?”

  他的大手有一种温暖的力量,让夏嘉宁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并且他轻声说话的时候,给了夏嘉宁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感。

  “骆叔叔,我找不到妈咪了。”

  这个女人,一个月到底要把孩子弄丢几次?

  骆利川额头上滑下三道黑线,说:“走吧,我带你去找她。”

  可是夏嘉宁挂在他腿上,很自然的开始撒娇:“我走不动了,我的腿好累哦。”

  骆利川顿了顿,却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也许是这小家伙长得实在可爱,跟个洋娃娃似得。

  骆利川弯下腰,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他常年健身,肌肉匀称却不夸张,一只手轻轻松松就把夏嘉宁托举在空中。

  路过的许多女人忍不住投来了艳羡的目光,有点甚至还拿起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骆利川把夏嘉宁抱下了楼,在病房和走廊里转了几圈也没有找到人,骆利川还是拿起了手机,给夏彤打了个电话。

  听到楼梯间里传来了手机铃声,走近一听,还能听到哭声。

  骆利川心里一紧,把夏嘉宁交给了路过的护士,冲进了楼梯间。

  夏彤正哭的起劲,猛地听到撞门声,和推门而进的骆利川正面相对,面面相觑。

  夏彤低下头,哭的更大声了。

  这人生实在是太糟糕了,每件事都糟糕透顶,为什么在她身上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呢?

标 签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 夏彤骆利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