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主角是林绒谢潮生的小说_林绒谢潮生小说碧鹿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063 ℃
主角是林绒谢潮生的小说_林绒谢潮生小说碧鹿

林绒谢潮生小说

碧鹿 著

连载中免费

林绒谢潮生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校园宠文(林绒谢潮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这篇小说是碧鹿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新书,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谢潮生林绒,主要讲述的是新生谢潮生自入学来便迅速称为众多女生心里的白马王子,林绒也不例外,可她看着谢潮生对女生一副避之千里的样子,情书看也不看便丢进垃圾桶,她告白的心思偃旗息鼓,后来她听了闺蜜的建议,在网上买了二十个小时的虚拟男友,虚拟男友告诉她,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告白,林绒信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虚拟男友,正是谢潮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林绒谢潮生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校园宠文(林绒谢潮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这篇小说是碧鹿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新书,男女主角分别叫谢潮生林绒,主要讲述的是新生谢潮生自入学来便迅速称为众多女生心里的白马王子,林绒也不例外,可她看着谢潮生对女生一副避之千里的样子,情书看也不看便丢进垃圾桶,她告白的心思偃旗息鼓,后来她听了闺蜜的建议,在网上买了二十个小时的虚拟男友,虚拟男友告诉她,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告白,林绒信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虚拟男友,正是谢潮生....

免费阅读

  第二天上学,学校传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校花徐舟舟有男朋友了。

  而这个男朋友,是尤意。

  第一节课下课,林绒从其他同学嘴里听到这事,下意识往谭一一的座位看去。

  她朝着她笑了下。

  谭一一的同桌秦漾不在,林绒下了座位朝她走。

  走到跟前,谭一一比她更先开口:“没事,我从昨天开始,就已经不喜欢他了。”

  林绒动了动唇,没说话。

  谭一一:“真的,他跟谁在一起都不关我的事,反正我不在乎。”

  不让她把安慰的话说出口,谭一一用上厕所的借口开溜。

  林绒跟在后头去了。

  她看着谭一一走进最后一间,把门关上,过了很久,都没出来。

  上课铃响过,厕所里其他女生都出去了,林绒从校裤口袋里掏出纸巾,从门缝里给她递过去,一句话都没有说。

  “操!”厕所门后本来没动静,忽如其来一身喊,“你要吓死我啊!”

  林绒只喊了声:“一一……”

  她觉得现在说什么话都不太合适。

  门后又静了片刻,忽然是一声狠狠的擤鼻涕的声音,擤了又擤。

  擤着擤着,谭一一笑出声:“我之前还安慰你呢,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

  林绒在厕所里陪了谭一一节课,下课铃响,谭一一走出来,面上恢复得跟没事人一样。

  她们俩往教室走,好巧不巧,在楼梯口遇到了两个人。

  尤意懒懒散散斜靠在木扶手上,徐舟舟站在他上方台阶,手里拿着个小风扇往他脑门吹。

  林绒搀着谭一一加快脚步,走过楼梯下方,徐舟舟发现新大陆似的喊了一声:“妹妹!”

  林绒尴尬得无地自容。

  谭一一嘀咕句:“喊谁妹妹呢?”

  徐舟舟惊讶:“不是妹妹吗?我都听徐路说了,你们俩有亲戚关系是吧?所以上回尤意安慰你,才闹出来的误会。”

  这话明显是在问林绒。

  尤意嘴角扯着笑,往她们这边看了眼,像是在看好戏一样。

  谭一一:“哪有拿篮球砸妹妹的哥哥?”

  气氛瞬间安静。

  徐舟舟眉头一拧:“我跟妹妹说话,又关你什么事?”

  尤意嗤笑:“她不是我妹。”

  徐舟舟讪讪:“好吧。”

  谭一一忍不下去:“你们早恋得这么明目张胆,不怕被政教处处罚吗?”

  徐舟舟嘲讽道:“还以为真关你事啊,重点班的人了不起了?都是风纪委员?”

  林绒要拉着谭一一走,被她把手撇开,更嘲讽地刚回去:“那你是校花就了不起了?还是在学校里,没事阴阳怪气什么呢?”

  徐舟舟听了一笑:“那还真是了不起。”

  谭一一:“林绒比你好看多了,她有你半分嚣张吗?”

  林绒:“……”

  她不知道话题,怎么又扯回了她身上。

  听见尤意一声毫不掩饰的嘲笑,脸上跟蔓延上火烧云一样,这回没给谭一一留面子,使劲拽着她,不走也得走。

  刚回到教室口,被班主任抓个正着,两个人旷了一节课,不仅被记旷课,还被训了十分钟。

  被训完后,林绒和谭一一从后门进教室。

  林绒特意轻手轻脚,可坐下时,原本面朝前神色正经的同桌,还是轻轻偏头,瞥了她一眼。

  这一眼,没涵括什么特定的情绪,但足以让林绒如芒在背。

  一整节课,都在坐立不安中度过。

  -

  下课后,有些围观到楼梯间那幕的同学在悄悄议论,教室外也有不少外班的同学来看热闹。

  林绒被火辣辣的目光注视着,觉得自己成了动物园里的猴子。

  谭一一多少听到一些,因为她最后那句无心的话,现在传开成了林绒觉得自己美若天仙,想要把徐舟舟的校花之位给抢走。

  她抓抓脑袋,思忖着该怎么道歉。

  最后一排,林绒的脑袋快要埋到桌子底下。

  忽然间,她的课桌被敲了敲。

  缓慢转头,看到谢潮生抿直唇,一双桃花眸波澜不惊,很轻地说:“起来。”

  林绒:“……”

  谢潮生拿着笔尖,又点点她练习册。

  “给你讲题。”

  从昨天下午延续至今的尴尬氛围,这下主动被他打破。

  对比起其他神情带异样的同学,神色冷淡的谢潮生简直就是天使。

  林绒顾不上尴尬,直起身子:“好,谢谢班长。”

  谢潮生解题的思路特别简单,也很清晰,清冽如水的嗓音入耳,林绒一下就听进了脑子里。

  一个上午过去,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开窍不少。

  -

  到了下午,新的事又被折腾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在学校论坛发起了投票,上面放了林绒和徐舟舟的照片,比两人谁更好看,当得起南枝高中部校花的名声。

  林绒从谭一一口里知道后,只当是某个无聊同学的恶作剧,笑笑就了事了。

  课间,谢潮生像上午那样,抓住她给她讲题。

  “辅助线该做在这,”他在草稿纸上把她原本的辅助线擦去,用铅笔点了条虚线出来,没用尺子看上去也很直,“再从这个条件下手,用公式代。”

  笔尖流畅地在纸面划出漂亮字符,林绒的目光或多或少,放在了那只握笔的修长白皙的手上。

  公式写下来得一长串,谢潮生注意到林绒的目光,似乎觉得她的神色有些过于凝重,笔尖稍顿,问她:“太复杂了?”

  林绒神思回转,堪堪收回目光。

  “没有。”

  谢潮生:“那你会吗?”

  林绒:“……”

  谢潮生把草稿纸挪过去,林绒下意识把脑袋凑近。

  一眨眼间,两人脸庞仅有一拳之隔。

  林绒呼吸一滞。

  想把脑袋缩回,看到谢潮生风轻云淡的神色,抿了抿唇,又打消这想法。

  他都没有在意,如果她真缩了,倒显得……心里有鬼。

  谢潮生笔尖重新落回纸上,却没有马上继续列公式,眼眸稍抬,顺嘴一提:“换了沐浴露?”

  林绒:“……”

  尴尬两秒,她淡定回:“换了款没味道的,昨天班长不是说,我身上味道太浓了吗?”

  “……”

  谢潮生不说话,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林绒很紧张的时候,总喜欢嘴里含点什么才安心,于是她姗姗伸出手,去课桌里摸东西。

  摸啊摸啊,摸到一颗阿尔卑斯,拆开包装刚含嘴里。

  谢潮生的视线,似有若无投来。

  林绒脑子里的那根弦,霎时间被绷得更紧了。

  她再摸出颗糖,淡定地递过去:“班长,你吃糖吗?”

  “……”

  林绒:“是感谢你讲题。”

  谢潮生的目光落在她手上,那是一颗草莓味道的糖。

  “班长!”谭一一的喊声适时响起。

  谢潮生收回目光,林绒及时缩回手,等她过来,把糖给她。

  谭一一没客气,剥开糖塞进嘴,掏出手机熟练地点开学校论坛:“班长,你给林绒投一票呗?”

  她转过来的手机屏幕里,有一左一右两张对比照——

  左边是林绒站在校门口望着什么的照片,明显是被偷拍,右边是徐舟舟被发烂了的艺术照,头发微卷妆容精致,颇有几分大明星的气质。

  谢潮生的视线,定格在了左边。

  林绒在望些什么,他第一眼,好像就有了答案。

  “班长,林绒是不是要更好看?”谭一一问。

  谢潮生:“差不多。”

  “……”

  谭一一夸张地叫:“怎么可能差不多啊,难道班长你脸盲吗?”

  林绒脸颊温度烫得惊人,她站起身,要把强行拉票的谭一一拖走。

  一贯话少的谢潮生,竟然淡淡回应了句:“每个人都差不多。”

  “不是吧!”谭一一挣脱林绒的手,“难道班长你自己也觉得,你跟其他男生都差不多?”

  谢潮生嗯了声,算是回应。

  拉票行为结束,但谢潮生是脸盲这件事,就此传了开来。

  班里有不少同学起哄,林绒坐回座位,静静望着他脸,脑海里止不住一遍遍去思考。

  真的是……脸盲吗?

  -

  最后一节班会课被占用,李妍发了卷子让大家做。

  教室里很安静,几乎听得到刷刷动笔的声音。

  坐林绒前座的女同学忽然回头:“林绒,能借支笔吗?”

  林绒翻了翻笔袋,没找到好笔,要么没墨,要么掉了笔尖圆珠。

  抬起头,看到女同学期待的脸,一瞬间想起了什么,手往后探,轻松一拔——

  盘发的水性笔,就这么被抽出。

  女同学眼光凝住,林绒的余光看到,谢潮生埋卷做题的脑袋,稍稍一偏,同样看了过来。

  尴尬的氛围就是这么忽如其来。

  林绒呐呐:“之前皮筋不小心断了,才暂时用水笔当簪子。”

  女同学回过神,接过她的水笔,直呼道:“林绒你好漂亮!我要去拉人给你投票!”

  “……”

  班里其他同学的目光都往这看。

  林绒低头,去摸废笔的动作,都变得快起来。

  早知道会发展成现在这情况,她还不如干脆果断地拒……

  视线里,忽然出现只手,修长且白皙,漂亮得过分。

  这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正拈着个……明黄色的奶胶橡皮圈。

  林绒动作一僵,偏头,看到谢潮生淡然如水的脸。

  她的脸发烫,下意识回绝:“不要!”

  说完才觉得自己反应太奇怪,又亡羊补牢地解释:“这种皮圈不行,会损伤头发的。”

  谢潮生前桌的男同学早回过头,看到这橡皮圈,惊了一声:“这不是班长你用来绑笔的吗?”

  “……”

  女同学压着笑:“班长,你真是个直男。”

  谢潮生没打算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他不过是想让大家的注意力都收回去,转头,抬眸,轻问了句:“还下课吗?”

  所有人同时间转回头。

  严肃而沉闷的氛围,重新到来。

  谢潮生打算把手收回的前一刻,原本嫌弃皮筋的人,从他手里飞快抢过。

  他望过去,见到林绒干脆利落,拿起皮筋,虚虚扎了个低马尾。

  “……”

  林绒小声解释:“我刚才忽然想起,头发散下来有味道,可能会影响到你。”

  谢潮生没再说话。

  教室重新归于安静,只有沙沙的写字声,在这样的气氛中,迎来了放学铃响。

  谢潮生收拾完东西出校,坐上车后,没见到那道张望的身影。

  车窗缓缓关上,谢潮生闭目,手机却不经意地响动。

  QQ上,林绒发了条消息过来——

  【你真是脸盲吗?】

  谢潮生回:【是。】

  QQ的那边,林绒脑袋抵着课桌,手机埋在下方,两个拇指飞动间,在输入栏打出一行字——

  你女朋友长相你也不知道?

  刚打出来,就被全删。

  林绒呼了口气。

  有些话是问给自己看的,做做样子,就足够了。

  谢潮生的消息又到来:【什么事?】

  林绒回:【没什么。】

  又补充:【好奇,随便问问。】

  谢潮生没再回答,放下手机。

  车启动,他闭目几秒,复又睁开,重拿起手机,打开网页,进了学校的论坛。

  那个校花PK的帖子浮在首页,后面跟着个大大的热字,显眼得很。

  点进帖子投票这种事,在不经意间做出来了。

  谢潮生失笑,又有些嘲讽。

  他自己似乎,也一不小心了。

  -

  林绒下晚自习回到家,躲进房里,先打开了自己粉色小桌的抽屉。

  把手帐本翻出来后,林绒小心翼翼,取下低马尾上的皮筋,把它夹在最后一页。

  想了又想,还是写上一行字——

  第一个礼物,当然,也是最后一个。第二天校花投票截止,林绒刚进校门口,谭一一就挨上来,美滋滋地把结果给她看。

  林绒以少量票数胜过徐舟舟,帖子下面有不少人在说自然最美,吹捧的语气让她脸熟了个透。

  “哎,林绒,你看,”谭一一对她使眼色,“现在好多人都开始注意你了。”

  重重目光投来,林绒只想钻地。

  第一节课下课,经过楼梯口,她撞上了件更尴尬的事——

  尤意和徐舟舟的分手现场。

  尤意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斜靠在木扶手上,神情懒散,话不经过脑子出口:“你又不是最漂亮的了,凭什么我还跟你好啊?”

  徐舟舟手里的饮料捏得变了形,原本应该是给尤意买的,现在却被她一秒拧开,照着尤意的脸,毫不留情泼过去。

  瓶口太小,没泼多少,徐舟舟把饮料瓶子砸他身上,转身就走。

  经过下方的林绒身边,斜着眼睛,说不清情绪地看了她一眼。

  上方的尤意用手抹了把脸,看到林绒,扯扯嘴角,准备转身。

  林绒踏上几级台阶,喊住他。

  “尤意,你有完没完啊?”

  尤意眼神扫过来,一副“我认识你吗”的神情:“干嘛?”

  “别作了行吗?”林绒强压火气,“因为你,我都成众矢之的了,到时候传出去,又说是我害——”

  “又关你啥事啊?”尤意笑,“别有点芝麻大小的屁事就赖老子头上,行不?”

  林绒深呼一口气,从裤兜里摸出半包纸,递过去:“擦擦吧。”

  尤意没接。

  林绒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他僵持,把纸拍他手里,挤出一个笑说:“别绝交了行吗?”

  尤意:“……”

  林绒:“都快期末了,你好好学习,考好了,暑假我们再好好玩,行不行?”

  “做梦!”

  尤意走前,丢下这句。

  林绒余光望见地上的饮料瓶,竟然很想再捡起来,朝尤意背影砸过去。

  -

  谢潮生下课时,注意到桌里放了封信。

  粉色的信封,封口用红色爱心贴着,一看就知道里面的内容。

  班上同学讨论得很小声,围绕的只有那一个话题。

  谢潮生不可避免听到了些。


标 签林绒谢潮生小说 林绒 谢潮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