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小柠墨沉域小说章节_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苏小柠墨沉域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28 ℃
苏小柠墨沉域小说章节_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苏小柠墨沉域

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

苏小柠墨沉域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苏小柠墨沉域免费阅读,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全文无弹窗,苏小柠墨沉域大结局,作者千纾的新书《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这本书平淡中又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小说中主角是苏小柠墨沉域。故事递就能阅读:苏小柠因为墨家的恩情,而选择嫁给天生残疾的墨沉域,新婚之夜,她突然发现,好像她的丈夫,是在装残疾……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苏小柠墨沉域免费阅读,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全文无弹窗,苏小柠墨沉域大结局,作者千纾的新书《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这本书平淡中又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小说中主角是苏小柠墨沉域。故事递就能阅读:苏小柠因为墨家的恩情,而选择嫁给天生残疾的墨沉域,新婚之夜,她突然发现,好像她的丈夫,是在装残疾……

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做早餐的佣人睡眼惺忪地打开了墨宅的大门。

  “新太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先生看不见腿脚又不好,他们两个昨晚能顺利么?”

  “好像是很顺利,我听昨晚值班的保镖说,听到新太太叫了,还挺大声的呢!”

  “早上好呀!”

  突然一道元气满满的声音传来,两个仆人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的苏小柠。

  “太……太太,您起得好早啊。”

  苏小柠笑得眉眼弯弯,“不早啦!已经六点多了呢!”

  两个佣人互相看了一眼,顿时有点慌,这是嫌弃她们来晚了?

  他们连忙去准备做饭,却忽然发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食物。

  白煮蛋,小凉菜,还有几个煎得金黄金黄的馅饼。

  两人震惊了,“太太,这些……”

  “我做的呀!”

  苏小柠笑眯眯,“我不知道我老公喜欢吃什么,就按照我平时给奶奶做的,随便做了点。”

  李嫂的脸色不大好看,“太太,我们领了工资就要干活,现在您把活全做了,岂不是要让我们失业?”

  “是啊,太太。”旁边的张妈也跟着帮腔,“而且先生这样身份的人,只吃西式早餐,不吃您这种土里土气的东西的。”

  听着两人话里话外的嫌弃,苏小柠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您以后别做就好了。”

  “那这些东西……”

  “我和李嫂会吃完的。”

  张妈面无表情地把人哄上了楼,苏小柠走到卧室,看着床上那个睡的正香的男人,不由得鼻子一酸,“你们城里人就是矫情!清粥小菜怎么不好了,养胃知不知道!”

  苏小柠哼了一声,丝毫没有注意到墨沉域颤动的睫毛。

  手机响了,是婶婶林娟打过来的。

  “小柠,昨晚一切顺利么?”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两人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出来:“不是很顺利。”

  “不顺利?你们没做?”

  苏小柠面色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墨沉域昨夜只是吻了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

  “小柠。”

  电话那头的林娟语重心长,“别忘了,你答应过人家,要两年之内给墨沉域生个孩子的!”

  苏小柠认真地握紧了手机,“婶婶您放心,我不会忘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得到她肯定的回复,林娟舒了口气,“还有,别总是他啊他的,你和墨沉域已经结婚了,要叫老公!”

  一抹绯红爬上她的脸,“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卧室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苏小柠以为是有佣人开门进来了,怕佣人吵到墨沉域睡觉,便连忙挂断了电话出去。

  卧室里空荡荡,床上的墨沉域和门边的轮椅,都不见了。

  苏小柠追了出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男人正慢条斯理地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他眼睛上依然蒙着黑绸,看上去神秘又遥远。

  “太太,过来吃早餐!”

  见她下来,张妈连忙热情地招呼苏小柠过去,“尝尝我做的合不合您的胃口!”

  那热络的态度,让人完全无法和之前刻薄的样子重合起来。

  苏小柠乖乖地下楼。

  餐桌上,摆着的是苏小柠从来没见过的西式早餐,琳琅满目,十分精致。

  可是一想到早上的事,苏小柠就怎么都下不去嘴。

  忽地,她想起冰箱里好像还有一份她放的小菜。

  墨沉域不喜欢吃,她自己吃总可以吧?

  于是,她起身一路小跑去了厨房,将小菜拿到自己的位置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在吃什么?”

  隔着宽大的餐桌,墨沉域皱眉问道。

  苏小柠扁了扁唇,“你不喜欢吃的东西。”

  男人淡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苏小柠撇嘴,声音单纯地不掺杂一丝的杂质,“张妈说的。”

  正在布菜的张妈手一顿,寒意顿时涌上脊背。

  男人渐渐放缓了声音,“张妈说的,我不喜欢?”

  “对啊。”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玩味,“冰箱里为什么会有我不喜欢的东西?”

  苏小柠有些抱歉地抿了唇,“是我没弄清楚你的喜好,不知道你不吃这种土里土气的东西,就按照我平时吃的给你做了……”

  “这样?”

  墨沉域慢条斯理地将牛奶杯放下。

  玻璃质地的杯子和餐桌接触,发出清脆而危险的一声响,震得张妈差点直接跪下。

  墨沉域的声音低沉,冰冷如寒冬,“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原来是不喜欢你做的东西的。”

  苏小柠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她面前的小菜就精准地被他拖了过去。

  墨沉域假意执起筷子探了探,便精准地夹起了那份小菜尝了一口。

  是他从未尝过的味道,酸酸甜甜中带着一丝的辛辣。

  “手艺不错。”

  他慢慢将筷子放下,语气带了几分凛冽,“张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不喜欢吃这些的?”

  小丫头一大早气呼呼地上楼,趴在床头说他矫情,是因为在张妈这里受了委屈吧?

  男人声音里的寒意,让张妈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躲到了李嫂身后。

  墨沉域继续开口,“张妈不说话,是觉得,不需要跟我这个瞎子解释么?”

  男人的声音带着凛冬的寒意,整个餐厅的空气似乎都要凝结。

  张妈大惊失色,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先生,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不想让太太累到……”

  墨沉域笑了,风轻云淡地抬眼看了张妈一眼,“所以,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糟蹋一个新婚妻子,给丈夫准备的早餐?”

  客厅里寂静了几秒。

  张妈吓得发抖,“没,没糟蹋……太太做的那些早饭,没有扔掉,是……是被我和李嫂吃掉了。”

  墨沉域唇边的笑意更冷,“看来,你比我更像是这里的主人。”

  “砰”地一声,李嫂也不由得跪了下来。

  张妈连忙跪爬到苏小柠脚边,“太太,我真的是怕您初来乍到,会觉得我们这些佣人照顾不周,才不让您动手做饭的,请您原谅我吧!”

  张妈的年纪都够当她妈妈了,这么扑通一下跪在自己面前,苏小柠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有些僵硬地开了口,“老……老公,张妈也是为了我好……你要是想吃我亲手做的,我再去做就是了。”

  说着,她就起身朝厨房走去,只是还没等走过去,就被男人扯住手腕拉到了怀里。

  独特的男性气息传来,苏小柠的脸猛地就红了。

  墨沉域的手扣在她的纤腰上,声音低沉,“你刚刚叫我什么?”

  苏小柠的脸更红了,“老……老公。”

  “早餐给老公准备了什么?”

  “红糖馅饼,小米粥……还有我自己做的土豆丝小菜、黄瓜……”

  墨沉域浅笑,在她额上落下一个清浅的吻,“明天给我再做一份,嗯?”

  苏小柠抿唇,“那今天的早餐……”

  他将她放下,“随便吃点,你要迟到了。”

  苏小柠这才回过神来,一看时间,可不是要迟到了吗?这都快八点了!

  她八点半就要上课了!

  于是她随便地往嘴里塞了几口,就上楼换衣服拿书包了。

  等她下楼,张妈不见人影,只剩下李嫂一个人跪在那里。

  蒙着黑绸的男人仍旧慢条斯理地在喝着牛奶,“我安排了司机接送你,放学早点回来。”

  苏小柠没有多想,“……谢谢。”

  等苏小柠走了,李嫂才艰涩地开口,“先生,您让我跟张妈说的,我都告诉她了,她应该会如实和那边报告的。”

  墨沉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轮椅上,“我记得,你和张妈,都是爷爷安排过来的,那为什么张妈被二叔收买了,而你没有?”

  李嫂脸色一白,“先生……”

  “是因为被安排了别的任务吧。”墨沉域优雅地拿起纸巾擦嘴,“我暂时不会动你。老爷子派你过来监视我,你就应该如实报告他:我为了维护苏小柠,生气地把张妈赶走了。”

  李嫂楞了一下,恍然大悟,“您放心!”

  ……

  A市大学的附近,背着书包的苏小柠打开车门,飞速地向着学校的方向跑去。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司机才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先生。”

  “太太在和学校隔了两条街的位置下车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她怎么说?”

  “她说咱们的车太豪华了,她不想被人知道她嫁了个有钱人……”

  “知道了,听她的。”

  ……

  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的时候,苏小柠气喘吁吁地进了教室。

  唐一涵震惊地看着她,“你居然来上课了?”

  苏小柠擦了擦额上的汗,“还好没迟到!”

  她穿着万年不变的褪色牛仔裤和白T恤,头上照例扎着马尾,不施粉黛,一点嫁为人妇的痕迹都没有。

  擦完汗,苏小柠认真地掏出课本和笔记本,“今天老师应该会把上次的定理讲完了吧。”

  唐一涵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没记错的话,苏小柠的帅瞎子老公已经二十六岁了啊!

  他二十六年没碰过女人,娶了老婆之后应该如狼似虎啊!

  可为什么,苏小柠身上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还能淡定地坐在那里整理笔记?

  不是都说应该痛得死去活来么?

  难道,苏小柠的帅瞎子老公那方面不行?

  连……女上位都不行?

  那苏小柠下半生的幸福岂不是……

  唐一涵痛心疾首,她怎么能让苏小柠陷入这样的水深火热中呢?

  于是她心急火燎给她在医院男科上班的表哥发消息:“有没有药,能让不行的男人行起来?”

  她表哥回得很快,“具体什么症状?是太快了太小了还是根本没反应?”

  唐一涵看了一眼正在傻乎乎记笔记的苏小柠,“都有,帮我弄点药,我下课过去取。”

  小柠檬,姐妹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

  …………

  下了课之后,唐一涵嚷着肚子疼,非要让苏小柠陪着她去她表哥的医院。

  两人在病房里不知聊什么,苏小柠在走廊的长椅上看小说。

  正看到新婚之夜男女主要这个那个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清隽的男声。

  苏小柠手一抖,“啪”地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

  指节修长的大手将手机捡起来递给她。

  “谢……”

  苏小柠脸红红地道谢,目光在接触到男人的五官的时候,她整个人猛地僵住了。

  眼前穿着白大褂的这位清隽俊逸的男人,是她高中时仰慕了许久的学长,易千帆。

  “学长……你居然在这里工作啊?”

  易千帆清隽的脸上涌上一丝的笑意,宠溺地伸出手揉了揉苏小柠的脑袋,“还这么冒冒失失的,都多大了?”

  苏小柠眸光晶晶亮地认真回答,“二十岁了。”

  男人别开脸轻笑了一声,“你怎么来医院了?”

  她指着身后的诊室,“我朋友在和她表哥聊天。”

  易千帆垂眸看了一眼时间,“午饭时间到了,要不要去吃饭,我请你?”

  苏小柠抿唇思索了一会儿,才敲门和唐一涵打了个招呼。

  “走了。”

  易千帆淡笑一声走在前面,苏小柠默默地跟上去。

  高二那年,奶奶到学校看她的时候,突然发病晕倒,是易千帆冲过来给奶奶做了紧急处理,背着奶奶去了附近的医院。

  那天阳光正好,他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告诉苏小柠,他是医学院的学生,还教她以后如何照顾奶奶。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生有好感,也是她为什么后来会报考医学院。

  只是可惜,高三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易千帆带她进了一个干净的小餐馆。

  “想吃什么?”

  脱下白大褂,易千帆动作利落地翻着菜单,“没记错的话,你喜欢吃甜的?”

  “嗯。”

  太久没见到学长了,苏小柠紧张到连发出的音节都是紧的。

  猛地,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苏小柠道了一声抱歉,接了起来。

  “在哪?”

  低沉冷漠的男声听在耳中多少有些熟悉,她皱眉,“你是……”

  “墨沉域。”

  “!!!你怎么有我电话?”

  “很稀奇么?”

  男人冷漠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到她的耳中,“回来陪我吃饭。”

  “……”

  苏小柠局促地看了一眼面前还在研究菜单的易千帆,“我……可以晚点回去么?”

  许久没见的学长主动请她吃饭,她也不好刚坐下就走。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十分钟。”

  “好。”

  “男朋友?”

  电话挂断之后,易千帆笑着问她。

  “不是。”苏小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是老公。”

  易千帆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

  易千帆自嘲地笑了一声,“好吧,你结婚,学长也没送你什么礼物,这顿饭就当做是给你的祝福吧!”

  说着,他喊来服务员准备点菜。

  “别了。”苏小柠连忙拦住他,“我喝杯水就走了,我老公让我回去陪他吃饭。”

  易千帆的脸色猛地一白,半晌,叹了口气,“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天零两个小时?

  苏小柠面不改色地撒谎,“两个多月。”

  易千帆恍然,“才这么短的时间,你们是一见钟情?”

  苏小柠有些心虚地捧起水杯抿了一口,“嗯,一见钟情。”

  粉唇接触到水的温热触感,让她莫名地想起昨天他吻着她的感觉,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易千帆的脸色更加难看,手紧紧地攥住了杯子。

  “小柠檬!”

  唐一涵忽然推门进来,“你老公的司机在外面等你呢!”

  苏小柠连忙看了一眼时间,距离电话挂断,刚好十分钟。

  于是她起身,有些抱歉地看着易千帆,“学长,下次有空再聊吧。”

  易千帆点头,“注意安全。”

  看着苏小柠被那个女孩拉着,嬉笑着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宝马。

  他的唇角不禁浮上一丝苦笑。

  她似乎,过得很幸福呢。

  …………

  “小柠檬,这是我让我表哥特地准备的,给你老公治眼睛的药!”

  一上车,唐一涵就把几瓶药塞到苏小柠的书包,“但你别说这药是给他治眼睛的,他肯定会以为你在歧视他,所以你就告诉他这是维生素,给他补身子的!说明书和标签都被我撕掉了,服用剂量和时间在纸条上!记得让他吃!”

  说完,唐一涵才努力憋着笑下车,司机则载着苏小柠回了别墅。

  一回别墅,苏小柠立刻洗了手跑过去,在椅子上坐定之后,她震惊地看着一大桌子堪称豪华的饭菜,“有客人来?”

  “没有。”

  蒙着黑绸的男人声音淡漠,“只有我们两个人。”

  苏小柠惊地差点说不出话,“吃不完啊。”

  “的确是吃不完。”

  墨沉域慢条斯理地拿起筷子,“我特地让厨房多加了几个菜。”

  “为什么啊?”

  男人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而后笑了,“以防万一。”

  苏小柠依旧一脸茫然。

  墨沉域薄唇轻启,“万一新婚的第二天,墨太太就和别的男人到小餐馆去吃饭,别人会觉得我苛待了墨太太。”

  苏小柠:“……你是不是知道我刚刚在餐厅?”

  墨沉域淡漠地继续吃菜,“看来墨太太还真的和别的男人去了餐厅。”

  苏小柠虽然不喜欢他这样拐弯抹角地讽刺她,但还是认真地解释,“我不是嫌弃家里的饭菜不好吃,也不是不想回来吃,我只不过是刚好在医院遇到了熟人。”

  墨沉域挑眉,“去医院做什么?”

  苏小柠起身,从书包里翻了翻,将唐一涵给她的那些药一瓶一瓶地排在他面前,“你身体不好,拿维生素给你啊。”

标 签枕上婚宠墨少宠妻请节制 苏小柠墨沉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