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彦丞谭璇小说_等你到烟火清凉江彦丞谭璇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77 ℃
江彦丞谭璇小说_等你到烟火清凉江彦丞谭璇

等你到烟火清凉

江彦丞谭璇 著

连载中免费

等你到烟火清凉,江彦丞谭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等你到烟火清凉完整版大结局,江彦丞谭璇最新章节,作者“湛王妃”编写的小说《等你到烟火清凉》段落清晰,情节诡异,讲述了江彦丞谭璇之间的故事,是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江彦丞在最无奈的那天遇到了谭璇,这个女人张狂的甩出五百万,对他说结婚,一年后,成为夫妻的两人角色对调,江彦丞递出一个亿的支票,老婆,不离婚好不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等你到烟火清凉,江彦丞谭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等你到烟火清凉完整版大结局,江彦丞谭璇最新章节,作者“湛王妃”编写的小说《等你到烟火清凉》段落清晰,情节诡异,讲述了江彦丞谭璇之间的故事,是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江彦丞在最无奈的那天遇到了谭璇,这个女人张狂的甩出五百万,对他说结婚,一年后,成为夫妻的两人角色对调,江彦丞递出一个亿的支票,老婆,不离婚好不好?

免费阅读

  谭璇紧抓方向盘,车速飞快,手心传来阵阵刺痛,她也顾不得去查看怎么回事,这时候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被追上。

  在外漂泊的这一年,虽然经历了不少风雨,但像这种要命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现在回想起来,千里之外的藏区所遇都是迷人风景,谁知差点在锦城周边栽了个大跟头?

  “咳咳……”后座的男人个子太高,被塞进去的时候撞到了另一头的玻璃,正不舒服地俯身拼命咳嗽。

  谭璇从后视镜里看到,只安抚道:“先忍着点儿吧,出了砚山这地方,再带你找医生!”

  那个后座上的男人将身上湿漉漉的被单扯了下来,如果不是谭璇知道他的虚弱,看他这副脸被头发遮住、胡茬深深、不穿衣服的状态,像极了杀人狂。

  若是被迫害妄想症再严重点,甚至会怀疑他要拿被单拧成绳子套住她的脖子……

  车上热,视线模糊,谭璇用手背抹了把眼睛,把副驾驶座上的一条毯子朝后座扔了过去:“披上吧。”

  才做完英雄,谭璇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她今晚第二次浑身湿透,因为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真够见义勇为的!

  这时,一直虚弱得连哼哼都费劲的男人,颤抖着手将毯子朝谭璇递了过来。

  谭璇要看路,又要分心看他,可后视镜里男人的眼睛始终挡在长长的刘海下面,他的表情她一点也看不清。

  “不用了,你是病人,你盖着吧。”谭璇一笑。

  那个男人也不再谦让,将毯子披上,半躺在车后座上。半晌没了动静,像是睡着了。他个头高,不得不蜷缩着双腿,看起来非常虚弱。

  山路不好走,大风大雨的恶劣天气更是崎岖难行,谭璇一直凝神开了两个小时,才总算离开了危险的砚山地界,抵达锦城的南大门——南津城。

  看到夜巡的警车上方闪烁的警示灯时,谭璇才松了口气,至少那伙人是甩掉了。

  经过一番折腾,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好在雷阵雨也停了,谭璇下车检查后座那个男人的状态。

  男人蜷缩在后排座位上,从毛茸茸的毯子里抬起头,隔着刘海的缝隙看了她一眼。

  谭璇拨开他额前的头发,看到一双平静无波的黑眸,里面什么情绪也没有。没有害怕,没有惶恐,也没有一点挣扎或是害羞,好像之前发生的所有都理所当然。

  是啊,被绑架也好,被救也好,他未必就害怕,也未必就感谢她的多管闲事。

  “那个……”看见他的表情,谭璇反而说不出话了,她愣了下直起身体,手扶着半开的车门,对后座半躺着的男人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挺好的,大概是之前的身体素质不错,不用去医院了。那么,我该把你送到哪去?”

  听刀疤男的语气,这个男人显然是被他们绑架了,可如果这个男人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茬,那就是他们道上混的人互相威胁寻仇,她不能掺和,必须早点脱身。

  如果他真是无辜的人遭遇了绑架,她帮他也够仁至义尽了,她不可能圣母到带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再去开一次房。

  “我、我……不……我……”男人张了张口,说出来的话却异常含糊不清,好像嘴里被异物堵住。

  谭璇半个字也没听清。

  无奈之下,谭璇点头:“好的,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去了那儿,会有人帮助你回家的。”

  谭璇说完不等看男人的反应,坐回驾驶室,十五分钟后,车停在了最安全的地方——南津城某街道派出所门口。

  有值夜班的民警走出来看了看,询问了一下情况。

  谭璇打开车门,那个男人早就看到了派出所的标志和民警的警服,将身上的毯子裹紧,费劲地从车里钻了出来,还跌跌撞撞地站不稳。

  “嗨!”民警忙一把扶住,上下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眼,见他的毯子里穿得特别少,上半身光着,惊讶地转头问谭璇道:“这大半夜的,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和他什么关系啊?”

  一男一女,半夜在一辆车上,还衣冠不整的,谁见了都要怀疑有点什么。

  谭璇轻笑,摇头:“我和他没什么关系,路边捡到一块钱都应该交给警察叔叔,路边捡到一个昏迷的人更应该交给警察叔叔了。至于他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不管,也管不着。”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谭璇说着,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那男人一句话没说,没有感谢,也没有讹她,于是谭璇利落地拉开车门,疾驰而去。

  “嘿,同志!登记一下!”民警后知后觉地对着车尾喊,可车已经开出很远,没有回头。

  民警扶着男人的胳膊,搀扶着他往所里走,问道:“同志,你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弄成这副样子?家住哪里啊,遇到什么困难和我们说一说……”

  男人进了派出所,值夜班的另一个小民警实习生瞧见他,“扑哧”一声快要笑出来,又苦苦忍着。

  等男人在椅子上坐下,小民警才去一边低声询问年纪大些的民警:“李哥,这人怎么了?前几天遇到一伙人,半夜聚众赌博,输得最惨的衣服都被扒光了,孙哥出警给带回来的,这位不会也是吧?”

  李警官从饮水机那接了杯热水,瞪了小民警一眼:“小万,胡说什么呢?还没问清情况,别瞎说,注意点行为举止。”

  说完走过去将那杯水放在了男人的面前:“同志,先喝杯水。”

  男人有点渴,将杯中水喝了个干干净净,像是几天几夜没喝过水似的。

  李警官坐在男人对面,观察了一下他的头发、胡须,异常凌乱不修边幅,还有脸上、手上、胳膊上的伤痕,正色道:“同志,你这是怎么回事?有困难我们可以帮助你。”

  “咳咳……”男人咳嗽了一声,喉咙里堵得厉害,嗓子像是坏了,他从毯子里伸出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纸和笔。

  李警官会意,忙移到他面前。

  男人拿起笔,一笔一划写得很用力。

  实习民警小万凑上去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一、请给我准备一套简单能穿的衣服。”

  “二、请再给我一杯水。”

  男人没有回答民警的问题,每一条都是需要他们帮他做的事,每一件事都不算苛刻,没有无理取闹,完全合情合理。与他的身体状况相比,他的脑袋应该十分清醒。

  实习民警小万给男人又倒了杯水,热心道:“除了警服,我只有一套球衣在单位,李哥,我拿来给他穿吧?”

  李警官点点头。

  小万个头不高,但球衣尺寸偏大,11号红色篮球衣套在男人的身上,像是犯了错的街头小青年。

  “11号,姚明的球衣,怎么样,酷吧?”小万得意,手里拿着男人刚才披过的毯子:“这毯子湿哒哒的,我给你扔了啊?”

  男人转身一把将毯子夺了过来,像是碰了他的命根子似的。

  “……”小万惊讶地与李警官对视了一眼,二人静静地看着男人将那条墨蓝色的午睡毯叠成了四方块,搁在了腿上。

  李警官多年的刑侦经验,越看这男人越觉得不对劲,摊开纸笔,例行询问道:“姓名?”

  男人不答。

  李警官用手指点了点他面前的纸笔:“写下来。”

  “成陌。”

  “家住哪里?”

  男人写:“锦城。”

  “哦,帝都人啊,在南津城干什么?”

  “旅游。”

  “旅游?”李警官笑了:“遇到了什么情况弄得衣服都没了?”

  男人的纸笔停顿了一下,继续一笔一划地往下写。

  实习民警小万端着杯水正在喝,瞥见男人纸上写的字,陡然一口水全喷了出来,洒了李警官一头一脸。

  “小万!你怎么回事!”李警官腾地一下站起来,双手又是抹脸又是抹头发,怒瞪着小万。

  小万呛住,一边咳还一边笑,再也顾不得形象了,指着男人面前的纸道:“咳咳咳,李哥,我不是故意的,你看他写的……”

  李警官冷着脸低头,在看到男人纸上写的字时,嘴角不由地抽搐了起来。

  男人写道:“一、和老婆车·震,衣服没了。二、老婆对过程不满意,家暴,所以挂了彩。”

  “刚才送你来的那女的是你媳妇儿?”毕竟见过大风大浪,李警官很快hold住了自己的情绪,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我就说嘛,你们俩看着就像是一对儿,你媳妇儿走的时候表情就怪怪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过,同志,你媳妇儿也太狠心了,对老公不满意,居然连衣服也不给穿,还送派出所来了,这种媳妇儿不利于社会和谐啊!”李警官苦口婆心。

  男人唇角竟含着一丝笑意,不知是苦笑还是无奈。

  但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夫妻吵架闹到派出所也不是没见过,作为民警也不好再继续干涉。

  李警官叹气道:“行吧,成陌是吧?给我你媳妇儿手机号码,我给她打个电话劝一劝,让她把你接走,顺便教育教育,家暴不分男女,都是违法的!”

  男人听完这个建议,在纸上写道:“请帮我打这个电话,139XXXXXXXX,我小舅子,让他来接我。老婆脾气暴,你们劝不了,还是算了。”

  “行。”李警官拨通了这个手机号,大半夜的,那边传来嘈杂的音乐声,一听就知道在娱乐场所,可意外的是那边接电话的速度极快,甚至带了一点迫切:“喂?你是哪位?”

  “同志,你好,这里是南津城x街道派出所,你姐夫成陌在我们这里,让你来接他。”李警官说道。

  电话那边的男人停顿了两秒钟,道:“好,警官,麻烦你让我姐夫接电话,我有话想和他说。”

  带着京城口音的低缓男声,声线听起来像是个贵公子,李警官没想太多,道:“恩,好。成陌,你小舅子让你听电话。”

  自称“成陌”的男人站起身,遮在刘海后面的眼睛扫了李警官和小万一眼,背对着他们拿起了电话,似乎有隐私不想他们听见。

  李警官拍了偷笑的小万一下,低喝道:“笑什么?为人民群众解决困难是我们的责任,有你这么办事的吗?职业素养太差!去,把材料整理整理!”

  “阿丞!怎么回事,你在哪?!”电话里传来急切的询问,“江家找了你快一个月!你小姨快急疯了!”

  穿着11号球服的“成陌”开不了口,只用手指在电话的话筒旁有节奏地敲击,李警官和小万如果多注意一下,也许会发现他在用摩斯密码代替发声。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只存在电影和情报学中的特殊通讯方式,会出现在他们身边。

  电话那边的男人显然也是行家,读懂密码后,惊讶道:“你说什么?你被绑架了?!谁干的?江哲宇的人?算了,不管是谁,你现在既然能联系我,是不是安全?我马上去接你!”

  电话打完后不到一个小时,一辆低调的黑色大奔急停在派出所门口。李警官等通过实时监控画面看到,对“成陌”道:“成陌,你小舅子好像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穿墨蓝衬衫休闲西裤的男人走了进来,明明是很英挺的长相,却偏偏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让他的脸添了几分柔和,莫名地让人有好感。

  不仅相貌长得好,还贵气十足,连声音也动听且华丽,与生俱来的良好资质。李警官虽然不认识这人是谁,但还是感觉得到来人的身份不简单,至少不是个普通人。

  他上前询问道:“是成陌的小舅子吗?”

  那英挺的男人扫视了一圈派出所内,一眼瞥见了穿着11号球衣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要多老土有多老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忍住笑,礼貌地与李警官握了手,自我介绍道:“警官,你好,我是慕少扬。我姐夫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把他带走。”

  李警官笑道:“我们倒没关系,就是你应该多劝劝你姐姐,下次家暴别这么狠,哦,不,没有下次,不能再随便家暴了,夫妻嘛,吵架正常,但家暴是违法的!”

  “家暴?我姐姐?”慕少扬一脸的懵逼,“成陌”穿着一身球衣走了过来,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了实习民警小万,也制止了慕少扬继续质疑下去。

  小万看了看纸条,道:“哦,好,你把球衣给我送回来也好,不用谢,没什么的。”

  慕少扬携着“成陌”走出派出所大门,上了车才哈哈笑出声:“哈哈哈哈哈,我说江彦丞,江二少,你这个样子要是被人拍下来发网上,江氏集团的股票能暴涨五十个点!还有啊,我什么时候成你小舅子了?我从哪给你变出个姐姐来?还家暴……那警官说得跟真的似的。”

  江彦丞说不了话,嗓子哑了,只能任由慕少扬大笑。

  凌晨两点多的南津城灯火通明,路上车不多,担心江彦丞的身体状况,慕少扬就近找了家酒店停车。

  拔了钥匙准备下车,却见江彦丞的视线盯着右侧车位那辆车,慕少扬问道:“怎么?对越野车感兴趣了?这车咱们江二少恐怕看不上吧?哟,这车好像还出了车祸,前保险杠和大灯都快撞掉了,还不拖去修?”

  江彦丞不说话,动作迟钝地打开车门,手里还抱着那块毯子。

  慕少扬和见了鬼似的盯着江彦丞的脸:“我没看错吧?!江二少,你被绑架了,变成了哑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走路一瘸一拐,穿着个二缺11号篮球衣,居然还笑得出来?你抱着那块破毯子干嘛呀?”

  慕少扬确定后发现自己没看错,江彦丞真的在笑,他对着一辆破越野车笑得像个傻缺,他立刻锁定了那辆车的车牌:“锦城牌照,号码5678,很不错啊,我让人查查是谁。”

  江彦丞推了他一把,拿着那块毯子径直往酒店里走,根本不在乎慕少扬的嘲笑和揶揄,仿佛也不在乎车的主人是谁。

  ……

  砚山地界那间家庭小旅馆里。

  刀疤几个围在前台,一个戴着粗金链子的黑脸男人劈头就是一巴掌扇过去:“吃屎的啊你们!看个人都看不住!本来说好折腾两个月放掉,现在刚一个月就让人给跑了!你让老子怎么跟那边交代?”

  刀疤被打得嘴角乌青,头低低地垂着:“虎哥,这次是半路杀出了这么一个女的!刚才电话里我也交代了,就是那女的把人给带走的!”

  “什么女的能把你们几个给打服了?散打冠军啊?空手道啊?”被称作虎哥的黑脸男人抬头纹太重,已经拧巴成了一个“王”字,他训一句,便在刀疤的头上敲一下,敲得刀疤的头快埋到胸口。

  “没……没有……”刀疤忍气吞声,还要狡辩,“那女的看着不一般,兄弟们说是不是?”

  “有多不一般?!”虎哥又抽了他一巴掌:“值不值五百万哪?刀疤,老子告诉你,那个跑掉的家伙值一千万!对方先付了五百万定金,承诺两个月后再付五百万!你说说你,把好好的买卖给老子整的!你他妈要是不想混,趁早滚回东北玩泥巴去!”

  “她说她是陈琼姐的好姐妹,是赵三哥的老熟人,这不是吓得我屁滚尿流了吗?万一人真是尊大佛,我们哥几个不是死路一条?”刀疤委屈地解释道,“而且,赵三哥还不知道咱们接了这个买卖,万一要是让他知道……”

  黑虎听够了这没意思的解释,人跑了就是跑了,他怎么着也得找出点线索来,把前台登记的本子翻得哗哗响,指着最新登记的那一栏,念了个名字:“谭……璇,就是这女的吧?”

  “对,对,大虎哥,就是她。”老板娘在一旁适时插话道。

  黑虎冷眼扫过去,掏出手机按了个号码,一拨通了,冷脸马上换了满面笑容,对着电话说了半天,重复了好几次同一个名字,最后才意外地问道:“三哥,她真是咱琼姐的姐妹呢?从前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不是?我就说嘛,那小娘们儿也配和琼姐做姐们儿!”黑虎暴跳着骂道,才骂完,又抱着手机噎住了:“……哦,哦,好,对不起,三哥,我错了……我一定好好管管手下……让那帮废物没事别乱掺和破事儿……”

  刀疤几个屏住呼吸,听着黑虎变来变去的语气,终于等到他放下电话,这才敢问道:“老大,怎么回事?那丫头的身份证号码在这儿呢,能查到她老家吧?兄弟几个追过去也要砍死她!说不定还能把那丢的怂货给捡回来!”

  “你他妈的就是事多儿!”黑虎这回下了很重的手,一脚踹上了刀疤的膝盖,气得脸都憋紫了:“三哥说了,她不是咱道上混的,咱琼姐想和她拜姐妹恐怕都要论论辈分!你他妈还嫌不够乱呢?追过去砍人,你真有能耐!”

  刀疤被踹得跪在了地上,疼得浑身哆嗦:“虎哥,不是咱道儿上的,难道是金豹子哥那边的?那也不能说咱琼姐……”

  “呸!”黑虎吐了口唾沫,大骂道:“人家不用混道儿!人家混什么道儿啊!锦城谭家的!一个黄毛丫头,连赵三哥都说要给几分面子!人再不起眼也比你牛逼!锦城谭家一条狗都比你尊贵!”

  刀疤鼻青脸肿,彻底傻眼了:“锦、锦城……谭、谭家?”

  锦城谭家本就是名门望族,因了谭老将军的赫赫战功,地位更是不可撼动。无论是白道新贵崛起,还是黑道帮派冒头,谁也不敢动谭家的人。

  刀疤跌坐在地上,知道今天是完了,他趴在地上哭道:“老大,我真不知道她是锦城谭家的人啊!那小妞都被逼到绝路上了,也没说明她的身份,只说自己和赵三哥有关系,这不是害人吗?她要是早点亮出谭家的名号,我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惹她啊!”

标 签等你到烟火清凉 江彦丞谭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