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西刑北岩小说章节_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顾西刑北岩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151 ℃
顾西刑北岩小说章节_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顾西刑北岩

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

顾西刑北岩 著

连载中免费

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顾西刑北岩小说免费阅读,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无弹窗完整版,顾西刑北岩结局,顾西刑北岩是小说《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中的男女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情真意切,缠绵悱恻。这是作者清歌一片竭力打造的一本总裁题材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主要故事情节:顾西重生而来,心里只有两件事,报复渣男贱女和爱刑北岩,对于妻子的转变,刑北岩毫无顾虑,只要她爱他就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顾西刑北岩小说免费阅读,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无弹窗完整版,顾西刑北岩结局,顾西刑北岩是小说《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中的男女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情真意切,缠绵悱恻。这是作者清歌一片竭力打造的一本总裁题材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主要故事情节:顾西重生而来,心里只有两件事,报复渣男贱女和爱刑北岩,对于妻子的转变,刑北岩毫无顾虑,只要她爱他就好。

免费阅读

  为了我的孩子,为了刑北岩,这辈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松开手,轻轻拉开了与刑北岩的距离。

  可好不容易娇妻入怀,刑北岩哪里愿意放手?

  “老公,先放开我,雪儿姐姐跟夫人还等着我呢。”她红着小脸推了推男人坚硬的胸膛,软声软气的说道。

  本就是二十岁的姑娘,声音一软下来,又甜又糯,好听的不得了。

  刑北岩深吸一口气,终于松开了她,只是一只手,还是强势性的环在他的腰间,显示着他的霸道。

  顾西也没有反对,虽然面容憔悴,但现在的她,嘴角微弯,依偎在男人的身旁,走到两个女人的面前。

  “西西,你没事吧?”顾夫人明显感觉到了什么不一样了,但一时之间也找不出是哪里不同,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顾西一脸天真的看她,目光移到一旁掩饰不住嫉恨的顾雪儿脸上时,表情突然一狠。

  “啪——”

  一声突如其来脆响,让众人瞬间呆滞在原地。

  被重重打了一巴掌的顾雪儿还没反应过来,爱女心切的顾夫人就忍不住尖叫出声。

  “你打雪儿做什么!”

  顾西被她吼的一愣,眼睛中顿时冒出了泪花儿。

  “夫人,你干嘛这么凶?”

  “雪儿姐姐骗我,说吃了安眠药不会有事,却害得我差点死了,我只是打了她一巴掌而已,不过分吧!”她气鼓鼓的指责道。

  她顾西本就是被宠坏了大小姐,平时就是嚣张跋扈,大家不都在传,顾雪儿经常被她欺负打压?

  不是都在为她打抱不平?

  呵呵?既然都说她欺负顾雪儿,那她就欺负好了。

  “刑,刑大哥,你看看西西,她怎么能打我呢,我可是她姐姐啊。”顾雪儿捂着脸哀哀凄凄的告状道,泪眼汪汪的模样可怜极了,只要是个男人,现在看到她这模样,恐怕都会忍不住保护欲泛滥吧。

  可她眼前的是谁呢?

  刑家唯一继承人,暗夜创始人,盛世集团现执行总裁,一个黑白两道听到都要匍匐在地的老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爱妻如命的男人!

  他刑北岩,岂会是同情心泛滥之人?

  “西西,手给我。”他看也没看可怜兮兮的顾雪儿,反倒对一旁的小女人道。

  “嗯?”顾西一脸疑惑的伸手。

  “右手。”

  “哦。”

  “疼不疼?”刑北岩看着她泛红的手心,一脸心疼。

  后面严肃的弟兄绝倒,黑线掉了一地。

  “不疼,我打的很轻的,毕竟是我姐姐,我哪里狠的下手呢。”顾西天真的道。

  众弟兄刚站稳,听她一说,下意识看向顾雪儿那红肿的脸蛋,不忍直视。

  少夫人什么时候这么无耻了。

  也罢也罢,他们什么都没看见。

  “妹妹,我好歹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当初若不是你求着让我帮你买安眠药,我会去买?现在怎么都怪我,姐姐一直待你不薄,你怎能这样冤枉我。”顾雪儿说着,伤心的哭了出声。

  “可是是姐姐说,吃了安眠药,不会痛苦,我才要买的,我那么怕疼,醒来的时候浑身难受极了,才会生气。”顾西委屈的说。

  原来是这女人在背后做的手脚,他就说西西这么小的胆子,哪里敢自杀?

  刑北岩看顾雪儿的目光,像是再看死人一般。

  “带下去,我不想再看到她。”他冷冷吩咐道。

  “不,不,刑大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求求你,别抓我啊。”

  听到刑北岩下令,顾雪儿的脸色一瞬间惨白如纸,尖叫出声。

  “女婿,女婿,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雪儿她那么天真,当初肯定也不知道西西会真的自杀,她好歹是西西的姐姐,您,您放过她吧,求您了。”顾夫人也慌了,她知道自己女儿被带走,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当即也顾不得身份,哀求起来,就差给他跪下。

  天真?

  顾西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两人,心心中冷笑。

  是啊,上辈子,她就是被顾雪儿这天真的模样,耍的团团转的呢。

  感受到她气息不稳,刑北岩眼神一紧,手下力道也重了一些。

  顾西感觉到了他的紧绷,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看见男人眼中掩饰不住的担忧。

  她心中募地一暖。

  或许这世上,只有这个男人,才是全心全意的爱着她了。

  看着两人深情的对视,顾雪儿气的浑身颤抖,但这时候她却什么都不能说,一腔嫉妒,只能深深压在心底。

  她发誓,总有一天,顾西的一切,都将变成她顾雪儿的!

  “西西,你快让刑少爷放开你姐姐啊,难道你真的狠心至你姐姐与死地?”顾夫人恨恨的开口。

  “夫人,你怎能这样冤枉我,老公只是带姐姐下去而已,又没说要做什么,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对不对,老公?”顾西说完,朝刑北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刑北岩被她这一眼看的浑身酥麻,想都没想就点头。

  顾西回头,对着顾夫人一副看吧,我就说的表情,气的顾夫人险些晕厥。

  见她还想说什么,顾西皱眉,突然委屈的说,“我好饿啊。”她说着,还若有其事的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

  “王管家,让人准备饭菜。”刑北岩立即对后面的人吩咐。

  见自家少爷没有要放人的意思,几个手下将哭的要死要活的顾雪儿拉了下去。

  “顾夫人,请!”顾夫人还想要求情,却被一军官眼疾手快的挡住了,她没办法,听着女儿的哭喊,只能咬牙切齿的跑了出去。

  好啊,顾西,给我等着!

  两人没有呆多久,刚上楼,刑北岩一腔疑惑还没问出口,电话就响了起来。

  顾西明显感觉到他的表情一沉,就见他挂了电话。

  “怎么了?”见他似乎要走,顾西心中一紧,拉住了他的手。

  “一些跳梁小丑在背后蹦哒,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刑北岩冷冷道。

  顾西一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上辈子自己自杀后,就不知道被谁将消息爆了出去。

  因为刑家势力庞大,这件事自然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刑北岩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那些仇家们更是借机大肆宣扬。

  她当时恨死他了,还在背后骂他活该,完全没想过,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

  现在想想,她心中后悔极了。

  她承认前期嫁给刑北岩的时候,她确实是一万个不愿意,后来为了逃离,也帮着顾家人做了很多错事,等到嫁过来第四年时,自己喝醉酒惹了大事,刑北岩还是不顾一切的给她扛了下来,因此还遭到了刑家人的打压。

  她那时候才幡然醒悟,原来那些所谓口上说愿意帮自己,最爱自己的家人,才是一切的幕后指使。

  在她受到伤害时,他们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忙,冷眼相看。

  她那时候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但一切都太晚了。

  这四年来,刑北岩的事情被她暴露的太多,当时她却只是天真的觉得,以后好好跟他过日子就好了。

  结果在两人恩爱如初之时,也就是怀孕第三个月,顾雪儿找上了门,告诉她,说刑北岩背后有人了,还拿出他与一个嫩模亲密出入的照片。

  当时的她虽然没怎么跟顾家人相处,但是还是极度信任自己这个姐姐,一气之下,竟然离家出走。

  也因此,让刑北岩的仇家有机可乘,将她抓了去。

  她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顾雪儿安排的,目的就是,毁了她。

  那些人利用她,引来了刑北岩,当着自己的面,折磨他致死!

  她被那一幕刺激的晕厥过去,再次醒来时,被人打断了双腿,取出了孩子,丢在了医院,生不如死。

  她恨,恨顾雪儿的利用,更恨自己的愚蠢。

  有多少次,她多么希望,那个被折磨至死的人是自己。

  那么她就算化为厉鬼,也要将顾雪儿拉下十八层地狱!

  现在,她重生了,上天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这辈子,她倾尽一生,也要保护这个男人。

  这一世,他是她唯一话下去的执念。

  “那你快点回来。”她忧心忡忡的说。

  见她一脸担心的模样,刑北岩皱起了眉,她让自己快点回来,是为了离婚?

  想到此,他的目光越加寒冷,丢下一句,“你好好想想。”便大步走了过去。

  顾西莫名,但敏感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也罢,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个男人,怎么舍得对她生气呢,就算是,自己哄一哄,也就好了。

  她想着,站到全身镜前,打量着镜中那张稚嫩,却依旧惊艳的小脸。

  高中时,顾雪儿是班花,她顾西是校花,大学时,顾雪儿连班花都排不上,但她依旧是校花的存在。

  可惜了,因为嫁给了刑北岩,她就很少去学校了,现在正好是国庆节,学生放假的日子,明天就开学了,上辈子自己被抹臭的名声,这辈子,她将一一奉还!

  眸光中闪过冷意,她换了一声休闲的装扮,下了楼。

  “王婶,再做什么好吃的呀,好香!”跑到厨房,见几个佣人在忙碌着,她兴奋的跑了过去。

  “哎哟!少夫人,您吓死我了。”

  王婶被她吓得惊呼出声,回头一看,见是这个难伺候的小夫人,心里咯噔一声。

  难道嫌她们做的太慢了?

  “你们手脚快些,没看夫人等着吗?”见其他人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她赶忙喊道。

  谁会想到,平时家都不会回的夫人,会突然跑进厨房来啊。

  “大家别这么害怕,我就是过来看看而已,我还不饿呢。”上辈子自己的烂脾气,让家里的这些佣人都很是讨厌,虽然她们表面不说,但内地里都八卦疯了。

  各种为她们少爷打抱不平。

  这辈子自己想过的舒坦,自然也要这些人好好相处。

  “少夫人您先去外面稍等一会,很快就好了。”王婶出来打哈哈道。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们的,我也想学做饭,最近老公都没怎么吃饭,我怕他身体有影响,所以……”她红着一张小脸,两只小手搅啊搅的。

  众人面面相觑,表情都都有些诧异。

  见鬼了吧,平时对自家少爷厌恶至极的少夫人,现在竟然想为他下厨。

  真不是想要趁机毒死他?

  她们深深的为自家宠妻如命的少爷生命担忧。

  顾西一看就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了。

  她咬了咬唇,有些无奈。

  看来一时半会,想让她们对自己的警惕性降低,还是有点难啊。

  “那你们先忙吧,我自己找点事情做就行。”她讪讪笑出声,从厨房中拿出几个苹果梨子,自己洗干净,切成块,然后用玻璃碗装起来,在倒些酸奶搅拌着一起吃,也算是个简易的水果沙拉了。

  中间有佣人想要上前帮忙,都被她拒绝了,只能在一旁担忧的看着,生怕这个小祖宗,不小心切到手什么,见她终于搞定,才松了口气。

  顾西做好,抱着就坐到沙发上,盘着腿开始看电视,直到王婶叫她吃饭。

  她看了看桌上的菜,又想了想,掏出电话,给刑北岩打电话。

  “喂!唔~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她嘴里包着水果,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嗯?到家了。”

  那边他磁性的声音刚停,外面就有车子开了进来。

  顾西一手抱着玻璃碗,一手拿着手机,冲了出去。

  刑北岩刚下车,就看见她翘首观望的模样。

  “怎么出来了?”他脚步加快了一些,站到她面前,摸了摸她还有些苍白的脸,有些怪罪的语气。

  “我听到你回来的声音,就出来看看,我给你做了水果沙拉。”她将玻璃碗中为数不多的几块水果放到他面前,一副期待的模样。

  后面的佣人们“啐!”

  明明就是做给自己吃的好吗?

  刑北岩诧异的看向那碗。

  “你吃一块,可甜了。”她夹到放他嘴边。

  糟糕,少爷最讨厌酸奶这类的东西了。

  这夫人也真是,好歹也嫁过来一年多了,怎么还一点都不了解少爷呢?

  众人惋惜的想着。

  谁料下一秒,他们的少爷,竟然面无表情的将沾满了酸奶的水果吃了下去,还一脸正经的夸赞,“好吃!”

  what?

  他们有木有听错?

  明明您老咬都没咬一下就吞下去了好吧!

  顾西眼睛弯成了月牙,显示着她的开心。

  谁也不知道,就算是重生的顾西,也不怎么了解,刑北岩到底喜欢吃什么。

  因为只要是她给的,即使是毒药,刑北岩也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所以顾西,天真的以为,他真的爱吃。

  见她似乎还想夹,王婶赶忙上前,“少爷,少夫人,饭菜已经好了。”

  接受到自家少爷不满的一撇。

  好吧,看来她的好心人家并不接受,少爷很享受少夫人的投喂。

  众人脑门微汗。

  “吃饭了,先吃饭。”顾西也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一拍脑袋,拉着他坐到餐桌上。

  看着众人,顾西皱了皱眉。

  “你们都下去休息,别在这里站着了。”她还要跟刑北岩商量些事,大家都站这里,她心里怪不舒服的。

  众人一愣,下意识看向刑北岩。

  刑北岩沉着脸点了点头。

  见众人都走了,顾西深吸一口气,开了口。

  “老公,我想跟你说件事。”她小心翼翼的看他,生怕他不答应一般。

  “你真的想好了?”刑北岩脸色越来越黑,咬牙切齿的道。

  顾西一脸懵逼,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不过为了不惹他生气,她还是点了点头。

  结果这一点头,像是点燃了导火线一般,刑北岩猛地站了起来,丢下两个字,“随你!”就上楼了。

  听着楼上门被摔得怕啦一声巨响,顾西身子抖了抖。

  老天,自己只是想去学校上课而已,刑北岩怎么这么生气?

  难道怕自己会跟韩磊那个渣男联系?

  毕竟那人也只是大四而已,还跟她同一所学校。

  她可以说一万个保证绝对不会,但是刑北岩现在恐怕还是以为自己还喜欢那个男人吧。

  她有些心急,两人的关系才缓和一些,早上还那么疼她,现在就被自己惹生气了。

  顾西看着桌上的山珍海味也没了胃口,夹了些菜,端着碗小心翼翼的上了二楼。

  “老公?你在里面?”她敲了敲书房的门。

  刑北岩被她这一声,吓的第一时间,就是将手中的烟丢了出去,然后慌慌张张的用茶水漱了好几次口水,才黑着脸去开门。

  “我们出去说。”他绷着张脸上前,希望能在她发脾气之前,将人拉出去。

  “就在这里说。”顾西嘟着嘴,心里虽然不开心他抽烟,但现在不是她生气的时候。

  那些坏脾气,在他死去之后,早已被磨得一丝不剩。

  再说,她怎么舍得对他发脾气呢。

  两人现在的关系本来就处于崩溃边缘。

  她突然想起,上辈子自己自杀时,刑北岩就同意离婚了,后面顾家人的到来,打断了她的计划。

  顾雪儿在她的同意之下,成功入住,本来希望她离婚的顾雪儿,当时竟然劝她不要离婚。

  因为刑家现在在做一个大工程,顾家与韩家都想在里面恨捞一笔。

  她当时鬼迷心窍,再加上因为离婚两人成天吵架,让她起了报复心理。

标 签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太惹火 顾西刑北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