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司徒兰心上官瑞小说_炽爱游戏司徒兰心上官瑞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49 ℃
司徒兰心上官瑞小说_炽爱游戏司徒兰心上官瑞

炽爱游戏

司徒兰心上官瑞 著

连载中免费

炽爱游戏,司徒兰心上官瑞小说免费阅读,炽爱游戏章节列表,司徒兰心上官瑞全文无删减,主人公是司徒兰心上官瑞的小说《炽爱游戏》,作者凌沐才思敏捷,文风别具一格。作者是“凌沐”,小说章节预览:司徒兰心因为父亲的偏心,而嫁给了传闻中的魔鬼上官瑞,妹妹不要的东西,她必须甘之如饴的享受,但没人知道,所谓魔鬼,却将司徒兰心宠上了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炽爱游戏,司徒兰心上官瑞小说免费阅读,炽爱游戏章节列表,司徒兰心上官瑞全文无删减,主人公是司徒兰心上官瑞的小说《炽爱游戏》,作者凌沐才思敏捷,文风别具一格。作者是“凌沐”,小说章节预览:司徒兰心因为父亲的偏心,而嫁给了传闻中的魔鬼上官瑞,妹妹不要的东西,她必须甘之如饴的享受,但没人知道,所谓魔鬼,却将司徒兰心宠上了天。

免费阅读

  上官瑞起身离开了房间,司徒兰心长长的松了口气,挪步跟了出去。

  门外,刚才领着她过来的负责人又领了个女人迎面走来,见到上官瑞,诧异的问:“少爷,不挑了吗?”

  “就她了。”

  手往后一指,司徒兰心顿时成了焦点。

  她看到了那名失去机会的女人眼中流露出的嫉妒和不可思议,也看到了两名负责人脸上若释重负的惊喜,她抱一淡笑,荣辱不惊。

  “司徒小姐,请跟我们到正厅面见老夫人。”

  司徒兰心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面色冷峻的上官瑞,随着那两名负责人款款离去……

  这就是富贵人家,儿子挑媳妇,儿子的妈也要过目。

  富丽堂皇犹如宫殿般的别墅正厅,藏青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与传说中的恶婆婆并不相像,她的脸上挂着难得的亲和笑容。

  “老夫人,这位小姐就是少爷挑中的对象。”

  负责人恭敬汇报,她起身上下打量面前的女子,和蔼的询问:“你是哪家的女儿?”

  “回老夫人,我是司徒长风家的长女,我叫司徒兰心。”

  “今年多大了?”

  “二十四岁。”

  “刚才有没有被我儿子吓到?”

  “没有,上官公子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人。”

  老夫人诧异的睁大眼,欢喜的问:“你不怕他吗?”

  “不怕,我们刚才聊得很愉快。”

  “天哪,太好了……”她一把抓住司徒兰心的双手,诚恳的说:“那我儿子就拜托你了,你以后嫁过来,我们全家都会善待你的。”

  “谢谢老夫人。”

  司徒兰心出了上官家别墅的大门,外面和煦的阳光迎面扑来,她闭上眼,在心里默默的说:妈妈,我做到了。

  凯旋而归,阮金慧笑得合不拢嘴,直夸她命好,嫁得了好人家。

  嫁得了好人家不一定嫁得了好夫婿,越是嫁的好,越是不会有好下场。司徒兰心听着她的阿谀奉承,只觉得讽刺。

  她们要她活得低贱卑微,她偏要活得尊贵无上,总有一天,她要把那些曾经骑在她头上的人,全部都踩在脚下。

  ——

  金帝酒店。上官家的婚礼在此举行。

  新娘是个大气美丽的女人,纯白色的婚纱显得她贤淑温柔,大堂里客人并不多,但每一个看上去都很有些份量,婚礼没有司仪,新郎端着酒杯应酬其间,若不是新娘的打扮,还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场自助的宴会。

  上官瑞并不想举行这婚礼,但上官老夫人坚持要举行,只因为儿子虽然是七婚,但媳妇却是头婚,她不想委屈了这第七任媳妇。

  昨天才见的面,今天就举行了婚礼,闪婚也不过如此。

  “嫂子你好,介绍一下哦,我叫上官晴晴,是你未来老公的妹妹。”

  司徒兰心面前突然窜出来一位单纯可爱的女孩子,白皙的脸庞绽着甜美的笑容,一双大眼清澈透明,闪闪亮亮。

  “你好。”她回她一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子。

  “嫂嫂看起来好有气质好漂亮哦,希望这次可以久一点……”

  她怔了怔,小心翼翼的问:“久一点是什么意思?”

  “我哥以前的女人都是嫁进我们家没多久就离婚了,所以不奢望你会跟着他一辈子,但是待的久一点也好啊。”

  “那前面几位最久的一位是多久?”

  上官晴晴歪头想了想,还没来得及回答,司徒兰心身后赫然传来磁性而冷冽的声音:“这个问题,应该问当事人最清楚。”

  上官瑞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阴森的笑,如暴风袭来,让她短暂性不能呼吸。

  “最长不过三个月,所以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吧。”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

  婚宴还没有结束,司徒兰心便被上官瑞带出了酒店,确切的说,是被拽出来的。

  “你要带我去哪?”

  站在他的车旁,她满脸狐疑的问。

  “回家。”

  “可是客人还没……”

  她指了指身后的酒店,话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你喜欢在这里看到他们同情的眼神吗?”

  司徒兰心怔了怔,平静的说:“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嫁给我这样的男人,你注定就是要被别人同情的。”

  上官瑞冷哼一声,犀利的双眸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幸灾乐祸。

  车子开到了上官家的别墅门前,两旁的门侍缓缓拉开了雕花大铁门,司徒兰心望着大门左侧白云公馆四个字,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一句古话: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虽然是第一次结婚,可也参加过不少婚礼,从来没见过哪对新人的婚礼客人没散场,新郎新娘却提前离席,她兀自感叹,果然是嫁了个极品男人。

  进了别墅的正厅,上官瑞便不再搭理她自顾上了楼,仿佛根本就没有司徒兰心这个人,他无视她,不代表她不会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紧紧的跟随着他的步伐,来到了他们的新房,推开门的一刹那,司徒兰心目瞪口呆。

  这是新房吗?这是坟墓吧!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是鬼住的地方吧!环顾一圈,除了黑与白就没有第三种颜色。

  “进你房间去。”

  上官瑞慵懒的脱下西装,随手扔到床上,俊美的五官毫不掩饰他的疲惫。

  回她房间?

  司徒兰心思忖着这句话,不确定的问:“我们不住一起吗?”

  他视线扫向她,环xiong走到她面前,戏谑的问:“以我这种娶妻的频率,如果每次都住在一起,那我这张床上要睡多少女人?”

  “看不出来你还挺洁身自好。”

  “不是洁身自好,是怕弄脏了我的床。”

  她愣了几秒,木然点头:“哦,知道了,不过我住哪个房间?”

  “那里。”

  他手往卧室右方的墙壁一指,司徒兰心视线睨过去,纳闷的说:“不是画吗?”

  “把画掀开。”

  尽管一头雾水,她还是照做了,缓缓走向那一副巨大的山水画,葱指一挑,整个人霎时僵住,画的后方竟是一扇门,鲜少为某些事物动容的她,此刻竟也被深深的震撼,她终于意识到,做上官家的媳妇需要有多么强大的心理了。

  她可以想象,那些失败的女人们,第一次看到这扇门时,怎样不甘心的哭闹。

  “我以后就住这里是吧?”

  “是的。”

  “好,晚安。”

  她冲他浅淡的笑笑,转身拉开画后的门,进入了像密室一样的房间。

  关了门,长长的吁了口气,若不想成为一个失败的人,那需要鼓起多少的勇气,才能道出那一句晚安。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房间还有点人住的样子,最起码不是只有黑与白这两种颜色。

  应酬了一天,奢华的婚纱像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手伸向后背,拉开了精致的拉链,婚纱缓缓滑落,

  凝脂一样的肌肤吹弹可破,比莲花更纯洁,比玫瑰更惊艳,司徒兰心打开衣柜,里面满满一柜女式服装,品种齐全,质地精良,更重要的是上面的吊牌都还在,这就证明还没被人穿过,她挑了件稍微保守的睡裙,正要穿到身上时,门突然嗤一声拉开了。

  四目相对,她倒抽一口冷气,手里的衣服险些掉到地上,若不是平时足够冷静,怕是早已尖叫出声。

  慌忙扯过床上的毛毯裹住自己,她目光闪烁的问:“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怕什么,我没有爱女人的心,自然也不会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我也懒得多看你一眼。”

  他停顿了一下:“知道我前面六个妻子为什么离婚吗?这就是其中一个原因,你说,有哪个女人能够忍受得了守活寡的委屈?”

  司徒兰心听了上官瑞的话,想到了多年前母亲对她的教诲,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女人宁可失身也不能失心,此刻看来,她不仅不需要失心,更不用担心失身了。

  “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吗?”

  上官瑞漠然的撇她一眼:“不是,跟我来。”

  他率先迈出房间,司徒兰心赶紧穿好衣服跟了出去。

  “你每天进出房间,我的卧室是你的必经之路,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除了必须经过外,不可以在我房间里多停留半秒,更不要碰这里的任何东西,尤其是我的床。”

  上官瑞指了指身后那张干净整洁的大床,过分的强调:“连靠近都不可以。”

  “就那么讨厌女人吗?”

  司徒兰心难以置信的问。

  “是的,很讨厌,非常讨厌,像讨厌蟑螂一样的讨厌。”

  “为什么?”

  上官瑞挑起眉,不悦的提醒:“除了讨厌女人,我更不喜欢女人问为什么,所以,不要问太多的问题。”

  司徒兰心陷入深思,心中反复想着一个可能性,还没来得及验证,便被那个有着犀利双眸的男人否定了。

  “别猜测我是不是gay,不喜欢女人不代表就喜欢男人。”

  真是谜一样的令人捉摸不透的家伙,司徒兰心道一声:“明白了。”转身欲回房间,却被他出其不意的拉了回来,身子往前一倾,将她压倒在床上。

  她惊得目瞪口呆,半响才问:“这是干吗?”

  “闭嘴。”

  呵,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还让她闭嘴,司徒兰心讽刺的笑笑:“刚还说不喜欢女人,现在又突然这样,是不是有点虚伪了?”

  “看那边。”

  上官瑞用眼神示意她往门边看,顺势望过去,赫然发现原本闭合的房门什么时候竟被推开了一条缝,门缝外是一双双窥视的目光,像偷 情的人被抓到了一样,她的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

  然而,这还不算惊人,更惊人的是,上官瑞没有任何征兆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司徒兰心身体一僵,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大,她彻底懵了,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瞬间荡然无存。

  不带任何感情 色彩的吻,像寒冰一样冷,随着门渐渐闭合,上官瑞直起了身:“戏演完了,你可以起来了。”

  司徒兰心打量怪物一样的打量他:“以前也是这样演吗?”

  “因为你是第一个我自己挑的女人,所以,他们会以为有什么不一样。”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虽然人是他挑的,却是司徒兰心自告奋勇坚持留下的。

  木然的走向那副画,在掀画之前,她回头诚恳的提醒:“那个……我好像碰到你的床了。”

  “没关系,明天扔了就是了。”

  “……”

  司徒兰心明明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却因为他这一句极端的话,破例恶作剧了一把,“扔床还是扔嘴?”

  上官瑞脸一沉:“扔你。”

  纵然对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司徒家没什么感情,可突然换了个陌生环境,司徒兰心还是有些不习惯。

  尤其,是这么个怪异的环境。

  一夜辗转反侧,天没亮她便起了床,想出去洗个澡,却又怕吵醒了上官瑞,只好坐在床边等天亮。

  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她的房间有一扇不大不小的窗,盯着那冉冉升起的太阳,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正一点点向她靠近,一点点,一点点,侵入她的身体,最后衍变成了无穷的力量。

  房门被敲响,她听到了上官瑞冷冽的声音:“起来了没有?”

  她赶紧回一句:“起来了。” 起身拉开了房门。

  “跟我下去。”

  看也不看她一眼,便是这样命令道,司徒兰心随着他下了楼,楼下的客厅里,已经端坐了两位满面红光的老人,他们便是上官老爷和上官老夫人。

  上官家的佣人端来茶水,司徒兰心明白这是大富人家的规矩,新媳妇进门都要给公公婆婆敬茶,她举止优雅的上前,端起一杯茶水到上官老爷面前,恭敬的说:“爸爸,请喝茶。”

  上官老爷诧异的抬起头,惊喜的问:“你叫我什么?”

  “爸爸。”

  “好好。”他赶紧接过去。

  司徒兰心端起另一杯,递到上官老夫人面前:“妈妈,请喝茶。”

  上官老夫人眉开眼笑的握住她的手:“你知道吗?前面几个媳妇都是喊我们老两口公公婆婆,喊我们爸爸妈妈的你还是头一个。”

  她把视线移向儿子,欢喜的说:“没想到那帝王山上的高僧这么灵,我今天一定要去还还愿才行。”

  上官瑞一盆凉山泼过来:“别高兴太早,能撑得过三个月再说吧。”

  他转身又上了楼,上官老夫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好心情丝毫没受影响,压低嗓音问媳妇:“昨晚过得愉快吗?”

  司徒兰心含蓄的笑笑:“嗯,挺愉快的。”

  “有那个没有?我看到你们亲亲了哦?”

  上官老夫人一脸兴奋的等着她回答,司徒兰心想到昨晚那一双双偷窥的目光,顿时窘得满面绯红,上官老爷看出了她的尴尬,瞪一眼身边的老伴:“就算再怎么着急,也不能问得这么口无遮拦的。”

  “嫂嫂,早上好! ”

  “嗯,早上好。”

  上官晴晴的出现,很自然的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上官老夫人指使女儿说:“去喊你哥下楼吃早饭。”

  “我才不要去喊他。”

  司徒兰心立马说:“我去吧。”

  她缓缓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却发现屋里没人,疑惑的左右环顾一圈,脚步挪到与卧室相邻的房间,正疑惑他去了哪儿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句:“找我吗?”

  猛得转过身,她木然点头:“嗯是的,吃早饭了。”

  上官瑞这才拿正眼瞧她,却是盯着她的眼睛一直看,直看得司徒兰心浑身发毛,问:“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该不是如愿以偿嫁进了豪门,激动的一夜没睡吧?”

  她怔了怔,没好气的笑笑:“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看来你挺了解女人。”

  “不是我了解女人,是你的黑眼圈太吓人了,下楼的时候自己解释好,免得以为我对你做了一夜坏事。”

  印花大理石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司徒兰心突然心里莫名的发酸,在司徒家,她从来没有机会与家人一起吃早饭,与其说没机会,不如说没资格。

  九岁那一年迈进那个家门,他们便当她是隐形人,吃早饭的时候从来不喊她,她也不会自己厚着脸皮坐过去,小小年纪,因为骨气,觉得即使饿肚子也没有关系,直到多年以后,落下了很严重的胃病,才开始意识到,跟别人生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心疼她。

  一切冷暖,自知就好。

  上官老夫人见她一动不动,关切的问:“怎么不吃?这些都不合你胃口吗?”

  “哦,不是,不是。”

  她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银耳粥送入口中。

  “对了,今天你们要回门的对吧?我待会让管家替你们准备礼物。”

  “我没空。”

  上官瑞冷冷的拒绝。

  上官老爷眉一皱:“你没空,你是准备让她一个人回去吗?”

  “一个人回去有什么关系?已经是第七次结婚了,别搞得像头婚一样中规中矩。”

  “说的什么话?你是第七次结婚,人家兰心可是头一回,怎么能……”

  “没关系的,我们家不拘泥于这种小节,所以不用回门了,况且我也要工作。”

  司徒兰心打断婆婆的话,可是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妥,因为她不确定,像上官家这种大富人家,能不能接受媳妇在外抛头露面的工作。

  她似乎应该先跟上官瑞商量一下。

  “你做什么工作呀?”婆婆好奇的问。

  “教师,中学教师。”

  “呀,原来是教师啊,难怪这么知书达理。”

  司徒兰心谦虚的笑笑:“妈妈过奖了。”

  “在哪个学校呢?吃完了早饭让阿瑞捎你一程吧。”

  “不顺路。”

  上官老夫人眼一瞪:“人家还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不顺路?”

  “不管是哪里都不顺路。”

  司徒兰心忙打圆场:“不用麻烦他,我搭公车很方便的。”

  “公车?”

  上官老夫人惊讶的张大嘴:“我们上官家的媳妇怎么能挤公车?没事,他不捎你没事,我安排专人每天接送你。”

  “不用不用。”司徒兰心慌忙摇头:“我不喜欢太张扬,低调一点就好。”

  “可是……”

  上官老爷实时插话:“算了,既然媳妇有自个的主见,我们就别为难她了。”

  吃完早餐,司徒兰心与上官瑞先后出了家门,走在前面的上官瑞突然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女人说:“以后等我出门十分钟后你再出来,我不习惯有人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

  一只乌鸦从司徒兰心头顶飞过,她探究的问:“你该不是因为我结了婚还出去工作,所以不高兴,才这样说的吧?”

标 签炽爱游戏 司徒兰心上官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