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最美人生唐诚小说_最美人生唐诚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79 ℃
最美人生唐诚小说_最美人生唐诚

最美人生

唐诚 著

连载中免费

最美人生,唐诚全文免费阅读,最美人生最新章节,男主角唐诚,主角唐诚身上发生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他是《最美人生》中的主人公,该书不忍卒读,作者是人气作家渔阳员外,《最美人生》精彩概述:唐诚作为一个大街小巷中穿梭的出租车司机,人人都以为他普通平庸,却不想,从出租车司机到亿万首富的传奇,在他身上出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最美人生,唐诚全文免费阅读,最美人生最新章节,男主角唐诚,主角唐诚身上发生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他是《最美人生》中的主人公,该书不忍卒读,作者是人气作家渔阳员外,《最美人生》精彩概述:唐诚作为一个大街小巷中穿梭的出租车司机,人人都以为他普通平庸,却不想,从出租车司机到亿万首富的传奇,在他身上出现。

免费阅读

  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才找了一个泊车位。

  唐诚停稳车子,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堂堂一个市领导,市巡抚的母亲过寿,来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权的人物,像城关镇的苗基星亭长,孔令奇副巡抚,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都是圈子里的人,范围不大也不小。

  唐诚心里就对自己的领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能和市里市巡抚说上话,光这一点就让唐诚很钦佩。

  唐诚和边上的另一个开着帕萨特轿车的司机聊了一句,听说对方是鲁州县的县里市巡抚的专车司机。

  对方似乎很放得开,直接上来就对唐诚说:“想当官吗?凑着这个机会,给老太太去拜寿,说不定,你就不用开车了,立马就能当上一个乡亭长呢哈哈!”

  唐诚认为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福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镇上女领导的专车司机而已。

  他和那个市巡抚的专车司机聊了几句,仍然拿出拖布擦起了自己的车。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贺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统一安排到市里二招,也叫石榴宾馆,这个名字是后来新上任的市巡抚柳雪梅给取的。一般是用来招待市里公务或招待其他来秦的客商。

  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被安排在另外一桌。

  唐诚吃完饭,早早地就等到轿车旁,准备拉马玉婷巡抚回去。可是,马玉婷巡抚上车以后,唐诚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

  他想着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

  唐诚看马玉婷这个表情,面色白里透红,精神焕发,喝酒以后,就像怀里抱着两只洋白菜,看过去更有女人味了。

  唐诚问:“马巡抚,回去吗?”

  马玉婷说:“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

  唐诚知道马玉婷是一把手不假,但是也是一个女性,女人天性里,还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诚二话不说,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场,美香江大市场。

  商场里,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却给唐诚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唐诚说:“我一个小司机,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

  马玉婷说:“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你的脸面,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让你穿,你就穿吧!”

  唐诚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马玉婷淡淡地说:“你开个单据,我签个字,让会计报销了。”

  既然是公家拿钱,不穿白不穿,唐诚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装买了。

  穿上名牌西装的唐诚就更帅气了,让马玉婷巡抚,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

  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和唐诚赶到了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

  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一共开了两个包房,马玉婷一间,唐诚一间,两间是相邻的。

  唐诚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一定是等人的。想着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领导,并且在官场上混的风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唐诚心里想,马玉婷一定和上司领导幽会,那个男士手表,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

  而且马玉婷找了这么一个机会,想是把手表亲自送给上级领导的。

  唐诚做为领导的司机,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但是,窥隐之心是人都有那么一点,加上自己是个男性,自己的领导又是个韵味十足的女人。别看她是三十七八的年纪,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官场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这让马玉婷特别丰腴,唐诚甚至都有点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征服一下她的这种霸气就好了。

  唐诚把自己的房门开了一条缝,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进了马玉婷的房间。

  他透过门缝看见进来马玉婷房间的,正是今天中午马玉婷拜访的主角,市领导,市巡抚贺年丰。

  贺年丰走进马玉婷的房间,马玉婷急忙接过贺年丰的上衣,说:“贺巡抚,您来了。”

  贺年丰说:“马玉婷同志,你太客气了,送给老太太的寿礼很贵重,我都有点 承受不起了啊!”

  马玉婷说:“领导这是说的什么话!老人家过寿,我这个当晚辈的表示一下孝心,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我能调到城关镇任巡抚,我心里明白,这都是贺巡抚从中给我帮的忙,我从心底感激贺巡抚。”

  贺年丰说:“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证明我贺年丰没有看错人啊!玉婷,好好干,争取在城关镇巡抚任上,干出成绩,干出特色,让我这个市巡抚,在下次会上也有话说,证明我贺年丰提拔的人,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

  “是的,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马玉婷信誓旦旦地说。

  贺年丰这个时候来,一定是加班来的,下午四点多钟,正是私会的好时间。

  贺年丰看着眼前这个丰盈的女人,说了句话:“玉婷, 我就知道,看你身材大小,就知道你一定是一个称职的好镇巡抚。”

  这大小…还能关系到马玉婷的前程吗?

  马玉婷把上午买好的那款日式精美手表,送给了贺年丰,她说:“我也不知道给贺巡抚买点什么礼品,这款手表还不错,就买来送给贺巡抚吧!”

  贺年丰拥着马玉婷就到了房间的大床上,贺年丰说:“其实,玉婷,你什么礼物都不用给我买,你就是送给我最大的礼品了。我喜欢的还是你这个人!”

  马玉婷莞尔一笑,说:“我也喜欢贺巡抚。”

  贺年丰故作嗔怪的说:“这会,不要叫我贺巡抚,叫我年丰就行。”

  马玉婷说:“我可不敢。”

  贺年丰肥猪型的躯体,是一个典型的青蛙身材,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肚子上。

  而马玉婷给贺年丰的感觉是,肥而不腻,像红烧肉,香,但不糊嘴。

  这个贺年峰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和求自己办事的女下属发生点什么。他认为,和下属女职员发生关系,是最安全的,投资也是最小的,她们要的是升职,而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源,就是帽子,足够覆盖这种供求关系,而且也是很坚固的,也不容易发生事故,能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贺年丰毕竟是上了岁数,熬到他这个市里巡抚的职位,一般都是五十岁上下的人了,贺年丰今年都五十三了。对他来说,他只是在寻找着一种温暖的感觉。那么这个时候,贺年丰喜欢的女人,和她们玩的不是结果,享受的只是一个过程,他喜欢有阅历有韵味的美女下属,站在在自己的面前,在他的心里能获得一种极大的满足感。

  马玉婷今年三十七,确是一个正当年的少妇,又恰是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俗话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二十不浪三十浪、四十正在浪尖上,五十来个浪打浪。马玉婷的这个岁数,正好是承前启后,恰在高峰之巅上。

  可能是贺年丰中午喝了酒,影响到了他的发挥,功力不如从前了。

  马玉婷心里很是扫兴和失望。但是,她还不能埋怨。这要是是自己的那个在柳河县一中教数学的老公,如果五分钟就草草结束的话,马玉婷一定会骂道:笨蛋玩意!一脚就把老公给踹下去。

  可是,贺年丰毕竟是市里委员。光在社会地位上,就比自己的老公高出多少。所以,马玉婷只好强忍住心里的不快,佯作很满足的样子,温柔地抚摸着贺年丰的脊背说:“老贺,你已经很棒了!”

  贺年丰喘了一大口气,说:“我就喜欢玉婷这一点,温柔体贴。”

  好在,这个时候,贺年丰的手机响了。是市里办公室打来的,通知贺年丰去参加市里委员会。

  贺年丰迅速穿上衣服,带上眼镜,顺变把马玉婷送给他的手表,也放回到自己的公文包里。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文质彬彬的,市里委员的身份光环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临走前,对马玉婷说:“工作好好干,干好了,有成绩了,下一次换届的时候,我提拔你当柳河县的副知县!”

  马玉婷拉过来一条蚕丝被盖到身上,说:“我谢谢贺巡抚。”

  贺年丰穿上衣服,马玉婷就称呼贺年丰为巡抚;脱了衣服,马玉婷就可以称呼贺年丰为老贺。

  唐诚看到那个贺年丰离开了马玉婷的房间,唐诚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虽然这个马玉婷不是自己的老婆,自己本不该吃这门子醋,但是,马玉婷毕竟是自己的领导,是自己的女主人。好在让唐诚有点欣喜的是,贺年丰满打满算,进去马玉婷的房间也就半个多钟头,很多事情发挥不到极致。

  唐诚以为,马玉婷办完这些事,应该给他打电话,一起回柳河了。

  果然,唐诚的手机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马玉婷还是并没有着急回去,她让唐诚过去她的房间。

  唐诚到了马玉婷的房间,问了句:“马巡抚,我们回去吗?”

  马玉婷的身体半躺在席梦思的床上,背上垫着宾馆的蚕丝被,一脸的倦容,好像生了一场大病,初愈一般,眼睛里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那种眼神看到唐诚,唐诚心里一动,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对女人疼爱的那种情感。领导虽然是一个城关镇的巡抚,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马玉婷说:“先不忙着回去。我的腰很疼,可能是腰椎病又犯了,你过来给我按摩一下腰部吧!”

  唐诚嗫嚅了一下,犹豫着说:“马巡抚,我,我不懂按摩。”

  马玉婷说:“无所谓,这是我的老毛病了,经常犯,你过来按压一下,我就会舒服多了。”

  马玉婷心里明白,自己这个腰疼病又犯的原因就是刚才和贺年丰办事有很大的关系,贺年丰把自己的身体和情感,都搁在半空中了,这种场景对女人的身体健康是极其不利的,对女人的肾脏器官都有损害,女人最怕在欢乐中,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被扔到半空,那样一定会闪到腰的,不让男人按压几下,这个腰疼就好长时间过不来。

  马玉婷把身体趴到床上,唐诚硬着头皮,过去把两只手放到马玉婷腰上,轻轻地按压着。

  马玉婷鼻子里哼了几声,说:“不行,力气太小,再用点力。”

  唐诚手上就再加了一把力,也是司机的胳膊,经常转动方向盘,有点力气,唐诚用了十分力,马玉婷的双腿错了一下,闭上眼睛,说:“这个力道正好。”

  这个马玉婷身材比例很好,唐诚的眼光忍不住开始瞄下去。

  马玉婷睁开了眼,说:“按呀,小唐,你按的不错。”

  当领导的司机,不单单只会开车,还要会给领导按摩,关键的时刻,还能给领导当保镖保姆厨师家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专车司机。唐诚是为领导服务的,这按摩的工作,其实,说起来,也是他这个当司机的一项必备的技能。

  按压了学生一节课的时间,马玉婷伸了一下胳膊

  马玉婷说:“好了,我们回去吧!”

  马玉婷躺了片刻,唐诚给马玉婷拿来外衣,马玉婷穿到身上,然后对唐诚说:“拿着我的包和水杯,我们走。”

  有了异性的这次按摩,马玉婷的身体恢复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红润的气色,不再那么的憔悴了,唐诚收拾了一下房间,检查了一下没有遗漏的物品,就拉上马巡抚,直接回了柳河县。

  柳河县距离秦北市一百多公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唐诚就把马玉婷直接拉到了位于柳河县御龙花园的家。

  唐诚把马玉婷搁到家里,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唐诚也该下班了,把帕萨特停回到城关镇衙门大院的车库里,自己就要回家了。

  唐诚的家就住在柳河县老机械厂的家属院,爸爸是机械厂的退休工人,妈妈是老教师,唐诚还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

  晚上八点钟,唐诚的手机又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唐诚接了以后,马玉婷让他马上赶到她家的楼下,要用车。

  妈妈心疼唐诚说:“这都忙活了一天了,晚上也不让睡一个囫囵觉啊!”

  爸爸说话倒通情达理。他说:“这就是司机的职业,为领导服务的,就应该随叫随到,现如今找个工作不容易,你要珍惜,去吧,儿子,路上慢点开车。”

  唐诚无奈,又骑上电瓶车赶到镇上,再开上车直接去了马巡抚家。车到马巡抚的楼下,唐诚一按喇叭,马玉婷就牵着女儿甜甜的手,走下来。

  马玉婷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坐到车里,然后对唐诚说:“去我的妹妹家。”

  晚上快九点了,马玉婷还要去自己的妹妹家,唐诚就明白,领导又和自己的丈夫吵架了,马玉婷别看在事业上,混的有声有色,但是,在家庭上,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两夫妻经常争吵打架,甚至有的时候,还闹到要离婚的边缘。

  一个女人在事业上做的很大,婚姻大都经营的不好,总是有舍有得。

  唐诚看到马玉婷的丈夫追出来,酒气熏天,他醉醺醺的拍打唐诚的前车脸,说:“把女儿给我留下。”

  马玉婷打开车门,让女儿下车,女儿哭哭啼啼的,左右为难,唐诚也很为难,不知道,该劝些什么。

  唐诚扶住甜甜,说:“甜甜听话,先跟着爸爸,回头哥哥再来接你。”

  唐诚从自己的姑姑那里说起,应该叫马玉婷阿姨,所以,只能是自称是甜甜的哥哥。

  马玉婷的丈夫史善良拉过女儿甜甜的手,也气冲冲的回到了家里。

  马玉婷在车里对唐诚说:“我们走。”

  路上,马玉婷余怒未消,她对唐诚倾诉说:“这个老史,也太不老实了,我这刚刚上任城关镇的巡抚,他就给我提要求了,说什么,他要当柳河县一中的副校长,就他啊,教务处的职位都没有当过,直接要求当副校长,他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官场上的事情,不是不可以暗箱操作,但是,也要有个度啊,这毕竟不是去菜市场买菜,有钱就能买到一切。”

  唐诚只能是符合领导的话,说:“什么事情都是慢慢来,循序渐进,都有一个过程。”

  马玉婷说:“是啊,最可气的是,他要求当副校长,还算是政治上要求进步,有上进心,可以理解,他还给我要钱,给他买辆私家车,说现在,他们县一中,很多教职工都买私家车了,你说说,他一个小小的教师,每天也不用他接送孩子,他买车干什么,就为了显摆,上下班就那几里地,他图的什么?我是巡抚不假,但是,我不是亿万富豪,我的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就那么一点家底,都折腾完了啊!以后还过不过日子啊!”

  听了马玉婷的话,唐诚就感觉是史善良的不对。

  不过,这件事,不是对错就能这么说清的,清官难断家务事,唐诚给马玉婷开了半年多的车了,马玉婷办得那些事,作为马玉婷的丈夫,也是很悲哀的,这一点,唐诚清楚。

  史善良从另一方面,想要点补偿,也可以理解。

  车子到了中心花园,马玉婷的妹妹家。

  马玉婷的妹妹叫马玉倩,在柳河县财政局预算科上班,长的和她姐姐一样,很漂亮,今年都二十八了,至今未婚,她就是太过挑拣,高不就低不嫁的,耽搁了。

  马玉倩上班五六年了,也积攒了一点钱,交过首付,贷款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楼房,是十一楼,自己一个人住,马玉婷生气了,不想回家麻烦年迈的父母,就到妹妹这里暂避一下。

  马玉婷上去十一楼了,走到电梯门口,她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唐诚安排说:“对了,只顾的生气了,晚饭还没有吃,你去我们城关镇定点饭店,清荷酒店那儿给我送四个菜来。你亲自送过来吧!”

  都这个时候了,领导还没有吃晚饭,唐诚心里有点心疼这位女强人,当领导的,也不容易,官场上有一套是是非非需要应付,家里还有一套琐碎事需要应对,唐诚体贴一下领导,也是应该的。

  唐诚赶到清荷酒店,自己是马玉婷的司机,早就和清荷酒店的老板熟识了,唐诚到柜台上,写了一个白条子,四个菜一会就做好了,青椒炒肉,清炖羊肉,木耳山药、清蒸鸡蛋膏,都是马玉婷最爱吃的。

  唐诚要了两个方便袋,另外要了四个烧饼,开上车,直接了马玉倩家。

  到了十一楼,这是唐诚第一次见到马玉婷的妹妹马玉倩。

  唐诚眼睛一亮,果然是一母同胞,比姐姐的姿色还要美丽些。

  马玉倩和马玉婷是亲姐妹,两个人都有漂亮美丽的基因。玉倩是姑娘,比玉婷清纯靓丽的多,比玉婷也瘦些,腰身也细。

  和姐姐相比,姐姐梳的是齐耳短发,简洁干练,妹妹梳的是马尾辫,清新自然。

  因为是晚上,妹妹穿的是一袭白色的长裙,下摆垂到腿弯以下,上身是吊带,松松垮垮的。

  唐诚敲门,马玉婷冲着妹妹使了一个眼色,妹妹随手就抓起沙发上一件黄色上衣,穿到身上,系上扣子,去给唐诚开门。

  唐诚把四个菜拿到厨房,妹妹也跟着进到厨房,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倩说:“你家的碗呢,我把菜盛出来。”

  马玉倩弯腰就去橱柜里拿碗,唐诚在一边站着,眼睛的余光一瞟,就看到了马玉倩......

标 签最美人生 唐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