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减_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姜不肯撞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37 ℃
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减_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姜不肯撞

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

姜不肯撞 著

连载中免费

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无删减,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在线免费,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全文免费无弹窗,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完整版未删减;主角是文椒的小说名是《古代男子图鉴》是由姜不肯撞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文椒死后又重生了,为了活得更好,她摘下了她伪善的假面,然后开始了自己在燕国的渣女“集邮”之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无删减,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在线免费,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全文免费无弹窗,古代男子图鉴姜不肯撞完整版未删减;主角是文椒的小说名是《古代男子图鉴》是由姜不肯撞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文椒死后又重生了,为了活得更好,她摘下了她伪善的假面,然后开始了自己在燕国的渣女“集邮”之路……

免费阅读

  在元家住下的日子里,文椒自觉充当着元府女主人,又时刻注意分寸毫不越界。

  每日寅初刚过文椒就起身,为元芷打好了水放在门外,又到灶上起火热粥,粥好后便放在台上,做完这几件事又回自己屋里补眠,两人少有碰面的时候。元芷归家的时间也比以前晚了许多,两人维持着这种同住一院的微妙,谁都没有开口打破。

  元芷其实是有些不习惯的,父亲去的早,家中环境逼得他早早懂事,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如何照顾自己,进京赶考时也不曾带上小厮,衣食住行一概自己解决。如今文娇娇住了进来,本以为她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想到家中一切都被她收拾得妥妥帖帖,更是雷打不动地在他出门前就已经煮好了粥。而自己在家的时候她也只呆在房中,这样的体贴让元芷免了不少尴尬。

  想起今晨放在热粥旁的香囊,元芷觉得有些热。他的香囊是母亲送他赴京赶考时所制,已经用了许久,边角都有些发白了。是她看见所以才又做了一个吗?元芷扯了扯领子,胸口有些发闷。正想着,便听见前头的糕点铺子门前,一个粗布小厮在叫卖豆糕。

  元芷看了看身上戴着的香袋,走了过去。

  待回到宜安坊,元芷正掏出钥匙,就见隔壁院子的陈老妪看着他打趣道:“好香的豆子味,给夫人带的吧?”边说边往元家院门看去。

  元芷一下红了脸,忙解释:“不是,老夫人误会,她..她只是家里远房的亲戚,不日便走的。”文娇娇虽然是借住在自己家,但毕竟是个女子,元芷自然要维护她的名声。

  “哦——”陈老妪语调微扬,这年轻人么,脸皮薄些也可以理解。说是远房的亲戚,谁又知道是真是假,“倒是老妪糊涂了,元先生这亲戚生得真是水灵,我瞧着比那桃花还俏丽咧。”

  ...

  文椒正在树下看书,闻声朝门口望去,就见元芷逃一样大步走进院里,手上还提着东西。

  “被什么追着跑呢?”合上书,文椒笑着调侃他,元芷这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

  元芷被她一笑晃住了神,想起陈老妪夸她的话,仿佛看到了文椒站在桃花树下,面容比花更娇嫩艳丽的样子。只觉喉咙更痒了些,好不容易定定神,将包好的豆糕递给文椒:“没什么。回来的路上见着有人叫卖豆糕,闻起来不错,文小姐试试看。”

  哟,这是报香囊的恩来了,文椒嘀咕。

  她做香囊自然是为了讨好元芷,对着这样光风霁月一般的人物很难没有好感,何况又有裴恪等人的衬托。这几日观察下来,文椒对元芷的评价颇高——年纪轻轻前途光明,自律寡言心地善良,长得又儒雅俊秀,最重要的是还很纯情。

  纯情,意味着好骗。这也是文椒前几日都把握着分寸,却在今日主动送香囊示好的原因。对这样一只潜力股,就算做不了他的朱砂痣也要做他的白月光。

  文椒将豆糕分成两份,示意元芷坐下一起吃,心里又想着礼尚往来是远远不够的,要再添一把火才是。再过几日就是文娇娇的生辰...

  元芷余光扫过女孩的脸,她像在思考什么,鼓着嘴巴,看起来圆乎乎的,甚是可爱。

  四月初九。

  文椒跟在元芷后出门往集市去,她想买年龄小点的一男一女,将来不管是继续住在元家还是搬出去都有个照应。而年纪小的观念还没完全定型,会比较容易接受自己跟其他人说话做事上的不同。向贩子约好了送人上门的时日,又买了些酒菜,文椒才慢步回宜安坊。

  今天是原身文娇娇的生辰,她昨夜已经暗示过元芷,元芷早晨出门前还特意敲了敲她的房门,告知她自己归家的时辰。

  文椒准备做两道小菜,再温上买来的碧潭春——特意选的一款果酒,刚开始喝只会觉得果香清甜,让人欲罢不能,多喝上几口才知道后劲的厉害。肌肤之亲,这是用的傅氏对付她的方法。不同的是她会让元芷觉得是自己的错,辜负了这个文弱小姐的信任。

  她也知道元芷对她有点好感,只是这样的好感还不够。眼下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可以走日久生情的路子让元芷习惯她、爱上她。但几天前元芷读信的事情惊醒了文椒——元夫人已经得知儿子中了探花的事,起身进京来照顾他了。按元芷算的时间,再过个八九天元夫人也就到了,自己到时候是没有理由再住在元家了,这一点元芷也知道,所以欣喜过后才会踌躇地看着她。

  自己现在是不需要担心银子的事情了,但眼下还能靠着文府的余威过轻松日子,等到周围人探清她的底细,一个不受宠又被赶出府的孤女?那时才是真正的难。元芷就是她选中的“靠山”,能嫁给他当然好,嫁不了也要让他对自己念念不忘,确保他会再次对她伸出援手。

  “对不住了。”文椒叹了叹,开始准备晚上的“生辰宴”。

  看着天色渐渐昏黄,文椒将做好的菜放回灶上温着,回房沐浴后换了件鹅黄的对襟襦裙,扑了层薄粉,又抹淡了口脂。

  文椒又检查了一遍仪容,信心多了几分——镜中人玉骨雪肤,盈盈秋水似有万千柔情道不尽,直让人心里一颤不敢多看。粉唇皓齿,丽质天成。解语花还善庖厨自然很贤惠,再配上娇中带媚的脸和衬得人活泼俏丽的衣裳才是真的人间极品。

  元芷回到家中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文椒——玉貌花容,一双瞳人剪秋水。跟往日里的温婉贤淑不同,一笑一点头都有风情万种。偏偏又穿着一身鹅黄,多了几分娇俏玲珑,一眼望去只如神女下凡。

  文椒看向他红透的耳朵,也生出了几分小女儿心态,一口蜜嗓柔道:“我去摆碗筷,先生稍待。”

  留在原地的元芷自觉失态,握了握拳轻咳了几声。

  文椒摆好饭,理了理头发,招呼着元芷:“我观先生平日里多喜食辣,不知合不合先生胃口。”

  元芷点头道谢,自己确实喜辣。只是平日里来往的世家子弟们多注重养生之道,饭菜偏清淡,只他一人时才会点上重口些的吃食解解淡,没想到她却注意到了。心里自然是有些欣喜的。这三小姐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接触最多的女子,越了解越有好感,善解人意文静庄重,却也有几分女儿家的俏皮,时不时还会打趣他两句。

  这些日子她对自己如何,元芷也是清楚的。两人间总有些似有若无的情愫夹在其中,这种不确定的感觉挠得他心里发痒。

  文椒将元芷的反应看在眼中,不动声色地劝着酒,天已经有些暗了,元芷这边一杯杯碧潭春入肚,也开始有些迷糊了。文椒虽然喝得比他要少许多,但也低估了这碧潭春,脑子里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眼神却迷离了些许。

  未免自己一番苦心作废,文椒唱起了今夜的重头戏,狠狠拧了一把自己的腰,眼中含泪:“多谢先生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有人陪着过生辰呢。”

  元芷不解:“文府...?”虽然不受宠爱,但也是文府的主子,文家二小姐的生辰办得这么隆重,难道她没有?

  “先生不知,”文椒苦笑,“我娘生下我就去了,我的生辰也是她的祭日。父亲因此有心结,我也不愿再去伤他的心。”

  泪水划过她的脸滴在桌台,元芷仿佛能听见那滴泪撞在木桌上的声音,啪地一声也撞在他心口。

  他也不是个会说话的,只安慰:“令堂若在世,想必不会希望你伤心。”说完,他又觉得还不够:“以后会有人陪着你的。”

  只要你愿意。

  文椒点到即止,点头道:“嗯,借先生吉言。再敬先生一杯,多谢先生收留,这些时日我才第一次像有了家一般...”

  元芷举杯的手抖了一抖,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想的,这是家吗?她心中的家?

  这一杯不得不喝,文椒又借着几个典故委婉地夸赞了元芷一番,好再劝几杯酒。见天色近黑,元芷神色已然不复清明。试探着伸手:“先生,先生,这是几?”

  元芷不语,少女玉纤纤的手在眼前晃来晃去,让他看着发晕。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她:“莫再晃了..头晕得很。”文椒只觉手指处一阵温热,这一星半点的热烧得她也热了起来。见元芷已然忘记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文椒放心地将他的手抬放在自己肩上,咬咬牙搀着他往自己屋子里走去。


标 签古代男子图鉴文椒小说 文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