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_艳骨神偷桃儿小说路易波士茶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94 ℃
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_艳骨神偷桃儿小说路易波士茶

艳骨神偷桃儿小说

路易波士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艳骨神偷最新章节,艳骨神偷桃儿小说章节目录,艳骨神偷桃儿小说在线免费,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完整版未删减;主角是桃儿、白景崇、赵元琅、宋沐风的小说名是《艳骨神偷》是由路易波士茶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鸨母识相关了门离开,只留下白景崇和那少女。少女依旧坐在白景崇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吻他。白景崇也不躲,搂住她便是一个深吻。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撬开少女的檀口,直取香舌,翻搅着夺取她的津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艳骨神偷最新章节,艳骨神偷桃儿小说章节目录,艳骨神偷桃儿小说在线免费,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艳骨神偷路易波士茶小说完整版未删减;主角是桃儿、白景崇、赵元琅、宋沐风的小说名是《艳骨神偷》是由路易波士茶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鸨母识相关了门离开,只留下白景崇和那少女。少女依旧坐在白景崇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吻他。白景崇也不躲,搂住她便是一个深吻。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撬开少女的檀口,直取香舌,翻搅着夺取她的津液。

免费阅读

  深夜,开封府。

  新月如弦。昏暗的灯笼微微闪烁,根本照不清街巷这些个阴暗角落。

  一个身着深色夜行服的身影,在夜色笼罩下,运着轻功飞速狂奔着。

  身后,则跟着一身官袍的年轻侍卫。

  “小贼,你以为你今天跑得掉吗?!”

  隔着叁丈的距离,追不上,也甩不掉。像是只烦人的苍蝇。

  那小贼恼火地转了几个弯,一闪,消失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楼宇当中。

  这位名叫展皓云的侍卫眯了眯眼,绕到楼宇正门,刚想亮出名牌进去,却被门口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吓得一哆嗦,险些下意识把刀抽出来。

  竟然是家妓y!

  “哟,这不是展皓云展侍卫吗,您今天这是约了朋友?”

  门口拉客的鸨母自然一眼认出了这位着名的开封府第一侍卫,全然不敢造次,连忙上前打招呼。

  展皓云摆摆手,客气道:“有个我追了许多日子的贼子方才躲进了你家馆里。我今日捉不到贼事小,若是惊扰了客人、伤了馆里的姐儿,怕是有些麻烦——还请妈妈行个方便。”

  说起来,这间妓y也并非寻常去处。展皓云在开封府做侍卫多年,自然再了解不过。

  妓y也分叁六九等。这间馆子最不寻常之处在于,这是开封府官办的妓y——专门用于关押那些因株连而被打为娼籍的犯罪官僚家中女眷,能来玩乐的自然也不是寻常人。

  叁教九流,庙堂江湖,无所不包。

  就连这里的鸨母,他也要敬称一声妈妈——人家可是朝廷派遣、领着正经俸禄的。

  “展侍卫客气了。”鸨母回了个礼,有些为难道,“只不过展侍卫这一身官袍佩刀,进去怕是要惊扰了客人——今天,馆子里可是有不少道上的朋友。”

  道,自然指的是江湖道。

  身在江湖,哪有身上不背几条命的?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我不追究这些,只捉我这个贼。”展皓云从口袋里摸了个银角子出来,递给鸨母,问,“被我亲眼看到进了妓馆,被我亲手搜出来,想来这贼子回头也怪不到妈妈头上。”

  鸨母叹了口气,收了银子,喊了几个小厮进去查看一番。

  两炷香工夫过去,对展皓云道:“各屋子里倒没什么异动,各位姐儿也都安好——只是,今日有位客人,似这条道上的朋友。”

  天香苑,天字一号房。

  一袭白衣的男人正微眯着眼睛在蒲团上坐着,身后穿着一袭半透明纱衣的少女则沉默着给他捏着肩膀。

  与其他房里或是抚琴唱曲、或是颠鸾倒凤的嘈杂不同,这间房里一片安静,只能偶尔听到香炉里燃烧的毕剥声。

  而这片宁静,却忽然被一声巨响打断了。

  门被一脚踹开,身着官袍的带刀侍卫气势汹汹地走进来。身后跟着的鸨母一脸惊惶,一副想拦又拦不住的慌张模样。

  “白景崇,果然是你!”

  展皓云盯着他,咬牙切齿:“这几个月在开封府四处行窃的人是你吗?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动土,谁给你的狗胆?!”

  这位叫做白景崇的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神情冷漠:“展大人这几年侍卫真不是白当的,这么快就学会血口喷人了。”

  “我亲自从杨员外家一路追过来,亲眼看着他进了这妓馆,还能找错了人不成?”展皓云愤愤不平,“除了你,还有谁有这轻功,能从我手底下跑出来?”

  白景崇平静抬眉:“说不定是展侍卫高估了自己轻功呢。”

  男人身后的少女,听闻这话乐得扑哧一笑,被展皓云扔了一记眼刀,吓得连忙瑟缩到白景崇身后。

  却被白景崇一把扯住手,拽到了怀里。

  “展大人要没什么别的事,就请自便吧。不似展大人,在下今夜可有事要忙。”

  手搂着怀中少女盈盈一握的纤腰,动作暧m,言语中尽是暗示。

  一身薄薄的纱衣因为方才的动作,顺着肩膀扯掉大半,瘦削的香肩露了半边出来。

  肚兜下,浑圆的双ru形状饱满,两点从布料下面微微凸起。

  展皓云脑子一热,眼神一转,不由与那少女对视了个正着。

  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里尽是娇俏,因为突如其来的亲密,而在脸颊上飞起两团红晕。

  看这女孩在白景崇怀里一副自在模样,分明已是熟识。

  不对……哪里不对……

  展皓云皱着眉头,思索着。白景崇却道:“展大人不肯走,莫非是想旁观?想不到开封府的侍卫竟然有这般不可告人的癖好……”

  他怀中少女又是一声失笑。展皓云被臊得脸红脖子粗,一甩袖子,留了句“你给我等着”,摔门而去。

  鸨母识相关了门离开,只留下白景崇和那少女。

  少女依旧坐在白景崇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吻他。

  白景崇也不躲,搂住她便是一个深吻。

  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撬开少女的檀口,直取香舌,翻搅着夺取她的津液。

  吻了半天,少女已是气喘吁吁,搂着白景崇笑嘻嘻说:“白大哥今日可是救了桃儿一命,桃儿无可为抱,只能以身相许了……”

  白景崇看了她一眼,方才面对展皓云时的冷漠一扫而空,眼神里写着淡淡的宠溺。

  “我救了你的命,还想从我这儿占便宜?桃儿想得可真美。”

  这名唤作桃儿的少女,气哼哼撅了噘嘴,抱着白景崇撒娇:“反正破瓜日定然也是要被白大哥买下来的,早做晚做有什么区别?”

  妓馆的姐儿,不论几岁入娼籍,凡是尚未破身的一律等到十五岁摘花——即由恩客竞拍这处.女之身,价高者得。

  而白景崇,这位江湖第一侠盗,自然是不缺钱的……

  何况他们还是老相识。

  “就这么想要么?”

  见桃儿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白景崇心里也是有些好笑。

  人家卖到妓馆的女儿接客,都是一副一哭二闹叁上吊的不情愿,就她桃儿一提起来便一副跃跃欲试模样。

  明明是性事都没接触过的处.子,这般主动勾.引。

  怕是天生的……骚货。


标 签艳骨神偷桃儿小说 桃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