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宋涟漪顾景桓)小说_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君清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3643 ℃
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宋涟漪顾景桓)小说_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君清

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

君清 著

连载中免费

宋涟漪顾景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宋涟漪顾景桓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宠文《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全文讲述的是:宋涟漪死后重新,发现自己到了古代,还被绑定了一个淘宝系统,只要完成系统任务,便可以兑换淘宝上的东西,于是虐渣渣,打白莲,她一个不落,还有那个被人欺负的野人顾景桓,她护定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宋涟漪顾景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宋涟漪顾景桓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宠文《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全文讲述的是:宋涟漪死后重新,发现自己到了古代,还被绑定了一个淘宝系统,只要完成系统任务,便可以兑换淘宝上的东西,于是虐渣渣,打白莲,她一个不落,还有那个被人欺负的野人顾景桓,她护定了!

免费阅读

  “小贱蹄子,快给我出来!别偷了老娘的东西就躲在屋里当缩头乌龟!”

  听到林氏在门口叫骂的声音,宋涟漪怔了怔,她什么时候偷过林氏的东西了?

  而且,她还以为林氏刚被宋老太太惩治过,会消停一段时间,不料刚解除惩罚就来闹事,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勇气可嘉,还是愚蠢贪婪到完全没脑子了!

  宋天恩听到声音,被吓得往宋涟漪身后躲了躲,宋涟漪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没事。”

  走出厢房,正想迎接林氏,不料林氏却直接带着宋婷儿和宋汐儿闯入厢房,看到厢房里布置的东西,眼睛瞬间都直了:“看看啊……这丧良心的贱人,偷了我多少好东西啊……”

  她上前拉扯着铺在床上的被单和被褥,布料丝滑柔软,就连镇子上最好的布庄都比不上。

  还有摆在小破木桌上的东西,瓶瓶罐罐的,虽然说不出是什么,却对外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林氏嫉妒了,宋婷儿和宋汐儿也嫉妒了,望着宋涟漪的眼神都充满了愤怒——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贱人能用到这么好的东西!?

  宋涟漪就是他们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他们高兴了,就赏她一块骨头吃,不高兴了,就能随意打她骂她以欺负她取乐,这么好的东西,难道不应该是属于她们的吗?

  这时,老屋中的宋老太太也听到声音赶来,怒斥道:“老二家的,你又发什么疯?”

  她在裴氏的搀扶下冲到厢房门口,抄起拐杖冷冷地道:“可是刚才的打还没挨够?”

  “娘啊娘啊,我可怎么活啊,这个小贱人偷我的东西,都摆到明面上了!”

  林氏努力挤出眼泪,冲向宋老太太的面前,示意她看厢房里的东西:“你看这被单和褥子,哪里是她这种卑贱的小丫头能用的东西,这分明是我娘家侄子带过来送我的礼……”

  老太太循着林氏的目光看去,也着实吃了一惊,她活到这把年纪,从未见过这么好的料子。

  不由看向宋涟漪怒斥道:“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来的?”

  见时机已到,未等宋涟漪开口,宋婷儿就委委屈屈地道:“涟漪妹妹,你想要什么东西,只管跟我和汐儿妹妹要就是了,大家都是好姐妹,互相分享是应该的,何必自己偷偷的拿呢?”

  她扭动腰身走到破木桌子旁边,拿起一瓶沐浴ru道:“汐儿妹妹,你看这是不是前些时日,我们从张货郎那里买来的?当时花了我们好些银子呢,足足让我心疼了半个月……”

  宋汐儿恍然大悟,连声附和:“是啊是啊,我们自己都没舍得用,却被这个贱蹄子偷走了!”

  宋婷儿将破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全都揽在怀里准备带走:“涟漪妹妹,这次的事就算了,看在大家都是姐妹的份上,我和汐儿妹妹不会与你计较的,这些东西你就还给我吧……”

  宋涟漪知道这些现代的东西,肯定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却没想到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见宋婷儿抱着她的东西想走,宋涟漪挡住了去路:“婷姐儿说这些东西是你的,有何证据?”

  宋婷儿脸色一变,急忙道:“你看你一身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哪里能有这样好的东西?”

  宋涟漪微微一笑,道:“即便我穿的破破烂烂,也不代表我不能有这些好东西,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些东西不是我的,也不代表它们就是婷姐儿和汐儿妹妹的,不是吗?”

  裴氏趁机插话道:“是啊,大家都知道你们二房也过得紧巴巴的,哪里能买到这样的好东西,不过我们家莲儿最是喜欢捣鼓这些东西,兴许是从莲儿那里拿的吧,回头我问问莲儿……”

  这个大伯母真是个奇葩,每次总少不了她的事,就喜欢跟在人后捡漏么?

  宋涟漪淡淡道:“二婶子说这些床单被褥是你的,不知婶子嫁进宋家的时候,嫁妆如何?”

  林氏脸色一变,她娘家穷,当初嫁进宋家的时候,就陪嫁了一床粗布被褥,和一个洗脸盆,也是因此她被宋老太太和裴氏两人嘲讽拿捏了这么多年,宋涟漪现在提起来的意思是……

  见林氏不说话,宋涟漪又道:“我听人说,二婶子当初嫁进我们家的时候,林家就陪嫁了一床粗布被褥和一个脸盆,如此说来,不知道林家是不是对我们宋家有意见,姑娘出嫁陪嫁那种粗布被褥,侄子探亲却拿来这样的好东西,你们林家人的礼数真是让人看不懂呢……”

  林氏被她说得面红耳赤,脱口辱骂道:“你个小贱丫头,讽刺谁呢!”

  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宋老太太,终究有点畏惧,压低了声音:“那时候我们娘家穷,拿不出好东西,现在家里过得好了,拿出点像样的布料送礼也不算什么,算是给我的补给……”

  “是这样么?”

  宋涟漪唇角勾起,露出淡淡的讽刺:“我怎么听说,婶子娘家的舅舅做生意赔了本,欠下不少银子,连去年过年的东西都是婶子补贴进去的呢?好吧,就算婶子说得对,林家现在恢复元气,过得好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林家以后再来人,送礼的规格就像现在这样呢?”

  林氏傻眼了,她娘家自从弟弟经商失败,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能送这样好的东西?

  随后宋涟漪又看向裴氏:“大婶子还觉得这些东西是莲儿姐姐的么?”

  裴氏激灵了一下,连忙道:“不不不……莲儿肯定没这好东西,我这不就随口一说嘛!”

  说着,还在心里暗暗冷汗了一把,这小丫头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差点被她下套套住了,若是承认这东西是他们家的,以后都要拿出这样的好东西补给家里,她可没这血本儿。

  最后,宋涟漪看向宋婷儿和宋汐儿:“婷儿姐和汐儿妹妹说,这些东西是从张货郎家买的?”

  宋婷儿微微蹙眉,总觉得接下来要出事,所以迟疑下来。

  不料宋汐儿却扬了扬下巴:“是又怎么样?”

  宋涟漪淡淡道:“那请张货郎来对峙吧,若这些东西真是婷儿姐和汐儿妹妹从他那里买的,我宋涟漪今日发誓,愿意当着全村的面给婷儿姐和汐儿妹妹三跪九拜,磕头认错如何?”宋婷儿和宋汐儿的脸色一白,万万没想到宋涟漪会使出这招。

  毕竟在她们的印象中,宋涟漪胆小怕事,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敢反驳的。

  宋婷儿定了定神,上前拉住宋涟漪的手,言辞恳切道:“涟漪妹妹这是何必呢?我们都是好姐妹,若真把张货郎叫来了,坐实了妹妹偷窃的事,妹妹以后在这个村子怕是待不下去。”

  “这样吧……”

  她把沐浴露洗发ru全都塞进宋涟漪的怀里,故作温婉道:“这些东西就算是姐姐送给妹妹的,左不过一些银钱的事,姐姐没那么小气,只要别伤了我们姐妹的和气。”

  宋涟漪简直恶心到快要吐了,但望着宋婷儿的那张脸,到底还是忍住了。

  有时候,想要不被恶心到,就要变得比对方更加恶心难缠才行。

  宋婷儿想息事宁人,还要给自己留下好名声,她就偏偏不如宋婷儿的意!

  “姐姐这话说错了,这可不是一些银钱的问题……”

  宋涟漪将手从她手中抽出来,道:“以前大伯父曾经说过,这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尊严,我们宋家虽然不是书香门第,但也是出过读书人的,比一般的农家都要知礼守礼,万万不能做出为了些许银钱放弃尊严的事,你说对不对?二婶子和姐妹们说我偷盗东西,这就涉及到我的尊严问题,妹妹不才,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不过大伯父说的话,应该是没错的。”

  说着,她还将目光转向裴氏,裴氏平日里最喜欢用大伯父是读书人的事摆谱,肯定中计。

  果不其然,对上宋涟漪的目光,裴氏顿时有种为自家夫君守卫权威的使命感,连忙附和道:“涟漪说的是啊,咱们宋家跟普通农户可不一样,以前你们大伯父曾经说过,前朝有个读书人被人诬陷偷盗,为了自证清白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呢!今日这事儿必须调查清楚……”

  她选择站在宋涟漪这边,也是带着自己的考量的,现在宋家的风向变了,宋涟漪自从山里回来,整个人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完全变了个人,将二房家的林氏母女治的服服帖帖的,还有这么多好东西,如果她跟宋涟漪的关系打好了,这些东西说不定以后也能有她的一份。

  她可不像林氏,居然连造谣诬陷这招都使出来了,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宋涟漪将目光看向宋老太太:“奶奶以为如何呢?”

  宋老太太正欲开口,宋涟漪又淡淡地叹了口气,故作发愁道:“先是造谣诬陷涟漪跟人私奔,又是诬陷涟漪偷盗东西,涟漪知道我没有爹娘,不过应该还有奶奶为涟漪做主吧。”

  宋老太太本来是想息事宁人的,毕竟这事儿牵扯到外人,一旦传了出去,对宋涟漪尤其宋婷儿和宋汐儿的名声不好,可听到宋涟漪刚才的话,心里又瞬间咯噔了一下。

  这丫头是在提醒自己呢!

  之前诬陷宋涟漪跟人私奔那件事,她已经偏袒过二房那边了,如果这次再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任凭二房欺压宋涟漪姐弟,这就太偏心,太说不过去了,更何况……

  宋老太太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氏母女,也是二房的人自己咎由自取,刚刚因为诬陷宋清涟的事被责罚过,还敢上来碰瓷,真当她这个老太婆是个死的,管不动她们么?

  宋老太太咬了咬牙:“去请张货郎来!”

  林氏和宋婷儿身形晃了一下,险些没站住,被旁边的宋汐儿扶住了。

  宋汐儿阴鸷狠毒地瞪了宋涟漪一眼,心里愤怒到发狂,又是这个贱人……

  裴氏领命,急忙出去找张货郎,张货郎虽然姓张,却是入赘的女婿,此时就住在宋家村里。

  因此,裴氏离开不久,就带着张货郎回来了。

  望着宋涟漪递给他的东西,张货郎一脸疑惑:“这是怎么了?”

  在来的路上,裴氏已经将家里的事情说得七七八八了,却听得张货郎脑子有点懵。

  怎么这宋家的孙女们闹矛盾,还来找他作证调解了?

  拿着宋涟漪递给他的东西,凑近了闻一闻,瞬间惊喜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何物,这么香?”

  见张货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宋老太太更加了然是宋婷儿和宋汐儿她们说了谎,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宋婷儿和宋汐儿脸上挂不住,羞愧到只想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宋涟漪淡淡道:“张叔确定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张货郎痛快回答:“当然了,我们这乡野乡下的,哪里能见过这种好东西?”

  宋涟漪瞥了宋婷儿和宋汐儿一眼,故作无辜道:“可是婷儿姐和汐儿妹妹却说这些东西是从张叔这里买的,花了她们好些银钱,我还以为张叔这里有跟我一样的东西呢……”

  听此,宋婷儿和宋汐儿更是把宋涟漪恨得咬牙切齿,这贱人是要将她们赶尽杀绝啊!

  张货郎看了一眼宋婷儿和宋汐儿,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对这两人鄙视暗讽了一番,以前看这两个丫头,一个温柔斯文,一个活泼可爱,居然能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

  他看向宋涟漪确定道:“我手上确实没有这样的货,不过如果侄女儿想合作的话,倒是可以找我,这么好的东西,别说是咱们镇子上,即便是拿到郡城里都能卖到好高的价钱。”

  宋涟漪眯眼笑了笑,向张货郎回礼道:“这些东西是我偶然得来的,恐怕做不成生意。”

  听此,张货郎深感惋惜:“这样啊,真是可惜……”

  张货郎离开后,宋涟漪将目光看向宋婷儿和宋汐儿,问:“婷儿姐和汐儿妹妹,现在你们还说这些东西是你们的么?”

  宋婷儿羞得脸色通红,看向宋老太太求情:“奶奶,我……”

  “你个贱人小浪蹄子,家里的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还想说什么!”

  宋老太太抄起拐杖打过去,一下砸在宋婷儿的脑袋上,额头瞬间起了一大块青紫的包。

  两人连同林氏被宋老太太打得抱头鼠窜,宋涟漪望着她们的身影,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标 签福宠临门淘宝小娘子 宋涟漪 顾景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