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小说_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巫巫仙儿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60 ℃
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小说_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巫巫仙儿

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

巫巫仙儿 著

连载中免费 乡村暧昧小说

云落景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云落景翊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甜宠文《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全文讲述的是:云落是云家自幼养在乡野的不受宠二小姐,大字不识,粗鄙不堪,可这野丫头却在某日飞上枝头变凤凰,摇身一变成了景世子景翊的王妃,京城各家贵女不干了,传闻云落身体体弱多病,都盼着她能早日魂归西天她们好取而代之,可等啊等啊,等到云落都要生下小世子了,大家都没等来云落去世的消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云落景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云落景翊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长篇古言甜宠文《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全文讲述的是:云落是云家自幼养在乡野的不受宠二小姐,大字不识,粗鄙不堪,可这野丫头却在某日飞上枝头变凤凰,摇身一变成了景世子景翊的王妃,京城各家贵女不干了,传闻云落身体体弱多病,都盼着她能早日魂归西天她们好取而代之,可等啊等啊,等到云落都要生下小世子了,大家都没等来云落去世的消息....

免费阅读

  云落盯着自己光洁纤细的脚踝好一会儿,漂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诡秘幽芒……如果没记错的话,先前进屋时候,瞄见院子的角落里貌似圈着一只兔子?

  想到此,云落立马起身找到那只兔子拎回房间,紧闭了房门后,飞快用手摸了把兔笼里的胡萝卜!

  一直淡定哪怕发现换了身体也没有太过惊惶的云落,这一刻紧盯着兔子的眸子居然闪过一丝紧张来!

  眼瞧着雪白的兔兔,啃了自己摸过的胡萝卜后,肉眼可见的变成了一身绿毛,云落眸子一亮,再次摸了把胡萝卜,片刻后,一身绿油油的兔兔恢复成雪白!

  可爱的小白兔完全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还在瞪着一双红眼睛无辜的抱着萝卜啃,而云落整个人都精神了!

  “纳五行之最,炼吾之体魄,吾言之为毒便为毒,吾言之为药是为药,可谓一语定乾坤!”云落幽幽的念出云隐一族中关于定坤丹流传最广的一句话。

  虽然有点懵,但这一刻,她十分确认,自己继承了云隐一族的定坤丹,虽然这定坤丹如今只蕴含木之力,只能以所有木系植物为载体让之是毒药或是解药,可……这依旧让人难以置信啊!

  别人不知道,她却是十分清楚的,那群老头一直想启用的定坤丹实则只有一半,被封在族长玉佩内日日挂于自己胸前!

  当初自己接过此物时,上任族长也就是自己亲爷爷交代过,只有找到另外半颗使其完整才能发挥惊天效果,当时自己是什么反应来着?

  哦,对了,自己当时说,鬼知道另外半颗在哪!

  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前瞻性的嘛,如今不仅见了鬼的魂飞天外换了个身体,瞧,连定坤丹都搞定了呢,虽然只有第一层的木之力,可这毕竟是传说中的定坤丹啊!

  云落正感概人生处处是惊喜呢,门突然就被人给推开了!

  “好你个云落,因着你让我们被景世子的人追到府上打脸,你自己倒在这躲清闲?到底是乡野出来的贱坯子,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云裳带着一个丫鬟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进来,看到云落劈头就是一通数落。

  “之前还叫我二姐姐,这会儿就成了贱坯子,看不出四妹妹年龄不大,倒是有两副面孔呢!”云落刚得了定坤丹,心情很是不错,对于云裳的恶劣态度,表示大发善心,不打算太过计较,只随口揶揄两句。

  不想云裳却仿若受到了奇耻大辱,震怒道,“反了天了,你竟然敢还嘴?怎么着?以为景世子给你撑腰,所以硬气了吗?告诉你,可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景世子之所以让人来府上打杀玉书那可不是为了你,那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真以为你一介村姑能入得景世子的眼不成?简直可笑!”

  “嗯,你说的都对!没事你可以走了!”云落点头应付道,实在是云裳看起来年纪太小,撑死十一二岁,总不能打小孩吧?算了,放孩子走吧!

  云落这边是难得的发了善心,可人小孩却不乐意啊!

  在云裳看来,这一刻云落就该畏畏缩缩自卑流涕求放过,可如今云落这一副风轻云淡压根不当回事的模样算几个意思?

  本就带着趁机折辱云落的目的而来的云裳,这一刻仿若一拳头打进了棉花堆里,不仅没伤着人,还闪了自己的腰,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连声调都尖细起来,“云落你少嚣张!是祖母让我来唤你的,敢不听祖母的话,一会儿有你受的!”

  “哦,那就走吧!”云落无所谓道。

  云裳不动,反倒更怒了!

  这算什么?自己都提到祖母了,她云落竟还是没反应?这么飘的吗?

  恼怒不已的云裳,这一刻的怒气到了峰值,正想发作,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怒意一收,勾唇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来,“急什么?你说,我要是狠狠的收拾你一顿,然后就说是玉书那丫头干的,反正她已经死无对证了怎么样?”

  原本已经起身准备往老夫人院子去的云落身形一顿,目光古怪的看着云裳,“你认真的?”

  “呵呵,现在知道怕了?跪下来自扇耳光求饶,本小姐可以考虑一会儿下手稍微轻点!嗯,就让梅香少扎你一个手指头吧!”云裳模样看起来很是稚嫩,但说出来的话却十分恶毒。

  她身边的梅香显然习惯了做这种事,无比熟练的自荷包中拿出一根细针,阴恻恻的走到云落面前,“二小姐,是您自己个儿跪下呢?还是奴婢帮您呢?”

  云落看着眼前身量纤细的梅香,不由叹气道,“真是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

  梅香眼中刚闪过一丝疑惑,紧接着就感觉整个人陡然腾空,翻了个个儿后重重的摔到地上!

  “你瞧,这么瘦弱,都不需要费多大的劲,一个过肩摔就完事了,你倒是说说看,哪来的自信能帮我?”云落说着拿过梅香的荷包,从中又掏出几根针来,“还有啊,扎人的针,可不是你那样拿的!得这样式儿!而且手指并非最痛的地方呢!”

  云落边科普边演示,梅香只觉得一股难以言表的巨痛袭来,痛到极致反倒哀嚎不出声,冷汗却瞬间布满全身,眼睛瞪直瞳孔放大,痉挛了几下直接痛晕过去!

  “这才哪儿到哪儿就受不了?还有两针没扎呢!”云落嘀咕着,眼皮一抬,瞄向已经吓傻的云裳。

  “贱……云落你不能扎我,我可是国公府的四小姐……”云裳见云落看过来,吓得转身就跑,正巧外面有人过来,不妨云裳突然出来,两人瞬间撞上!

  云落瞧见来人,直接乐了,“你不是冷吗?不在地上热乎着,来我这做什么?”

  我也不想来啊,这不是巧了吗?正巧被管家支使了过来,我一个奴才能有什么办法?守门的小厮心中悲愤,脸上却堆着笑道,“回二小姐,奴才是奉命来传话的……”

  “还传什么话?没看见吗?云落这贱坯子要杀我,快,快将她拿下!我云国公府可不是什么乡野村姑能放肆的地方!不就是空有一身粗鄙的力气嘛?打得过云香,你还打得过府上的小厮不成?”

  云裳见有人过来,顿时又觉得有了依仗,不再害怕,甚至叫嚣着要小厮对云落动手。拿下?拿什么下?我怕我自己被拿下啊!

  小厮没有动,只是飞快的瞄了似笑非笑的云落一眼,余光正好扫见晕在边上的梅香,刚刚玉书被景世子的人杖杀的血腥画面瞬间浮现在眼前,不知怎么的,他这一刻突然觉得,这位乡野归来的二小姐,跟景世子莫名配一脸啊!

  “愣什么?没听到本小姐的话吗?”云裳见小厮傻愣愣的没动静,怒斥道。

  小厮怂怂的开口道,“小的不敢以下犯上……”

  “你怕她作甚?不过是个养在乡野的贱坯子而已,有本小姐给你做主,没人会找你麻烦!”云裳颇为豪气道。

  然而小厮不仅不动,甚至还有点想逃跑,没办法,现在听到乡野两个字就觉得膝盖疼啊!

  云裳见状顿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藐视,怒道,“怎么?本小姐的话不管用了吗?让你去你就去,你堂堂七尺男儿,还能打不过一个小村姑?”

  小厮默默的看了已经恢复嚣张气焰的云裳一眼,无比苦涩道,“说出来四小姐您可能不信,小的还真打不过二小姐……”

  云裳当即脸都黑了,“是打不过,还是瞧着她云落顶了个未来景世子妃的名号,就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了?我劝你最好想清楚,景世子这可是已经回京了,她云落能不能过了今夜都不一定……”

  一旁的云落闻言眼皮一跳,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啊!

  什么叫做景世子回来,自己过不了今夜?

  听这话音显然不对劲!

  可自己所知实在太少,无法分析出哪里不对劲!

  显然是吃了没见识的亏啊!

  “二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厮眼瞧着云落表情不对劲,心下慌得一批!

  他以为云落被刺激到了,唯恐云落恼怒之下鱼死网破,拉了自己做垫背,也管不得会不会得罪四小姐了,先把好话说出来,安抚了云落的情绪才是眼下的头等大事!

  毕竟二小姐凶起来他压根顶不住啊!

  “你这狗奴才的意思是,丞相家的千金和镇国公府的小郡主都是倒霉催的,不如云落一个乡野村姑有福气,活该被景世子克死是吧?”因着小厮没听话,云裳这会儿看他是哪哪都不顺眼。

  小厮惊的直摆手,“小的不是这意思,小的只是……”

  “本小姐才不关心你一个狗奴才是什么意思,反正景世子天煞孤星的批命在那搁着,景王爷和景王妃都被他克死了,皇上先前给他指婚的两任景世子妃也在接旨的当天晚上无端暴毙,倒是云落你好运气,进京时候恰巧景世子不在,让你多活了几日,如今景世子已经回京了,你就等死吧!”云裳幸灾乐祸的说道。

  原来这样啊,云落了然了,不仅不担心自己会被克死,反倒还松了口气,终于不是对自己那所谓的未婚夫婿一无所知了!

  云裳这边正等着看云落惊慌失措的模样,结果发现云落不仅不慌,甚至还有一点小兴奋?

  是我眼瞎看错了?还是云落脑子有病啊?

  “死到临头还装模做样,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撑到几时!”云裳执意觉得云落这是故作淡定实则慌得一批!

  她不知道的是,云落此刻的心态稳如狗!只盼着云裳和那小厮能多说点有用的信息出来好填补认知的空缺!

  “唉,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只可惜有些人以后怕是要看不到这么好的天了!不过呢,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还顶着我云国公府二小姐以及未来景世子妃的名头,你死后我们一定会给你挑一块好的墓地的……”云裳见云落依旧不悲不喜,阴阳怪气的奚落道。

  云落闻言不由皱眉,倒不是怕她骂,只是能不能来点干货?骂人都骂的这么没有新意吗?

  翻来覆去的只会说个死,这我都知道了啊!

  云落有些不耐烦,“你说说你,是脑子有坑?还是智商有缺陷?既明知道我是将死之人,不好好躲我躲得远远的,非要凑过来?凑过来便也算了,还非要惹我生气?你是真不怕我‘临死’拉你做垫背吗?”

  “你敢!”云裳一声冷哼。

  “有何不敢?”云落说着眸光忽的一寒,阴恻恻的盯着云裳,“反正都要死了,我不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啊……”

  云裳转念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就说之前的云落性子懦弱好拿捏,谁都能踩上一脚,怎的今日突然转了性了?

  原来是知道自己要死,破罐子破摔了,偏偏自己在她面前招摇惯了,没考虑到这点,一再的刺激她……

  思及此处,云裳终于知道怕了,拔腿就要跑,不想云落眼疾手快,一把揪住她的后襟,顺势往后一扯,云裳站立不稳一屁股就坐到地上,摔得眼泪都疼出来!

  可她不敢再骂云落,只惊慌的嚷道,“不是我要害你的,你报仇也该找大姐姐,原本这婚事就是要赐给她的,是她给爹爹出的主意,这才换成了你,我只是看不惯你缠着七皇子而已,不过言语上讥讽你几句,根本算不得什么仇怨,你真正的仇人是云仙啊,你找她去啊!”

  云仙?那位大姐姐吗?从之前在老夫人那的表现来看,那位大小姐表面上貌似对自己很好呢!

  “大姐姐可是对我很好呢……”云落做出不信的姿态。

  云裳急道,“她惯会装腔作势假善良,你被她给骗了!谁都知道前两任景世子妃无端暴毙后,皇上为了安抚她们的家人,特意给她们府上的其她小姐指了好的婚事,云仙她就是想利用你,等你也被景世子克死后,她便能堂而皇之的让爹爹去求皇上也给她赐一门好婚事!她之所以对你好,便是自知对不住你,心虚装出来的!”

  原来还有补偿的啊,可真是打的好算盘!

  只是云仙对原身好,真的仅仅因为心虚吗?

  我看未必吧,能有主见让自己来替她死的人,怎么会有心虚这种东西?

  对于云裳的话云落只信了一半!

  并非说云裳在扯谎,而是她年纪小性子又冲动,以她的眼界显然看不出其他的东西来!


标 签有王妃自乡野来又奶又凶云落景翊 云落 景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