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子规啼(赵郢安七月)小说_子规啼赵郢安七月荷包蛋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13 ℃
子规啼(赵郢安七月)小说_子规啼赵郢安七月荷包蛋

子规啼赵郢安七月

荷包蛋 著

完本免费

赵郢安七月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赵郢安七月小说完整版去哪看,赵郢安七月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赵郢安七月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荷包蛋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子规啼》,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赵郢安七月,主要讲述的是为了不让自己嫁给那个年纪已大的糟老头子,七月决定主动找到赵郢安,只要嫁给赵郢安,她就能逃过一劫,可她千算万算,怎么都没算到赵郢安心中早已另有他人,她的存在,不过是颗绊脚石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赵郢安七月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赵郢安七月小说完整版去哪看,赵郢安七月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赵郢安七月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荷包蛋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子规啼》,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赵郢安七月,主要讲述的是为了不让自己嫁给那个年纪已大的糟老头子,七月决定主动找到赵郢安,只要嫁给赵郢安,她就能逃过一劫,可她千算万算,怎么都没算到赵郢安心中早已另有他人,她的存在,不过是颗绊脚石而已....

免费阅读

  在两人攀越到最高峰的时候,七月忽然听到耳边有喃喃的声音,他低沉的嗓音似致命的毒药,嘴里嚷着:“柔儿。”

  七月心一惊,心头涌起无边的悲凉。这个叫柔儿的女人恐怕一辈子都要活在赵郢安的心里。

  就连这种时候他都拿她当柔儿的替代品。

  他不可能会爱上她,只会爱,上她。她还是只有她自己。

  七月以另一种身份在皇宫里住了下来,她从照顾赵郢安从前的老人口中得知了柔儿和他的过往。

  他们同是家破人亡的孤儿,不记得父母是谁,被赵成训练着长大。赵郢安努力出人头地,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作为筹码跟赵成谈判娶柔儿回家。

  他此番出兵之前,早就许下三生姻缘。

  赵成出尔反尔,将柔儿送进宫中被害,香消玉殒。于是他干脆领兵杀个回马枪,起兵造反,报仇雪恨。

  而他从最底层的小兵到赵成手底下最得力的战神,从未有过其他女人。

  从前,他一心只爱柔儿,现在,他也只有七月一个女人。

  也是唯一一个女人。

  七月心底说不窃喜,是假的,毕竟他的霸道和她的深浅,只有对方一清二楚。

  赵郢安从前在军营的时候经常听那些老兵说荤段子,他那会儿还嗤之以鼻,觉得这档子事情不就是进进出出?

  可这个女人真的让他体会到什么叫食骨知味。

  她就像烟馆里的烟,只要沾上就让人无法忘却。

  尤其是如羊脂般的肌肤,就是最好的玉也比不上她带来的手感。

  她是天生的尤 物,就是用来惑他心智的妖精,让他欲罢不能。

  因为七月是赵郢安多年来身边的第一个女人,他对她夜夜恩宠,旁人都看在眼里。

  虽然赵郢安称帝后,没有给七月任何名分,但是所有人都拿七月当娘娘,小心恭谨的伺候。

  这是七月以另一个角度看待皇宫,以前对他来说,皇宫是冷宫,冰冷潮湿黑暗,而现在,有冬天还能开满园的桃林,有泡一泡使人疲倦顿消的温泉。

  她很快融入到这种纸醉金迷的皇宫,她住在从前的甘泉宫,只等他每一晚的临幸。有时候他会让她陪着一起吃饭,有时候是得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带她一起赏玩。

  赵郢安吩咐人给她做了许多的丝锦织成的白色长裙,上面无一例外只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冷宫里常年就是看不见的白与黑,所以七月其实很不喜欢白色。她喜欢热烈的红,一切的红色她都很喜欢。

  可是赵郢安不许她穿别的颜色。

  他说他就想看她穿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是七月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宠妃,魅惑她一个人的君王。

  赵郢安很宠她,常常盯着她发呆。

  但七月总觉得他只是透过这层皮囊在看另一个人,纵使锦衣玉食,她也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

  因为这个男人只是拿她当替身,可随时,都会有另一个更像的出现。到那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七月不想失去赵郢安,他不光给自己带来优渥的生活,也给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快乐。

  她成了人人巴结的对象后,一次偶然,她救下来一个她父皇的宠妃。

  她记得这个漂亮的女人,叫媚儿。

  从前只有媚儿生辰的时候,会下令后宫同庆,七月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饭菜。那是一年里她最欢喜的日子,可是这个女人如今被毁了容,早已从人人追捧的对象,变成了人人都可踩上一脚的贱 奴

  七月经常会找她聊天,这天,她看着一身粗布麻衣仍难掩风华的媚儿,于是从头上拔下一只精致的步摇放在媚儿的手心。

  “这个给你,我想让你教我。”

  “你想学什么?”

  “如何得到一个男人的心。”

  媚儿笑的花枝乱颤,她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笑说:“我从来不知道这世上男人竟还有心?”

  七月要紧下唇,犹豫道:“可是他深爱的女人死了这么久,他还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这不算有心人吗?”

  媚儿嗤笑:“这世间的痴男怨女,多不过是人死方知其好罢了。若有一天你死了,他也会这么惦记你。”

  七月苦笑:“若真如此,我死的倒也有价值。”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爱这个东西虚无缥缈,不过是今日喝醉了一时兴起,明儿个酒醒了,情爱也就消散了。”

  “哪怕只是短暂的爱我一下,我也心甘情愿。我知道他是盖世英雄,我配不上他,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他。”

  “你完了,你已经爱上他了。”媚儿看着她,道出事实。

  是的,她早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什么杀父仇人,什么国破家亡都跟她没有关系,周国在的时候她没有享受到任何福,周国灭了,是他带给她无尽的温暖。

  媚儿想了想,说:“他既是新帝即位,膝下还没有子嗣。恐怕担忧根基不稳,你不妨早日为他生下长子,男人的第一个孩子,总归是不一样的。”

  七月把这句话记到心里,当晚,她是出浑身解数,勾得赵郢安神魂颠倒,在最后一刻,七月察觉到他想退出,立刻用腿勾住,用力一夹。

  “小妖精。”赵郢安低头咒骂一句,没有后退,自然勇往直前。

  灼热的滚烫将七月满满包裹,一番云雨过后,她拿起靠枕将自己的腰部垫得高高的。媚儿说这样有助于怀孕,想到自己会生出一个结合两人长相的孩子,七月只觉得心底跟吃了蜜一样的甜。

  赵郢安揽着七月,顺着她一头青丝,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

  他总是这样,喜欢事后摸着她的头发发呆。

  烧的许久的红烛忽然一声炸响,发出“啪啦”一声,烛影晃荡了几下,室内有些发暗。

  七月忽然伸出手,绕着他的脸描绘出轮廓,轻声说道:“我出生的时候,我母,母亲刚失去一个儿子,所以对我的到来很不喜欢。她觉得我给她带来了厄运。因此我每逢我生辰的那一日,母亲都会罚我脱光衣服跪在雪地里半个时辰。”

  赵郢安的目光被她轻柔的嗓音吸引过来,他怜悯的抚着她的脸庞,似许诺:“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他问。

  七月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如墨,令她不自觉沉沦。

  “我希望陛下能给我一处宅子。”

  “你要宅子干什么?”

  “若是日后陛下厌倦我,好让我有一处地方带着,慢慢老去。冷宫里太冷了,我不想再待在那个地方。”七月拽着他的寝衣领口,抚摸着上面双龙戏珠的纹路,带着少女般的天真:“我现在住着最奢华的宫殿,每天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首饰,有你每天陪着我,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知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哦?”赵郢安的手蓦然缩紧,使得七月有些喘不过气。

  七月不安的扭动身子,说:“我不必要很大的宅子,就是在郊外的一间小屋子也行。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宠爱我,我还能自由的活下去。”

  “为什么会不宠爱你,”他一步步逼近,俯身逼迫她和自己对视:“你的想法很天真。”

  “我赵郢安的东西,就是不要了,也要毁掉不会给别人,听明白了吗?”

  说着,赵郢安忽然狠狠将她压在身下,两手直接撕开她的衣服。

  “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讨好我,臣服我。”

  他的话十分刺耳,使七月生出一股反抗的情绪,可这次他全然不顾她的意愿,钳住她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将她狠狠刺穿。

  她很快在抵抗中生出快感,身体往往比最更诚实。她的眼前时而黑时而白,这种煎熬又酥麻的折磨,使她根本无力抗拒。


标 签子规啼赵郢安七月 赵郢安 七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