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沐笙楚北珩)小说霸总娇妻甜又暖_沐笙楚北珩小说王子娇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8 ℃
(沐笙楚北珩)小说霸总娇妻甜又暖_沐笙楚北珩小说王子娇

沐笙楚北珩小说

王子娇 著

连载中免费

霸总娇妻甜又暖小说by王子娇大结局阅读,霸总娇妻甜又暖小说全章节无删,沐笙楚北珩主角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沐笙楚北珩小说最新章节,沐笙楚北珩大结局无删,沐笙楚北珩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沐笙楚北珩无弹窗阅读,故事递网提供《霸总娇妻甜又暖》最新章节阅读,小说又名《独家重生暖婚神秘总裁夜夜宠》是由作家王子娇所写,小说讲的是沐笙被母亲和姐姐设计陷害,以至自己落得悲惨结局,如今她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看腹黑纯情霸总楚北珩如何彻底征服重生小娇妻的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霸总娇妻甜又暖小说by王子娇大结局阅读,霸总娇妻甜又暖小说全章节无删,沐笙楚北珩主角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沐笙楚北珩小说最新章节,沐笙楚北珩大结局无删,沐笙楚北珩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沐笙楚北珩无弹窗阅读,故事递网提供《霸总娇妻甜又暖》最新章节阅读,小说又名《独家重生暖婚神秘总裁夜夜宠》是由作家王子娇所写,小说讲的是沐笙被母亲和姐姐设计陷害,以至自己落得悲惨结局,如今她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看腹黑纯情霸总楚北珩如何彻底征服重生小娇妻的心......

免费阅读

  有人嗤笑:“沐笙这种不长脑子的,还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可别又像去年一样拿个——哈哈!”

  “别瞎说!今天是沐老寿宴,别不长脑子说那些不吉利的!”一旁的人立刻训斥。

  沐耀宗自然也听见了这些议论,他脸色铁青,明显不想要沐笙的礼物,“廖舒,你带沐笙下去!”

  沐笙咬了咬唇,外公肯定是想起去年她在他寿宴上送了一口钟的事了。

  其实当时她的礼物被杨千惠调包了,她再蠢也知道送钟意味着什么,但沐笙百口莫辩,也因为那件事,让她成了全城的笑柄。

  “沐笙,我带你去后厅吃点东西!”廖舒急忙拉着沐笙要走。

  沐笙却摇头,认真说道:“我今天有给外公准备礼物!舅妈,麻烦您拿给外公!”

  说罢,沐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质朴的木盒子递到廖舒手上。

  廖舒挑了挑眉,她先扭头去看沐耀宗,见他脸色发青,于是便顺手将盒子交给一旁的佣人,“送去书房,等晚上爸爸有空一起看!”

  杨千惠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忙给旁边的人使眼色。

  她的闺蜜周琳琳立刻大声说道:“哎呀,没想到沐笙你真的准备了礼物,快说说,你今年送了什么给沐爷爷!”

  “沐笙准备的当然是好东西了,拿出来肯定会让大家眼前一亮的!”站在冯露旁边的贵妇掩着嘴笑,“我说沐夫人,你还是当众打开吧,不然可要把我们给好奇死了!”

  “就是啊!”不少宾客都附和着。

  廖舒为难的看向沐耀宗,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其实就是想看沐笙笑话的。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打开不打开礼物盒子,沐家和沐笙都同样要被耻笑。

  哎,廖舒心里不快,冯露这对母女惯会煽风点火,今日真的过分了!

  还有沐笙,平时她连家庭聚会都不屑于参加,今天脑子到底哪根弦搭错了,竟然盛装出席她外公的寿宴。

  “打开吧!”

  沐耀宗也知道今天若是不打开盒子,这些人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干脆就接过那盒子。

  只见沐耀宗深吸了口气,然后打开了盒子。

  周围的人都一脸看好戏的神色,就等着沐耀宗发飙呢。

  但是沐耀宗打开盒子后,除了一开始挑了下眉头,看了沐笙一眼,接着就面无表情一直盯着盒子里的东西看。

  这下冯露和杨千惠两个更是幸灾乐祸,杨千惠掩着嘴,故作好奇地笑道:“沐笙,你到底送的什么呀?瞧外公看的脸色都不好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这送礼可是有讲究的,你不懂,可以来问我啊,怎么能不管什么东西就瞎送——”

  但杨千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咦?沐老兄,这石头借我瞧瞧!”说话的是坐在沐耀宗旁边的老者,他姓李,是位古董商,对珠宝玉石很有研究。

  李达荣拿出随身带的放大镜卡在眼睛上,不由分说接过木盒子,对着里面仔细看了起来。

  这下周围的人就有些不确定了,纷纷议论。

  “沐笙到底送的什么?怎么李老都拿了看?”

  “能让李老感兴趣的,也只有古董,或者是珠宝玉石,她沐笙能拿出这些?你们看沐老的表情,肯定又是什么奇葩的东西!”周莉莉撇着嘴,不屑地说道。

  说完,周莉莉还看了沐笙一眼,但沐笙神色始终都是淡淡的,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轻视的话语。

  周莉莉心里很是奇怪,这可不像沐笙的性子。

  从前沐笙可是一点就燃,完全没脑子。

  周莉莉刚想跟杨千惠提这个,就听见李达荣在那拍起了大腿。

  “妙!妙!妙啊!”李达荣一连说了三个妙,都顾不上拿下放大镜,就看着沐笙急切地问道:“这石头你是从哪得到的?”

  “石头?”等着看笑话的人这才知道原来沐笙送给沐耀宗过寿的大礼竟然是石头。

  杨千惠放了心,刚刚看李达荣的神色,她还紧张了一下,以为沐笙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原来就是块石头,这石头再珍贵,还能有珠宝贵重?

  “哈哈!沐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你舍不得花钱准备礼物,也不能这么敷衍,随便从路边找块石头就当寿礼送给外公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沐笙这时叹了口气,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姐姐教训的是,这确实是我的不对,谁叫我没姐姐得宠,只能靠自己赚钱,自然买不了贵重的礼物。”

  杨千惠闻言脸色一变,沐笙这个贱人,这分明是在含沙射影骂她拿家里的钱!

  “胡扯!谁说沐笙送的礼物不贵重了?我看啊,今天所有的礼物中,就属沐笙送的礼物最重!而且是无价的!”李达荣语气非常激动,“沐笙,你还没告诉爷爷,你这个石头是从哪得来的?这上面的微雕工艺十分高,绝对是大家手笔,我瞧着很像是林大师的作品,但是笔锋又不像——”

  “是我自己雕的!”沐笙平静地说。

  正用放大镜低头在看石头的沐耀宗突然抬起头来,表情十分意外,“你雕的?”

  沐笙点头,“对!”

  “微雕?”杨千惠狐疑地看着沐笙,“那不是整容医院做的医美吗?沐笙你不会是给外公送了整容医院的会员卡吧?”

  “噗嗤!”有人笑出了声,“这人啊,平时还是要多读读书,才不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来宾们闻言,哄的一下全笑了起来,沐笙也勾了勾唇角。

  杨千惠的脸立刻涨的通红,恨恨地瞪了沐笙一眼。

  小贱人,等会视频放出来,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这时李达荣跟众人解释了一下微雕是什么,又拿着放大镜指给众人看。

  好几个人在看到那么一小块石头上竟然雕刻了一首《滕王阁序》后,当时就被震惊到了。

  “这简直是神乎其技啊!”

  “没想到沐笙竟然还会这一手,不是都说她是个废物吗?”

  “废物能雕出这么巧夺天工的作品?我记得她妈妈沐清婉当年就是个才女,我看啊,肯定是有人在外面故意诋毁沐笙!”说话的人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被人群簇拥着的冯露。

  听到这些话,沐笙始终神色淡然。

  眼看着所有人都在称赞沐笙,杨千惠恨恨的捏紧了手指,她和冯露交换了个眼神,冯露提起裙摆走到了大厅正中央。

  接过话筒,冯露不无激动地说道:“今天是爸爸的七十大寿,作为儿媳妇,我很激动,我谨代表我的丈夫送给爸爸一件礼物,大家请看大屏幕!”

  伴随着生日歌的响起,大屏幕上先是出现了杨千惠的身影,只见她一边跳着舞,一边说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吉祥语。

  众人都很捧场地鼓起掌来,“千惠小姐真漂亮啊,不愧是学舞蹈的,这颜值不当明星真可惜了!”

  “各位叔伯谬赞了!”杨千惠故作羞涩,眼睛余光却在注意着沐笙。

  哼,小贱人,好戏马上登场,这回要你身败名裂!

  众人正称赞着,突然,屏幕上杨千惠的身影开始扭曲,一阵雪花点后,出现了两个秃头老男人和一名年轻女人的身影,三人纠缠在一起,床都没上,直接就在地上翻滚。

  地上乱七八糟扔的全是衣服,还有很多不可描述的工具。

  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随之传来。

  不堪入耳,响彻大厅。

  全场安静了几秒钟,瞬间哄一下炸了。

  有年纪大的已经臊的面红脖子粗,扭过头直喘粗气。

  更多的人则是在议论,“杨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沐老爷子大寿,她放这种视频想干什么?”

  “是啊,没想到杨夫人外表这么文雅,竟然——呵呵呵!”

  “你们发现没,这上面的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有人悄悄拿出手机对着屏幕录像。

  沐耀宗本来在和李达荣一起研究石头上的微雕,此时听到声音,气的脸都绿了,“还不关掉!成何体统!”

  廖舒反应很快,急忙吩咐佣人:“还愣着干什么,快关掉!”

  几个佣人慌忙去找投影仪。

  周莉莉就等着这机会呢,当时就装着震惊的样子大声说道:“这,这女的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沐笙——”

  说一半,她连忙捂住嘴,欲盖弥彰道:“啊不是,我不是说这人是沐笙!大家别误会!”

  但众人已经自动带入。

  立刻就有人惊讶道:“什么?这视频上的人是沐笙?天哪,沐笙也太不要脸了!”

  “呸!我早就听说沐笙十几岁就失身了,就喜欢跟男人鬼混,还收人钱和礼物,这和卖的有什么区别?”

  “不止,你们忘记了,几年前还传出沐笙和男人玩过火,怀孕的事,那时候她还上大学呢,肚子大了才发现,结果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沐老差点没打死这个外孙女!”

  “……”

  听着这些贵妇们对沐笙毫不留情的贬低,冯露这时才装着突然回过神来的样子,苍白着脸说道:“不,你们误会了,这不可能是沐笙!沐笙我了解,不是这样的孩子!”

  “也就杨夫人你心善,还帮沐笙这个小贱人说话,你看看,事实摆在眼前了,她和这么丑的男人鬼混,还拍下视频,简直毫无羞耻心!”

  一时间,所有人都鄙夷地望着沐笙,原本站在她旁边的人也迅速散开,好像生怕沾染上什么病毒一般。

  沐笙却始终气定神闲,甚至脸色都没变一下。

  有贵妇在一旁骂:“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赤身裸体和男人苟合,被这么多人看见,要是我,早就挖条地缝钻进去了,她倒好,竟然跟没事人一样!”

  “谁不说呢!看来外面传言的果然没错,沐笙就是个下贱货!”

  “怎么还没关掉!”沐耀宗大怒,此时已经气的站不住了,他抓起拐杖就朝沐笙砸了过去,“丢人现眼的东西,我打死你!”

  “爸爸,您别生气,投影是在三楼电脑室控制的,我已经让人去关了!”廖舒不停地在擦汗,在寿宴上发生这样的事,对沐家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外公,我没做过这样的事,屏幕上的人不是我!”沐笙微微一闪身,躲开了拐杖。

  “呵,沐笙,虽然我也不想相信视频上的就是你,但是证据摆在眼前,大家可都看见了,不是你说不是你就不是的!”杨千惠叹了口气,“我看你就承认了吧,跟外公好好认个错,外公会原谅你的!”

  沐笙从地上捡起拐杖,拿在手里,对着杨千惠说道:“姐姐到现在看都没看一眼投影屏幕,为什么就这么笃定视频里的人是我呢?”

  杨千惠被沐笙盯着,莫名觉得后背一寒,但她立即就大声说道:“这还用看的吗?大家都说是你,难道还有差的?”

  沐笙笑了,“那姐姐现在何不回头看看,屏幕上的人到底是谁!”

  众人见沐笙这么淡定,不由都心生疑惑,此时也都朝着投影上看去,恰好镜头推近,落在纠缠中的三人中年轻女人的脸上。

  “这,这女人不是沐笙,天哪!怎么那么像千惠小姐!”

  “什么像,就是杨千惠!”

  这时镜头已经推到最近,给杨千惠来了个脸部大特写。

  啪啪的声音还在继续,杨千惠应该是玩嗨了,脸上表情迷醉,张着嘴大叫着。

  冯露和杨千惠因为笃定今天会让沐笙出丑,所以在视频跳转之后,还煞有介事地没有去看投影屏幕,就是为了让视频多放一会。

  这时察觉到不对劲,两人才扭头去看。

  然而这一看,冯露和杨千惠顿时如遭雷击,脸色全变了。

  “这是谁干的?!”杨千惠尖叫。

  “关掉!还不快关掉!”冯露也维持不住端庄的贵妇派头,整个人都气急败坏了。

  刚刚被廖舒吩咐去电脑室关投影的女佣这时慌慌张张的跑下来,“夫人,电脑室门打不开,里面被反锁了。”

  “那还不去找钥匙!”冯露表情狰狞,“给我去找,刚刚是谁在电脑室!不要看了,你们都不准再看了!”

  大厅里此时乱糟糟的,刚刚还在全力诋毁沐笙的贵妇们,现在全都面露不齿地交头接耳。

  “亏我刚才还帮着冯露骂沐笙呢,感情视频上的人是她亲生女儿啊,啧啧!”

  “这杨千惠还真会玩,一次跟两个男人……还是这么老的男人,咦,我怎么瞧着有点眼熟,你们看,这秃头像不像那个x导演?就是前阵子拍红粉传奇的那个!”

  “你还别说,真像呢,前阵子就听说杨千惠想跟她姐姐一样进军娱乐圈,别是想搞潜规则吧!”

  “听说那x导演都有孙子了,杨千惠够不要脸的,这也真下得去口!从前冯露还吹她两个女儿有多冰清玉洁,这下被打脸了吧!”

  “就是!刚我还说要给杨千惠介绍我娘家侄子呢,幸亏先看到了这个,不然真介绍了这骚货,我可就成了娘家的罪人了!”

  贵妇们全都向杨千惠投去鄙夷的眼神,更多的人都拿出手机在悄悄拍摄。

  沐笙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讽刺至极。

  前世,杨千惠也是打着播放祝寿视频的幌子,实则放出了她被侵犯的视频,当时也是一片哗然。

  当时没有一个人帮她。

  不仅于此,那一晚,她被扔在闹市区,赤身落体任人围观的视频不但在全网疯转,也在外公的寿宴上被现场直播。

  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她有多绝望和无助。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人都只是在看笑话。

  她当时就被冲击的脑子不清楚,以至于后来重度抑郁。

  比惨,谁比得过她?

  “不是,那个人不是我!”杨千惠不知道为什么视频里的人会变成她,她拼命想要否认。

  但那投影好像听见杨千惠的话一般,又给杨千惠来了个面部大特写,画面就定格在杨千惠的脸上。

  整整一面墙那么大的投影,全被杨千惠一张脸占满,这下连她脸上的痣,鼻子上的一颗雀斑都看的清清楚楚。

  就差直接打出杨千惠的大名了。

  “沐笙!肯定是你干的!你这个贱货!我不会放过你的!”杨千惠疯了一般,在她自己的浪叫声中,突然朝沐笙扑了过去。

  沐笙轻巧地闪身,躲开杨千惠,一脸莫名其妙,“姐姐这话说的奇怪,这视频明明是你和妈妈自己要放的,还说是为外公祝寿的,怎么赖到我头上了?”

  “对啊,这视频不是冯露说杨千惠特地录的吗?她有毛病吗?跑去诬赖沐笙干什么?”旁边有人说道。

  “冯露和杨千惠这癖好也太特别了吧,录自己女儿的不雅视频给公公祝寿……”有人故意看向冯露,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要不是知道沐老为人,我都要以为这两母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杨千惠气疯了,不管不顾将怒火全都发泄到沐笙身上,“贱人!这视频上的人明明应该是你——”

  冯露连忙捂住杨千惠的嘴,厉声斥责,“给我闭嘴!”

  但众人已经听见杨千惠的话了,纷纷皱眉,“杨千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视频上的人应该是沐笙?”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来人,把小姐带下去!”冯露怕杨千惠口不择言说出什么话来又惹人怀疑,连忙叫来佣人。

  “放开我,呜呜!”杨千惠剧烈挣扎。

  “不能走!”沐笙往前一站,拦住佣人和杨千惠,沉着脸道:“二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视频上的人本应该是我?”

  “难道这视频不是意外,而是妈妈和二姐早就预谋好的?妈妈和姐姐打算陷害我?”

  “沐笙,你瞎说什么?!我预谋什么了?”冯露立刻反驳,“这就是个意外!”

  沐笙却不依不饶,“意外吗?我刚刚也以为是意外,可是二姐的话提醒了我!”

  “刚刚视频刚放出来,二姐的闺蜜周莉莉看都不看,就说上面的人是我,让大家先入为主,都认为是我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结果视频上的人竟然是二姐——”

  “对呀,我就是听周莉莉说,才以为上面的人真的是沐笙!”

  “所以这里面真的有鬼,瞧冯露和杨千惠的表情,难不成她们本来想陷害沐笙的,结果一不小心录了自己的视频?”

  “很有可能啊!这两母女的心肠也太狠毒了吧?这种事也干得出来!”

  “二姐,你还有什么话说?”沐笙本想逼问杨千惠,但她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人影一闪,她下意识往后一退,脸上还是被巴掌蹭了一下。

  “闭嘴!谁准许你这么诬赖你二姐的!”

  沐笙看着满面怒容的杨礼南,眯了眯眼,“爸爸!”

  杨礼南却怒气冲冲的说道:“沐笙,你长本事了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爸爸吗?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冤枉你二姐的?”

  沐笙被气笑了,“爸爸,我冤枉二姐?你往后看看,看看大屏幕上的人是谁!刚刚又是谁一直在误导大家不雅视频的是人是我!”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这是被黑客攻击了,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杨礼南铁青着脸。

  这一刻,沐笙笑的苍凉。

  很好,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完全不顾事实,睁眼说瞎话。

  “是啊是啊!这是被黑客攻击了,大家都不要信!”冯露也跟着叫道。

  沐笙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意义,主要是视频上的叫声太让人恶心了。

  “去把电闸拉了!”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沐笙淡声道。

  保安如梦初醒,赶紧跑出去了。


标 签沐笙楚北珩小说 沐笙楚北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