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_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秦嘉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35 ℃
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_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秦嘉

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

秦嘉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在线免费,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全文免费无弹窗,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完整版;主角是沈辛夷宋昕(宋景昉)的小说名是《我咬一口可以吗》是由秦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文。主要讲述的是:影帝宋昕年少成名,拥有七百二十度无死角盛世美颜,出道十年却依旧零绯闻,性向成迷。直到有人扒出了宋昕女朋友的微博号,一个从不露脸的美食博主,还是和他定娃娃亲的女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在线免费,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全文免费无弹窗,我咬一口可以吗by秦嘉完整版;主角是沈辛夷宋昕(宋景昉)的小说名是《我咬一口可以吗》是由秦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文。主要讲述的是:影帝宋昕年少成名,拥有七百二十度无死角盛世美颜,出道十年却依旧零绯闻,性向成迷。直到有人扒出了宋昕女朋友的微博号,一个从不露脸的美食博主,还是和他定娃娃亲的女人……

免费阅读

  初春的夜晚略带阴霾,料峭的寒风吹弯了枝头的杏花。

  白色的格子玻璃门氤氲着别墅里的灯光,也把室内室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沈辛夷不小心靠在躺椅上睡着了,起来的时候刚好把肚子上搭着的书籍弄到了地上。

  彻底赶跑了她的睡意。

  她做了个稀奇古怪的梦。

  梦里她抱着新摘的果子在森林里奔跑,身后那只狐狸紧追着不放,不停地叫喊着让他咬一口。

  墙上的时钟滴答地走过,时针和分钟在六点钟方向重叠。

  她睡了不到半个小时,却像是过了整个白昼。

  沈辛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捡起地上的书放回远处后,趿拉着拖鞋往厨房走去。

  睡前她已经把刀鱼处理完毕包成了馄饨,这会儿不用费什么劲就能享受美食。

  这时候的刀鱼刚上市。

  作为长江三鲜里的第一鲜,这类时鲜鱼有它特定的季节,农谚里就有“刀鱼不过清明”的说法。

  沈辛夷不是个老套的人,但在对待美食上,她遵从“不时不食”的原则。

  清明前的刀鱼鱼刺柔软,清明后鱼刺逐渐变硬,口感和价格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刀鱼馄饨的做法不算太复杂,左不过是去头除尾、滤去鱼刺,再把刀鱼肉剁成刀鱼糜。

  只是刀鱼细刺多,处理起来需要费一番功夫。

  桌案上的刀鱼馄饨已经整装待发。

  沈辛夷晚上吃得不多,不得已只能把一部分收进了冰箱。

  琥珀色玻璃锅里的水沸腾开来,一只只如白玉般圆润饱满的馄饨争先恐后地跳进水里。

  煮熟后薄薄的馄饨皮隐隐透着绿意,馄饨翩然浮起,久煮不烂。

  沈辛夷另取了个大海碗盛满高汤,将刀鱼馄饨捞出放入碗里,撒上金黄色的蛋皮丝和鲜蒜叶,滴入香油。

  细、滑、香、鲜,回味无穷。

  厨房里的鲜香味蔓延开来,沈辛夷轻尝了一口鱼汤,满意地牵起了嘴唇。

  和她的味蕾同时叫嚣起来的,是屋外的门铃声。

  舒缓的音乐打断了沈辛夷的食欲。

  她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汤匙,转身走去了玄关处。

  月光被乌云遮住了大半,连同莹白色的路灯一起倾洒在路面上。

  这片偏远的别墅区少有行人,在这片不甚明朗的光线下,她看到了宋昕。

  此时的他和她素昧蒙面。

  他很高也很瘦,身体习惯性地站得很直,身上穿着的军绿色长款风衣很衬他的身形。

  宋昕微低着头,乌黑的碎发半遮住了他的眉眼,再往下就是他戴着的黑色口罩了。

  饶是这样,沈辛夷也能确定对方是个大帅哥了。

  可惜他来的时机不太对。

  郊区、戴口罩的陌生男子、独居女子……

  沈辛夷脑海中自然而然地跳出了一篇又一篇的社会新闻。她抿了抿唇,按下接通键的同时手有点抖。

  “我的猫跑到你家后院了。”

  对方那双浅棕色的眼睛看了过来,偏低的声线随之钻进她耳边,“方便帮我把它抱出来吗?”

  哪怕知道他看不到自己,沈辛夷也下意识地撩了下耳边的碎发,“你是隔壁的住户?”

  宋昕略点了下头,“不然我现在叫保安过来。”

  “你进来带它吧。”沈辛夷此时已经信了他了。

  南山居背靠景区,自然环境优越,安保一直做得不错,据说还有明星在这里购置了房产。

  当然,沈辛夷绝不承认自己是被他的眼睛和声音迷惑了。

  她对猫狗毛过敏、尘螨过敏。

  八岁的时候小表哥抱了只小奶猫给她,她一摸上手就觉得眼睛发痒。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咳嗽了起来,小表哥紧张得不行,当天晚上就收拾东西把猫打包回家了。

  后来她身边就再也没出现过猫猫狗狗。

  过敏的感觉可不好受。

  考虑到大帅哥也戴了口罩,沈辛夷从起居室的抽屉里摸出了一包口罩来。

  唔。

  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我们两家的户型好像差不多?厨房连着后院。”沈辛夷戴好口罩替宋昕开了门。

  宋昕话不多,进门后和沈辛夷点了点头就直奔后院。

  经过厨房时他闻到了一阵鲜香味,脚步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耳边隐约传来猫咪的喵呜声。

  宋昕在口罩下舔了舔嘴唇,心一横就推开门走进了院子里。

  “奥利奥?”宋昕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他的猫。

  奥利奥是一只蓝白色的英短。

  头大脸圆,眼睛与背毛同色,模样看上去有些呆萌,品相很好。

  沈辛夷强压住了内心的好奇,不敢靠得太近。

  她远远地看着宋昕弯腰抱住了那只叫做奥利奥的猫,视线不由自主地定在了他撸猫的手上。

  他的手生得很好看。

  手指细长,指节分明,手背上的青色脉络隐隐凸起,皮肤在月光色泛着冷白色。

  时间在这里被放慢。

  眼前的画面好似一帧桢电影镜头一般。

  而后宋昕抱着猫从暗处走出,礼貌地向她告辞,“打扰了。”

  他微垂的眼睛在沈辛夷眼前一闪而过。

  她恍了下神,只来得及看到他颀长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

  莫名地有几分熟悉。

  奇了怪了。

  沈辛夷摇了摇头,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摘下口罩,重新洗干净手抱着大海碗坐到了餐桌前。

  好在隔壁养猫的邻居没有耽误她太久的功夫。

  沈辛夷用汤匙舀起馄饨,此时入口的温度恰到好处。

  细腻鲜美的味道在舌尖迸发开来,用鲜掉舌头来形容也一点都不为过。

  沈辛夷满意地扬起了眉来。

  这一碗约莫有十个,刚好她一人食用。

  她进食的速度比常人要慢一些。

  却不想她还没结束用餐,门铃声就再度响了起来。

  沈辛夷搬来南山居还不到一周。

  换句话说就是,她回到江北还不到一周。

  除了家人好友之外,知道她回来的人并不多。

  而这些人通常都会提前和她打招呼。

  沈辛夷皱着眉朝门口走去。

  视频画面里出现的人同样不在她记忆列表里。

  来人个子不高但体型偏胖一些。

  他拿着一瓶包装精致的红酒,视频接通后第一时间冲她举起了手里的酒,露出一张憨态可掬的笑脸。

  “您好!我是隔壁的邻居,我叫周炜。”

  “宋……宋宋说奥利奥吓到你了,我特地来给您赔罪。”

  自称周炜的男人热情得过分了些,和刚刚那位宋先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它没吓到我。”沈辛夷出声解释道。

  “那也麻烦到你了。”周炜一脸真诚地说道,“劳烦您开个门,我送进去给你?”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沈辛夷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把人放了进来。

  “您是刚搬来没多久吧……”周炜记挂着他的使命,一进门就笑呵呵地送上了红酒,想和沈辛夷套近乎。

  结果他刚和人打上照面,就被她的颜值惊艳到了。

  他张了张口,说出来的话都没了分寸,“或许您也是圈内人?方便告诉我名字吗?”

  周炜呆愣的模样更憨了。

  “我姓沈。”沈辛夷哭笑不得,只得好心地把红酒接了过来,“你说的是什么圈?”

  “没什么……就是您长得太好看了,我还以为是新出道的艺人。”周炜恍然回过神来。

  他知道是自己多想了,不大好意思地补充说明道:“哦我是从事幕后工作的。”

  被人称赞总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沈辛夷毫不吝啬地笑了笑,“那您是宋先生的……哥哥?”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说是叔叔,但又怕冒犯到周炜。

  “算是吧。”周炜硬着头皮应了下来,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他的来意。

  他看了看不远处的餐桌,很机智地出声问道:“我是不是打扰到您用餐了?”

  “我用得差不多了。”沈辛夷回道。

  “这味道是刀鱼吧?”周炜很浮夸地闭着眼睛嗅了嗅。

  他一边回忆着宋昕说的话,一边开了口,“清明前的刀鱼最美味了,闻着就很鲜美……您是自己做的吗?我能不能跟你买一点?”

  “???”沈辛夷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走向。

  餐厅里的味道没有厨房来的重。

  她直觉理由周炜是被那位宋先生支使着过来的。

  就……鼻子还挺灵的?

  “买就不用了。”

  好歹也是邻居,沈辛夷哪里好意思收钱,“我剩得也不多,你们不嫌弃就行。”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周炜其实很难为情。

  听沈辛夷这么说,他才松了口气,“沈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沈辛夷没太在意周炜说的话。

  她去厨房把冰箱里的馄饨取了出来,装好后拿给周炜。

  “你们平常都在家吗?”沈辛夷随口问道,“我前两天敲门的时候没见到人。”

  她名下的房产都是家里人送给她的。

  之所以会选中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厨房和后院最合她的意。

  沈爷爷的观念还是比较旧派的,他不放心沈辛夷一个人住。

  前两天过来暖房的时候,特地准备了糕点拜访新邻居,结果只有对面的住户收下了礼物。

  “是不怎么经常在家。”周炜笑着把纸袋接了过来。

  他不太确定沈辛夷是不是猜出了他的身份,简单地带过了这个话题,“这边位置有点偏,我们很少过来住。”

  沈辛夷轻阖了下眼。

  想来他们也是不差钱的主,就没有再多问。

  周炜千恩万谢地领着牛皮纸袋走出了别墅,就差没有当场给她鞠躬了。

  沈辛夷着实有些忍俊不禁。

  她存了一脑袋的疑问,都被周炜的表现所瓦解。

  没有意外的话,隔壁养猫的大帅哥应该就是吃货一枚了。

  唔,

  有点意思。


标 签我咬一口可以吗沈辛夷宋昕小说 沈辛夷 宋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