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小说_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15 ℃
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小说_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

琥珀恋人

夏如初顾景明 著

连载中免费

夏如初顾景明最新章节列表,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全文在线阅读,夏如初顾景明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夏如初顾景明by椿小鹿全文,椿小鹿小说作品合集,椿小鹿大结局无删减阅读,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琥珀恋人》作者是椿小鹿,故事递网提供《琥珀恋人》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夏如初失踪的恋人顾一年后再次出现,可夏如初发现昔日的恋人如今竟成了自己的妹夫,遭受双重背叛的夏如初被父母逼婚嫁给油腻男,不料她却误打误撞嫁给了权势滔天的霸道总裁顾景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夏如初顾景明最新章节列表,琥珀恋人(夏如初顾景明)全文在线阅读,夏如初顾景明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夏如初顾景明by椿小鹿全文,椿小鹿小说作品合集,椿小鹿大结局无删减阅读,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琥珀恋人》作者是椿小鹿,故事递网提供《琥珀恋人》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夏如初失踪的恋人顾一年后再次出现,可夏如初发现昔日的恋人如今竟成了自己的妹夫,遭受双重背叛的夏如初被父母逼婚嫁给油腻男,不料她却误打误撞嫁给了权势滔天的霸道总裁顾景明...... 

免费阅读

  幽暗的灯光与落地窗外的星光相互辉映,脑中眼前一片模糊的夏如初并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只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大团柔软当中,仿佛掉进了层层云朵里,浑身滚烫,呼吸急促。

  迷迷糊糊中,夏如初做了一个狂野至极令她羞惭万分的梦。

  梦中她和一个男人融为一体,痛并快乐着,不知身在何处。药物的作用让夏如初没有顾忌没有矜持,直到她没了力气,他的热情令她泪眼模糊,再一次失去意识......

  “嘶......”

  清晨,身体的阵阵胀痛让夏如初疼出了声,过了一会儿,慢慢地睁开了眼。

  这是哪里?

  夏如初茫然地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转过脸时,险些尖叫出声。

  天啊,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是谁?!

  房间里的窗帘很厚实,光线很黯淡,却还是能看清楚,这是个身材比男模更胜一筹的男人。

  朦胧晨光里,他完美无瑕的睡颜仿佛电影海报,几乎没有女人能够拒绝这样的魅惑。

  然而这并不能让夏如初得到什么安慰感,只觉得仿佛被人照着脑袋泼了一大盆冰水。她想要坐起身,下shen传来的剧痛和床单上的痕迹让她脸色一变。

  在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夏如初的脑袋轰地一声,天旋地转。她胡乱套好衣服,抓起包跌跌撞撞地逃出了酒店。

  夏如初逃掉后没多久,顾景明缓缓醒转过来。

  他侧首看向身旁,发现空无一人后微微一愣,随即漫不经心地一笑,懒洋洋起身洗漱。

  堪称黄金比例的修长健美身材,刀削斧凿完美到不似真人的五官,随意扣好衬衣时的优雅举止,无一不提示着旁人这个男人的出众与高贵。

  身为顾氏集团的太子爷,他从来不缺这种“”的机会,多的是想方设法削尖了脑袋往他床上爬的女人,然而没有一个成功的。久而久之,关于他那方面种种传言都出来了,不过他完全不在意。

  昨夜发生的一切鬼使神差,明明也是初次的他无师自通,把夏如初弄得死去活来,体验非常美妙。如果是这样的“”,他不介意再来几次,可对方既然选择消失,那他也不会傻到上这种低级圈套,去者不追是他的原则。

  顾景明换好衣服后出了房间,在外随伺的保镖们浩浩荡荡地跟上......

  出租车上,夏如初不住地捏掐自己颤抖的手,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

  虽然没有证据,可她非常笃定,昨天的那杯果汁动了手脚。

  至于为什么和她滚床单的是那个不认识的男人,而不是油腻男,她越想越糊涂。

  最终,夏如初并没有去公司或回家,而是让司机把她放在一个公交站旁,坐在候车长椅上,呆呆地直视着前方的马路。

  在某个瞬间,她甚至想冲到车流中去,结束这糟糕透顶的一生。

  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

  失去了心爱的人,还糊里糊涂地把第一次给了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这让她以后如何面对自己?

  到快要天黑的时候,夏如初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回复宋琼的消息,失魂落魄地拿出了手机。

  【对不起,现在才回你,我心里很乱......】

  宋琼很快就回复了。

  【没事。别说了,等我回来请你喝酒,我们不醉不休】

  夏如初的眼圈红了。

  还好有宋琼这个真心闺蜜,不然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撑下去。

  直到家家户户吃晚饭的时候,夏如初才回了家。

  进门时夏母正在收拾碗筷,夏父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她回来两人头也没抬。

  她才要和父母解释为什么昨天没回家,忽然想起一件事——从昨天到现在,这两个人一个询问的消息都没有,更别提打电话来。

  她一直都是听话的乖乖女,从来没有晚回家过,更别提夜不归宿,他们为什么这么淡定,完全不担心?

  这个疑问堵在夏如初胸口,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没等她开口,夏母重重地摔下了手里的碗筷瞪着她:“回来了也不知道帮着收拾,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啊!”

  夏如初的眼圈顿时红了:“妈,我一晚上没回,你们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夏母撇嘴:“有什么好担心的,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就定下来呗!”

  夏如初惊呆了:“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母嫌弃道:“什么意思?你有脸问,我都没脸再说一遍!不是说和人家说清楚吗,怎么说到床上去了呀?算了算了,早点把婚礼办了,免得肚子大了丢我们老夏家的人!”

  夏如初声嘶力竭辩解:“不是我,是他,他是个人渣!他在果汁里下药!!还有我没和他??”

  夏父皱眉打断了夏如初:“小点声,这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吗?就像你妈说的,事情都这样了,你就认命吧。这种事说出去,以后不会有别的男人要你的,我看小郭人也不算太差,你们就结婚算了,难不成你要剩一辈子被人笑话?”

  夏如初崩溃了:“爸妈你们疯了吗?他是个迷。奸犯啊!你们怎么可以要我嫁给这种人?”

  夏母骂道:“什么叫这种人,人家哪里配不上你啊?怎么,你拖拖拉拉的不肯找,难不成是还惦记着菲菲的男人?臭不要脸!你还有没有点做姐姐的样子!”

  夏父也板着脸:“如初,你从小就懂事,为什么这次这么任性?爸对你太失望了......”

  接下来的话,夏如初一句也没听进去,整个人头都是嗡嗡的。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父母如此陌生,这个家令人觉得如此窒息。父母的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刀直往她心上插,最终,夏如初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她在外游荡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能哭着打电话给宋琼,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她。

  宋琼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后,顿时炸了。

  “你是不是你爸妈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啊?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现在国内是晚上吧,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游荡不安全,正好我在南湖那个小公寓还没来得及租出去,你先过去那边,我再找人给你送些生活用品。”

  在宋琼的安排下,夏如初总算有了个暂时落脚的地方,不至于睡大街。

  她的工资本来就不高,每个月还要固定上缴给家里百分之八十,剩下的再除去一些日常花销后,根本攒不下什么钱,有时候还会出现赤字。夏如初省吃俭用,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可如今全部“身家”也只有不到一千块,连本市最便宜的房都租不起。作为一个工作了两三年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心酸。

  夏如初本以为,她这样消失个几天,家里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是想办法联系她。

  可事实再一次让她失望了——她的手机安安静静,除了宋琼以外没有任何通讯记录。

  她每天照例去公司上班,下了班后回到南湖的公寓,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甚至都没人打电话去公司问她是否缺勤。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近一个星期,夏如初头一次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感——

  其实她并不是有父有母有妹妹的人,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孤儿。

  或许就像宋琼说的那样,她真的是从垃圾堆里被捡来的......

  然而,夏如初心里很清楚,她并不是什么捡来的孩子。

  和大部分女儿一样,夏若初长得很像爸爸,继承了夏父容貌上的大部分优点。打从小时候起,左邻右舍的一看到她就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相比之下倒是妹妹没那么像夏父或者夏母,真要说也该怀疑夏若菲才是捡来的,可她却得到了父母近乎全部的爱。老话说掌心掌背都是肉,可毕竟有薄厚之分,做父母的有几个做到真正一碗水端平的呢?

  夏如初是个擅长自我安慰的人,很快就说服了自己:父母知道她有宋琼这个好朋友,知道有人会安排好她,所以才不担心她的安危吧。

  尽管宋琼表示这个公寓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可夏如初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还是该回家里。

  一是她不想给宋琼造成损失,虽然她家里条件不错,可这也不是她白白占着人家便宜的理由;二是她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和小孩子一样赌气离家出走。毕竟是至亲的家人,难不成就这样一辈子不见面吗?

  夏如初酝酿了给双方下台阶的话,下班后忍痛买了一些自己舍不得吃的水果,回到了家里。

  门才一打开,看见是她后,夏母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大骂:“你回来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回来??”夏如初愣住了,想好的道歉全都梗在了喉咙。

  “你都是个破鞋了还有脸回来,赶紧滚,我和你爸都不想看到你!”夏母边说便用手推搡她,满脸的厌恶。

  夏如初急得大声分辨:“我没有!我......”

  她本想说自己没有和油腻男发生什么,可那天那个男人的样子忽然浮现在眼前,接下来的话似乎就不那么理直气壮了,下意识顿了顿没说出口。

  夏母抓着夏如初的衣襟把她轰离了门口,嗓门之大似乎生怕邻居不知道自己女儿的丑事:“你都浪着和人家睡了,还装什么啊?赶紧把婚事办了,不然有多远滚多远,一辈子都不要上这个家门口,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说完,夏母重重带上了门。

  在其他人的指指点点和各色眼神中,夏如初好久才回过神来,蹲下shen慢慢地捡散落在地上的车厘子。

  有些车厘子摔坏了,流出了粉色的水,她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眼圈红了,不知道是在心疼这些昂贵的水果,还是在心疼自己。

  就在夏如初黯然离去后没多久,夏若菲满面春风地带着秋亦宸回家了。

  他们拎着行李箱和各种昂贵礼品,容光焕发,打扮入时得体,好一对璧人模样。

  夏母盼回了爱女和爱婿,满脸都是幸福和激动,和刚刚冷漠嫌恶的样子判若两人:“你们俩坐飞机辛苦了吧?快快进来,水果都给你们切好了,是你爸特地去进口超市买的!这位就是小秋吧?”

  秋亦宸礼貌地问了好,夏母太过于兴奋都不知道怎么回应,哎了一声后只顾着咧嘴傻笑。还是夏父比较见过大场面,忙把人往里面请,亲自倒茶,嘘寒问暖的。

  夏母坐在夏父身边,看着小鸟依人的夏若菲和一表人才的秋亦宸,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更何况是这么好看的女婿呢?

  她可是听菲菲说过了,这个小秋家里条件特别好,还是学艺术的,难怪看起来这么养眼又有气质,和电视上的明星似的!

  夏父也对秋亦宸非常满意,在观察清楚秋亦宸的穿戴和谈吐后,嘴角的笑意都遮掩不住:“你们不是说要过些时才回来吗,怎么提前回国了?”


标 签琥珀恋人 夏如初顾景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