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时清玥顾丞翰)小说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_时清玥顾丞翰小说作者是芳默默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65 ℃
(时清玥顾丞翰)小说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_时清玥顾丞翰小说作者是芳默默

时清玥顾丞翰小说

作者是芳默默 著

连载中免费

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小说by芳默默大结局阅读,时清玥顾丞翰小说全章节无删,时清玥顾丞翰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时清玥顾丞翰小说最新章节,时清玥顾丞翰大结局无删减,时清玥顾丞翰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时清玥第一次见到顾丞翰还以为他有特殊癖好,再次见面,时清玥才知道顾丞翰是驰骋商界的大佬,时清玥立马开始认怂,可顾丞翰却并不打算放过她,夜夜纠缠让她心烦意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小说by芳默默大结局阅读,时清玥顾丞翰小说全章节无删,时清玥顾丞翰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时清玥顾丞翰小说最新章节,时清玥顾丞翰大结局无删减,时清玥顾丞翰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甜妻有喜总裁老公吃上瘾》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时清玥第一次见到顾丞翰还以为他有特殊癖好,再次见面,时清玥才知道顾丞翰是驰骋商界的大佬,时清玥立马开始认怂,可顾丞翰却并不打算放过她,夜夜纠缠让她心烦意乱......

免费阅读

  顾丞瀚看着手上粉色的布料,脸上的嫌弃不加掩饰,直接扔在地上。

  “你……”时清玥发出一声,立刻闭嘴。

  眼前的男人,眼神里带着腾腾的冷意,比刚才在门口的时候,更加骇人,身后红果的凉意显得微不足道。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套房里的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时清玥脑袋一转意识到,果然上当了。

  自嘲的一笑,是她太急切。

  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她看着男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滚!”顾丞瀚无情的薄唇处,透着沉沉的厌恶。

  “吼什么吼。”时清玥的气一下子上来,范嘉泽外面有人她早就知道。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证据,好不容易以为有收获,却是一头空。

  现在还要被人这么厌恶的驱逐,时清玥心里的委屈,顿时上来。

  吼过后,她才意识到,心里某些情绪,被发泄到了不相干的人身上。

  她硬闯人家的房间,男人生气也是应该的,别过脸,她感觉到羞愧在皮肤上燃烧的温度,“抱歉。”

  顾丞瀚双手挽在胸膛处,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冷冷的看着对面一脸狼狈的女人,不发一言。

  时清玥吞了吞喉间的唾液,正脸对上他扑面而来的冷漠,就像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一样,震慑力十足。

  腾出手,摸了摸背后的一片冰凉,衣服是彻底报废,为了参加那场派对,她故意到造型屋租了一件衣服。

  时清玥指着身上的旗袍,掩饰般的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企图给自己增加一丝底气。

  随着动作,衣服的亮片闪着发光,“我身上的旗袍是我花了一万元租回来的,现在你也把我的衣服撕坏了,必须道歉。”

  随着时清玥话音的结束,对面的男人眼神开始发生了变化,如同雄鹰一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带着不加掩饰的嫌弃。

  粉红色的旗袍,配上金色的亮片,开得过低的衣领,高得过分的开叉,除了低俗,没有其他可赏性。

  时清玥感觉自己要被那像刀子一样锋利的目光看光,正想把手捂在胸前,他的话传入耳中。

  “这种货色。”顾丞瀚眼中闪过嫌弃,吐槽一句。

  四个字,时清玥有些难堪,不知道,他在吐槽自己,还是在吐槽这件旗袍。

  小小的手掌紧紧握着相机,棱角刺得她手心生疼,眼眶又红上几分。

  顾丞瀚看着那抹红,忽然间转过身,在随意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翻找。

  拿出口袋内侧的支票本,他站在那里,写上一串数字,签上名字。

  时清玥看着套房ai昧的水晶灯光洒在他的身上,脸部的轮廓更加清晰。

  她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里十万元,够你去租十件这样的衣服去敲其他人的门。”顾丞瀚填好支票转过身。

  时清玥回过神,眉头蹙得更紧,“你当我是什么?”

  “半夜找借口敲套房门的女人,是什么人?”顾丞瀚依把支票递到她面前。

  “我是一名有正当职业的人,并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时清玥解释着,如果有把记者证带出来,她肯定会让他瞪大眼睛看清楚。

  她不是那些三陪职业。

  顾丞瀚冷冷打断,不想听到她的解释,“拿着钱,离开。”

  抬了抬手,示意她接起支票赶紧滚蛋。

  眼前的支票晃动着,时清玥看不清支票上的名字。

  但是那数字,倒是看得清楚,这个男人一出手就是六位数,还真是大方。

  抬手,她一把将眼前的支票甩开,“我只需要一个道歉,不需要你的钱。”

  顾丞瀚眼眸阴沉得可怕,就像风暴要爆发一样,浑身上下,气息骇人。

  “嫌钱少?上门的,是什么价?”

  时清玥一口闷气郁结在胸口,他看着就是那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是话语,却比那些浪迹街头欺负弱小的人还要牛盲。

  说再多也是无益,她不跟这种没素质的人计较。

  时清玥沉默不语,迈起修长的腿快步往门口走去。

  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手臂一把被抓住。

  时清玥的美眸狠狠瞪着他,“放开。”

  顾丞瀚把她抵在门后。

  “唔!”时清玥的背撞击木板,疼的闷哼一声,眼泪差点溢出来。

  “啪嗒”一声,手中的相机掉在地摊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手被高高举着控制在门板上,她的动作有些羞耻,男人的力度很大,她没有办法挣开。

  时清玥看着他没有一点的温度的眼睛,才开始,感觉到害怕。

  顾丞瀚眼中闪过寒光,把支票,往她的衣服上领口,塞进去。

  他手上的温度,跟人一样,都是冰冷无比,时清玥打了个寒颤。

  她经常看见那些有钱的人,喜欢往女人胸口塞钱,动作是无比的下流。

  这个男人,与那些中年秃顶的男人没差!

  脸蛋怪异的红着,鸡皮疙瘩在全身迅速冒起,她死死的拧着眉头,“放开我,我不要你的钱!”

  顾丞瀚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深邃的眼眸紧紧锁着她那双画着浓重眼影的眼眸,“你是故意来这里。”

  时清玥的手,被他举得生疼,她大方承认,“是,我来找人。”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顾丞瀚继续问道。

  时清玥欲哭无泪,这可是天大的误会,抽了抽手,锁着自己的手力量很大。

  她放弃了挣扎,整个人贴在门后,试图跟他解释,“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是说我的丈夫在这个房间偷晴,所以才过来的,我是受害者,也是被人耍了,我有证据的,你看我的手机!”

  “丈夫?”

  时清玥连忙点了几次头,“对,我本来是来拍我丈夫偷晴的。”

  顾丞瀚眼睛一沉,带着阴狠,手上的力度更大,“说实话!”

  时清玥的眼泪活生生被逼了出来,他再不放手,自己的手就要断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她的身体疼的哆嗦,“你看我穿成这样像是上门勾-引的人吗?哪个男人眼珠子会这么瞎!”

  有时候出任务需要打扮一番,时清玥为了保护自己,经常会让设计师把自己打扮得贵气而土味十足。

  顾丞瀚上下又把她打量了一次。

  她这个样子,有点身份的中年男人都看不上,更别说他。

  时清玥见他不说话,目光又像是刀子,嗖嗖嗖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像是被那凌人的视线给无声扒下了。

  腿,又是一哆嗦。

  明亮的眼珠子转了转,时清玥勉强止住因为疼痛落下的眼泪,说道:“先生,其实我真实的身份是一名记者,你不相信我是来捉奸的,那你可以看我的相机,那里面有我今晚的成果。”

  顾丞瀚看着地上小巧的相机。

  控制住她的那只手没有松开,他直接弯下腰。

  他的头,与她前面凸出来的某处,摩擦了一下。

  时清玥身体忍不住抖动一下,压抑着心里的紧张与害怕,故作镇定,“你放手!”

  顾丞瀚站直身体,冷冽的扫过她的脸,“闭嘴!”

  时清玥被震慑到,硬生生的,把嘴巴合上,剩下的声音吞回肚子里。

  刚才触碰的瞬间,她想起三年前那个夜晚,那个陌生的男人,贴身上来的时候,也是带着这种别样的触电感觉。

  顾丞瀚打开相机的储存,第一张照片,就是他。

  时清玥微微探了探头,看着相机里面的照片解释道:“刚才我以为开门的会是范嘉泽,所以才按下快门。”

  “我不是故意要拍你的,删掉就好。”她以为,他删掉照片就会放自己走。

  顾丞瀚抬起眼眸。

  犀利的眼神让时清玥立刻垂下眼眸。

  往下翻,照片里,拍的都是同一个人。

  他按下删除键,当相机提示,删除单张还是全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全部删除。

  听到相机删除的提示音,时清玥抬起头看着他,身体却是依旧贴着门板,她要跟他保持距离。

  “现在你相信我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顾丞瀚冷笑,勾起的弧度不带一点温度,时清玥看见,扑面而来的冷漠似乎能把人给冻住。

  心里假装出来的强大,差点瞬间坍塌。

  “范嘉泽,是你的丈夫?”顾丞瀚的声音没有温度。

  “是。”时清玥点头,在心里补充着,不过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前夫。

  想到这里,她居然没有一点遗憾,或许这段婚姻,在她心里一直不过是如此。

  “哼。”顾丞瀚冷哼一声,松开手。

  时清玥抓紧了时机,抬起脚,高跟鞋狠狠的往他的脚上招呼,手一把扯过自己的相机。

  顾丞瀚吃疼松手。

  时清玥反手拉开门。

  他不像是那种善罢甘休的男人。

  回过头,看着伸过来的手,时清玥不指望他抓着自己后会绅士对待,咬着牙,她把门往反方向一推。

  “碰!”

  厚实的门,直接撞到他的俊脸上。

  “该死!”顾丞瀚咒骂一句,后退了两步。

  时清玥看见这个样子,有一丝内疚。

  看着顾丞瀚略微狰狞的俊脸,似乎不会轻易罢休。

  现在不是愧疚的时候,时清玥决定抓紧时间逃跑。

  “活该!”她抽出塞在胸口的支票扔在地上,扭头跑开。

  直到坐到电梯下了楼,时清玥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电梯上玻璃印着的自己,一番折腾,发型也乱了,脸上的妆容也被哭花了一些。

  时清玥被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她自然自语,“下次不能这么鲁莽了。”

  这次是因为急切要找到范嘉泽出轨的证据,才会这般。

  如果没有证据,离婚的时候,只会是她吃亏。

  这几年工作挣来的钱已经在年前买了楼,离婚,什么都没了……

  所以,她一定要找到证据。

  时清玥握紧了手,至少保证,那层楼,有自己的一半。

  希尔顿酒店楼下就是一个大型商场。

  时清玥不顾旁人怪异的目光,在那里买了一套衣服,一瓶卸妆水,走到换衣间,开始整理这一身的狼狈。

  3019总-统套房内。

  李杨双手哆嗦,把冰袋递上。

  他接到顾丞瀚的电话后,就立刻赶上来。

  “总裁,需要报警吗?”李杨看着他黑着一张俊脸,颤抖着声音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自家老板这么狼狈。

  顾丞瀚拿着冰袋往自己的鼻子贴着,背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用!”

  李杨松了一口气,不报警,就等于不用处理一帮记者的访问,也就是说,他的工作量少了些。

  “那个女人走得不远,找人去把她找出来。”顾丞瀚的语气阴沉,暴风雨,扑面而来。

  这辈子,敢这么弄伤他的,就是那个女人。

  想到那花花绿绿的旗袍,顾丞瀚厌恶的皱着眉头。

  李杨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听错。

  顾丞瀚张开眼眸,带着骇人的光看着他。

  李杨立刻点头,“是,我现在马上找出来。”

  ———

  时清玥卸了妆换好衣服,手里还提着坏掉的旗袍走出商场。

  往电梯口走去的时候,一个男人擦肩而过。

  那个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对讲机,她明显听见男人对着对讲机那头说道:“老大,我这边没有看到穿粉色旗袍的女人。”

  粉色旗袍……时清玥低头看了一眼手上拿着的袋子,捂紧快步离开。

  那些人,肯定是那个男人的手下。

  “该不会是黑帮老大吧……”时清玥低声呢喃,摇了摇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坐在计程车上,贴着窗看着越来越后退的希尔顿酒店,她恍惚的坐直身体。

  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时清玥从袋子里拿出小巧的相机,看了一眼,幸好,那套房里的地面都是铺着厚厚的地毯,她的宝贝相机没有摔坏。

  把相机收回口袋中,她对司机说道:“司机大哥,麻烦快点,赶时间。”

  回到范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四十五分。

  时清玥在包包里找不到钥匙,也不知道是丢了还是没带,无奈之下只好按下门铃。

  “啪嗒”一声,门开了。

  推开门,客厅亮晃晃的灯光闪着她的眼睛。

  “时清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走进去,就听到了婆婆罗凤尖酸的声音,“是不是又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场合应酬陪男人了?”

  时清玥抬眸,看见了一张与声音一样刻薄的面孔。

  “我刚跑新闻。”她低头把鞋子换下,往卧室走去,没有把她的阴阳怪气放在心里。

  罗凤走在她面前,对着书房方向吆喝一声,“阿泽,那个女人回来了。”

  范嘉泽从书房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叠东西,看着她的目光全是厌恶。

  时清玥眉头皱的更深,“你在家?”

  平时这个时候,他都是用工作为借口不在家而是在外面鬼混,今天回来,倒是早。

  范嘉泽冷笑着一声,扬起手一叠照片往她的脸上甩去,“你希望我不在家吗?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就可以放心跟男人鬼混?”

  照片哗啦啦的刮过时清玥的脸,心里的麻木没有感觉到疼。

  定眼看着落在地上的照片,主角全是她。

  “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她蹲下,捡起相片,神情淡定。

  照片都是她在希尔顿3019总-统套房的情景,从她闯进去到衣衫不整出来,情景倒是一个没漏。

  “你能爬上男人的床,就会留下这些照片,时清玥,平时你有病不让我碰就算了,可是你这样主动爬上别的男人的床是几个意思?”范嘉泽扬起手,趁着她在发呆看着照片的时候一巴掌毫不留情拍在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时清玥后退几步。

  耳边是“嗡嗡嗡”的响声,被拍打的脸颊生疼。

  时清玥抬起眼眸,眼底下是一片赤红,“说我出轨,也要有证据,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带绿帽子?还是说就凭着这几张似是而非的照片?”

  “倒是牙尖嘴利,这个酒店这个房间是你住的起的吗?”罗凤扬着一张狰狞的嘴脸,上前抢走她手上的袋子。


标 签时清玥顾丞翰小说 时清玥顾丞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