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霍昀莫笙笙)小说_霍昀莫笙笙小说作者是南麒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19 ℃
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霍昀莫笙笙)小说_霍昀莫笙笙小说作者是南麒

霍昀莫笙笙小说

作者是南麒 著

连载中免费

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霍昀莫笙笙)完整版无删减,霍昀莫笙笙最新章节列表,霍昀莫笙笙全文免费阅读,霍昀莫笙笙大结局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霍昀莫笙笙的总裁言情佳作《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是由作家南麒所写,小说讲的是一条神秘短息,让莫笙笙梦寐以求的订婚典礼成了噩梦的开始,莫笙笙拼尽全力逃离恶魔霍昀,可最终还是被其禁锢身边肆意折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霍昀莫笙笙)完整版无删减,霍昀莫笙笙最新章节列表,霍昀莫笙笙全文免费阅读,霍昀莫笙笙大结局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霍昀莫笙笙的总裁言情佳作《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是由作家南麒所写,小说讲的是一条神秘短息,让莫笙笙梦寐以求的订婚典礼成了噩梦的开始,莫笙笙拼尽全力逃离恶魔霍昀,可最终还是被其禁锢身边肆意折磨.......

免费阅读

  霍昀似乎真的很忙。

  战战兢兢过了一夜,直到早晨坐在餐桌上,莫笙笙才看见他换了身衣服匆匆从书房出来。

  “今天有个会,乖乖在家等我。”

  霍昀一手放在椅背上,眉目冷淡,俯身在她脸侧落下轻柔至极的一吻。

  这个动作自然的仿佛做过千百遍一样,太过流畅,以至于莫笙笙一时间没躲开,等她脸上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时愤怒的望过去,霍昀已经出了门。

  这个王八蛋!

  她是有未婚夫的人,这样强硬的把她关起来,到底算什么?

  保姆岚姨端来一盘松饼,和蔼笑道:“先生昨天又忙了一夜,早上就吩咐我做这个,莫小姐,快吃吧。”

  金黄色的松饼配上新鲜奶油和对半切开的草莓,正是她从小到大最喜欢的早餐,看起来令人食指大动,莫笙笙却觉得胃里堵得发慌。

  被一个陌生人禁锢,他越了解她,她越觉得害怕。

  莫家只算得上二流世家而已,和在榕城为首的霍家并没什么交集。被霍昀带走两天了,她和外界的联系突然被切断,甚至不敢去想,爸妈和付星辰该有多担心,外面的人又怎么看他们。

  盯着面包框里精致小巧的黄油刀,莫笙笙的目光渐渐深了。

  勉强吃了两口,她没什么胃口的推开盘子:“岚姨,我去楼上睡一会,不用叫我出来吃午饭了。”

  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糟糕,岚姨实在担心,只得给霍昀打了个电话。

  莫笙笙坐在卧室外小阳台的小沙发上,眼睛看着别墅外一望无际的海景,心里的焦虑一层接一层的冒出来。

  昨晚她听到霍昀从厨房出来的脚步声,手忙脚乱的删掉求救短信,都没来得及确认是否发送成功。

  付星辰,应该会来救她的吧?

  正这么想着,小阳台下面竟真的有人悄声唤她,“笙笙!”

  语气急迫,那声音熟悉的让她眼眶一热,飞扑倒栏杆边,就看见付星辰俊朗的面容。他憔悴了很多,但看着她的面容依旧温情款款,和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下来,我接着你!”他张开怀抱,冲她笑着。

  莫笙笙几乎要落下泪来,踩上软凳,心一横跳了下去。

  院子里的草很软,付星辰抱着她滚了一圈,忙看她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保镖呢?怎么都不见了?”

  “是我派人引开了他们,别担心,等保姆出门买菜,我才动的手。”付星辰原本还笑着,待看清她白皙脖颈上的朵朵吻痕,嘴角的笑意一僵,握着她的胳膊手指几乎掐进了肉里。

  “星辰,痛。”莫笙笙眼睛有些湿,她在害怕他的反应。

  付星辰深深吸了口气,就要拉起莫笙笙,她耳边却传来一个令人心悸的低沉嗓音。

  “莫笙笙,你果真有胆子骗我。”

  一抬眼,一双名贵的皮鞋出现在她眼前。

  霍昀阴沉着脸,眼底戾气横生,这句话几乎是从后槽牙碾出来的。他眼中现出一丝悲伤,转瞬即逝,快的几乎让她以为看错了。

  这样手段狠辣的人,怎么会为一个女人伤心?

  不知何时,消失的保镖去而复返,就连岚姨都站在不远处,担忧的望着她。

  莫笙笙浑身冰凉,慢慢站起来。

  浓长的眼睛颤了颤,她索性挺直了背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

  “我就是骗你,就是想走,谁想和你这个神经病呆在一起?”

  她其实怕极了,声音里还带着隐隐的哽咽,一言既出,保镖们全部投来不敢置信的目光。

  连付星辰都蹙了蹙眉,紧紧牵着她的手,低声道:“我们走!”

  霍昀静静地看着他们,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周身的气场阴郁难言。

  他的神情让莫笙笙毛骨悚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他冷笑:“给我打断他的腿!”

  霍昀大手拎着莫笙笙的衣领,几乎是半拖着她往屋子里走。

  付星辰追过来,刚触到她的衣角,就被霍昀回身一脚踹在腹部:“滚!”

  他摔了出去,瞬间便被训练有素的保镖淹没。

  毕竟只有一个人,付星辰被死死按在地上,棍棒加身,一下下闷响,全砸在他的腿上。

  “霍昀!你疯了吗!”莫笙笙惊声尖叫,眼泪瞬间便淌了下来。

  付星辰只是一个家境优渥的富家子,温文有礼,从没和霍家有什么过节。他只是想把她带出来而已,霍昀为什么这么心狠手辣?

  “你放开他!放开......”莫笙笙被拽进房间,一路拼命捶打他的手,破口大骂,霍昀沉稳的步子没有丝毫改变。

  忽然,一声痛苦至极的惨叫从外面飘进来,莫笙笙整个人就像被按下暂停键,半跪在地上,只有泪珠静静地从脸庞滑落。

  当第二声惨叫声传来,她猛然抬头,泛着水光的眼睛第一次充满了畏惧。

  在付星辰竭力隐忍的惨叫声里,霍昀高高在上的站在那,俊美的容貌和高贵的气质宛如天上神抵,却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来逼迫一个女人。

  她爬到霍昀脚边,抓住他的裤脚,泣不成声:“我错了,我不该逃...霍昀,求求你,你放过他吧,我再也不敢了......”

  霍昀垂眸敛目,黑眸宛如一汪深谭,深不见底。

  他俯身,长指捏住莫笙笙的下巴,眼中带着某种她看不懂的情绪:“忘记了曾经的诺言,就合该付出些代价。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求我?”

  他在说什么?

  他到底想要什么?

  莫笙笙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歇斯底里地喊出来:“我不知道什么见鬼的誓言!”

  霍昀的眸光徒然幽深起来,眉宇间覆满冰霜。

  不不不,她不该惹怒他的。

  顶着他骇人的眸光,莫笙笙声音都有些发颤:“霍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

  “想不起来,就等着替他收尸吧!”

  霍昀面无表情地打断她,他的语气太过冷淡,令莫笙笙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她越过二楼的窗户望出去,窗外绿植苍翠依旧,却已经没了声息。

  这个魔鬼!

  指甲深深陷进掌心,莫笙笙用力咬着舌尖,用尽此生所有的自制力,才按耐住想下楼去看付星辰的想法。

  她要从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手里,救出她的爱人。

  攥出血痕的手缓缓松开,她的手几不可察的颤抖着,却坚定的揽住霍昀的脖颈,踮起脚,覆上他冰冷的唇瓣。

  霍昀长身玉立,黑眸淡漠,垂在身侧的长指蓦地紧了两分。

  在莫笙笙眼里,他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几秒钟的光景,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到时光都仿佛停滞了。

  她的灵魂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父母谆谆教诲的自尊自爱,一边是心底里不断上涌的羞耻和不堪。

  终于忍不住退开,她无声的望着他,似乎在问,这样可以了吗?

  她红着眼睛,强忍泪意的样子让霍昀的心脏狠狠震了一下,可她的这份绝望,是为了别的男人。

  “把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莫家大小姐,就这点本事?”霍昀露出讥讽的笑。

  带着厌恶的轻薄话语,宛如一个巴掌,将莫笙笙的自尊狠狠扇在了泥泞里。

  她苍白着一张小脸,张了张嘴,却没能吐露出一个字。

  天旋地转间,莫笙笙被他一把按到墙上。

  “告诉我,他有没有碰过你?”

  额角一根青筋隐隐跳动,霍昀大掌捏住她纤细的脖颈,眼眶猩红,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

  “咳咳...”莫笙笙无力地抓着他的手,喉间氧气越来越少,“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么......”

  一样卑鄙无耻,混蛋不如。

  明明是在骂他,霍昀却眸色一松,慢慢松了手,将瘫倒下来的人接了个满怀。

  就在此时,卧室门被敲响。

  “先生,”手下恭敬的低着头,“付少晕过去了。”

  霍昀抱着莫笙笙,那双眼睛几乎要洞穿她的身体,带着审视。

  莫笙笙低垂着眼睛,奄奄一息。

  半晌,霍昀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扔到付家门口。”语气随意的宛如在说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是!”

  她骤然松了口气。

  别墅内外重归寂静。

  霍昀把她放在床榻上,拿过一条帕子,细细的擦拭她被付星辰牵过的那只手,眉眼间带着厌恶,力道极大。

  白瓷般的手腕被擦得通红刺痛,莫笙笙一声不吭,默默受着。

  随手扔开帕子,霍昀面色阴沉:“没有下次。”

  莫笙笙没有说话,眼瞳一阵颤动,就像春日里的湖水泛起涟漪,惹人怜惜。

  他望进她泫然欲泣的眼睛里,嗓音不紧不慢:“他能不能活,取决于你。”

  “......是。”莫笙笙闭了闭眼,两行清泪慢慢淌下来。

  关门的声音响起,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瞬间消失无踪,莫笙笙枯坐在床上,对他的恨却是翻江倒海,全部堵在心口。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抓到霍昀的软肋,让他付出代价!

  霍昀不在,莫笙笙异常乖觉的下楼吃饭,像一个没有情绪的纸片人,岚姨说他今天可能不回来睡,她才松了口气。

  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哪怕在睡梦中,她耳边也总回荡着付星辰的惨叫,睡得并不安稳。

  因此当床边一沉,有力的臂膀将莫笙笙捞进怀里时,她几乎立刻就惊醒了。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霍昀怀里,浑身僵硬。

  霍昀看了她半晌,似乎有些无奈,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尖:“睡吧。”

  他似乎疲惫至极,不一会,耳边就传来均匀沉稳的呼吸声。被陌生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莫笙笙在他怀里慢慢睁开眼睛,一夜无眠。

  天光大亮,霍昀出去晨跑,莫笙笙才勉强睡了片刻。

  这似乎只是噩梦的开始,她却根本没办法习惯,每分每秒都受尽折磨。

  “小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有人“刺啦”一声打开了窗帘,眼前一片白光,莫笙笙惊坐起来,看向床边:“妈妈?”

  是岚姨。

  过去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远去,她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

  面目慈祥的妇人愣了愣,对莫笙笙霎时间落了满脸的泪视若无睹,笑眯眯道:“快起来,莫小姐,你现在下去还能见到先生。”

  “能被先生这样看中,陪在他身边的你还是头一个,有些事当时不珍惜,失去之后才会后悔......”

  抹了把脸,莫笙笙冷冷地打断她:“知道了。”

  明明身上干干净净的,穿着和霍昀同款的丝绸睡衣,可她就是觉得自己脏了,慢腾腾的洗了个澡,足足洗了快半个小时,下楼时,霍昀居然还在。

  他看见莫笙笙便放下手头文件:“过来。”

  拖着步子走到餐桌旁,莫笙笙看见今天是过去她家中常吃的那种鸡汤小馄饨,心头越发郁猝。

  吃了几个,她便觉得有些反胃,轻轻将碗一推:“我吃饱了。”

  霍昀眉心几不可察的一皱,却没有发作,耐心十足的等她擦完嘴,推过一张黑卡。

  “去崇光百货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下午三点,我带你去澄湖度假村。”

  “去度假村做什么?”莫笙笙愕然抬头,清澈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喜悦。

  “自然是度假。”

  在莫笙笙孤疑的目光中,霍昀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眼中带着寒凉:“在你曾经最喜欢的地方,总能想起一点什么的。”

  ......

  崇光百货是霍家旗下的,黑卡也只有那么一张。

  两个保镖、一个司机、还有霍昀的女助理陆阮,这些人和导购一起,恭恭敬敬只为莫笙笙一人服务,听上去尊荣无限,但此刻莫笙笙只觉得这里是另一个浅湾别墅。

  哪怕霍昀人不在这,她也有种时刻被他盯着的错觉。

  随手挑了几件,被送进vip试衣间,她独自在浅色地毯上枯坐着,迎来片刻。

  旁边隔间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一双温暖的手捂住她的嘴:“别叫!”

  莫笙笙一愣,眼泪边止不住的往下涌,恨不得嚎啕大哭。

  她抽泣着小声唤道:“妈......”

  “嘘!”傅月兰一下下抚摸着女儿的背,也落了泪,声音却镇定:“别哭!这里到处都是霍家的人!”

  捧起莫笙笙的脸,傅月兰神色郑重,语速飞快:“星辰被人丢在付家门口,浑身是血,他被打断了腿,不过...好歹捡回一条命,刚被医院抢救回来!”

  她言简意赅的几句话,不知略去了多少凶险。

  莫笙笙几乎要瘫坐在地上,嗓子里干涩的紧,眼睛突然一亮,用力握住母亲的手:“妈,我们报警吧!”

  “报警?霍昀若是发了狠,你爸爸公司上下几百号员工该怎么办?”

  一句话,打消了莫笙笙所有的希冀。

  “你只怕不知道,这些天霍氏不断施压,因为坚持不取消婚约,股东们纷纷撤资,你爸爸被人追债,脑溢血躺进了医院!如果...如果真的挣不到一条活路......”傅月兰顿了顿,眼里流露出哀痛,“我们两家人在想办法,把你和星辰一起送出国,笙笙,你可千万要忍,别冲动做傻事!”

  “我只有你一个女儿,你爸爸还在等你......”

  母亲用力晃着她的肩,莫笙笙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听不真切。

  试衣间里暖气开着,她却从头凉到了脚。

  父亲倒下了,母亲想护着她,可他们哪里斗得过一手遮天的霍家?

  “我该走了。”傅月兰紧紧攥着莫笙笙的手,看了她一眼又一眼,无声落泪。

  从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优雅妇人,长发狼狈的垂落几缕,鬓边也染上了白霜。

  短短几天,傅月兰看起来像老了十岁,莫笙笙用力点了点头,看着她一寸一寸的松开手,从员工通道蹒跚离去。

  她又是一个人了。


标 签霍昀莫笙笙小说 霍昀莫笙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