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小说_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92 ℃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小说_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凌静雪厉以宸 著

连载中免费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完整版无删减,凌静雪厉以宸大结局在线阅读,凌静雪厉以宸第一次,凌静雪厉以宸小说章节目录,凌静雪厉以宸无弹窗免费,凌静雪厉以宸无错版免费全文免费,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又名《朝花向晚心易冷》《痴心错嫁冷首席》,故事递网提供《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凌静雪觉得她和厉以宸之间是一段斩不断的孽缘,凌静雪将所有爱都给了厉以宸,可最后换来的是他满腔恨意,失望透顶的凌静雪带着离婚书潇洒离开,可下一秒却被厉以宸拉住不放....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凌静雪厉以宸)完整版无删减,凌静雪厉以宸大结局在线阅读,凌静雪厉以宸第一次,凌静雪厉以宸小说章节目录,凌静雪厉以宸无弹窗免费,凌静雪厉以宸无错版免费全文免费,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又名《朝花向晚心易冷》《痴心错嫁冷首席》,故事递网提供《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凌静雪觉得她和厉以宸之间是一段斩不断的孽缘,凌静雪将所有爱都给了厉以宸,可最后换来的是他满腔恨意,失望透顶的凌静雪带着离婚书潇洒离开,可下一秒却被厉以宸拉住不放....

免费阅读

  “痛?这就痛了?”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眼底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寒意,“那你有没有想过,薇薇被车子碾过的时候,身上有多痛?你为什么要推她?!”

  他一边说话,一边钳制住她的手高举过头顶,让她动弹不得。手下的力度让她疼得脸色发白,仿佛这样就能发泄他的恨意一般。

  “不是我!”凌静雪强忍着痛意,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半年前那场事故重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那天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她至今都不敢忘记。

  厉以宸唯一的妹妹厉薇薇就死在了她面前十米不到的地方,刚才还充满活力的人,突然就化作了了无生机的一具尸体,她的白裙上沾满了血污,伤痕遍布……

  也正是这样,凌静雪就成为了罪无可恕之人,所有人都觉得是她害死了薇薇,厉以宸也因此跟原本就没有感情的她离婚,把她赶出了厉家。

  “不是你还能是谁?”厉以宸冷笑一声,一把拉住她的头发,让她已经涣散的眼神重新聚焦。

  凌静雪吃痛,但更痛的是胸口那处跳动的心脏。

  为什么他不信她?为什么解释了这么多遍,他还是坚定不移地认为她就是个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女人?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相信过她……在他眼里,她就是为了嫁入厉家,故意爬上他的床,拆散他跟钟文丽,还用各种拙劣手段让钟文丽心灰意冷离开了D市,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害死他的亲生妹妹的恶毒之人!

  尘封的记忆翻涌上来,凌静雪只觉得可悲可笑,毫不示弱道:“以厉总的手段,直接杀了我不是更解气?”

  “解气?”厉以宸大掌一挥,她身上的礼服被毫不留情地扯开了来,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她一双美目里又羞又愤,男人眼里的渴望却夹杂着阴鸷和狠厉,“生不如死,不是更解气?”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身上游走,带起一阵阵酥麻的触感,她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难受地扭动着……

  慢慢的,她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揉皱的床单和散落的衣物在告诉她,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不是梦境。

  昨晚的记忆涌上,那张雕刻般的俊美容颜出现在脑海中的时候,她的胸口还是会止不住地抽痛。

  已经半年没有见过面了,她本来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自己已经忘了他,可昨晚的一切都在告诉她,所有的事情只是她假装忘记了。

  一年前那一晚如果没有发生过该有多好,她就不会惹上他,更不会被当成害死薇薇的凶手,如今的凌氏也不会面临这样的危机。

  薇薇去世之后,他立马就将她扫地出门,连多看她一眼都嫌恶心,甚至连离婚协议书都是委托律师交给她的。

  现在他突然又出现,到底是想干什么?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要让她生不如死吗?

  可她现在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跟生不如死又有什么两样,哪里还需要他出手……

  昨天原本定好的富商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他,她拿不到谈好的报酬,凌氏该怎么办?

  她恍惚着走出套房大门,一群人就蜂拥而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各式各样的麦克风就堆积在了她的面前。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开始发问。

  “凌小姐,凌氏的颓势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可逆转了?”

  “据说您私生活一向混乱,请问您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就是最好的印证?”

  “我们昨天收到消息,说您为了挽救凌氏的局面,不惜卖身给富商,这个消息属实吗?如果不属实,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套房里?还是说您在凌氏这么危急的时候,仍能一掷千金来住这么豪华的套房?”

  记者们的发言一个比一个辛辣,见凌静雪面露慌乱,更是觉得自己挖到了大料,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她被围在其中,怎么都走不出去,气愤地喊道:“胡说八道!”

  那些记者不仅没有被喝退,反而因为她的开口更加兴奋了。

  “凌小姐,您说我们胡说八道,那您能解释一下您为什么会衣衫凌乱地从套房里走出来吗?”

  镁光灯疯狂闪烁着,恨不得连她脸上有多少毛孔都捕捉下来。

  “你们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凌静雪大喊道,可没有一个人被她的话所震慑住。

  凌静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突出重围的,她只记得自己气喘吁吁地跑进电梯,疯狂按着关闭键,才逃离了那群洪水猛兽。

  打了车直奔凌家,车窗外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却没有吹走她满头的疑惑,反而让她心里更加烦乱了。

  才刚走进客厅,她就感觉到一对灼热的目光黏在了自己的身上,哥哥凌青羡铁青着脸色,似乎已经等了她一阵了。

  “哥……”凌静雪才刚开口跟他打招呼,就被他抢白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昨天去哪里了?”

  凌静雪呼吸一滞,随即马上平复了神色,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说道:“哥,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偶尔因为工作在外住一晚也没什么吧?”

  那些事是万万不能让凌青羡知道的,凌家父母死得早,剩下他们兄妹俩守护凌氏,她不忍心让哥哥一个人承担才出此下策,要是被他知道了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只怕是要自责死去……

  “工作?小雪,凌家还没沦落到要你去接这样的工作!”凌青羡气得手止不住的发抖,将手机甩到了凌静雪面前。

  她低头看了一眼,脸色瞬间煞白。

  头条上赫然写着“凌氏破产在即,凌氏千金为拯救颓势,不惜出卖肉体”。

  配的图显然是刚才拍下的那些照片,她衣衫凌乱,肩膀上还能看得见欢愉的红痕……她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更不可能否认那不是自己了。

  才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竟然就公布到了网上!

  “哥……不是这样的……”凌静雪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凌青羡看着她跟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装扮和身上一模一样的痕迹,声音也颤抖了起来,“不能怪你,是哥太没用了,是我守护不好凌家,才让你想了这种办法……”

  “哥,我不是……我昨晚真的没有……”凌静雪低垂下眼眸,手紧攥着裙摆。

  昨天她的确是想过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可她并没有见到那个富商,也没能换得相应的报仇,一切都被厉以宸打乱了!

  想到厉以宸,她心尖又是一颤。

  凌青羡的手机铃声在此时突然响起,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出什么事了?”在听完对面的人的陈述之后,他的神情愈发凝重了,“我马上过去处理。”

  挂完电话,他拿起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就准备出门,也不再看一旁的凌静雪。

  “哥,怎么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凌青羡这个样子,心里就没来由地慌乱。

  凌青羡一边整理着着装,一边冷凝着脸说道:“刚才的新闻带来了极大的舆论影响,凌氏大乱了。”

  她心下一紧,舆论影响……都是她的错!

  “哥,我跟你一起去……”她刚想跟上去,就见凌青羡身形晃了晃,突然朝后仰倒,好在她及时上去扶住,才不至于让他倒在地上。

  “守护住凌家,一定要守护住凌家!”

  这是凌青羡在彻底昏迷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短短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

  凌氏千金凌静雪出卖肉体成为了头条爆款,也成为了大众茶余饭后的笑闻。

  凌氏现任总裁凌青羡不堪重负突然晕倒,病因不明。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病房守护着的凌静雪还要故意装作听不见身后那些小护士小声的议论凌氏和嘲讽她。

  看着面前沉睡着的哥哥,她的心镇痛不已。

  那些人说的也不全是错的,一切确实都是因她而起,如果她没有招惹厉以宸,凌氏不会被步步紧逼,哥哥也不至于会焦心劳神而成了这样。

  医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交代道:“凌先生初步诊断应该是劳累过度所致,你先不用太担心,只是他现在身体很是虚弱,最近不能再刺激他了。”

  “好。”凌静雪把医生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说什么都不能让哥哥再受到刺激了。

  天不遂人意,凌氏的状况在接下来的几天越来越严峻了。

  “要守护好凌氏!”

  她处理着那些棘手的事情,脑子里满是哥哥的声音。可是股东的退出、董事们的抗议、合作方的违约,一件一件接踵而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小姐,是不是您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凌青羡的助理,凌氏的老员工廖伯提醒道,“按理来说,这些事情不会这么密集的发生,现在这样,只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施压。小姐,您仔细想想,如果是的话,与其在这里徒劳无功,不如去找那人看看还有没有可以挽救的余地。”

  凌静雪手上的动作停顿下来,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我考虑一下。”

  背后施压的人是谁,她想都不用想。

  除了厉以宸,还能有谁?

  她明明知道厉以宸不会这样放过自己,却还抱有希冀,觉得他不会将自己逼上绝路。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是啊,他那么恨她,怎么可能会对她留有怜悯?

  现在凌氏走到这一步,也是她咎由自取了。

  既然是因她而起,当然要她自己来结束这一切。凌静雪闭上眼睛,整理好思绪,才缓缓起身。

  她要去找厉以宸。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守护住父母一生的心血,守护住凌氏。

  哪怕代价是让她付出生命!

  站在厉氏大楼前,她还有一丝恍惚。

  比起凌氏的萧条,这里处处展现着大公司的气派。

  即使曾经是厉太太,她对这里也并不熟悉,因为厉以宸不喜欢她出现在这里。

  还没走进厉氏大楼,她就被保安拦下来了。

  “我有事,需要找厉以宸。”她开口说道。

  保安明显刚看过头条,觉得她是不怀好意的女人,只拦着她也不说话,但眼里分明流露出鄙夷的神色。

  凌静雪皱了皱眉头。

  是了,当年厉以宸恨不得没有出现过她这个人,所以婚礼一切从简,厉氏的员工更是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位总裁夫人。

  如今对他们来说,她只不过是头条上那个可笑的凌家千金罢了。

  就在她思考要怎么让保安放行的时候,一个前台打扮的女人款款走了出来,问她的语气略微有些不耐烦:“是凌小姐吗?”

  她迟疑着点了点头。

  “请进,”前台不太情愿地说道,脸上分明写着不想跟她这样的女人有瓜葛,却迫于上司的压力,不得不对她客气一些,“厉总说了,你来了直接去总裁办公室找他就行。”

  凌静雪跟着她走进大厅,心里却忍不住嘀咕。

  厉以宸?

  他早就算到了她会来找他,才提前交代了这些?

  所以……廖伯的推测都是对的,的确是有人在背后施压。

  确实只有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动机。

  走进总裁办公室,里面是简约的白色,但每一处细节都极具设计感,像这个男人一般,冷傲又捉摸不透。

  此时,厉以宸正在低头处理着什么文件,没有了面对她时的狠厉模样,周身却还是散发出高傲慑人的气场。

  “厉以宸。”

  这还是离婚之后她第一次完整地叫出他的名字。

  男人闻声抬头看了过来,随即合上了手中的文件。

  她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凌氏之所以会是现在这个局面,是不是拜你所赐?”

  “是拜你所赐。”他并不喜欢被她这么俯视着,立马站了起来,将她笼在自己的影子里。

  简短的一句话,让她宛若置身冰窖。

  是啊,是拜她所赐!

  这一切要是没有最初的开始,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厉以宸,你要怎么样才能收手?”凌静雪抬眼对上他冷漠的眸子,强迫自己用最镇定的语气问道。

  他冷哼一声,唇角微微勾了勾:“我要怎么样,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恨我是因为你觉得我是故意爬上你的床,为了金钱为了名誉不惜拆散了你和钟文丽,甚至逼得她不得不离开D市,你恨我是因为你觉得我害死了厉薇薇。”

  她深吸一口气,把委屈和泪意压下去后,才继续说道:“可这些事情我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我从来没有要害她们的意思,更没有什么处心积虑,薇薇的死根本就是一场意外。如果非要怪,那就怪命运的捉弄吧。”

  “好一个命运的捉弄,”男人眼中的阴鸷顿起,“要不是我亲眼所见,都快要被你的话说服了!”

  凌静雪自嘲地笑了笑,果然他还是不信吗?

  他口口声声说是亲眼所见,可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连她这个当事人都并不清楚。

  “既然如此……”凌静雪顿了顿,似乎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眼神变得坚决了起来,伸手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把匕首,迅速地朝自己的手腕处狠狠割了下去。

  “你觉得我欠了薇薇一条命,现在我把这条命还给你,凌氏是无辜的……你可以收手了吗?”

  鲜红的血液瞬间汩汩流出,她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发白,却还是冷静地说出了这番话。

  “凌静雪,你不要命了?!”

  厉以宸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极端,想阻拦的时候为时已晚。

  血液沿着她雪白的肌肤肆意流淌,滴落在纯白的地板上,愈发显得触目惊心。

  “我倒是想要活着,是你步步逼得我喘不过气来!是我错了,我当年就不该嫁给你这个地狱来的恶魔!”

  她感觉力气正在逐渐流失,即便是用尽了全力想喊出这句话,说到最后还是逐渐降低了声音。

  一切都是因为一个错误的开始,如果没有那一晚,她或许还是凌氏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千金吧……


标 签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凌静雪厉以宸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