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碎玉两生面by十三至晚_拓跋鞅冯瑜小说十三至晚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70 ℃
碎玉两生面by十三至晚_拓跋鞅冯瑜小说十三至晚

拓跋鞅冯瑜小说

十三至晚 著

连载中免费

碎玉两生面by十三至晚全文免费无弹窗,碎玉两生面拓跋鞅冯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碎玉两生面拓跋鞅冯瑜小说在线免费,拓跋鞅冯瑜小说无删减完整版;主角是拓跋鞅冯瑜的小说名是《碎玉两生面》是由十三至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六岁时,老家的算命瞎子看了冯瑜一眼,说她“媚眼如丝,命犯桃花”。奶奶骂着将他赶开,十六岁时,奶奶过世,冯瑜回到阔别十年的小山村。算命瞎子仍在,还把平安扣塞到她的手里:“原就是姑娘的东西,除了你,谁也留不得。”冯瑜收下,第二天再去打听老瞎子的住处,却听人说他已经死了十年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碎玉两生面by十三至晚全文免费无弹窗,碎玉两生面拓跋鞅冯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碎玉两生面拓跋鞅冯瑜小说在线免费,拓跋鞅冯瑜小说无删减完整版;主角是拓跋鞅冯瑜的小说名是《碎玉两生面》是由十三至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六岁时,老家的算命瞎子看了冯瑜一眼,说她“媚眼如丝,命犯桃花”。奶奶骂着将他赶开,十六岁时,奶奶过世,冯瑜回到阔别十年的小山村。算命瞎子仍在,还把平安扣塞到她的手里:“原就是姑娘的东西,除了你,谁也留不得。”冯瑜收下,第二天再去打听老瞎子的住处,却听人说他已经死了十年了……

免费阅读

  “阿瑜,记得把头发吹干再睡。”

  “知道啦!”

  冯瑜散着半干的头发,低头一边敲着手机,一边应下。听见答声,冯阔之正忙着整理文件,?忍不住从客厅探出头,看了眼女儿明显轻快的背影,满心疑惑。

  奇怪,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高兴?难不成是因为他终于出差回来了?

  “姚窈,你知道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么。”

  “我今天,居然见到了沉钧朔。”

  “不仅如此,他还加了我微信。”

  “不仅如此,他还约我下周一起吃饭。”

  冯瑜背上了房门,疯狂给姚窈发微信轰炸,跟她吐槽今天发生的事情,顺带发过去一张截图。图上是沉钧朔不久前发过来的消息,一共两条,一条问她有没有到家,一条约她下周六吃饭。

  “人呢,去哪了?(拍一拍)”

  “…你不会生气了吧?“

  “我真的啥也没干!我发誓!只是之前碰巧见过一面而已( '' )ノ姚宝你要是真对他有意思,我就拒绝了。”

  难得遇上这么凑巧的事,冯瑜真是觉得奇妙。可好笑之余,又未免觉得有点麻烦。虽说依姚窈的个性多半不是认真的,但她绝不希望好友心里因此有什么芥蒂。

  不对啊,按理说这个点应该回家了,怎么还不回消息?

  直到夜里十二点,冯瑜都快玩睡着了,才看到姚窈发来的微信。

  “woc!拒绝个屁!?(〝▼皿▼)他这是在跟你示好啊!!沉钧朔分明对你有意思啊!!!”

  “这么大好的机会大好的男人,要是拿不下来就给爷滚吧,没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姐妹。”

  “白白白!我先睡了嗷,今天太困了,明天再聊哈。”

  冯瑜笑了,终于放心地关上了手机。其实她也觉得沉钧朔不错,客气有礼、温柔谦和,的确可以试着相处看看。

  想着想着,困意渐渐袭来。

  关上灯,睡眼朦胧间,她突然记起了今晚偶然望见的那个男人。隔着人影幢幢,她没清楚能看清他的样貌,只是有种难言的熟悉感,吸引她一探究竟。再后来,因为被沉钧朔叫住,竟彻底忘了这回事。

  这么熟悉……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遇见……

  眼眸轻阖,少女沉沉睡去。

  窗外,月华如练,蝉声一片,正是夏夜好时节。

  冯瑜溺在梦乡中,觉得身子很轻,愈来愈轻,像一支羽、一片绒,随风而去。

  飘起,吹远,升落。

  又是这样,她似乎又做梦了。

  像之前每晚穿梭在不知名的时空一样,朦朦胧胧间,她又去到了某处。一阵刺目的白光之后,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染上了色彩。

  冯瑜突然又觉得身子很冷很重,像浸在水底一般,根本挣脱不开。与往常自由畅快的梦境不同,她再也没法随意飘荡了,只得被一股力量死死拉着,不停下坠……

  *

  大昭国,武川郡,岐王府。

  “王妃!不好了!”

  华贵美艳的女人慵懒地倚在贵妃榻上,身后婢女跪坐在旁,轻摇团扇。骤然闻声,岐王妃萧龄皱了皱眉,美眸轻抬,望着慌慌张张跑进来的大婢女颂容,不耐道:“放肆!有什么可慌张的,退出去。”

  她正在午憩,向来是不许有人打搅的,这般大呼小叫原该拉出去杖毙。

  谁料,颂容竟直接冲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榻前,她惨着脸边磕头边颤声道:“王妃……郡、郡主她……”

  “黎儿怎么了?”

  萧龄登时觉察不妙,追问道。

  颂容怕极,却不敢再瞒:“郡主她去宜湖赏荷,失足落水……”

  “你说什么?!”

  萧龄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支撑不住。她急忙下榻,踉踉跄跄地就要朝外奔去。

  ……

  “黎儿!”

  萧龄一见到闭目躺在床上的女儿,登时俯在床沿哭嚎不止。屋内一堆人面面相觑,却无人敢劝。

  这位岐王妃的泼辣蛮横可是出了名的,她出身太后和皇后的母家——百年世族琅琊萧氏,身份贵重,备受岐王宠爱,在如今的封地武川地界根本无人敢与之作对。

  更重要的是,当今圣上子嗣艰难,自大皇子熙夭折后便多年无所出。太后与皇后无奈,只得从宗室中挑选合适的宗室子。萧龄原先育有两子一女,世子兆、次子骥和女儿荣昌郡主拓跋黎。六年前,岐王的嫡长子,世子兆入选,此后便更名为拓跋照,养在皇后娘娘膝下,如今已册立为太子。

  她虽然名义上失去了一个儿子,实际上却换来了一个依旧视她为母的太子。除了太后和皇后,没有女人能越过她去,这将是一辈子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王妃不必太过担心,多亏有位过路的小公子及时搭救,郡主现下已无大碍了,只需精心调养便可。”

  医官拱手禀明道。

  闻言,萧龄略缓了声气,疼惜地抚了抚女儿的小脸。她才八岁啊,自幼被她娇宠着长大,从没吃过这样的苦,这让她怎能不痛?这事绝对没完。

  渐渐地,她冷静下来,脑海也重新清明。萧龄挥退了无关紧要的人,只留下自己的心腹和平日伺候拓跋黎的下人们。这些没用的狗奴才,全部拖出去打死都不为过,只不过现下她要好好查出个原委来。

  然而,还未等她审问,便有人哭着爬出来。

  “王妃饶命啊!是叁公子!是他带郡主出去的!”

  “是是是!叁公子突然说要带郡主去游湖,小的们并不敢拦,谁料……”

  “这个小野种!”

  萧龄大怒,狠狠将茶盏掷在地上,厉声道:“去!把他给我捆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敢害我的女儿?”

  碎裂的瓷片和滚烫的茶水飞溅到跪着的奴仆身上,却无人敢吭声。

  “去啊!你们都是死人吗?!”

  萧龄见他们全都跪在原地不动,斥骂道。

  半晌,有人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回王妃,方、方才,叁公子已经跪在外面了……”

  *

  冯瑜甫一清醒过来,最先入目的便是个女人面目狰狞的模样。

  那是个非常诡异的仰视视角,冯瑜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摔了。

  奇怪,我怎么趴在地上?

  她抬头,又看了眼面前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左右的模样,穿着尤为华贵,大红锦缎,长裙曳地,妆容更是夸张,脸上的粉扑得极白,满头的金银钗环,红唇似血。

  这这这,这是拍恐怖电影吗?

  冯瑜动了动身子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四肢的触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那凶神恶煞的女人冷冷开口道:“怎么,你以为你跪在这我就不敢罚你了么。王爷巡边未归,整个王府便是本王妃说了算!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害我的女儿?!”

  “看看你的模样,你们兄妹还真像你那个破鞋娘啊,天生的下贱胚子,惯会算计人!颂容,取我的鞭子来,没人管教的贱种,今日本王妃就替你那个死人娘好好教教你规矩!”

  冯瑜愣了,饶是她再见多识广、聪慧过人也搞不清现下的状况了。她懵懵懂懂着,唯一听明白的是,这满口腌臜话的贵妇人似乎不是在骂她,又或者说,根本看不见她?

  这女人骂的,好像是她身边某个……

  冯瑜偏过头,余光却触到了一抹青色。

  她睁大了眼睛,目光一寸寸上移,满心都是难以置信。

  那是个十叁四岁的少年人,淡青色暗纹的深衣,背脊挺直瘦削。他稳稳地跪在地上,能看出个子应当很高,侧脸俊秀,有几分苍白。今日的太阳正好,屋前的空地无遮无挡,金光那样放肆地洒落下来,落在他肩膀上。

  她紧紧地靠着他,虽然并非平视,但距离极近,抬头甚至能清楚看到他暗沉沉的黑眸内深藏的光彩。

  一个俊秀的,眉眼还有些青涩的少年人。看上去再普通不过,却又一点都不普通。

  如果说,那个女人让她以为自己误入了某个十八流低成本古装剧组,那这位少年人的神情气质却在不断提醒她。

  这一切,好像不是梦。


标 签拓跋鞅冯瑜小说 拓跋鞅 冯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