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入瘾暧昧散尽小说程安冯川_入瘾程安冯川暧昧散尽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5 ℃
入瘾暧昧散尽小说程安冯川_入瘾程安冯川暧昧散尽

入瘾程安冯川

暧昧散尽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程安冯川的小说名字是《入瘾》,作者:暧昧散尽,故事递为您提供入瘾(程安冯川)by暧昧散尽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入瘾程安冯川小说讲述的是:冯川行事从来都是严谨周全,不做预告的夜半到访,敲响他家的房门,是为了给他个惊喜吗?冯川或许也是在意他的。至此程安才想明白冯川那句来接他的潜台词,或许是想见他。他当时又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离开的呢?程安握紧手中钥匙的锐角来抵挡心悸,戒断反应太难受了,失控的情绪莫名有些想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入瘾小说未删减版,入瘾小说大结局,入瘾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去哪看,主角叫程安冯川的小说名字是《入瘾》,作者:暧.昧散尽,故事递为您提供入瘾(程安冯川)by暧.昧散尽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入瘾程安冯川小说讲述的是:冯川行事从来都是严谨周全,不做预告的夜半到访,敲响他家的房门,是为了给他个惊喜吗?冯川或许也是在意他的。至此程安才想明白冯川那句来接他的潜台词,或许是想见他。他当时又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离开的呢?程安握紧手中钥匙的锐角来抵挡心悸,戒断反应太难受了,失控的情绪莫名有些想哭。

免费阅读

  冯川有着极强的掌控欲,他喜欢驯服的人,同样也喜欢去驯服人。

  程安扭头避开杵在下巴上的鞭子,压迫在他身旁的阴影退开一些,勉强坐正了身子。

  冯川将皮鞭顺着程安的小腹伸到了他的裤子中,撑开裤子边缘,拨弄了两下,里面尺寸尚可的性器与本人一样冷淡。

  “过来,帮帮他。”

  猫儿“呜”了一声,拿“爪子”去搭程安的腿。

  程安向边上躲,腰伤被牵扯,眉头皱在一起,近乎咬牙切齿的说:“你要做什么?”问的却是搭坐在茶几上,正向杯中倒酒的施令者。

  “我不接受做那种事,之前不是说好的么?”

  冯川将冰桶从手旁的恒温柜内抽出,向杯中加了两块冰。

  “你好像不太清醒。”男人仿佛好心替他醒酒,顺手将桶内剩余的冰块,兜头浇在了程安的身上。近前的小猫也跟着受到了波及。

  “我并没有要你屈就的意思,还是说……你想在下面?”

  “……”

  “现在,发情给我看。”

  猫儿跳上沙发,再次亲近程安,用脸去蹭他裤子下的凸起,柔软的舌隔着裤子,上蹭下蹭,逗弄他敏感的茎身。

  “够了!”程安脸色剧变,打了个冷颤,身下却生理性的起了反应,濡湿的布料紧贴着性器,勾勒出“口是心非”的轮廓。急促道:“我可以听你的,但是不要这样,这还是个孩子。”

  猫儿只听从冯川的命令,手脚并用的挂在程安的身上,只顾卖力的取悦对方。

  “你不用把他当人看待,他也不是什么小孩。”被驯养的人形宠物,缺失人类心智,从四年前因缘际会下,被他带回时便是这般十五六岁的少年样貌,空长年岁。尽管从外表上看,和校园里会和他礼貌问好的学生没任何不同。

  程安听完冯川的叙述,心理上的不适感却丝毫没有消除。看似纤弱的少年将他压制在沙发上,最后的遮挡被褪至膝间,昂扬的勃起被温热的吮吸包裹,挣动的双腿被皮鞭狠狠抽过,疼痛与醉意,融化的冰与背德的快感。组成的牢笼将程安与这世间隔绝,被困住的五感只剩欲求作伴。迷蒙间,高大的阴影再度俯身过来。扼住他的下颚,带着属于男性的气息吻上了他的唇。

  辛辣的酒液顺着这个吻渡到了程安的口中,一同顶过来的还有咬碎的冰块与男人的舌。

  混乱的唇舌相触,半睁的视线内是男人高挺的鼻梁,与浸了墨般深邃的眼。从不知接吻竟能提升,不该沉沦,可他想要发泄。快感将至临界点,冲垮赌徒带着裂缝的心理防线,忍不住回应起对方的交缠,差一点,最后一点……

  冯川却突然放开了程安,将在程安卖力吞吐的小宠物一并拎着头发带了起来。

  将他托上天际的漩涡毫无预兆的消散,“摔”的程安五脏六腑都烧了起来。

  冯川如愿看到被束住双手的青年因不得释放,徒劳的挺动了两下腰身,喘着粗气,骨子里的野性显出行迹,一双的眼直红到眼梢。

  “混蛋……”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声音都是颤的。

  比预想中更具观赏性的反映。冯川眉峰聚着笑意,舔了舔犬齿,尝到了对方血的味道。那嘴唇咬起来口感实在太好,最后分开时不自觉就用了力气。

  看完想看的,买主先生竟也没再为难他,桎梏被解开,甚至让程安有种被赦免的错觉。有觉悟的赌,就要做好最好与最坏的打算。程安不是个理智的赌徒,至少还算幸运。

  猫儿从沙发上跳下来,甩了甩脑袋上的冰水,在地毯上滚来滚去的擦干身子,三滚两滚,滚到了冯川脚边。

  “咪呜——”

  冯川从吧台里又拿出个杯子,摆在了茶几上。

  “下去看看钟老板来了没,没来的话告诉他不用来了。”

  猫虽然不会说话,却不耽误他执行主人的命令,颠颠的踩着楼梯下楼,过转角时,突然被人从前方抄着胳膊高举了起来。

  “啊——是小狗狗啊。”

  来人是名青年男子,一头过耳的零碎头发松散的绑在脑后,肤色偏黑,眉色很深,双眼眸色则浅的有些轻佻了,说话时首音咬字很重,尾音又十分独特拔高,带着有些神经质的腔调。

  少年凌空蹬了蹬腿:“咪嗷”。

  “好啦,知道你是猫。”

  少年:“咕。”

  无障碍沟通过后,钟祈行将小猫按在了怀里,托着少年的屁股抱着上了二楼。

  进到屋内,小猫立刻撒开了钟祈行的脖子,向冯川那边使劲,像个找爹的奶孩子。

  钟祈行在少年脸上“吧唧”了好几口,才放开了他。

  “你家小猫挺黏我的。”钟祈行有些得意道。

  “配副眼镜去吧。”冯川沉声。

  “我眼神挺好的。”钟祈行抬眉,将地上的那件侍者马甲用鞋尖挑了起来,“这不是我家会所的衣服么?”

  他其实是有印象的,方才在楼下与惶惶离去的程安打了个照面,他过目不忘,自然记得——落入暗场的程安是他送出去的,而会所如他所说,是他开的。

  钟老板捡起马甲,拍了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拿着它去抹沙发上的水。

  “还好是我家会所出来的人,不然今晚不一定是谁坐在这了。”钟祈行说着玩笑话,挽起袖子。由咒文组成的纹身从他的手背指节起始向上盛放,诡谲的图腾纹路,遍布手臂,没入袖口,隐隐还能从敞开领口间窥见延伸。举杯与冯川碰了下。

  钟老板今晚宴请宾客,生意场上的恶性竞争,赴他邀约的另外几人,结局早已预定。

  冯川作为被请来的和事者,不过是走个过场。二人狼狈为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蚕食他们的场子,姓万的那人找不到是谁下的手,求到我这里了。”冯川摩擦着手上的皮鞭,交织的鞭梢上有道施力抽打出的开裂。

  放在暗处的生意,向来是谁刀快,谁分的多。冯川的身份是“磨刀石”,亦是庇护。谁都想搭上,谁都不敢得罪。

  钟祈行张狂的笑出声,“所以我把他们都叫出来了,叫他们死个明白。”

  冯川:“扒皮可以,吃肉算了。这几人底子太脏,不好消化。”

  钟祈行:“他们那些斤两我还看不上,充公了一部分,其余都散出去了,顶的不是我的名号。这三个蠢货五毒俱全,又不知收敛。惹得官家的人频频下场施压,不如我卖了这个人情。”

  地下势力龙蟠虬结,由他牵头,梳理打压,正合对立面的心意。黑吃黑也是一种自保的方式。

  冯川:“你向来有分寸。”

  钟祈行:“姓万的呢?我看他今晚就差抱着你腿哭了,这眼力啊,难道觉得你比我更好说话吗?”

  既然求到冯川身上,怎么也要问上一句他的意思。

  冯川头也不抬的拿鞭子逗猫,“随你。”


标 签入瘾程安冯川 程安冯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