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小说_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58 ℃
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小说_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

狂豪都市行

顾长生周佳怡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逆袭的都市小说

顾长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长生周佳怡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完整版无删减,故事网提供小说《狂豪都市行》又名《豪门龙婿》免费章节阅读:刚满二十岁的顾长生是云城第一美女周佳怡的老公,周家的上门女婿,虽风流倜傥但脑子有间歇性智力障碍,身为赘婿的顾长生在周家备受无数冷嘲热讽,殊不知某天顾长生显露真实身份后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长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长生周佳怡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狂豪都市行(顾长生周佳怡)完整版无删减,故事网提供小说《狂豪都市行》又名《豪门龙婿》免费章节阅读:刚满二十岁的顾长生是云城第一美女周佳怡的老公,周家的上门女婿,虽风流倜傥但脑子有间歇性智力障碍,身为赘婿的顾长生在周家备受无数冷嘲热讽,殊不知某天顾长生显露真实身份后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免费阅读

  当然,若是顾长生现在直接激活百夫长以上的卡片,势必要惊动某些人的关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最后顾长生利用基础密令激活了一张环球金卡之后,便沿着电梯,上三楼准备去找周佳怡。

  怎么给周佳怡解释,顾长生都想好了,就说自己买彩票中奖了!

  顾长生嘴角带笑,等会买了礼物,还可以给老婆买一些好看的衣服,明天宴会上穿,这也算是惊喜吧?

  他正兴致勃勃的来到三楼翡翠阁,眼前的一幕,就让他怒发冲冠——

  “周佳怡,没钱就别在这儿装逼,八十八万都掏不出来,你也好意思?”

  周佳怡面色低沉,低垂着眼眉,发丝掩盖下的美眸之中,明显有泪珠闪烁。

  而当面那人……

  周佳成!

  周家二房三代,周佳怡的二哥。

  “周佳成,他为什么会在这儿?!”顾长生心中暗道,强压怒意。

  毕竟他是周佳怡的二哥,且是周古道的孙子,顾长生现在还不想跟他们撕破脸皮。

  而周佳怡的后一句话,也就说明了缘由——

  “明明是我先预定的这尊福寿翡翠山,你凭什么抢走?”

  “抢走?我可不是抢,这位导购也说得很明白了,预定期只有三天,截止时间是下午三点,而现在早就过了时间,我先付款,这尊福寿翡翠山自然属于我。”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掏八十八万,提走这个玉如意,要么就花800块,买那边那个山寨版的翡翠山也不错啊……哈哈哈,你没钱,我们大家能理解的!”

  “不过奶奶八十八岁寿辰,你只花800块买礼物,你说要是奶奶知道了,会怎么想你这个孙女?”

  听到这里,顾长生搞明白了,周佳明中途截胡。

  几天前,周佳怡就说过,她约定了一尊三十八万的翡翠福寿山,而现在那尊福寿山就在周佳成的手中,他是在故意刁难。

  而此时,导购也道,“女士,你想好了吗?需要哪一款作为礼物呢?”

  周佳怡不知所措,八十八万,超出了她的预算,而800块,这怎么能拿得出手?

  “就要八十八万的,帮我们包起来吧。”忽然一道声音闯入,正是顾长生。

  周佳怡、周佳成同时转头,“哟,顾长生?原来是我们周家的好女婿啊!”

  “长生!”周佳怡快走几步,来到近前,“你别冲动,我们,我们可以再看看,八十八万太多了,如果要买,我只能刷信用卡,而且……到时候还款也是麻烦,咱们的钱不够啊!”

  顾长生搂着周佳怡,轻轻安抚着她的后背,“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总不能让你受了别人的欺负。”

  这一刻。

  周佳怡彻底懵了。

  不对,这不是顾长生。

  可,可他就是顾长生。

  但是长生他从来不会这么有主意,从来都是唯唯诺诺。

  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生他……

  不待周佳怡多想,顾长生道,“东西包起来吧,我们要了。”

  “哈哈哈哈。”周佳成大笑,“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更何况八十八万,你们掏的出来吗?”

  顾长生干脆拿出裤兜里准备好的银行卡,“刷卡吧。”

  “嗯?”周佳成笑容一顿,心想难道他们真有钱?

  也对。

  自从爷爷去世,奶奶当家作主,三房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周佳怡自打那时候就省吃俭用,就算奶奶不喜欢她,公司经理职级的工资也从来不少发,年底还有年终奖……

  听说这俩人租住的小区,也是老房子。

  不过……

  呵呵呵。

  周佳成转而望向导购,二人眼神交汇,导购微微点头,“不好意思,这款八十八万的玉如意,已经被一位客户预定了。”

  “什么?”

  这一下,就连呆愣中的周佳怡都惊呼起来,“那,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导购笑了笑,表情中隐隐带着几分揶揄,“女士,当时您也没问,您之前爽约,我们店其实有一条潜规则,会评估客户信用值的,所以……”

  “所以,你就配合着他戏耍我们?”顾长生看着她,眼神冰冷。

  导购佯装一副惶恐,连忙摆手,“这可不敢,我就是个打工的,哪敢戏耍你们啊,只是这个玉如意的确预定了出去,而且定金都付了,经办人是我们经理,不然我让经理出来跟你们谈?”

  “行了!”周佳成发声,“周佳怡,你们爽约在先,怎么能怪人家导购,我看啊,就勉强买个山寨版的翡翠山吧,奶奶也知道你们家囊中羞涩,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哈哈,那就明天奶奶寿宴再见了,拜拜咯。”

  周佳成拎着礼盒,扬长而去。

  走到顾长生身边,还冷笑一句,“反思反思自己,要不是你拖累了周佳怡,奶奶何故要打压三房?我要是你,早早滚蛋走人,扫把星!”

  “周佳成,你别胡说八道!”周佳怡反驳。

  可周佳成才不理那么多,只是出门远去。

  周佳怡深吸一口气,只能宽慰道,“长生,你别听他胡说,不是因为你,是因为……”

  “老婆没事,我不在意的,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足够了。”

  在今天之前,顾长生或许不懂。

  但封印解除后,他可就不再是一个反应慢半拍的白痴了。

  的确。

  正如周佳成所说,周佳怡、乃至周家三房,都被自己拖累。

  当年周家老家主周古道指婚二人,力排众议,更是倾向于三房多于照顾偏爱,全都是因为顾长生;周古道去世后,老太太当家,心中憋闷的情绪早已压抑不住,自然开始了对三房的打压。

  更是因为顾长生的存在,恨屋及乌。

  一个智障白痴,何必入了周家?就算是赘婿,说出去也不光彩。

  在老太太看来,孙女姿色绝顶,倘若嫁了别家豪门,对周家也是一种帮扶。

  可如今,呵呵呵,残花败柳,就算两人离婚,也是没人要的二手货了。

  听起来似乎过于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

  周家富贵的时日不长,一心想要往更上层去努力,自然要不择手段。

  眼看顾长生表情不似作伪,周佳怡松了口气,在看看那尊十八万的玉佛,心里别提多委屈了,“现在可怎么办呀?”

  顾长生转念一想,便有了主意,却未明说,“老婆,你相信我一次,奶奶的寿礼我来准备,这次寿宴,一定不会让奶奶失望,更不会让你失望。”

  “至于这些劣质的垃圾玉石,不要也罢!”

  周佳怡一脑子凌乱,完全没了主意,更被今天顾长生的表现所震惊。

  倒是那导购听了这话,大为不爽,“哎,你要不买东西,就请出去,不要在这儿胡言乱语,劣质玉石?信不信我叫保安了?”

  “保安?华旗商场的保安?那你倒是试试,华旗集团的保安,敢不敢赶我出去?”

  笑话!

  若非顾长生暂时不想显露身份,方才在银行时,以密令取出一张‘环球帝王卡’,怕是要惊动整个云城的大人物。

  “哟,好大的口气,试试就试试。”导购作势就要拿起内部电话叫保安。

  可周佳怡哪敢让顾长生乱来。

  “快,快走,长生,听我的,不要闹事,我今天够烦了,求你了!”周佳怡的脸上,还带着泪痕。

  顾长生一见,心头便软了下来,叹了一声,“算了,我听你的,老婆别哭了,咱们回家!”

  二人转身出门。

  那导购看着恶心,“装什么蒜!女的绿茶,男的吊丝,真是成双成对。”

  是么?!

  顾长生听到了,眼中冷意更盛。

  下楼,周佳怡前去开车,顾长生趁此机会,用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

  “一小时内,灭了云城华旗商城三楼翡翠阁。”

  几乎瞬间,对方回复,‘你是谁?’

  顾长生只道,“长夜将至。”

  “是!”

  周佳怡心神不宁,一夜未眠。

  一方面。

  顾长生昨天的表现实在反常,虽然他的病是间歇性发作,却也从未见过他那么霸道的一面。

  另一方面,寿礼未准备妥当,她是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清晨。

  “长生,我想过了,我们现在还是再出去逛一逛,重新挑选一个寿礼吧。”

  顾长生一愣,看到周佳怡双眼的黑眼圈,便是苦笑,“老婆,你一晚上没睡,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等我……”

  说罢。

  顾长生就将周佳怡一人留在原地,转身进入次卧,出来时就拿出一块石头。

  周佳怡一见,小嘴微张,“长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不是咱家用来顶门的石头嘛?”

  “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鸡血石。”

  “鸡血石?!”

  眼看周佳怡懵懂的模样,顾长生就知道她对文玩丝毫不懂,只能转身找一个盒子收纳起来,“相信我,这块石头可要比昨天八十八万的玉如意强一百倍,奶奶绝对会满意的。”

  “可是……”

  “相信我,老婆,我知道这几年让你受委屈了,因为我,奶奶也对你不在重视,不过你放心,今天之后,我必让奶奶对咱们两人有所改观,刮目相看。”

  夫妻二人四目相对,只见顾长生眸中尽是真诚与自信。

  不知为何,周佳怡心思悸动,“好,我相信你,长生!”

  “嘿嘿,那咱们就快点出发吧,从咱们家到奶奶家,路程可不短。”

  ……

  云城东郊,周宅。

  周佳怡开车载着顾长生来到大宅庄园的草坪前,距离寿宴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

  二人下车,自然盛装出席。

  正挽着手准备上了高台入门,远处一阵引擎的躁动声,陡然吸引二人主意。

  一辆跑车极速驶来,眼看就到了大门前,也不见减速的迹象。

  “老婆小心!”顾长生猛地将周佳怡拉回。

  而那跑车,也正在周佳怡方才伫立过的地方,堪堪停稳。

  车门打开。

  “周佳明!!”此人正是周家大房长孙,周佳怡恍惚出来,怒喝,“周佳明,你会不会开车?!”

  “呵,我当是谁呢,小妹啊!哎,我的错,你不知道,我才换了新车,奶奶送我的,二百五十万,新车上路,我还没熟脸呢,不好意思啊。”

  “不过我还是得说你一句,没大没小,怎么能直呼我的名字呢?你要叫大哥!”

  如此声色,哪里有道歉的意思。

  明显就是显摆他的豪车。

  而他的做法,也正好戳中周佳怡的软肋。

  周佳怡如今开得还是公司的公车,一辆上了年限的大众,即将报废,时不时就会抛锚,奶奶的偏心,早已不做隐藏。

  “你……欺人太甚!”周佳怡浑身颤动。

  可周佳明却不理那么多,轻蔑的目光流转,最后落在了顾长生的身上,随手一抛,就将车钥匙丢了过去,声色冷厉——

  “你,把车给我停了去,要是磕掉一点儿漆,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佳怡气得发颤,“周佳明,你别太过分了,长生凭什么给你停车!”

  “凭什么?就凭他是个废物,吃我周家的,用我周家的,而你周佳怡还在为他说话?我真想不通你和爷爷当初是怎么被他蒙骗,让他一个智障废物入赘我周家,丢尽我周家颜面。”周佳明冷笑。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去停车,要我说几遍啊顾长生?!”

  周佳怡脸色一正,正要反驳。

  可顾长生上前一步,只是露出笑容,“大哥,我这就去,正好我还没开过这么好的车呢。”

  嗯?!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顾长生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周佳怡更是心慌,难道,长生又犯病了?!

  只见顾长生拿着钥匙,慢慢走进跑车,只在距离两米的地方,臂下右手不动声色的轻轻一点。

  嗖。

  气劲爆射而出,却不带起丝毫波澜。

  砰!!

  毫无由来,一声炸响。

  左前方的轮胎直接爆掉了。

  顾长生嘴角一翘,又快速收敛,佯装受了惊吓,“呀,吓死我了,怎么回事?爆胎了?我的天呐……这二百五的车,质量真不过关啊。”

  如此言语,另有所指。

  周佳明稍稍愣了半秒,就反应过来,“你骂谁二百五?”

  “啊,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是说二百五十万的车,没说你啊!”顾长生佯装惶恐,连忙拉着周佳怡的小手准备离去。“车胎爆了,我可不敢开了,万一底盘磨破,我家也赔不起啊。”

  “你给我站住,一定是你动的手脚对不对?你敢阴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哥你可别血口喷人,我碰都没碰你的车,难道我会特异功能啊?要我说,这车质量有问题,你还是找4S店看看吧,万一……”

  “哪天在高速路上爆胎,‘砰’的一下!”

  “那可就是,车毁人亡了!”

  顾长生目光闪过一丝寒意,不再多说,拉着周佳怡转身离去。

  原地。

  周佳明没由来打了一个寒颤,显然被顾长生方才的目光所震慑。

  他连爆胎的事情都忘了,只是震惊错愕,“那小子的眼神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一定是的,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把我吓住……该死的,最近得保养一下了,不能再夜夜笙歌。”

  ……

  进门。

  周佳怡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道,“长生,刚才是怎么回事?周佳明的车胎怎么忽然就爆炸了?”

  顾长生淡淡笑着,“肯定贪便宜,买的二手货呗,别管他了,咱们赶紧进去,我都饿了呢。”

  一听顾长生饿了,周佳怡条件反射的着急,“好好好,咱们不管他,先给长生填饱肚子,今天奶奶寿宴,肯定好多好吃的。”

  大厅内。

  宴席已经就位,宾客满堂,热闹非凡。

  主位上,自然是周家大房、二房,偏偏不见三房。

  二人正在寻觅,面前陡然走来一对中年夫妇,正是周佳怡的父母,周家三房周建民与妻子刘金花。

  周佳怡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母亲便训斥起来——

  “你怎么搞的?寿宴马上就开始了,怎么现在才来?还有……谁让你带着这个白痴智障过来的?你难道不知道你奶奶最讨厌他!”

  “周佳怡,你还嫌他害得咱们家不够惨吗?故意带他过来添堵?”

  “顾长生,啊呸,白痴,给我滚,滚出去,我看到你就恶心!”

  劈头盖脸的怒骂。

 

标 签狂豪都市行 顾长生周佳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