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卫落明淮安小说_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卫落明淮安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5 ℃
卫落明淮安小说_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卫落明淮安

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

卫落明淮安 著

连载中免费

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卫落明淮安全文免费,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章节列表,卫落明淮安完整版,最近卫落明淮安的爱情故事在圈子里广为流传,这两人是小说《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中的主角,该书波澜老成,故事递带来主要内容节选:卫落的未婚夫,突然变成了妹妹的新郎,失望之下的卫落出外散心,没想到救下了一个男人,而明淮安持证上岗,说要以身相许。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卫落明淮安全文免费,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章节列表,卫落明淮安完整版,最近卫落明淮安的爱情故事在圈子里广为流传,这两人是小说《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中的主角,该书波澜老成,故事递带来主要内容节选:卫落的未婚夫,突然变成了妹妹的新郎,失望之下的卫落出外散心,没想到救下了一个男人,而明淮安持证上岗,说要以身相许。

免费阅读

  “嗯,我大概猜得到是谁干的,他留了尾巴才是怪事,没事,查不到就算了,但既然敢让我们吃亏,那自然不能自己一个人吃,这件事回去我也帮你看看。”杜飞说完,神色正经了不少。

  何秘书看了眼床上的女人,看着明淮安的背影问道:“明总,需要现在回去商量对策吗?”

  明淮安这才起身走过来,把手机里打好的字亮给何秘书看,“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过几天回去。”

  何秘书一愣,“是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处理么?”

  杜飞见了,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笑着道:“哎呀,这件事儿只能让你们明总自己处理,毕竟是私事儿呢,诺,床上那个女人,可能是你们未来的老总夫人呢。”

  何秘书顿时听懂了,不再说话,明淮安这才又打了一句话,“杜飞你回公司吧,何秘书留在我身边,但是你要装作不认识我,等我处理完事情送我回公司。”

  “诶诶诶,这就过河拆桥了啊,你不厚道啊,你忘了是谁把被丢在警局狼狈的你接回来的了吗?你这就赶我走了啊,别啊,我还想多玩儿几天呢。”杜飞可不想这么快就回到公司去忙天忙地,但他没得法,谁让明淮安是他上司呢。

  何秘书却没他这么多戏,看完就冲着明淮安一点头,转身就走了,这是从现在开始就不认识自家老总了的节奏。

  明淮安瞥了眼杜飞矫揉造作的模样,装作没看见转身回到了病床前。

  杜飞无奈,这人不能说话之后怎么越渐闷骚?他耸耸肩认命的离开了。

  明淮安就这么坐在病床前守着输液完,等护士拆了针,亲自抱着卫落回到了她的房间,房卡自然是在她兜里找到的。

  他给卫落盖好被子,深深的看了眼她,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睡了一天的卫落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感受着宿醉后刺痛的脑仁儿,觉得那铃声格外刺耳,她坐起身揉了揉脑袋,摸过手机,见是付宇航的电话,才缓和了下想骂娘的心情,接起电话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诶,卫小七,你这怎么跟纵欲过度似的声音是咋回事儿?”付宇航一天不呲儿她就不舒服。

  “你才纵欲过度,老娘是没睡醒,没睡醒懂吗?”卫落忍不住爆了粗口。

  付宇航大笑几声,和她扯了几句才说到正事儿:“对了卫落,我听到风声,说,卫疏颖和何展信她们明天去扯证,后天办婚礼,你要来吗?”

  “我之前跟你说的都是真心地,不管你是要抢婚还是砸场子,我付宇航绝对眉头都不带皱一下跟你一起干!”

  卫落宿醉的头疼突然好像移到了心口,她皱了皱眉,听着付宇航发誓般的语气,感动的笑了笑。

  这就是发小吧,六年前为了自己带人揍了何展信,六年后依旧可以为了他再去给何展信添堵。

  不论发生什么,都有几个人无条件的相信自己,支持自己。

  卫落想到这儿,吐出一口气,恢复了打趣的语气,“你想什么呢,不怕被抓进去吃牢饭啊,我之前就开个玩笑,婚礼我肯定是要去的,但是抢婚和砸场子就不用了,我就是作为妹妹去给我姐送个祝福,你别担心,到时候会联系你的。”

  “真的啊,你别是拉不下面子逗我开心呢吧?”付宇航不确定的问道。

  “嘿,姐什么时候用得着逗你开心了?”卫落呲儿了他几句,保证绝对去婚礼,不捣乱,会联系他之后,才挂了电话。

  她丢开手机起来洗了个澡,隐约记起自己喝多了之后好像抓了个人要去扯证,但她记不起那人的脸,便就当个酒后笑话过去了,也是自己鬼迷心窍,竟然想用这个方式给那人添堵,但到时候还指不定堵的是谁呢。

  她想到这儿,也就不纠结自己抓着要扯证的是谁了,换好衣服收拾了一下,下楼退了房,去到低下停车场,打算先开车离开,结果车子刚驶出车库的出口,就被一个警官拦住了,她皱了皱眉,停好车下来,想起这人好像是昨天办事处的那个警官,问道:“这位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警官头上一抹虚汗,他有些心虚的把身后的明淮安拉出来,指着他说道:“你昨天送来的这位先生,我们问他他什么都不说,我们没办法核实信息送他回家,所以只能找到你了。”

  卫落瞥了一眼穿着一件宽大不合身的球衣的明淮安,想起了这件事儿,疑惑道:“警官是怎么知道我会从这里出来的?”

  “额......这个,之前记住了您的车牌号,查了一下,准备去酒店找您来着,碰巧在这儿遇到了。”警官又抹了一把汗。

  “这样么,可我也不知道他的信息,就是不知道要把他送哪儿才交给警察叔叔的啊。”卫落不想带个累赘,刚打算拒绝的时候,面前突然递过来一张纸,上边写着,“请送我去京城市区,谢谢。”

  卫落皱了皱眉,念及之前从绑架他的人手里逃出来,想到这边儿也算是那片儿地头的边缘,若是就把他扔在这儿,这人难免不会再次遭遇毒手,反正自己也要去市区,送佛送到西,搭他一程也没事。

  想到这儿,她松了口,点头道:“那好吧,警官先生,我就把这位先生带走了。”

  警官巴不得她赶紧把人带走,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小姐真是热心肠,麻烦了。”

  卫落点头,带着明淮安上了车,一踩油门,没影儿了。

  警官看了一眼两人离开的方向,又是抹了一把汗。

  这两口子可真会玩儿。

  事实是刚刚明淮安找过来,还是穿着那身球衣,纸条上写着,说是老婆还在生气,不带他回家,还要玩

  ,希望他配合一下,就说自己不愿说话,让她帮忙送他回去。

  作为警官肯定是乐于助人,愿意调和一下家庭矛盾,毕竟家暴确实不好,但他是个警察又不是演员,这场戏演下来那个心虚,只希望这人可别和媳妇儿吵架了,最好别来找他了。

  车子在高速上开得很快,四周景色不断倒退。卫落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明淮安因为不能出声一时间车里很是安静。

  卫落承认在得知何展信要和她六姐要结婚的消息时是崩溃的,从小她卫家家教森严,她所有的不堪与狼狈全都是因为何展信,甚至为他放弃了自己当初最喜欢的摄影。可一朝梦醒,何展信就像是从未喜欢过她一样,冷漠地提了分手并迅速准备和自己的姐姐结婚。

  她想过放弃自尊去祈求何展信不要离开她。

  路程不远,卫落又开得很快,没一会儿车就进了城。也许是人倒霉的时候在哪都不顺,一进城映入眼帘的就是卫疏颖的一副巨幅广告牌,广告上的模特穿着卫疏颖设计的高定礼服,明艳动人。

  卫落心里一阵刺痛,心不在焉的收回目光才注意到前方刹车灯亮起的车辆,踩刹车已经来不及,坐在副驾的明淮安伸手一把抓住方向盘变道绕过。卫落一惊,赶忙接手打正方向,车身晃了晃,这才平稳的继续向前驶去。

  “不好意思啊,我走神了。”卫落收回心思后怕的道了个歉,心里对于这个男人极快的反应很惊讶。

  她用余光瞟了一眼,明淮安倒是面容平静丝毫不受刚刚的影响。

  市区里那样的广告牌极多,卫落不想再因此分神只好找人聊天:“你是京城人,叫什么啊?”

  明淮安听见她问转头看向卫落,自然的拿起她的手机意识卫落解锁,随后不知道捣鼓了什么,手机传出自带智能系统的冰冷机械的女声:“明淮安,刚刚回国不到两个月。”

  “名字不错,那你怎么会在山里?”卫落倒是挺喜欢这个名字,想起第一次见到他那副狼狈的样子不经意问道。

  “刚回国准备创业,但是不太顺利,被绑架了。”明淮安又打了几排字,但显然不太愿意把自己被绑架的事说的太明白。

  卫落明白他有自己不愿意说的事,也没有追问,随即转了话题:“那你结婚了吗?”

  明淮安听见这个问题明显一顿,随后回到:“没有。”

  “有女朋友吗?”卫落看他还很年轻的样子也料到没有结婚,于是接着问。

  他摇了摇头,想到昨天在酒店里卫落喝醉了问他要不要结婚的话,似乎预料到她接下来的问题。

  果然,卫落松了口气,缓缓说道:“那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明淮安身体一僵,看向卫落却发现她的表情自然,仿佛不是在说笑。

  “你别误会,只是契约结婚。”卫落像是发现了副驾驶那男人的僵硬,解释道,“既然你在创业,我可以给你

  万注册资金,你可以把这件事当做一个交易。”

  卫落说完话迟迟没有等到明淮安的回应,转头就看见他一脸凝重,眉头轻皱像是在思考,就接着说:“你不要多想,你只需要和我结婚,我就能给你

  万。”

  车子转了个弯,卫落笑了笑:“你好好考虑,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可以去找其他人。”

  明淮安把卫落的话听得明明白白,如果他不答应那她会找其他人结婚。他不知道为什么卫落一个女孩子会这么轻易就找人结婚,一时心里有些怒气。

  “为什么选我?”

  卫落又笑,这话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有很多可选择的人一样,然而实际也是如此,

  她语气里有些自嘲:“可能是缘分吧,我救了你,你的模样好看,情况我相对比较了解。”

  这话让明淮安又看了卫落一眼,只是有些意义不明。

  “没事儿,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强求,不行我就换一个,

  万,总归有人愿意的。”卫落把明淮安的反应看在眼里,也许觉得他是真的接受不了,无所谓的开口。

  明淮安将她的手机紧紧捏在手里,眉头紧皱像是在纠结什么,不一会他松了松手,拿手机打了一段字:“可以,我答应你,各取所需。”

  “好,这事我很急,明天上午九点去民政局登记,你自己准备好结婚材料。”听见明淮安答应卫落也没有太大反应,看起来是真的不在乎不强求,她点点头,“我会拟一个合同,不会限制你过多的自由,只是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放心吧。”

  卫落考虑的很周全,看起来也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她想了想,又说:“那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明淮安没有回答,随便指了个路口意识卫落停车,随后拿手机打了行字扔给她。

  “明天九点民政局见,我自己可以回去。”

  卫落看着明淮安明显带着怒气下了车还以为是自己惹了他不高兴,也不知道说什么,既然谈好了合作,那也没有必要纠缠过多,只好启动了车重新驶入车流中。

  这头明淮安刚下卫落的车就又上了何秘书开的商务车,他暴躁的将球衣从领口一把扯下,脸色暗沉的换上衬衣。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卫落自暴自弃不自爱,随随便便找人结婚甚至倒贴

  万,刚刚在车上他恨不得摁着她把她骂到清醒。

  “明总,那我们现在去哪?”何秘书从后视镜里看到明淮安的脸色不好也不敢多问,只是开着自己的车。

  明淮安心里还想着他和卫落的协议,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了按,传出一阵机械电音:“你帮我准备好我的个人材料。”

  “哪方面的材料?明总您需要做什么吗?”何秘书追问。

  “结婚材料。”明淮安用手机回复。

  何秘书忽然重重的踩了个刹车,听见这话他险些撞上前面的车,由于惯性使得明淮安也差点磕到前面背椅上。

  明淮安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犯冲,这两个人都险些当了次马路杀手。

  “结婚?明总要和谁结婚?”踩急刹车这也怪不得何秘书,毕竟明淮安一上来就要结婚材料真的很让人意外。

标 签蚀骨婚殇总裁持证上岗 卫落明淮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