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厉至琛洛安然小说_复仇娇妻狭路相爱厉至琛洛安然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82 ℃
厉至琛洛安然小说_复仇娇妻狭路相爱厉至琛洛安然

复仇娇妻狭路相爱

厉至琛洛安然 著

连载中免费

复仇娇妻狭路相爱,厉至琛洛安然小说,复仇娇妻狭路相爱章节列表,厉至琛洛安然全文免费阅读,被众多书迷们推荐的言情类小说《复仇娇妻狭路相爱》言简意赅、完美无缺,该书主要人物是厉至琛洛安然,故事递为您提供完整版阅读:洛安然想不到,人生的最痛一击,竟然是厉至琛给予的,在她步步为营着手复仇的时候,却发现曾经的男人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复仇娇妻狭路相爱,厉至琛洛安然小说,复仇娇妻狭路相爱章节列表,厉至琛洛安然全文免费阅读,被众多书迷们推荐的言情类小说《复仇娇妻狭路相爱》言简意赅、完美无缺,该书主要人物是厉至琛洛安然,故事递为您提供完整版阅读:洛安然想不到,人生的最痛一击,竟然是厉至琛给予的,在她步步为营着手复仇的时候,却发现曾经的男人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免费阅读

  睫毛颤抖了下,红唇扬起无声的笑意。

  “厉先生喜欢和警察交流,我却没有兴趣。”

  说着,伸手推了推健硕的胸膛,没有推开。

  洛安然蹙眉,有些烦躁:“厉先生的脸皮是越发厚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在厉氏集团的停车场我们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是说的很清楚。”

  厉至琛点头,低沉缓慢。

  “那厉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修长的手指噙着凉意,轻而易举的将洛安然的下巴抬了起来,那深沉的眼眸紧锁着她,根本无处可逃:“安然,我们说的很清楚,你却不清楚。”

  那低沉的嗓音看似漫不经心,却字字钻入了她的耳朵中:“再说一遍,想踩着我往上爬,就要回到我身边。”顿了顿,指头捏了捏她精巧的下巴:“张扬妩媚,个性十足,这并不适合你。”

  说到底,他还是喜欢五年前乖巧单纯的她。

  “是吗?”

  嗤笑,美眸眯出来的全是冷蔑,洛安然伸手直接将厉至琛的大掌拍掉,后退了一步:“厉先生,适不适合是我的事,五年前我惨败在你的手中,家破人亡。你觉得你的脸面是有多大,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你觉得你是什么东西?”

  沉重的呼吸在不远处响起,那双眸子带着令人窒息的气场:“我念在当年的事情不想和你计较,你也别闹腾的太过厉害令人生厌,乖乖的回到我身边,距离苏辰远远的。”

  英俊的脸,冷然的盯着她。

  就这么对视着,洛安然红唇勾出凉薄的弧度,嗓音轻轻巧巧:“我马上就要和苏辰订婚了,我花精力和时间陪着的男人你现在让我离远?是谁给你的自信?”

  顿了顿,不顾那慢慢阴森的脸孔,她的眼神淡漠:“你和杨柳儿也算是相配,毕竟婊 子配狗,天长地久嘛。”

  空气中瞬间萦绕了一片死寂。

  “洛安然!”

  恶狠狠的语气,对面的男人几乎想要将她撕碎。

  她彻底是将他惹毛了。

  不过她不后悔。

  助理午休的时间找不到洛安然,慌张的厉害,直到洛安然电话里告诉助理她马上回去,助理才放下心来。

  步行朝着摄影场地走去,一拐弯,便看见一个欣长的人影坐在车里,单手搭在方向盘上,修长的手指间烟火明灭。

  “安然。”

  长腿从车中迈出来,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文冷硬,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几分儒雅。

  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那副眼镜是平光的。

  “好久不见。”

  眉目间掠过淡淡的寒凉,洛安然点头:“好久不见,陆群。”

  脚步向前,洛安然绯色的唇瓣扯开笑容,嗓音微凉:“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不似陆大少一般,这么悠闲。”

  说着,便准备擦肩离开。

  却被人出声唤住:“五年来,你还好吗?”

  烟雾缭绕着,嗓音清贵染就着冷然,五年间唯一不变的恐怕就是陆群的香烟了。

  黄鹤楼1916。

  “五年间过得再狼狈不堪也好过五年前人鬼不如。”微微偏头,洛安然笑容依旧,却多了绵长无尽的讽刺:“我竟然不知道我这个曾经的洛家大小姐现在这么值钱,厉总和陆大少都上赶着关怀我,还真是让人惶恐不已啊。”

  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出来,烟雾从男人的唇间荡漾开来:“黎欢很想你,五年间都很想你,她让我给你捎句话,五年前她并不是不想帮你,只是被我关在美国,根本不知道你的消息。”

  “我知道,我并不怪她。”

  从小的闺蜜,洛安然根本就没有怪过她。

  “那就好。”陆群吸了一口烟,眼角眉梢不动声色:“但不管怎么说,五年前我都有过错,作为补偿,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

  淡漠的嗓音,听在洛安然的耳朵中,就像是一场笑话。

  转过身,仰起脸庞,讥讽不已:“陆大少这么说,是让你对付你最好的兄弟厉至琛也可以了?”

  “安然。”嗓音微低,陆群眼镜下色调阴暗:“别玩过分了。”

  “既然做不到,大话谁也会说。”

  她跟面前的男人有着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关系,明明是从小认识的朋友,比世界上很多人都了解对方,却站在不同的立场,还心照不宣的无法彻底分割感情。

  抬脚离开,迈出停车场的最后一步,身后的嗓音响起,温凉无情:“安然。”

  “嗯。”

  “黎欢很想你。”

  脚步停下,唇瓣下压:“我知道。”洛安然点头,秉持着同样的情绪,却根本无法和黎欢见面。

  红唇扬起的全部都是笑意,回到杭市后洛安然第一次的狼狈,凉凉的嗓音飘散在风中:“帮我告诉她,她的话灵验了,我会有报应的,报应不爽,谁也阻拦不了……”

  杭市的郊区,拍摄了整整一天,只不过都是陆软和男主角张奇墨的戏。

  “咔,过了。”

  “谢谢洛导。”

  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洛安然随口朝着助理询问:“几点了?”

  “六点半了,洛姐。”助理说着,顺手将手机递了过来:“刚刚拍摄的时候,有人一直在给您打电话,您看一下。”

  “没有备注吗?”

  “没有。”

  干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个当地的号码,洛安然想了想便拨了回去,嗓音温静:“你好,哪位?”

  “请问您是洛安然洛小姐吗?”

  电话那头是个柔和微笑的女声:“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这里是世纪婚纱店,您放在我们婚纱店寄卖的婚纱,有位客人想要购买。”

  “那就卖。”换了只手捏着手机,洛安然接过助手递上来的水杯,抿了一口润了润干涩的喉咙,轻笑着:“我放在你婚纱店的婚纱就是要卖的,只要那位客人能够拿出我要的价位,我不介意婚纱卖给谁。”

  五年前的东西,她早就不想要留着了。

  “可是……”电话那头的店员显得有些无奈,停顿了一下,好似很是紧张的模样:“但是这位客人必须要见您一面才买,我们也说过不能够透露您的个人信息,但是那位先生说我要是不询问您一声的话,他就要联系公司老总炒我鱿鱼。”

  这般的话,有些好笑。

  淡淡的抿唇:“如果真这么厉害的话,何不自己找到我的信息,还打这么一通电话做什么?”

  “洛小姐,我……”

  “你放心,如果那位先生真的将你炒鱿鱼了,你便给我说,我帮你找工作。”洛安然随口将这件事承了下来,捂住话筒嘱咐助理让所有人休息两个小时,晚上准备拍摄夜场,然后又重新对着那边说道:“我现在还有事,恐怕去不了婚纱店,那位先生愿意买就买,不愿意就算了。”

  说完,洛安然便准备挂断电话。

  “洛小姐。”手机那头的嗓音猛然扬了起来:“这位先生是厉至琛厉先生。”

  猛然听见这个名字,洛安然只觉得那么一瞬间的惊讶,剩下的全部都是理所当然。

  毕竟杭市,他只手遮天。

  垂眸,水杯放在桌子上,洛安然淡淡的笑:“好,你让他等着,我马上过去。”

  半个小时后,洛安然便出现在世纪婚纱店门口。

  随行的还有苏辰。

  整个婚纱店安静的厉害,踩着红色地毯进去,远远的便听见杨柳儿的嗓音轻快活泼:“至琛,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款婚纱,心中总觉得这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顿了顿,没有听见厉至琛的回复,杨柳儿继续:“也不知道是谁寄放在这里卖的,虽然是二手婚纱,但是我真的很喜欢。”

  走近,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脸色冷沉的仿若常年不见天日的深海,也难为杨柳儿能够那般无视他的脸色。

  “洛小姐,还真是麻烦您跑这么一趟。”

  店员在前面,脸色带着几分放松:“厉先生,洛小姐来了。”

  洛小姐三字一出,杨柳儿身子猛然一僵,僵硬的转过身来,脸色难看:“这件婚纱……是你的?”

  素白小手挽着苏辰的手臂,洛安然勾唇轻笑,妩媚嫣然:“是我的,不然店员将我叫过来做什么?”

  说实话,洛安然真的不明白。

  杭市说小也不小,为何她们总是遇见。

  恐怕是冤家路窄吧。

  狠狠的咬了咬唇瓣,转眸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婚纱,杨柳儿立刻从旁边将自己的手包拿起来:“至琛,我不要这件婚纱了,我们走吧。”

  厉至琛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一双深邃如渊的眸子紧锁在洛安然的身上,泛着几分咄咄逼人,面无表情。

  无视他的眼,洛安然侧眸看向苏辰,嗓音带着几分笑意,让人摸不到情绪:“苏辰,寄放婚纱的钱给婚纱店了吗?”

  “给了。”

  苏辰点头,眼眸温和,修长的手指敛了敛洛安然额前的碎发,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这件婚纱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那就好。”洛安然点头,一张精致的小脸水嫩嫣红,眼眸浅弯的看向杨柳儿:“既然杨小姐喜欢,那就送给你吧。”

  “不用……”

  “杨小姐。”将杨柳儿的话截住,洛安然轻笑,妩媚慵懒:“这件婚纱本就应该是杨小姐的,毕竟是我五年前从厉先生手中得到的,而厉先生从始至终喜欢的不都是杨小姐吗?恐怕这婚纱也是厉先生五年前专门为杨小姐设计的。”

  否则的话,也不会处处不合她的心意。

  很显然,婚纱的出处杨柳儿并不知道,瞬间下意识的转眸看向厉至琛,眼神如水,带着的都是询问。

  男人没有动静,眼底是一片湛湛的寒芒,如同淬了冰一般。

  长达十秒的死寂。

  洛安然随意的笑了笑,招手:“将婚纱给杨小姐包好,我送给她了。”

  “不用。”几乎是尖叫,杨柳儿拧着眉头:“洛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还没有廉价到穿着二手婚纱结婚的地步。”

  顿了顿:“这件婚纱很配洛小姐,想必当初洛小姐也很喜欢吧,否则也不会保留了五年的时间,那为什么现在拿出来想要卖掉呢?”

  “和过去说再见啊。”

  浑身散发出来的都是漫不经心的味道,洛安然眯眸浅笑,带着几分摸不透的味道:“而且杨小姐误会了,我保留这婚纱五年的时间,并不是因为我怀念当初的感情,而是要用这婚纱提醒我自己。”

  “提醒我当初是多么的愚蠢。”洛安然温凉慵懒的凉笑:“我选择共度一生的男人却毁了我的一切,这件婚纱只是我一切尽失的象征。”

  “那你现在将它拿出来卖掉,是觉得你有能力和厉氏集团一拼高下了吗?”说着,杨柳儿别有意味的看了眼苏辰,西装革履、英俊儒雅的模样让人嫉妒:“还是说你可以仗着苏氏集团?”

  “所以我才说杨小姐误会了。”

  轻轻的睨了她一眼,凉凉的满目讥诮,洛安然毫不掩饰:“当初这条婚纱从设计到制作虽然都是厉先生一手包办的,但是使用的都是我洛家的钱,更是我洛安然订婚时穿的,所以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这件婚纱属于我个人所有,我有权对它进行处理。”

  字字句句带着的都是轻描淡显的味道,眼角余光朝着沙发上一声不响的男人看去,名贵的西装干净儒雅,五年不见越发成熟稳重。

  此时此刻,他垂着眸,修长的手指不知在手机上点着什么。

  不过,洛安然也不在意。

  “现在杨小姐既然如此喜欢,那我便送给你当新婚礼物。”洛安然微笑,素白手指随意的撩了把长发:“就当是我这个前妻祝福你们天长地久,白头到老吧。”

  “这件婚纱是厉先生亲手设计,上面的钻石更是我洛家当初花重金买来的,最后请巴黎最有名的婚纱设计师剪裁制作。”洛安然嗓音里融着的都是清凉的笑意,肆意的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这般的大手笔,应该也能够配得上杨小姐的地位。”

  落地窗前,婚纱白净如霞,高贵的一尘不染。

  橱窗的灯光太过耀眼,折射出那镶嵌着的钻石熠熠生辉,高贵的让人无法直视。

  不知为何,明明平静的语气,却让厉至琛听出一种嘲弄的味道。

  “你……”

  “你不喜欢这婚纱。”

  看着她,杨柳儿的话没有说完,便被身后站起来的男人抢了白,俊脸面无表情,眉目遍布的都是嘲弄和肯定。

  视线越过杨柳儿的身影,洛安然看向走过来的男人,卷曲的睫毛遮住了她眸底的讥讽,嗓音轻懒:“我喜不喜欢这婚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小姐喜欢这婚纱。”

  “至琛。”

  下意识的阻断两个人谈话,嗓音娇软,杨柳儿伸手捏住他的衣角:“是我冒昧了,我不要这婚纱了,我们先走吧。”

  侧眸睨了她一眼,男人的眼眸漆黑的反射不出任何,无声无息的嘲弄遍布眉目。

  “当初你要是不喜欢这婚纱可以和我说,没有必要五年后摆出来卖。”顿了顿,厉至琛的唇瓣下压,眉眼阴沉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更没有必要将气撒在柳儿的身上,我和你五年前的事情和她无关,你的东西,她不会要。”

  耸了耸肩,洛安然觉得有些好笑。

  闭了闭眸子,唇瓣勾起淡漠的弧度,声色温凉:“厉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这是在侮辱杨小姐吗?”

  “不是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反问,一如五年前一般。

  无论任何的情况,他厉至琛全部都站在杨柳儿的那边。

  眸底隐藏自嘲,精致的下巴却高高的抬起,洛安然轻笑:“如果厉先生觉得这是侮辱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威胁店员将我找来的是你,现在说我卖给你婚纱是种侮辱的也是你。”轻摇头,洛安然脸上还是那副温浅的表情,却覆盖着一层你妩媚和讥讽:“我不知道明明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却被厉先生多心想成这幅样子。”

  啧啧了两声,别样的意味十足。

  “算了,安然。”苏辰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侧眸眼神温和:“既然是场闹剧,何必继续纠缠下去呢?”

  转眸,变成公式化的笑容,薄唇上扬的弧度分毫未差:“厉总,是我们失礼了,既然您无意那件婚纱,那我们只能再寻有缘人了。”

  良久,没有人回应苏辰。

  他也不恼,性感扯唇:“安然,我们走吧。”

  “好。”

  厉至琛仍站在原地,眯起眼眸紧锁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亲密恩爱,像是深情恋爱的情侣。

  而这亲密,刺眼。

  等待司机将车开过来的时候,苏辰接到个电话,那头话语匆匆,很是着急。

  两个人并肩距离不近不远,洛安然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看着苏辰原本温淡的脸色倏然寒凉无比,眉目重重的掠过阴鸷,身侧拳头攥紧。

  怔怔的看着他,不知为何,心头一抹不安划过。

  很快,苏辰挂了电话,低声唤她的名字:“安然。”

  “嗯?”

  头顶的光线明亮,斜斜阳光洒下,能够清楚看见苏辰脸上的阴森:“集团出了点事情需要我出面解决,不能够陪着你回剧组了。”视线凝视她的脸,嗓音压低:“晚上开机宴结束,你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好。”挽着嘴角,洛安然嗓音轻柔:“你去忙你的,晚上我再联系你。”

  “你自己小心点。”

  “我知道。”

  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苏辰乘坐着来时的车子离开,徒留下洛安然一个人站在婚纱店的门口。

  从手包中掏出手机,刚准备叫司机来接自己,手臂毫无预兆被身后伸出来的大掌扣住。

  手劲极大,捏的她骨头生疼。

  没有转身,洛安然便抽气惊呼:“厉至琛,你放手。”

  “现在不叫我厉先生了?”

  笔挺高大的身影端着极端的冷漠,绕到她面前,在光线下影子拉得极长:“说说看,那婚纱是怎么回事。”

  洛安然觉得五年不见,厉至琛越发的可笑。

  仰着脸,精致的五官覆盖着浓重的戾气,洛安然讥笑:“厉先生现在还不明白婚纱是怎么回事吗?那我解释给你听。”

  “我要将婚纱卖掉。”

  一字一顿,洛安然咬字清楚,落到厉至琛的耳朵里再分明不过:“无论卖给谁,只要出得起我要的价格。”

  那只捏着她手骨的大掌,越发收紧了力道。

  半眯着眸子的男人,笑的低迷冷贵:“洛安然,你胆子越发的大了。”

  忍着疼,洛安然同样笑,笑的矜贵无比,红唇勾起来的弧度深邃,但眼眸中的阴影也跟着增加:“我不知道厉先生为什么将胆子大的帽子扣在我头上,但是如果说我想要将婚纱送给杨小姐便是胆子大的话,那么我承认。”

  “毕竟当初厉先生亲手设计婚纱的时候,恐怕也不是为我设计的吧。”

  说实话,厉至琛已经记不住当初亲手画草稿时的心情,更记不住第一次看见洛安然穿上婚纱时的心情。

  只隐约记得她离开后的撕心裂肺和恨意盎然。

  “为什么?”

  “啊?”洛安然没有听懂,下意识的询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说这件婚纱不是为你设计的。”嗓音低沉逼仄,厉至琛俯身,眯着一双幽深深邃的眸子逼近洛安然,唇瓣勾勒的弧度带着嘲弄:“这么的兀定,嗯?”

  她的脸蛋瞬间勾出明艳的笑意,像是薄薄的刀片,嫣然轻巧:“因为这件婚纱不适合我。”

  “厉至琛,你恐怕从来都不知道鱼尾款我是最厌恶的,露背装是我最厌恶的,泡泡袖是我最厌恶的,可你设计的婚纱将我厌恶的模样呈现的淋漓尽致,就宛若你这个人一样。”洛安然笑的冷静,也阴森:“我很庆幸你当年一手毁了我和你的订婚宴,否则这样的婚纱照拍出来,会每天都在提醒我,我和你的婚姻是我和你都不期望的。”

  当年的她,年少轻狂,却摔得家毁人亡。

  事到如今,她已经忘记当初爱他的模样。

  垂眸,眼神紧锁她,厉至琛心脏深处的地方疼得厉害。

  恍惚失神间,洛安然已经大力将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转身冷笑轻媚的从他身边掠过。

标 签复仇娇妻狭路相爱 厉至琛洛安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