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小说_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29 ℃
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小说_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

霸宠鬼王太放纵

莫惜颜慕容御 著

连载中免费

霸宠鬼王太放纵by千面鬼舞姬小说,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全文免费,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莫惜颜慕容御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莫惜颜慕容御未删全文,莫惜颜慕容御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莫惜颜和慕容御的穿越言情佳作《霸宠鬼王太放纵》又名《盛世毒妃:鬼王,榻上欢》是由作家千面鬼舞姬所写,小说讲的是莫惜颜曾是未世唯一木系异能者,身怀空间的她却因一场意外死在丧尸王手里,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来到古代成了丞相府的废物嫡女,看到原主悲惨结局的莫惜颜决定替其讨回公道改写精彩人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霸宠鬼王太放纵by千面鬼舞姬小说,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全文免费,霸宠鬼王太放纵(莫惜颜慕容御)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莫惜颜慕容御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莫惜颜慕容御未删全文,莫惜颜慕容御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莫惜颜和慕容御的穿越言情佳作《霸宠鬼王太放纵》又名《盛世毒妃:鬼王,榻上欢》是由作家千面鬼舞姬所写,小说讲的是莫惜颜曾是未世唯一木系异能者,身怀空间的她却因一场意外死在丧尸王手里,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来到古代成了丞相府的废物嫡女,看到原主悲惨结局的莫惜颜决定替其讨回公道改写精彩人生.....  

免费阅读

  就在此时,莫惜颜只觉得空间一阵波动,一道白芒自眼前闪过,便直接消失在窗口。

  那是她的宠物青青,它一直乖巧,今天会有如此举动,怕是感应到了她大限将至。

  也好,至少它不必陪着自己去死。莫惜颜无力的闭上双眼,神智越发混沌。

  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一股股鲜活的木气竟争相涌入她的身体,在她的丹田之内慢慢盘踞。

  这是青青带给她的生机,她怎么能辜负?

  莫惜颜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唇瓣,剧烈的疼痛感让她的神智恢复了些许清明。

  接着她趁机试着控制那股木气,慢慢顺着自己的七经八脉游走起来。

  如果她能挺住,青青传给她的木气也足够的话,她不但不必死,甚至身体内的毒素都可以清个七七八八,再不会随时被死亡威胁。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木气远比她想象的要多,大约青青是真的急了,它竟不管不顾的将超出身体负荷的木气源源不断的塞进她的身体。

  莫惜颜只觉得自己的丹田如气球般快速膨胀,接着浑身上下也跟着涨痛起来。

  不好,再这样下去,她就要爆体而亡了!

  莫惜颜急急的召回青青,同时将多出的木气尽可能的往自己的空间里引去。

  木气大量的离去,让她的身体瞬时一轻,涨痛感也得到了缓解。

  在确定余下的木气可以让身体完全吸收之后,莫惜颜才停止了引渡木气。

  她盘腿而坐,用这些木气冲刷着因毒素的沉积而堵塞的经脉。

  这个过程再次让她体验了回,什么叫死不如死。

  身体里的毒素实再过多,木气几乎是一寸寸一点点的强行撞过去的,而身体的经脉本就窄小,再加上这具身体本就脆弱,这样的冲撞竟让她浑身的肌肤变得无比滚烫,似乎随时都会自焚而亡。

  咔咔咔,她的耳边不断的响起骨头断裂的声响,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她除了咬牙强撑也没了其他的办法。

  只是灭顶的疼痛让她频频倒抽凉气,脸色也从本来的灰败变得惨白。

  青青应召回来后,看到莫惜颜的情况竟比之前更加危险时,竟瞬时缠上她的身体试图将木气吸回它的身体。

  青青的加入,并没有让莫惜颜感到轻松,反而增加了她的痛苦。

  她体内的木气就像是认了主般,誓死不离开她的身体。

  而青青又是执着的,也卯足了劲死命的拉扯着这股木气。

  青青与木气互不相让,让她的身体成了一个鼓风机,被它们来回撕扯。

  “青青,住手!”

  莫惜颜低吼一声,在青青停手的瞬间,重新掌握了木气的控制权,接着再次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木气再次扔进空间。

  既然身体还无法承受,那便等身体的素质提高之后再来,打定了主意之后,莫惜颜缓了口气之后,才看向青青。

  “我没事。”她朝青青伸出手,“其实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这是实话,这具身体在经过刚才一役之后,体内的毒素已经清了大半,也算是因祸得福。

  青青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低着头攀上了她的肩膀,而后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舔,“喵。”

  “哈,青青,你真是我的开心果。”

  莫惜颜被它的举动逗乐了,跟它像在未世一样玩闹了阵,之后又交待了青青在这里守着,自己则闪身进了空间,打算好好清洗一下。

  进了空间之后,莫惜颜发现空间注入木气之后,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空间里原有的灵气跟木气相结合,竟将空间里的灵植全部提升了一个等级,更令她惊喜的是,空间的面积竟也从原本的50平米变成了如此的100平米,变成了一个堪比仙境的所在。

  可惜莫惜颜并不敢在空间里呆太长的时间,只匆匆看了眼,便脱了衣服跳进灵泉洗了个战斗澡。

  木气与灵气充足的灵泉再一次为她清除了些毒素,这样一来身体里的毒素也就清的差不多了,虽然没完全清干净,但也不会再要了她的命。

  洗完澡又吃了些空间里的水果,这才感觉重新活了过来。

  在要出去进,莫惜颜下意识的就想从空间里取件干净的衣服换上,只是不行,她空间里的衣服都是未世时从超市里收集的,要是穿这些就显得太过另类,要是被人看见怕是会被当成妖怪。

  于是她只能认命的从地上捡起那套脏乱破的衣服,一件件重新穿了回去。

  出了空间之后,她本打算让青青重新回空间,但放过风的它再不肯回去,于是她便让它守在屋外,当起了她的保镖。

  至于她自己么,则是重新躺回地上。

  毕竟按她‘现在’的状况,她是没办法爬起来的。

  就在此时,青青在她的意识里弹出一道信息,外头有人来了,一个少女。

  一个少女?莫惜颜心下疑惑,身体倒是更加彻底的瘫软在地上。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来人快速进屋然后再次带上房门。

  如此小心谨慎,看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莫惜颜在心里给人贴了个标签,心跟着放松起来。

  “小,小姐,您,您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只是下一秒,她的耳边便响起一阵悲泣声。

  莫惜颜睁开双眼朝来人看去。

  眼前的少女梳着两个垂耳髻,面容憔悴苍白,身上穿着件洗的发白失了原本颜色的襦裙,看上去比她身上这身还要破旧。

  从原主的记忆里莫惜颜知道了这个少女的身份。

  她是原主的贴身丫环小桃,对她极好,要不是她原主怕是早死好几年了。

  莫惜颜用原主的语气跟小桃道,“我没事,你快点回去吧。”

  小桃哭着摇摇头,侧身从身边的篮子里拿出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清汤面递给莫惜颜,“小,小姐,我给你带了碗面,您趁热吃。”

  “你怎么会有面?”莫惜颜坐起身却没有接过面碗,原主的记忆告诉她,小桃跟她之前过的便是举步维艰的日子,平时别说一碗面,就是得个像样的馒头对她们来说都是奢望。

  “我,我差事做的好,宋嬷嬷赏我的。”小桃的语速很快,边说边将面强塞进莫惜颜的手里,“小姐,面快凉了,快点吃……”

  嘭!

  就在此时房门被猛的推开,莫惜颜下意识的抬眼看去。

  三个女人背着光站在门口,看着她的目光满是恶意……

  嘭!

  站在左边的李嬷嬷快步上前,猛的一脚踹倒小桃,表情狰狞,“贱婢,你居然敢偷府里的东西!”

  “奴,奴婢没,没有偷东西……啊!”小桃颤抖着身体往后退去,眼里满是惧意。

  “没有?”

  李嬷嬷冷哼一声,对着小桃又是一脚,语气一沉,“说!这面哪来的?”

  “我,我……”小桃捂着腰颤抖着身体,眼睛飘忽不定,脸带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莫惜颜见她如此,心下顿时了然。

  也是,之前她就奇怪,向来不受待见的她们,怎么可能会得了府里人的好处?

  想来,应该是这丫头担心自己饿坏了,才偷偷溜进了厨房,下了这碗面。

  “看样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说了!”

  李嬷嬷当然知道这碗面八成是小桃拿了厨房不要的面粉做的,若是做了她自己吃,或许她也会睁只眼闭只眼,权当看不见。

  但如果换成莫惜颜?那她就必须好好惩治小桃一番。

  “我,我错了,李,李嬷嬷您,您饶了她……”

  小桃惊恐的像只鹌鹑哆嗦着身体,不断的求着饶,但她话还未说完,便被李嬷嬷再次打断。

  “现在求饶,晚了!”

  李嬷嬷说着一把揪住小桃的衣襟便要往外拖。

  然,她的手还没搭上,就被人抓住。

  这是只瘦至皮包骨的小手,而在这府里除了不受宠的莫惜颜,谁都不可能营养不良至此。

  “滚开,不然连你一块打!”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阻止我。”李嬷嬷满是怒意的朝莫惜颜瞪过去,谁知一扭头却撞进她透着冷光的眸底,声音也越来越低,说到最后竟几不可闻。

  “就凭我这相府嫡女的身份,不能阻止你?”

  莫惜颜语气极淡,却透着如寒冬般的冷意,一瞬间,这一小小的身影竟无端的高大起来,带起一股令人透不过气来的威势。

  李嬷嬷只觉得背脊一凉,心下惊疑。

  这样的气势就算是在丞相夫人的身上都不曾见过,这一无是处又胆小如鼠的丫头什么时候竟有了如此气势?

  跟她同样有些疑惑的还有门边站着的两人。

  她们是莫惜颜名义上的妹妹,立在前头的名为莫婧媛,是现在这个丞相夫人所生,如今府里唯一的嫡女。

  另一个则是妾室所出排行第三的莫清微,向来助纣为虐,为了搏莫婧媛的欢心,可没少对原主下手。

  在她们两人的眼里,莫惜颜向来就是个软柿子,一个没用的废物。

  可是现在这个平时一遇事便哭着求饶的孬种,居然会反抗?

  “你们过来应该不是为了专门为难小桃的吧?”

  莫惜颜坐在地上,抬眼直视两人,眸底如一古井,平淡无波。

  莫婧媛跟莫清微还未开口,李嬷嬷便先跳了起来,指着莫惜颜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小姐说话!”

  虽然刚刚被吓到了,但‘莫惜颜是废物’的认知太深入人心,所以一见莫惜颜对莫婧媛不敬,就再次炸了。

  莫婧媛轻喝,“李嬷嬷,退下。”

  李嬷嬷一愣,扭头看了眼李婧媛之后才闭嘴走回了她的左侧。

  “我们来是想通知你,三日后便是诗会。”莫婧媛的语气很柔和,看着莫惜颜的目光也满亲和,就好像真的拿她当了姐姐一样。

  诗会?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只是在接收原主记忆的时候,她并未留意。

  莫惜颜搜了搜原主的记忆,发现这诗会竟也是她跟莫婧媛相约斗茶之日。

  而这斗茶,其实也是莫婧媛单方面下的战贴,战利品便是与太子的婚约。

  当然,表面上这是一场极为公平的比赛,但事实上,原主从小就被关在院里,别说茶道,就连茶叶都没见过半片。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学了近五年的莫婧媛呢?

  莫婧媛见莫惜颜瞬时沉默,心下得意非常。

  但面上依旧轻柔大方,她轻叹一声,“姐姐,为了保证斗茶的公平,我已经试着求母亲放你出来,本来母亲已经答应,可偏偏在这当口,父亲回来了……”

  说到这里,她拿着帕子轻拭了下眼角,“姐姐真是抱歉,我没能帮到你。”

  虽然莫婧媛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但拥有原主记忆的莫惜颜看到她这副样子,只觉得‘呵呵’。

  若真是姐妹情深,又怎么可能做出‘污她名声,夺其地位,抢她夫婿’的事?

  莫惜颜轻哼,“别在我这里就不要再演了,也不嫌累。”

  莫婧媛表情一滞,眼露打击的看向莫惜颜,“姐姐就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我……”

  一直没吭声的莫清微语带嘲讽的打断了莫婧媛,“贱骨头就是贱骨头,真不是配让二姐关心。”

  说着她一声冷哼,拉着莫婧媛转身就走,“二姐我们走,免得沾了这贱人的晦气。”

  “三妹,不要这样说,她再怎么说都是大姐。”莫婧媛顺着她的力量离去,嘴上却还说的好话。

  李嬷嬷在两人离去后,又狠狠的瞪了莫惜颜一眼,这才跟了上去。

  “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

  莫惜颜讥讽的看着她们,在确定她们离开之后,才看向小桃,“你先离开吧,记住在我出祠堂前,不要再来了。”

  “可是小姐……”

  “没有可是,记住我的话。”

  小桃还想反驳,但在莫惜颜坚持之下,只能收拾了面碗依依不舍的离去。

  小桃离开之后,莫惜颜便让青青继续守着屋门,自己则翻墙去了后山。

  她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虽然依旧可以借由青青收集,但到底还是不如自己吸收来的效果好。

  为了三日后的斗茶,她必须再次提升这具身体的体质。

  现在已经入秋,山里的木气并不浓郁,但比起未世来还是要纯正不少。

  她在这里寻到个山洞,依山傍水,也是整个后山木气最浓的所在。

  未世时,基地高层为了提高异能者的能力,曾结合了古武创造出了一套专供异能者修习的功法。

  未世时有大量的晶核相辅,所以她对此功法并没有太过在意,若非高层强迫她还真不愿意学,如今倒是帮上了大忙。

  利用这套功法,她事半功倍,才短短半个时辰,便已将这具身体的各项数据提升了一个台阶,虽然可能还不够看,但目前来说,已经足矣。

  就在她快要离去之时,一股夹带着血腥味的陌生气息自不远处传来,带着疑惑她慢慢靠拢。

  越是靠近血腥味便越浓,再往前两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是传说中的打劫还是?

  莫惜颜刚要上前,一柄冷剑便横在她的脖子上,同时一记充满戾气与冷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站住!再往前我就要了你的命!”

  杀气!

  莫惜颜眉头微皱,心情不悦。

  未世时,只有她虐别人的份。

  如今换了个时空竟是处处受制于人。

  这样的感觉当真是不爽透了。

  不过这个男人倒是比莫家的那些人要强上许多。

  不得不得承认,自己的胸口也因男人迫人的威压而备感窒闷。

  这个男人很危险!

  能让她产生这样感觉的人真的不多。

  未世时,也就一个刘清源,但他能带给她压力,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异能等级比她高一级。

  如果真要正面抗上,他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不过这个男人不一样。

  他给她的感觉可不单单是武力值上的威压,还有染着极重血腥气的杀意。

  能拥有这样的弑杀气的人,必是真正上过战场,与敌人正面撕杀过的。

  所以她不能掉以轻心。

  这样想着,莫惜颜慢慢的沉下心来,脸上却浮起一抹单纯的笑容来。

  “大哥,我没有恶意,只是路过而已……嘶。”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只觉得脖子一痛。

  她清晰的感觉到肉被割开的声音,以及温热的血液顺着她的脖子滑入衣领的粘腻感。

  该死,这个男人的霸道不讲理让她烦躁。

  只是眼下,为了不激怒男人,也为了小命着想。

  她不得不顺着男人一点。

  毕竟如果她刚刚再走快一步,便要成为男人的剑下亡魂了。

  男人冷着脸绕到她的跟前,锐利的目光落在莫惜颜的身上。

  在他审视她的同时,莫惜颜也打量着他。

  这个男人长的很妖孽,可惜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脸。

  这就有点不公平了,现样是观察对方,她只能看个大概,而他却能将她看个清楚。

  如果能摘了他的面具,让她一次看个清楚那就好了。

  当然,按她目前的实力来说,她也只是有贼心,并没有贼胆。

  原因当然是男人目光里带给她的杀意。

  而且男人周身笼罩着的弑杀戾气,却会让人直接心寒胆颤。

  就算是在未世那样满是杀戮血腥里浸泡升华过的她,都没有他这样的气息。

  这样的男人她是欣赏的,如今他没有用那样的眼神审视她的话,或许她还会追他。

  但是现在嘛,莫惜颜心里一声冷哼,不杀了他便是好的。

  该死的,她真的是讨厌被男人如刀锋般冷厉的视线,一寸寸的扫过身体的感觉。

  因为这不单让她的头皮发麻,也会让她有种自己只是件被男人估价的商品的错觉。

  

标 签霸宠鬼王太放纵 莫惜颜慕容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