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宠溺不惊(柳姝迟巍)小说_宠溺不惊柳姝迟巍温寻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52 ℃
宠溺不惊(柳姝迟巍)小说_宠溺不惊柳姝迟巍温寻

宠溺不惊柳姝迟巍

温寻 著

连载中免费

宠溺不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柳姝迟巍)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宠溺不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是温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宠溺不惊》,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迟巍柳姝,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的一个雨夜,迟巍醉倒在了路边,一个小时前,柳姝和他说了分手,三年后再见,迟柳两家联姻,他再度见到了柳姝,看着她身着旗袍朝他一步一步慢慢走来的那一刻,迟巍觉得,即使是商业联姻也没关系,只要柳姝在他身边就行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宠溺不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柳姝迟巍)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宠溺不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是温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宠溺不惊》,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迟巍柳姝,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的一个雨夜,迟巍醉倒在了路边,一个小时前,柳姝和他说了分手,三年后再见,迟柳两家联姻,他再度见到了柳姝,看着她身着旗袍朝他一步一步慢慢走来的那一刻,迟巍觉得,即使是商业联姻也没关系,只要柳姝在他身边就行了...

免费阅读

  比起吃惊,方恩恩更为甚,她惊得话都说不出口,甚至伴着迟巍冷漠疏离的气场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激动起来。

  丁子纯所在的盛艺娱乐隶属博仪集团名下,她今天来拍摄海报自然也是经纪人替她接下的,临近毕业,通告不多不少,闲暇时期待在公司,没少听公司里的人议论盛艺、博仪的东家,自然是见过迟巍的真容。

  但那也只是惊鸿一瞥,相隔数十米。

  她掐着腰的手不自觉放下,表情缓和下来,反应过后心里突然涌出难以言说的小紧张。

  柳姝很轻地眨了下眼,最近一周她忙得焦头烂额,有些忘却迟巍的存在,又或者说太久不相处,她并不知道怎么为人 妻

  但是迟巍出现在眼前的刹那,她又像是戏精附体,表情立刻鲜活起来。

  “老公……”

  ……老公?

  丁子纯如遭雷劈。

  蒋靖川身形一震。

  “怎么了?”迟巍表情显然不算太好,不过他人高马大,一张靓脸往柳姝身侧一摆,已经给足她底气。

  尤其是在场的人,有几个是认得他的。

  “没什么。”柳姝说,“正在和模特交涉。”

  “是么?”迟巍垂下眼,牵起柳姝细嫩的手,轻轻揉捏,慢条斯理道,“是我听错了?”

  柳姝没说话。

  丁子纯那货也不是真傻,就是欺软怕硬,柳姝那一声‘老公’简直吓掉她半条命,当下脸面隐藏在厚重的妆容下,竟隐约能看得出‘苍白’。

  “迟总……”丁子纯突然带了哭腔,“我不知道柳师是迟总的老婆,不是……是我没眼色……我……”

  迟巍一言不发,目光始终放在柳姝略带娇羞的脸上。

  妆容被搞花,丁子纯也不嫌丑,她在此时意识到,若不让摄影师替自己说上一句好话,她可能就完了。

  “是我太笨了,没听懂柳师的意思。”丁子纯说,“我太年轻,太浮躁,太想让摄影师和公司满意,才一时犯了错事。”

  此刻的丁子纯与几分钟前大相径庭。

  她不愧为演员,演的戏多了,当众表演精分。

  摄影现场一片死寂。

  丁子纯面向柳姝时,柳姝不着痕迹的侧过头,表情无谓。

  “对不起柳师,你原谅我吧,我保证接下来一定好好拍摄——”

  “没有下次了。”迟巍看看抬眼。

  丁子纯表情崩溃,“迟总我真的错了……”

  迟巍开口,“你回家吧。”

  “……”丁子纯愣了半晌,整个人开始颤,最后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声太大。

  ……

  丁子纯被人带出摄影室,工作人员忙着清场,柳姝收好镜头,把箱子递给方恩恩。

  方恩恩和蒋靖川挨得很近,谁都没说话。

  迟巍身上有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意外地好闻。柳姝站在他身遭,有些哑然。

  “回家吗?”迟巍侧着身,朝柳姝伸着手。

  柳姝点点头,耳根稍红,刚想把手放入他掌中,又听到他说——

  “你现在是程家千金,也是迟家夫人,在外要撑起门面,不要被人看扁。”

  “……”柳姝手指一顿。

  顾及旁人在侧,男人声线低沉,可柳姝还是微怔了下。

  他从未对她讲过这样的话。

  所以他为什么来给自己撑腰?

  怕她撑不起迟家门面?

  她收回手指,掖了掖耳后碎发,声色凉薄,“我去一下卫生间。”

  迟巍眸色沉沉,看起来心情不好,他视线紧随柳姝纤瘦的身影,直至她出了门。

  低头整理袖口,那袖口怎么都整理不好,迟巍皱了下眉头,余光中瞥见一抹身影,正费力提着硕大的黑色箱包。

  “方恩恩。”

  他叫住她。

  “啊?”方恩恩后脊柱一僵,“迟总。”

  “柳姝今天怎么样?”

  今日工作不欢而散,摄影室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极力清理现场,又因为能够提早下班怀有一种因祸得福的感受。

  方恩恩面露微笑:“还可以。”

  她看了迟巍一眼,几年没见,他样貌没变,但两人交流的气氛隐约有些凝固,和几年前大相径庭。

  “那个小演员。”迟巍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低声道,“惹了她几次?”

  方恩恩“啊”了一声,认真回答:“有几次了。”

  ……

  迟巍叫过助理,“杨松。”

  杨松站得笔直。

  “这事你去处理吧。”

  杨松:“好。”

  收拾好东西,迟巍一直没再同方恩恩讲话,方恩恩尚未从紧张的情绪中抽离出来,视线往迟巍方向扫了好几次,才缓慢地提起箱子,转身离开。

  临走前她给柳姝发了条消息,柳姝没回复。

  一出摄影室,方恩恩就看到坐在门口沙发处的蒋靖川,他两腿曲着,双臂垫在膝盖上,手里拿着手机,方恩恩出来的瞬间他抬起头。

  “蒋老师。”

  “恩恩。”蒋靖川朝她走来。

  两个人因为同一个男人心神不宁,但心情是不一样的,方恩恩是反应不及,回味过后心生感动,想哭。

  蒋靖川五味杂陈,心有不甘,他开门见山问道:“柳姝结婚了?”

  “嗯,是啊。”

  “博仪集团的迟总,厉害。”蒋靖川呵呵笑道。

  大概男人总有点不太正常的胜负欲,出师未捷身先死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是尴尬。

  偏偏尴尬对象是迟月光。

  方恩恩换了只手提箱子,俏皮道:“蒋老师也要加油哦,我和姝姝等着喝你喜酒。”

  蒋靖川哑然失笑:“好。”

  **

  柳姝看到方恩恩的消息,没回复,她推开卫生间隔板,径直走向洗手池,门外有人打电话,声音不大。

  细密晶莹的水流顺着手腕流过手掌,镜子里的她面无表情,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动作稍顿,认出这声音的来源。

  ——丁子纯

  “刘姐,我真不知道她是迟总老婆!”

  “您可一定得帮我……什么?道歉?我已经道歉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很平和地跟她交流了下拍摄效果……”

  “刘姐、刘……”

  面对着墙角的丁子纯背影都透着懊悔,她已经换下拍摄服装,拇指食指抵着额头轻叹,时不时的小声哭闹和跺脚。

  柳姝立在厕所门口,抿着唇。

  她没觉得今天有和丁子纯发生矛盾,但她不准备关心丁子纯的公主脾气,迟巍还在摄影棚等她。

  柳姝扯下纸巾擦手,扔到垃圾桶的同时门外的人打通第二则电话。

  ……

  “我是不是死定了啊?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平平无奇的摄影师,然后迟总一来我都要吓死了!迟总什么眼光啊?怎么会看上那个母老虎”

  “经纪人让我给她道歉,做梦呢吗?我才不要给她道歉——”

  “啊啊啊——!”

  丁子纯难以置信的尖叫起来。

  伴着“哗啦”的水声,她整个人汗毛竖立,肌肤滚过难以接受的冰凉,情绪更是在一瞬间接近崩溃,她从头到脚湿了个遍。

  “谁啊!”

  “……”没人回应。

  等她回过神,猛然转头,只见柳姝面无表情地扔掉手里的蓝色水桶,白色T恤和脸颊被溅了零星水渍,她抹掉脸侧的水,不动声色的攥紧拳头。

  丁子纯大气不敢出,她妆没卸,只换下自己衣服,水珠滚着明黄色的眼影顺着脸颊流,衣服染得一团糟,整个人像一只惊慌失措的落汤鸡。

  柳姝直直望着她。

  “迟总什么眼光,不劳烦你来费心。”

  “等你做了迟总夫人,再来评价我的为人处世。”

  **

  回临江公馆的路上。

  时间尚早,天色被晚霞染成绚烂橙黄,正值下班高峰期,城市街道车水马龙,汽车长笛划破长空。

  坐在劳斯莱斯后座,迟巍面色沉稳,指骨分明的长指轻握一本财经报告,观看一段时间后扭头看向柳姝。

  柳姝压根没在看他。

  确切来说,从摄影室出来到上车再到现在这段时间,她一句话都没说。

  迟巍双腿交叉,轻揉眉骨。

  熟悉的感觉来了。

  恋爱时一言不合搞冷战的感觉来了。

  他毫无征兆地开口。

  “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柳姝动都没动:“没事。”

  “吃饭了没?”

  “没吃。”

  “……”

  助理杨松充当一日司机,听到这话忍了好久才艰难压下吃惊的疑问,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迟巍吃瘪的表情,隐忍的扯了扯嘴角,突然想起今天下午从机场出发准备送迟总回家时他在车上说的话。

  “夫人今天回家了吗?”

  “好像在拍摄。”

  “哦。”

  “……”

  静了很久。

  “杨松。”

  “在。”

  “去拍摄现场。”

  “……好的。”

  杨松在十字路口掉了头,原本导航显示还有六分钟到达临江公馆。

  车里又静了几秒。

  迟巍再接再厉。

  “最近这段时间——”

  柳姝转过头。

  对上男人深邃的眼。

  他的语调稍微上扬,听起来似是将刚才在摄影棚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柳姝嗯了声,“怎么了?”

  迟巍笑了笑,“没回家?”

  他一周不在明城,说这话本就匪夷所思,配上那似笑不笑的表情更让柳姝心生疑惑。她反应过来,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对,我忘了。”

  “忘记回家了?”

  “不是。”柳姝转过头看窗外,“忘记我结婚了。” 回到临江公馆,柳姝直接上了楼。

  迟巍刚下飞机不久,把卧室留给柳姝,自己去了书房。

  柳姝坐在床上掏出手机,给方恩恩回了消息。

  [我到家了。]

  方恩恩给她发来两条语音消息。

  “我也刚到家,你好好休息,有时间给柳叔叔回个电话,他刚才联系我,问我最近怎么样。”

  “他肯定是想你了,才给我发消息,你好好和叔叔说一下。”

  柳行之会在联系不到柳姝的情况下联系方恩恩,从小都是这样。

  上次回鹿镇待了一周,柳行之都没怎么和她说话,临走那天他起个大早熬了一锅红豆粥,背着画包上了山。

  柳姝到出门前最后一刻都没看到他。

  柳行之熬得红豆粥很甜,粘稠浓密,入口即化,柳姝每次出远门前都能喝上一碗。

  柳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嘴唇慢慢抿起来,背后是泛着贝壳粉色的精致大床,左侧的窗帘随风颤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柳姝以为柳行之并不会接她的电话时,电话通了。

  “爸。”

  电话那边很安静,柳行之嗯了一声。

  “最近怎么样?”

  “和往常一样。”柳行之说,“你现在是不是在程家?”

  “没。”

  “没在程家?”柳行之问道,“那你在工作室?”

  “不是。”柳姝手指头碾磨着柔软的床单,“我在我的新家里面。”

  “哦。”

  “爸。”柳姝提议道,“你要不要来明城待一段时间?我请假陪你,我现在有车了,也有房子。”

  “不去。”

  “爸……”

  柳行之拒绝的很干脆,柳姝在想,这个时间点,柳行之应该是刚遛完嗨皮,坐在木椅上看书,他居于小镇,交通不发达,对于外界的变化和时事新闻一直都有关注。

  嗨皮是一条秋田犬,今年七岁。

  “你觉得怎么样?”柳行之哑声道,“是你想要的吗?”

  柳姝笑着:“是。”

  “你还是不懂,我养你二十多年,你还是不懂。”柳行之语重心长,“名门望族没你想象中那么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在乡下野了二十几年,你能担得起?”

  “我不知道。”柳姝站起来,走到窗边,卧室里的窗户是双层的,玻璃中间夹着一只小蝴蝶,莽莽撞撞地顶了几下玻璃,停在缝隙处休息。

  这临江公馆的窗户缝隙,怎么会出现蝴蝶。一定是楼下院里的花要开了,花香四溢。

  “但我不后悔。”

  “不撞南墙不回头!”柳行之语气迫切,“你忘了当年那件事了?他家庭里的弯弯绕绕你能搞得明白吗?你从小脾气大,一言不合上手打,你去到那种家庭,能不憋屈?”

  “可我现在不一样了啊。”柳姝伸手拉开窗户,蝴蝶逃出生天。

  柳行之长叹了一声,“其实一样的,你从前解决不了事情,如今做来依旧很难。”

  柳姝难得沉默。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能让心悦诚服地哑口无言。

  原因有很多。

  “以后哭了别回来找我。”

  说完这句,柳行之大约想挂电话了。

  柳姝小声说:“不会。”

  “你说什么?”柳行之声色骤涨,“你现在无法无天了,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你连你爸都敢忤逆!”

  “爸。”柳姝捂紧手机,焦急地晃动肩膀,“我说我不会后悔啊,哭了还会找——”

  “嘟……”

  柳行之挂断电话。

  一通电话下来,柳姝挨了顿骂,心情郁闷不少。

  柳行之养她二十四年,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他从小就没有把她当成大家闺秀来培养,他教她画画,教她摄影,教她漫山遍野狂欢,一轮滑板从鹿镇南头穿到北头,教给她快乐。

  她不是柳行之的亲生女儿,却比他亲生女儿还要亲。

  在她心中,柳行之就是父亲,所以,她从来没提出过改姓一说,甚至为了照顾柳行之的脾气很少谈及程家。

  她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才回程家的,她是为了迟巍。

  站到这个位置,才能够触碰到迟巍,更意想不到的是,还能嫁给他。

  从领证那天今天之前,柳姝一直心情不错,不过现在,她有些笑不出来。

  迟巍的话牢牢钉在她脑海里。

  ——你现在是程家千金,也是迟家夫人,在外要撑起门面,不要被人看扁。

  旁人说也就算了,迟巍也要提醒她。

  她揉了揉太阳穴,去衣帽间拿了件吊带睡裙,去浴室洗澡。

  卸妆的时候,她啪啪拍着自己的小脸,告诉自己振作起来,人生在世,她还从未如此没精打采过。

  她不希望,也不允许自己战斗力下降。

  ……


标 签宠溺不惊柳姝迟巍 柳姝 迟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