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仙人骨(顾青蔓良宴)小说_顾青蔓良宴小说作者是忧然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91 ℃
仙人骨(顾青蔓良宴)小说_顾青蔓良宴小说作者是忧然

顾青蔓良宴小说

作者是忧然 著

连载中免费

仙人骨小说by作者忧然大结局阅读,仙人骨全章节无删,顾青蔓良宴主角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青蔓良宴小说最新章节,顾青蔓良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顾青蔓良宴小说结局免费,故事递网提供《仙人骨》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昆仑山之颠闲人不能进,百里山庄的杜一泓为救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孤女顾青蔓一命,历经千难万险将她送到雪山顶,丢给了有起死回生之力的昆仑老人之徒良宴,而杜一泓没想到良宴会彻底把顾青蔓命运改写?命运的手始终推着顾青蔓将其送到无尽深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仙人骨小说by作者忧然大结局阅读,仙人骨全章节无删,顾青蔓良宴主角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顾青蔓良宴小说最新章节,顾青蔓良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顾青蔓良宴小说结局免费,故事递网提供《仙人骨》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昆仑山之颠闲人不能进,百里山庄的杜一泓为救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孤女顾青蔓一命,历经千难万险将她送到雪山顶,丢给了有起死回生之力的昆仑老人之徒良宴,而杜一泓没想到良宴会彻底把顾青蔓命运改写?命运的手始终推着顾青蔓将其送到无尽深渊...... 

免费阅读

  顾青蔓仰头看着粉白花朵间露出的一小块蓝色的天空,不由地轻轻阖上眼睛,几朵花瓣儿轻轻飘落下来,落在她的脸上,轻软滑腻。

  她不由地想起小时候,和一泓还有念杳在杏林里学文习武,那个时候一泓念书很是认真,师傅交代的功课他都会很认真完成,杏林里总是回荡着他郎郎的读书声。父亲教的刀法剑诀,他也总是练了一遍又一遍,而念杳就没那么用功了,杏树儿刚刚挂了青青的果子,顽皮的念杳便迫不及待地爬上树,摘了杏子给她尝。

  顾青蔓现在想起来,嘴巴里还觉得有那股酸酸涩涩的味道充盈不去。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一泓成了百里山庄的骄傲,念杳也变得桀骜不驯,十六岁后便时常离家不归,他们在杏林里一同成长的时光,就这么悄悄地散了。

  顾青蔓慢慢地伸出双手,感受到杏林里静谧的风拂过耳畔,幽幽的花香还是记忆里的味道。

  “寄花寄酒喜新开,左把花枝右把杯。”顾青曼淡淡吟道。

  谁知身后平空起了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将她的诗句接了下去:

  “欲问花枝与杯酒,故人何得不同来?”

  顾青蔓连忙转过头,身后不远处伫立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纤长高大,只是杏花浓郁,挡住了那男子的容貌,顾青曼伸手欲拨开那些杏花,却见那身影忽地闻风而动。

  一枝幼细的花枝向她袭来,带着细微凌厉的破空之音,

  顾青蔓慌忙转身去躲,却不及那花枝儿速度快如闪电,穿过了她的秀发,平白地枝头上的花朵纷纷被击落,飞散在空中。

  顾青蔓扯回自己的秀发,回眸果真看到一张斯文却邪气的脸冲着她勾着唇在笑。

  “念杳?”

  顾青蔓小嘴张得圆圆的,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怎么,丫头?看到我需要这么震惊吗?”杜念杳笑咪咪地看着顾青蔓,狡黠的目光中闪着快乐的光,他冲她伸开双臂:“还是,不欢迎我?”

  顾青蔓

  的眼睛里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她一头扑进杜念杳的怀里,环抱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语气中有着自然的娇嗔:“念杳,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

  杜念杳这一走,整整三年的时间,连每年的除夕都没有回来过,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杏林里。

  “傻丫头,你这是在咒我早点死吗?”杜念杳忍俊不禁。

  “人家想你嘛!”

  顾青蔓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你和一泓大哥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好寂寞。”

  “是不是大娘又欺负你了?”杜念杳心疼地看着顾青蔓的小脸,此番一年不见,她出落得更加标致了,原本圆圆的苹果脸现在变得尖尖的,皮肤柔润,眼波如水,虽然衣着简单,却已然有了小美人的样子了。

  “才没有,我不理会她便是了,怎么还能欺负到我头上呢?”

  顾青蔓不动声色地揉了揉眼角:“只是刚刚想起我们小时候,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偷酒喝的日子。”

  十二岁那年,杜念杳从酒窖里偷偷拿了父亲珍藏的好酒,带着顾青蔓躲在杏林里一通豪饮,结果让只有十岁的顾青蔓醉得不省人事,那一次,十三岁的杜一泓大怒,到父亲那里狠狠告了念杳一状,父亲也是第一次罚了念杳,让他跪在祠堂里一天一夜。

  那一天一夜里,顾青蔓吐得昏天黑地的,杜一泓便黑着一张脸衣不解带地伺候在床前,直到她慢慢地清醒过来。

  从此,杜念杳收敛了很多,一泓也不再让青蔓随在他后面疯跑了。

  “左把花枝右把杯,青蔓,你可是想喝酒了?”杜念杳笑吟吟的,不知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调侃:“不如,我陪你再喝一杯?”

  “好啊。”

  顾青蔓想也不想地答应:“我正有此意。”

  “还是不要了。”杜念杳伸出手,想象小时候那样,摸摸她的脑袋,可是,终究还是放了下来。

  那一次让顾青蔓醉酒,惹怒了大哥,父亲叫了他去书房训话,让他明白和正视了一件事。

  那就是顾青蔓是大哥未来的妻子,他未来的大嫂,他们如今可以是童年的玩伴,可总有一天要正视这样的关系。

  “为什么不可以?”

  顾青蔓嘟起嘴,在庄里的日子,长日无聊,杜云笙和杜一泓又是个保守死板的性子,别说喝酒了,就是平日里言行稍有不慎,都会被说教,只有杜念杳,可以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玩。

  “不为什么,只是时间仓促,我只是回来看看你,看过之后便要走了。”杜念杳轻轻地说着,眼睛里染上了一丝不舍与寂寞。

  “马上就要走吗?你才刚刚回来。”顾青曼十分讶异:“杜伯伯很想念你。”

  “我不打算让他知道。”

  “为什么?这不是你的家吗?”顾青曼问。

  “这也将会是你的家,那么,你会觉得快乐吗?”杜念杳看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幽幽地说。

  顾青曼歪着头想了想,继而莞尔一笑:“快乐啊,只要和一泓大哥在一起,我就觉得幸福开心了。”

  杜念杳听到她语气里的向往,知道从小,她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一泓大哥,不同心中一涩。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带了好酒回来让你品尝。”

  说着,杜念杳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小巧的酒坛:“这可是塞外的佳酿,醇厚香浓,你尝尝看。”

  红泥封的坛口一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便飘了出来。

  “嗯,果然很香,和平日里喝的都不一样。”顾青曼虽然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却很喜欢喝上几杯,只是,平日在山庄里规矩森严,若不是年节,女眷是不能轻易饮酒的,何况,杜一泓也不喜欢她喝酒,所以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痛饮一番。

  天边的晚霞已经慢慢黯淡下去,整个山庄都慢慢被幽蓝的夜色笼罩。

  夜色如水,月华如练。

  杏林被银色的月光穿透,顾青曼和杜念杳背靠着大树,把酒言欢。

  他们说起小时候的糗事,说起庄里的人,说到杜念杳这些年在外面的见闻,也说到未来……

  杜念杳一直觉得自己身上是长着刺的,对于百里山庄,他有过爱,有过恨,有过很多无奈与伤感,离开家的这么多年来,混沌地在人世间漂泊,可是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他回来。

  魂牵梦萦,放不下、甩不脱。

  月儿弯弯,挂在天边,夜色深沉,更加衬托出它的明亮。

  杜念杳的容颜在月光下莹润动人,似乎收敛了些玩世不恭,多了些经历世事的沧桑。

  他从怀里掏出一截白玉做的萧。

  萧声悠扬纯净,婉转动人,是儿时的他们常会哼唱的曲子。

  顾青蔓微微地醉了,抱着酒坛斜靠在杜念杳的背上,听他吹着熟悉的曲调,温暖而踏实。

  不一会儿,便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一曲尽,杜念杳白净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落莫,他伸手将顾青蔓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膝上,像小时候一样,玩得累了,随便找一个花枝下,她伏在他的腿上,便能睡得香甜。

  现在的情形似乎与当年无异,可是,又像是隔过了千山万水,他们之间早已经回不去从前了。

  “丫头,你一定要幸福。”杜念杳轻轻呢喃,一低头,温润柔软的唇轻轻覆在她额头:“否则,你要我怎样才能够忍住不将你带走?”

  在睡梦中的顾青蔓皱了皱眉,完全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花瓣儿轻轻飘落,轻柔得似羽毛一般。

  杏花影里,两人的身影就这样静静地沐浴在月光里。

  很久,都没有动。

  第二天一早,刺目的阳光穿透纸窗,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地唱歌。

  顾青蔓揉着微微有些疼痛的头,环顾一下四周。

  她是在自己的闺房里没错,可是,记得昨晚不是和念杳在杏林里喝酒吗?后来喝醉了,就睡着了。

  看来,是杜念杳将她送回来的。

  正想着,丫鬟怡香端了铜盆进来,放好在桌子上。

  怡香本来是顾青蔓的专属丫鬟,只是平日里顾青蔓并不习惯事事着人伺候,所以怡香慢慢也会被总管调到别的院里工作,顾青曼也不计较,反而乐得自在。

  “我昨晚几时回来的?”

  顾青蔓缓缓起身,伸手掬水洗脸。

  “小姐,我昨夜里被总管调到宛如小姐房里去了,并没有回来。”怡香有些怯怯地说,边说边抬眼打量着顾青蔓,生怕她会生气。

  全庄上下,谁都知道丁宛如十分不喜欢顾青蔓,像这种借调丫鬟而不告知的事情,更是如家常便饭一般。

  丁宛如背后有丁雪薇撑腰,管家下人们都不敢得罪她,所以,怡香纵使对娇纵任性的丁宛如心生不满,却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顾青曼见怡香怯生生的样子,原也不想为难她,只是问道:

  “念杳呢?”

  “二少爷?”忽然问到这里,怡香忽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您是问二少爷吗?”

  “算了。”看怡香这样子也不知道杜念杳回来过,看来他是真的不想让大家知道他的行踪,只是他倒是也有几分本事,能在戒守森严的百里山庄来去自由而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看来这些年杜念杳在外面长了不少本事。

  顾青蔓简单梳洗过,正准备出去,怡香又怯怯地追了上来:

  “小姐,夫人说让你今天和她一起去法还寺烧香。”

  “去法还寺?”顾青蔓愣了一下,丁姨和丁宛如平日里逢初一十五都会去寺里烧香,可是,那都是会在城外的观音庙,这法还寺座落在深山之中,道路崎岖偏僻不说,香火也并不鼎盛。怎地这一次要舍近求远?还要叫上她一起去?

  尽管顾青蔓心中疑惑,但是还是上了马车和丁雪薇丁宛如一起往法还寺去了。

  丁雪薇的说法是平日里拜观音,只是为家中老小求个出入平安,现下里是想去为一泓求问前程,自然是不能拜观音了,听说去法还寺求前程最是灵验,要远去供个大大的海灯才显得心诚。

  顾青蔓不懂这些,丁雪薇怎样说都好,她虽然平日里和丁雪薇并无过多的相处,但是这个未来准婆婆说的话,她还是尽量遵从的,毕竟她是杜一泓的母亲,她不想让一泓大哥为难。

  一路上马车里格外安静,就连平日里叽叽喳喳爱说个不停的丁宛如也消停了不少,安安静静地坐在姑姑身边。

  顾青蔓坐在她们对面,闭着眼睛假寐。

  马车越走越颠簸,顾青蔓掀开车帘,他们行走在山涧里,里侧靠山,另一侧却是悬崖绝壁,远近不见人烟,也是,竟然将寺院建在这样偏僻难行的深山里,难怪没有什么香客上门了。

  再往前走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马车便进入小道,道两边生长着高大的林木,周围安静得只有车辙压在厚厚的落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就是在白天,也感觉阴森森的。

  忽地,马车一阵摇晃,只听得前面吵嚷的声音,顾青蔓睁开眼睛,丁雪薇和丁宛如双双对看一眼,没做作声。

  顾青蔓是个急脾气,见听得外面吵嚷的声音,连忙起身掀开车帘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青天白日,林木深深,平白地多了几分肃杀之气,顾青蔓见马车被七八个黑衣人拦住去路,马夫吓得早躲到一边去了。

  黑衣人一个个都骑在马上,手里拿着大刀,用黑布蒙着脸,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只是看上去很是彪悍,头发很蓬乱,浑身脏兮兮的,可能是剪径的绿林,但顾青蔓又觉得绿林用不着大白天的蒙着脸,一时间不由地摸不清对方的来头。

  “哟,没有想到这马车里还有个标致的小娘们。”为首的黑衣人声如洪钟,虽然蒙住了脸,可是,看得出来他在看到顾青蔓时,眼睛里露出了不怀好意思的光:“正好,哥几个今日无聊,不如你就随我们上山,一起乐呵乐呵。”

  他这样一说,身后的几位黑衣人都哄笑起来。

  顾青蔓虽然从小习武,但却一直呆在百里山庄没有出来过,怎地见过这样的阵仗?被那黑衣人一番调笑侮辱,小脸儿立即变得臊红,她拔出腰间的剑,站起身子娇斥道:

  “哪里来的强盗?竟然敢拦百里山庄的马车,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百里山庄在江湖上也颇有些名头,远近并没有听说过有盗匪出没,即便是有,顾青蔓只要报出自己的来历,想必也会有几分震慑。

  谁知道这一次顾青蔓竟然失策了,那帮人听到她这样一说,不仅不害怕,反而更加欺近马车,将她们团团围住。

  顾青蔓回头看了看丁雪薇和丁宛如,她们两相互依偎着靠在马车的一角,她这一回头,正巧与她们的视线撞个正着,并没有想要起身抗敌的意思。

  她们这趟出来,只为烧香,所以并没有带家丁随从,丁雪薇也是出自武林世家,丁宛如受姑姑所教也是会些功夫的,可是想必是常年的娇生惯养,和她一样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顾青蔓咬了咬牙,持剑跳下马车迎敌。

  只但愿自己这么多年练的剑法可以退敌,可是,她真的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

  第一次后悔自己总是偷懒,都没有好好练过功夫。到了这个时候,只能祈祷对方都是些狐假虎威的草包才好。

  顾青蔓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硬着头皮去接对方来势汹汹的那一刀。

  “噌”一声清脆的碰撞之音。

  顾青蔓只觉得那一刀力道雄劲,对方想必是内力深厚的高手,只这一击,但让她虎口痛到差点掉了兵刃,而她整个人都连连后退了几步,嘴里也有了腥甜的味道。

  “怎么样?小美人,还是不要反抗了,乖乖跟大爷回去吧?”黑衣人高坐在马上,低头藐视着她狼狈的样子,亵地道:“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会好好疼你的。”

  顾青蔓皱着眉,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可是,光听他的声音,污言秽语就已经无法让她忍耐。

  “住口。”她拧剑再刺。

  灵巧的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快如闪电,直奔那厮的面门。

  黑衣人脸上瞬间有些诧异,只是一闪而过,之后,轻易地举刀,似乎用了拍死一只蚊子的力道,便挡开了顾青蔓的攻势。

  “本大爷可没有功夫和你在这里斗趣儿。”黑衣人一手提紧缰绳,马儿一声嘶鸣,抬起前蹄,几乎就要踏破顾青蔓的脑袋,而下一瞬,他伸手一捞,轻松地便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提到马背上。

  顾青蔓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横搁到马上,身后的那几位黑衣人纷纷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有人道:“大哥,这美人儿你可不能独享,得兄弟们人人有份才成。”

  “那是自然。”揽住顾青蔓的黑衣人粗声粗气地说:“放心,等我玩完了,就是你们的了。”

  顾青蔓伏在马背上,一股陌生男人的气息,难闻得很,让她难受得想要吐出来。

  她看向马车,车帘微微拂动,隐约能看到她们的身影。

  “丁姨,救我。”顾青蔓连忙冲着马车内呼救。

  丁雪薇武功不弱,她若出手,再有丁宛如相助,未必没有胜算。

  可是,那两个身影却是动也没动。

  风起风落,车帘终于遮住了她们的身影,看都看不到了。

  顾青蔓闭了闭眼睛,心里涌上一股凉意。

  黑衣人似乎很是满意了,载着她掉转马头,住山林深处狂奔而去。

  颠簸的马背,顾青蔓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就都快要被颠出来了,她抬不起头,也动不了。

  黑衣人挟着她,越走越远。

  眼见着就要走出那片幽深的林子了。

  顾青蔓不知道他们要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心下里明白自己必然不会有好的下场。

  她不能坐以待毙,被这群混蛋糟蹋侮辱。

  趁着黑衣人专心驾马,顾青蔓慢慢地摸向自己的腰带,那里,藏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是杜一泓送给她的礼物,她喜欢得很,便日日带在身上,没有想到,此时竟然起了作用。

  匕首拿在手上,顾青蔓瞅准马儿转弯的地个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头顶上方的黑衣人袭去。

  对方显然是猝不及防,等到反应过来,匕首已经划破了他的颈项,他大骇,所幸马儿颠簸,顾青蔓又看不见他,所以刺偏了一些,没有伤到他的要害,可是,习武者的本能让他想也不想地挥出一掌,将顾青蔓将下马去。

  这一掌力道十足,顾青蔓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地便从马背上飞了出去,此地正是树林尽处,她软软地落在一处崖壁上,再狠狠地摔落在地。

  其它的几位黑衣人策马刚刚赶上来,见此情景都呆住了,有人下马奔到顾青蔓的面前,看到她一动不动地伏在尘埃里,鲜红的血从她的鼻腔和嘴巴里慢慢地流下来。

  “大哥,你打死她了。”黑衣人有些慌了神:“你怎么下手这么重?竟然把她打死了?”

  “她偷袭我,所以……”领头的那个人摘下蒙面的黑巾,有些内疚:“我也不想。”

  “夫人只是叫我们将她掳走几日而已,你这样做,怎么向她交代?”

  领头的那个人看了看顾青蔓,咬牙道:“罢了,有什么不能交代的,无非就是手重了些,就和夫人说是她自己不堪受辱,跳马而亡不就得了。”

  几人几马伫立了一会儿,见此事已经没有可挽回的余地了,便只好纷纷扬长而去。

  寂静的山道上,只留下顾青蔓小小的身子匍匐在尘埃中。

  丁雪薇和丁宛如回到百里山庄的时候,发现庄里气氛很是热烈,下人们也异常忙碌。

  原来是杜一泓回来了。

  她们对视一眼,丁雪薇拉着丁宛如的手,脸上浮现出焦急哀戚的表情,急冲冲地便往大厅而去。

  丁宛如见状,连忙也有样学样,迅速酝酿起感情来,虽然能见到表哥回来让她很高兴,可是,做戏就要做足够全套。

  只要一想到顾青蔓那个贱女人永远都不再有资格和她争少庄主夫人的位置,她的心里就不由地乐开了花。

  果然,她们俩一出现在大厅,原本欢乐和谐的气氛转瞬便凝重起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杜云笙见夫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不由地拉下脸来。


标 签顾青蔓良宴小说 顾青蔓良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