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刘伊心石锐小说_大亨的冷酷女友刘伊心石锐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10 ℃
刘伊心石锐小说_大亨的冷酷女友刘伊心石锐

大亨的冷酷女友

刘伊心石锐 著

连载中免费

大亨的冷酷女友,刘伊心石锐全文免费阅读,大亨的冷酷女友章节列表,刘伊心石锐小说最新,以“刘伊心石锐”之间的爱恨纠缠来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大亨的冷酷女友》,情节有深刻的含意,发人深思。故事递为您提供精彩章节:刘伊心被男友和闺蜜耍了一道,却还要在她的相亲上来捣乱,石锐凭空出现,充当她的男友,结婚后才发现,原来这男人,来头大的惊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大亨的冷酷女友,刘伊心石锐全文免费阅读,大亨的冷酷女友章节列表,刘伊心石锐小说最新,以“刘伊心石锐”之间的爱恨纠缠来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大亨的冷酷女友》,情节有深刻的含意,发人深思。故事递为您提供精彩章节:刘伊心被男友和闺蜜耍了一道,却还要在她的相亲上来捣乱,石锐凭空出现,充当她的男友,结婚后才发现,原来这男人,来头大的惊人。

免费阅读

  同样的时间点,ME集团的顶楼会议室内。一张巨大的屏幕映入众人眼帘。

  坐在意大利真皮椅上,石锐拉低帽檐掩盖面容,幽深的眸底划过一丝尴尬。

  “很抱歉打扰各位周末的休息时间,董事长的突然去世相信大家也很悲痛。现在我决定继续充当幕后执行董事,我大哥司徒瑞依旧占管MN集团总经理的位置。”

  一名股东提出了疑虑:“您不是说好会尽快回国处理公司内务的吗?怎么突然又……”

  本以为司徒珏已经回国准备主持大局,结果却临时变卦。

  要知道这些天公司内斗的厉害,一批要推崇司徒瑞接下大任,另一批却希望能力更强的司徒珏能够带领大家冲破辉煌。

  “总之需要签字批款的东西全都发我邮箱,我看到会亲自处理下达给总经理。”

  “何必这么辛苦,直接交给总经理批阅,或者让他暂代总裁就不好了么。”一名股东阴阳怪气地回答。否则这次会议也不会没有司徒瑞的参与。

  “请记住执行董事是我,总经理坐好本职就行。”石锐简单利落的回答。犀利的鹰眸透过帽檐直接扫向提问的股东。

  股东们闻言,全都面面相觑,似乎谁都没想到两兄弟的争斗会这么快就显现。

  整个会议召开了差不多四个小时,等所股东都离开后,石锐这才关掉了视频。

  某间偏僻地别墅内,与石锐一同回国,充当他特助的苏沛不解开口:“珏,你刚才那样做会让股东们以为是在针对你大哥,这话一旦传到你母亲那,恐怕……”

  石锐疲惫爱的靠在意大利真皮椅上,捏了捏眉心:“记住,从现在我不叫司徒珏,而是石锐。至于我大哥……与其处理他留下的烂摊子引发纷争,倒不如一早就划清态度。”

  父亲的突然暴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消息到达的太晚,知道的时候人已经火化。

  而身为总经理的大哥,再暂代管理公司的那段时间,处理的文件几乎都是他在外面划下的烂账,为了避开股东们之后的胡搅蛮缠,他只能率先表明阵地,尽早处理。

  “那你回国的事情,准备什么时候公布?”

  “找到凶手那一刻!”直到现在他都能记得手机语音内,父亲临死前流下的话语。

  他有太多的疑惑需要亲自解开!

  苏沛有些微愣,但他知道这次陪他回国的目的是什么:“确定要先从刘伊心下手?”

  石锐鹰眸微睁:“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苏沛垂眸沉声回答:“明白了!”

  挥了挥手让苏沛赶紧收好所有资料,这个周末他必须尽快摸清公司账目的往来明细。以及客户对接问题!

  至于被他送去上班的刘伊心,恐怕现在已经气的想破口大骂了。

  摇了摇头,石锐只希望他这步棋没走的违心。

  DG总裁办公室,阮泽乾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无奈的摇头低叹:“你早晚会被这倔强的性子拖累!”

  从来公司上班开始,这丫头就表明要跟自己保持距离,宁可让他装作不喜的态度,也不愿将两人认识的真相公布于众,深怕谁会对她产生想法。

  有时想想,这样的活法真累。

  对于阮泽乾,刘伊心一直将他当做最贴心的大哥哥。

  卸下所有的防备,她痛苦地趴在桌上喃喃自语:“已经拖累了!”

  阮泽乾见不得此刻无精打采地刘伊心,迈步走到刘伊心面前,俯身与她双眸对视,薄唇轻启:“简昊那种人渣直接忘了就成,如果受不了,学长帮你出气!”

  嗤,刘伊心苦笑,美眸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忘了,哪能这么容易……

  有时候回忆起自己的人生,刘伊心发自己的生活好像都是水到渠成。爱情,友情,工作,好像全都安排好了一样。

  简昊,那个像来把她当做珍宝,没有任何豪门纨绔的男人,却最终变成了一场噩梦!

  发现刘伊心根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软泽乾苦恼地扒了扒发丝:“算我怕你,实在不行……”

  叩叩叩,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总裁,您忙好了吗?”

  是梦经理?刘伊心赶紧坐直身体,好像刚才的软骨头根本就没存在过。

  阮泽乾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朝她隐隐竖了个大拇指……

  梦经理因为刚回国,很多东西都不太了解,阮泽乾自然要尽地主之谊陪着张罗。

  被阮泽乾阻挡要不了签名,刘伊心自然也不好破坏两人约会,疲惫的回到出租房,身体发软的倒在沙发上。

  长叹一声,刘伊心刚想伸手去摸身旁的皮包,手机铃声就突然响起。

  熟悉而孤单的曲子瞬间划过她的心房,刺骨的冷意让她攥紧自己的左手臂。目光正巧瞥到了茶几上的两本结婚证,怔怔愣了许久。

  铃声似乎到了无限循环的地步,刘伊心轻吐一口郁气将手机翻出,讽刺的是来电人居然是姚雪兰。

  拿起结婚证,她深吸口气接听电话。

  “伊心,看你昨晚没回我信息,差点吓死我!昨天假装成你男友的家伙没对你怎么样吧?你怎么敢胡乱跟陌生人走呢?即便是相亲对象都要着重防范呢!”

  刘伊心闻言,美丽的双眸掠过一抹受伤。她到今天才明白,曾经在她心中柔美善良的姚雪兰,居然如此精明!

  死死攥紧手中的结婚证,刘伊心强迫自己微笑:“抱歉欺骗了你,他确实不是我的男友。而是我老公!”

  “伊心,你开什么玩笑?”姚雪兰的声音有些微颤。

  “爱信不信吧!”快速挂断电话,刘伊心无力跌趟在沙发上无声闭眸。

  铃声再次响起,刘伊心突然有些痛恨这首悲凉的歌曲,挂断电话,她亲自换掉了铃声,改成了两只老虎。

  将手机摔在旁边,刘伊心告诫自己千万不能鼻头泛酸。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拿起手机发现来电人居然换成了简昊,刘伊心眼角开始泛红。但却一直没有接起!

  最终在第四次响起的时候,刘伊心才按下接听键,故作语调不耐:“你们到底想干嘛,宣誓恩爱借机刺激我!”

  简昊沉默了一会,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你结婚了?”

  “……”面对简昊质问的口气,刘伊心嘴角轻颤,仰头深吸口气:“对。”

  “刘伊心,你撒谎的技术一点都没有上进。”简昊的声音带着一丝揶揄。

  刘伊心没想到光是听见简昊的声音就能让她全身发抖,暗暗给自己打气:“当然不会有长进,因为我根本没有撒谎!”

  “是吗,那我到真要瞧瞧谁敢要我简昊丢掉的玩具!”简昊薄唇微勾,不疾不徐地说道。

  “你简直无耻!”含恨的挂掉电话,刘伊心将自己卷缩成一团,把头埋在膝盖上放声哭泣。

  她保护了五年的纯真爱情,最终却只能得到这样的结局,真是莫大的讽刺!

  放下电话,有着英俊面容的简昊神色忽然沉寂,心似乎被什么利爪狠狠撕裂,闷疼窒息。

  姚雪兰看出简昊恍惚的神色,秀眉微挑:“要不我去找伊心谈谈,免得谎言到时候被戳破,估计伯父这脸要直接丢没了。”

  简昊面无表情地沉默了片刻:“嗯。”

  “……”姚雪兰垂下眼睑死死握紧秀拳,简昊,你根本就放不下她!

  开着简昊买给自己的保时捷卡宴,姚雪兰来到了刘伊心的出租房。

  叩叩叩!纤细的手指敲响房门。

  刘伊心情绪恢复了许多,但有些疑惑谁会来找自己:“谁?”

  “……我。”

  刘伊心脚步一顿,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

  “有什么问题,我们当面再说好吗?”门外姚雪兰柔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深吸口气,刘伊心双瞳快速掠过悲凉,是追上门来确认了吗?

  迈步打开房门,她将散落的长发聚在身前,试图挡住有些微红的眼眶。

  姚雪兰大约一米六七,穿着时尚的她径直走到刘伊心身旁,忽地,视线正好落到茶几上的结婚证上。

  倏地一愣:“你真的去做假证了?”

  刘伊心双唇蠕动了下,最终还是保持沉默。解释,也许会变成别人口中的掩饰,何必!

  发现刘伊心没有出声,姚雪兰微微一叹:“伊心,你没必要为了自尊心做出这种东西,我跟简昊的事情……”

  “停!”刘伊心摆手打断,“姚雪兰,别再矫情你跟简昊的问题。你应该知道我性格,做假证这种东西可能发生吗?那男人就是我结婚的对象,现任老公。”

  姚雪兰愣了愣,按照这些年对刘伊心的认识,她倒也不会信口齿黄。

  姚雪兰走过去将红本放在手心缓缓打开。里面的照片果然是昨晚那位优秀的男人!

  她迈步进入刘伊心的房间,打开衣柜瞟了瞟,无奈叹了口气:“伊心。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属于男性的东西。”

  “因为我会住在他家。”刘伊心说完就后悔,她不知道自己是到底是在刺激谁,也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

  姚雪兰双眸隐隐一黯:“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幸福。你说你结婚了,我不会信,也不敢相信。这才离订婚有几天,你怎么可能……”

  “姚雪兰,连你跟简昊都能勾搭再一块欺骗我五年,还有什么不可信的呢?”刘伊心冷冷反问。

  姚雪兰有些语蹙,眨巴着眼睫毛瞥向一边:“伊心,你现在要考虑到伯父,他没办法在接受第二次打击的!”

  刘伊心转身打开房门:“很感谢你这么关心我的私生活,我爸的问题我自然会考虑。你要是实在不信,晚上大家就约着吃个饭吧。”

  姚雪兰一惊:“你真的结了?”

  刘伊心耸肩:“晚上给你们电话,我现在要收拾东西准备搬到我们新房。忙!”

  姚雪兰抿紧薄唇,将结婚证放在桌面,拿起沙发上的手提包走向门边,脚步一顿:“我是真的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没有生气最晚你对我所做的泼妇行为!”

  “我本身就是泼妇!”刘伊心走进房间,猛地将门关上,倚靠在门边,她仰头深呼吸。

  别气,别怒,也别害怕。人生从来不可能顺从心意……

  姚雪兰站在门外,目光幽冷地瞟向门内,唇角微勾,转身下楼离去。

  懊恼的捂住脸颊,刘伊心完全没想到她会因为姚雪兰的出现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

  迈步来到茶几前,她这才翻开结婚证,看清了两人的照片,当时的自己明显已经脸颊绯红,笑容更是灿烂绽放。她到底在傻笑什么!

  扬天长叹,真是不作就不会死啊……

  拿出手机,她翻开通讯录,找到石锐的电话,心情紧张的拨打了过去。

  正在审查这些年公司账单走向的石锐突然瞥见了刘伊心三字。

  接过电话,低沉的嗓音:“喂。”

  “……咳咳咳”电话那头的刘伊心因为紧张,直接被口水枪个半死。

  “你感冒了?”石锐俊眉微蹙。

  “咳,没事,咳咳,被口水抢到了!”刘伊心赶紧克制住喉咙内的发痒。

  石锐无奈摇头:“有事?”

  正在电脑面前准备骇进简氏内网的苏沛,一脸疑惑的瞟向石锐,却被他犀利得眼神盯的赶紧垂眸办事。

  刘伊心也被石锐低沉的嗓音吓到:“我,我就是想……”

  “我们之间说话没必要这么客套。有什么就说吧。”

  “他们来找我了,我约了晚上一起吃饭。”刘伊心一口气说完。

  石锐眸中掠过一抹暗芒:“好。”

  刘伊心微愣:“好?你就不问问?”

  “她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既然答应帮你那就没必要过多追问,不过我也能提一个要求吗?”石锐不会做亏本的事情。

  “什么?”

  “毕竟我们现在是夫妻,不管真假,总要住在一个屋檐下才不会露馅对吧。”

  刘伊心不解的点了点头:“是的。”

  “那就住进我公寓。”石锐眸中迅速闪过精光。

  “啊……”她之前才跟姚雪兰说完,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她,真的能够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同住在封闭的空间内吗?

  石锐似乎察觉到刘伊心的迟疑,略表歉意地说道:“我们肯定是分房睡,但为了让彼此的亲人更加肯定这段婚姻,某些措施还是很有必要防备的不是。你觉得呢?”

  面对石锐接二连三的询问,刘伊心有些张了张口,最终却无言以对。

  “约好地点跟时间了吗?”石锐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思考时间,抬手看了看表。

  “噢,倒还没有。”

  “这我安排,你先收拾东西,晚点信息给你。”

  “嗯。”刘伊心放下电话,忽然响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貌似并没有答应合住吧?

  石锐鹰眸微抬,目光扫向苏沛:“看来要跟简昊吃饭了。”

  苏沛转动座椅,目光微挑:“要下手吗?”

  “不,我要先确定简昊对刘伊心的感情。”石锐靠着椅背,缓缓闭上犀利的双眸。

  苏沛不解的歪了歪头,转身面对身前的四台电脑继续切入内网。

  另一边,陪着梦雅蓉置办东西的阮泽乾,有意无意地开口:“朱丽叶这个设计师,似乎太过神秘了吧?”

  梦雅蓉唇角微勾:“师傅这个人,是很神秘。”

  阮泽乾点了点头:“那她同意你回国内发展?”

  梦雅蓉眼神闪过一瞬迷惘,垂眸笑了笑:“为什么不同意呢?法国的男人太有情调细胞,我可承受不了。”

  “俗称花心!”阮泽乾眸中精芒微闪。

  面对阮泽乾俊朗的笑容,梦雅蓉不动心很难,但与记忆中的那人相比,还是略逊的吧。

  “我们去下一家看看,尽量今天购置好所有,麻烦阮总辛苦点咯。”

  阮泽乾哈哈大笑,邪魅的挑了挑俊眉:“在外面还是叫我泽乾吧,毕竟我不是全身都软!”

  “唔,我可听不懂内涵词!”梦瑶荣淑女的欠了欠身,迈步离去。

  “和我口味!”阮泽乾吹了声口哨,赶紧追上!

标 签大亨的冷酷女友 刘伊心石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