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之偏爱成瘾(容景安越)小说_重生之偏爱成瘾月陌恋歌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108 ℃
重生之偏爱成瘾(容景安越)小说_重生之偏爱成瘾月陌恋歌

重生之偏爱成瘾

月陌恋歌 著

连载中免费

容景安越小说全文免费网址,容景安越小说完整版去哪看,容景安越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容景安越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月陌恋歌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耽美小说《重生之偏爱成瘾 》,这篇小说的主角分别叫容景安越,主要讲述的是容景爱了安越整整十年,为了得到安越,他将他困在自己的别墅中整整十年,他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只知道,只要他将安越放走,他便不会再回来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容景安越小说全文免费网址,容景安越小说完整版去哪看,容景安越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容景安越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月陌恋歌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耽美小说《重生之偏爱成瘾 》,这篇小说的主角分别叫容景安越,主要讲述的是容景爱了安越整整十年,为了得到安越,他将他困在自己的别墅中整整十年,他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只知道,只要他将安越放走,他便不会再回来了....

免费阅读

  第二天,容景便先去给安越找了老师,他约好时间去别墅给安越上课后,便打了个车回了容家。

  容家如今是一个狼窝,所有人都不怀好意,现在正是上午十点多钟,容家只有杨媚一个人在。

  杨媚在看到容景回来的时候,说实话,她有些惊讶,她可是知道她那儿子叫人去打这个野种了,昨天不见回来,还以为伤得半死不活的,让她高兴了许久,却不想现在完好无损地站到了她的面前,着实让人扫兴。

  可是她再怎么厌恶容景,也要做到一个母亲该有的样子,她露出关怀的神情,问道:“容景这是去了哪儿?这两天都不在家可担心死我和你爸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是好?你说你都二十几的人了,怎么就还像个孩子似的不顾着家呢?”

  容景却露出了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意里面带着丝丝缕缕的恶意,他看着这个明明恨不得杀了他的女人非要在这里装什么慈母,就忍不住倒胃口。

  “我去哪儿了,你会不知道?你何苦在这里惺惺作态的,要是我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可不就是要高兴坏了?”他的口气一点儿都不冲,很是平缓,可就这种缓慢般发问的语气让杨媚的心一下子就慌了。

  可杨媚再怎么慌了神又如何?她在这上流社会为什么能立足,该有的表面功夫自然是做得极好的,她冲着容景假笑道:“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是你妈妈,又怎么会希望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若是受了伤,这伤在儿身、痛在娘身,又怎会高兴得起来?”

  杨媚说着这话时,那眼里却闪过一道凶光,她自然高兴,巴不得容景被外面的人给打死,可惜这野种命硬得很。

  “妈妈?”容景忍不住咀嚼着这两个字,他看着杨媚,冷笑道:“我的好妈妈啊,你可曾真正的关心过我这个儿子?我在外面差点被哥哥给弄死你知道吗?你瞧瞧你又算得上是我哪门子妈妈?”

  杨媚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她看着容景的脸心里恨不得挠成花了,这个野种,简直就是她心底的一根刺,若不是容廷不让她动这个野种,她早就将这个野种给解决掉了。

  可是现在她的身份是容景的妈妈,这一点上还不容忍有所暴露,所以她只能继续伪装成慈母的样子,但那说出来的话却是难免有些尖酸刻薄了一些。

  “容景,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对妈妈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说出来就好了,何苦在我面前冷言相向的?”杨媚说着这话时,那目光里的恶毒几乎都快要掩饰不住了。

  容景看得分明,他就忍不住在想为什么前世他就没能看明白呢?这个女人一心想着弄死他,那怕他从小怎么讨好想没有用,她的眼里只有容宜一个人,他永远是错的那一个,那怕他再怎么优秀都会成为过错。

  以前他是从未想明白过,重生归来他便什么都明白了,因为他不是她杨媚的儿子,可他却也比谁都要明白,容宜也不是她杨媚的儿子!

  这一世,他要让这件事情早一点曝光,前世杨媚为了害他,便设计曝光他是私生子的事,暗地里找人对他百般侮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不会觉得自己做得有多过分,他容景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什么良善的人。

  “冷言相向?这话就说得有些过分了。”容景很高,一米八七站在只有一米六几的杨媚面前,形成了直接性的压迫,“不过,你要是这么想,我也不会反驳。”

  说完这话,容景与杨媚错开,他心情甚好地往楼上走去,他之所以会回这么令人恶心的地方,完全是因为他要拿走一些东西。

  那些东西其实都不值钱,像钱包夹、钥匙扣这些小东西,在前世他真没放在眼里过,可就因为容廷说那是妈妈送给他的,所以他会珍惜地一件一件收好。

  直到那个时候,他被曝光出是私生子,被杨媚让人给打了,他躺在废旧的房子里,雨下得很大,那夜天很黑,雷声轰鸣,像是在预警着什么一样。

  他见到了一个穿着精致长裙,如同清水出芙蓉一样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因为淋了雨显得碰些狼狈不堪,她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那双眼一下子就亮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寻了许久的珍宝终于见到了一样;她跑了过来,将他扶了起来,她那双柳叶眼泛着红,雨水与泪水交错,让他在她靠近时才发现,他那时就忍不住在想为什么要为他哭?

  他听那女人叫他“小景”,一声一声地叫进了他的心里,他忍不住鼻梁泛酸,他听着那一声声对不起,觉得心里有些从未有过的委屈。

  这个女人认识他,可他却没曾见过这个女人,她又为何说什么对不起?

  直到出了那废弃的旧房子,在那闪电之下,他突然惊觉这女人那五官有些熟悉,那不正是与他有着三分神似吗?

  “你是谁?”他便脱口而出,他清楚地看到那女人愣了一下,说出的话让他几乎荒谬。

  她说:“小景,我是妈妈啊。”

  妈妈?她说她是他的妈妈?他既然有妈妈为什么不来看他?为什么二十多年了他才知道妈妈是另有其人?

  他心里是有恨的,从小他就渴望妈妈的爱,希望妈妈会对他好、会夸奖他、会给他做好吃的,可是他所有想要的都没有,有的只有无尽的冷眼。

  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妈妈,却对哥哥那么好,到了如今才知道不是同一个妈妈,为什么会待你好呢?

  他清楚地记得他问了那个女人,说:“你既然是我妈妈,为什么不来看我?为什么不带着我在身边?为什么当初都不要我了,现在又出现?”

  对不起,对不起,那无数声对不起萦绕在耳边,直到那个她在他的面前死去,那鲜红的血在那雨水中看着有些可怖,他忘不了那车撞上的一瞬,是那个自称是她妈妈的女人保护了他。

  而肇事者却是他永远也忘不掉那车是谁的,容宜!那辆车是杨媚送红容宜的成年礼,容宜宝贝得不得了。

  

  所以,他回到这个家,要来拿走属于他的东西,虽然不多,可那也是属于他的,那是他妈妈给他的东西。

  那个女人在他生命里出现过那么一刹那,让他每每想起来就想回到那天,为什么要救他?不是不在乎他吗?既然这样那就走得远远的,让他不要知道有她的存在啊!

  容景打开他房间的门,里面不大,他走到书桌前,打开了抽屉,拿出了一个盒子,那里面装的都是他妈妈送他的礼物,最值钱的莫过于那枚蓝色胸针了。

  

  他在这个家没有一点留念,他拿了这个盒子便往楼下走去,他没有看到杨媚的人影,也不在意地出了容家。

  离他被曝出是私生子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了,他得让容家忙碌起来,无瑕顾及此事。

   也不知道吴青那边进展得如何了,只要能与司家合作,打压容家的第一步便是让容廷知道,容宜根本就不是他的种,到时候那消息一出,劲爆的程度恐怕比他这个私生子还要好吧。

  他很期待那天的到来,他所过的痛与苦,他都要一点一点地还给容家。

  将东西拿回别墅时,正好到十二点,他换了鞋没在客厅里看到安越,心里面没来由地一慌,他手里拿着盒子向楼上走去,轻轻地地打开房门,在看到安越的身影时,猛地

  松了一口气。

  他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见安越看书看得望我,连他站在一旁好一会儿了都不知道。

  容景看着安越出神,这样认真的安越他有多久没见了,十五年了吧?自打他将这个人的双翼折断,这个人的脸上都是惧意。

  若非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都不知道该在地下用什么面目去面对安越了,好在一切都可以重来。

  “越越。”容景看了好一会安越,发现安越是真没有注意到他这个人,便忍不住出声唤道。

  却没有想到就因为这么一声,安越的反应很大,他惊得站起了身,又猛地往后一退,身形不稳、眼看就要往后倒去,容景吓得将手中的盒子往床上一扔,大步跨了过去将人给接住。

  “碰——”的一声,容景护着安越摔在了地上。

  安越被这一变故吓得脸都白了,他连忙起身,嘴里不停地道着歉:“对、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容景缓了一口气,这才坐起了身,抬起头看向安越道:“没事,越越,不需要道歉。”

  可安越那里听得进去,那胆小的模样让容景心里一阵叹息,他伸出手,道:“过来,让我抱抱。”

  听着这话,安越的反应先是往后退了一步,停下,这才慢腾腾地往前挪动,他那速度简直比蜗牛都还要慢。

  容景看着,也不着急,等安越走过来。

  在将安越乖顺地投入怀中的那一刻,容景的那双眼里有着水光,他伸看将人给紧紧搂住,这是他生命中的光,前世是,现在亦是。

  “越越,越越。”一声比一声唤得要深情,“越越,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安越听着耳边容景那一声声的深情,耳朵没有骨气起红透了,他真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

  容景变了,安越这两天看得分明,他忍不住在想,若容景一直这样该多好,不是在说以前的容景不好,可现在的容景就像是刚认识那一会一样,那么的好,那么的让他安心。

  过了好一会儿,容景才笑出声,道:“你这是打算要在我怀里赖多久?今中午不吃饭了吗?”

  闻言,安越猛地一下子松开容景,他的脸上带上了一分不好意思。

  这般含羞带怯的安越,容景看着都忍不住有了身体上的冲动,他连忙起身,动作之大,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待容景走进了浴室过后,安越才反应过来,那本就只是羞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与容景在一起这久,做过那样的事也是数不清了,自是知道容景那般急切的模样是怎么了。

  他拘谨地站在房间里,听着浴室里传来淋淋沥沥的水声和低低地喘 息声,安越感觉自己的脸越发的烫,心里更是恨不得消失在原地。

  一时间,安越无心看书,他又不敢出去,可他不出去就要听那脸红心跳的声音,他咬着唇看着浴室的方向,眼神有些飘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流逝,约莫二十几分钟过后,容景这才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的头发上还在滴着水,那水滴从胸膛划落,带着几分勾人的意味,偏生当事人还不自知。

  安越的目光游移,却又忍不住偷偷地又看了回去,容景的身材极好,根本看不到一点儿赘肉,那腹肌更是引得安越羡慕不已。

  安越偷偷看他的模样,容景尽收眼底,他眼里泛起了笑意,手里拿着毛巾在头发上擦拭,边擦边问:“越越,中午想吃什么?我一会下去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容景在浴室里发泄过的原因,那声音带着低哑、磁性,一字一句都带上了几分勾人的感觉。

  安越都恨不得捂脸,他只觉得自己的脸越发地烫了,现在肯定红得不像样子,他慌乱地回了一句:“都、都可以。”

  说实在的,看着现在的安越,容景心里很高兴,只要不用一副恐惧害怕的样子看着他就好,“那我就随便做一点垫垫肚子,晚上再给你做好吃的,你也收拾一下,待午饭结束,我给你给的老师也快到了。”

  闻言,安越的那一双眼亮了起来,纵然脸还红着,那期待之色毫不掩饰,语气里带着几分不真实,“你说的是真的吗?”

  擦了好一会的头发,容景将毛巾丢在一侧的桌子上,向安越走了过去,捏了捏安越的鼻子,语气中带着宠溺,道:“自然是真的,若你觉得我在骗你,那便待会到了两点看那辅导老师来不来,不就自然见分晓了?”

  安越却是点着头,一脸认真道:“我信,我信,你说的我都信!”

  这么一句煽情的话让容景有些难受,这个人曾经便是那般信任他,可是他最后却让这人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标 签重生之偏爱成瘾 容景 安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