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锦迟陆阕小说_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苏锦迟陆阕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41 ℃
苏锦迟陆阕小说_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苏锦迟陆阕

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

苏锦迟陆阕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神医的小说

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苏锦迟陆阕小说名字,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苏锦迟陆阕章节列表,《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是一本古言类小说,小说主角是苏锦迟陆阕,作者二喵不易一字就能把故事写得又快又好,故事递带来精彩内容节选:苏锦迟前世将渣男看做救命恩人,生生害死了一心对她的陆阕,重来一次,她擦亮眼睛,早早的将婚事定下,手把手的惩治恶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苏锦迟陆阕小说名字,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苏锦迟陆阕章节列表,《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是一本古言类小说,小说主角是苏锦迟陆阕,作者二喵不易一字就能把故事写得又快又好,故事递带来精彩内容节选:苏锦迟前世将渣男看做救命恩人,生生害死了一心对她的陆阕,重来一次,她擦亮眼睛,早早的将婚事定下,手把手的惩治恶人!

免费阅读

  第二天早上,苏锦迟掐着时间回到了苏府,此时府上正在用早餐。

  苏雪依见苏锦迟回来了,立即对苏家家主苏建成道:“爹爹,我没骗您吧,您看姐姐身上的衣服都没换呢,她就是彻夜未归,女儿脸上这巴掌印都是被她打的,女儿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姐姐对我下如此狠手。”

  “都怪我没有教好这孩子,都是要出嫁的人了,还这般不知分寸。”母亲薛美莲接过话头:“老爷,锦迟在乡下长到十五岁,沾染上乡下人那些下作的陋习,早就定了性了,妾身实在是没办法管教,只盼着她嫁出去以后可千万别给苏家丢人。”

  这些尖锐针对的话被很好地包装成恨铁不成钢的遗憾,果然让苏建成一下就变了脸色。

  “不肖女,给我跪下!”苏建成愤怒地低吼着。

  苏锦迟在心中冷冷一笑,双腿一弯,结结实实地跪了下来。

  这就是她的父母,她带着伤回来,他们不问她一句,不了解真相便开始斥责。

  这些年来,这样的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特别是母亲薛美莲,她和薛美莲长得有四五分相似,很确定是亲生的,可薛美莲从未把她当作过亲生女儿,只把她当成乡下下贱的野丫头。

  苏锦迟不懂,就算是她从小流落在外与父母之间的感情生疏了,也不至于让他们偏心成这样。

  若是不想要她,又何必把她接回来?

  “来啊,大小姐夜不归宿,若不教导会酿下大错,给我打十个手心,再让她跪满两个时辰!”苏建成极为威严地下令道。

  苏锦迟闻言,抬起眸子清冷地看向他,“父亲,女儿一身狼狈地回来,你不问一句便要动家法,我还是你亲生的吗?”

  “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不对的,既然你们如此不喜欢我,何必把我从乡下接回来?让我在乡下自生自灭不就好了?”

  “你还有理了?”薛美莲顿时就火了:“先不说你动手打你妹妹,心思如此狠毒,就说你夜不归宿这件事,我们为人父母的,难道还没权利管你了?”

  苏锦迟冷笑着道:“你只知道我打了苏雪依,可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她?”

  薛美莲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苍天,我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养到这么大,还养出仇来了是吗!依我看,打你手心都是轻的,应该重打三十大板,好让你明白什么是骨肉亲情,什么是孝道!”

  “来人,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换板子来,狠狠地打!”

  苏锦迟笑得凄凉:“母亲何必如此着急?是想替雪依妹妹掩盖真相吗?我为什么夜不归宿,雪依妹妹没告诉你吗?昨晚我在客栈亲眼看到雪依妹妹和韩家大少爷滚在一张床上,她背着我勾搭我的未婚夫,我只是打她几个巴掌而已,这已经算是轻的了!”

  她语速极快,一点也不想给这家人再留任何的面子。

  “我知道你们一直觉得我是乡下长大的,配不上你们高贵的身份,我也从不敢奢望像妹妹一样可以上女子学堂,有戴不完的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可我也没有求着你们生下我、认回我,你们还是我的亲生父母吗?”

  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她倔强地仰起头颅,“你们知道我一路回来都听到些什么吗?你们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我吗?他们说苏雪依和韩子明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说他们二人早就互通心意,说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横刀夺爱!”

  “雪依妹妹,你若是真喜欢韩家大少,你直接告诉我,我可以让给你啊,左右我在这家里也没地位,可你不能背着我做如此下作之事,昨晚那么多人都看到你和韩子明没穿衣服躺在床上,我就活该是多余的,没人为我做主么……”

  她泪水涟涟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哭得直打嗝。

  不是只有薛美莲和苏雪依母女才知道哭哭啼啼地装可怜,从前她顾念着血脉亲情,不屑使用这样的手段,可如今她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今日这一跪,就算是还了苏家对她的生养之恩,以后,她不会再跪他们。

  苏雪依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立马急了,“你,你少胡说八道!你,肯定是你陷害的我!”

  她转过头,委屈地看向苏建成:“爹爹,女儿是冤枉的,女儿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就发现自己和韩少爷躺在客栈里……定是姐姐不同意这门亲事,故意设计的我,既能污了我的清白,又能退掉婚事,好狠毒的心啊!”

  薛美莲也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对,对,老爷,这事肯定是锦迟设计的,雪依怎么可能喜欢那韩大少,雪依是有意中人的,她喜欢的……喜欢的是四公子!”

  听着这母女俩面不改色的狡辩,原本还觉得自己有些冲动错怪了大女儿的苏建成面色一凛,怒气冲冲地指着苏锦迟:“你平日里不懂规矩也就罢了,竟敢设计你妹妹丢了清白,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恶毒的女儿!”

  苏锦迟哭声一窒,冷笑反问:“这么说,妹妹是一点都不喜欢韩家少爷了?”

  “那是当然!”薛美莲抢先答道。

  苏锦迟忽然站起身,眸色寒凉。

  说不寒心是假的,毕竟对方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此时看来,所谓血脉亲情,不过是个笑话。

  从现在起,她不会再把他们当做父母,她不愿意再跪他们!

  “可昨夜妹妹和韩子明被我撞破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苏雪依当着客栈不少人的面承认她喜欢韩子明,和韩子明早就两情相悦,还污蔑是我抢走了她的姻缘,这些话你们随便找人问问就知道,可不是我胡说污蔑她。”

  “我从小生活在乡野,养母教育我要善良宽厚,我宽厚了这么些年,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如苏雪依能言善辩,不如苏雪依会颠倒黑白,我玩不过你们,我这就把婚书还给韩家,然后收拾东西回乡下,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

  她故意将这话说得十分的隐忍委屈,踉踉跄跄地就要离开,这时,管家快步从外面跑进来:“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如此慌张?”苏建成连忙问道。

  管家看了一眼苏雪依,支支吾吾道:“门口聚集了许多人,说二小姐勾搭了大小姐的未婚夫,要为大小姐讨个说法。”

  实际上那些人说的话比这难听多了,管家可不敢把原话说出来。

  薛美莲顿时一拍桌子:“苏锦迟,还说不是你设计了你妹妹,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也是你花钱请来的,你这是要逼死你妹妹是不是?!”

  苏建成也是一皱眉,问管家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可是什么人花钱请来的乌合之众?”

  管家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不是,他们都是在咱们医馆受过大小姐治疗的病人,有普通老百姓,也有富户家的夫人小姐,都是身份清白的良民,不像是请来闹事的混混。”

  苏锦迟闻言,几不可查地露出一抹冷笑。

  她特意选在这个时候回府,就是知道这个时辰正是人们出来买菜逛街的时辰,昨夜那些在现场的人肯定不会为苏雪依保守秘密,而菜市场,则是流言传得最快的地方。

  她回到苏家以后因为有一身医术,一直在医馆帮忙,也救治过不少的病人,城中不少人家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受过她的恩惠。

  她料想这些人肯定会讨论这件事,将流言继续发酵,好让她将那对狗男女之间的私情落实了,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些人居然会愿意站出来为她出头。

  心中划过一抹感动,苏锦迟嘲讽地看向苏建成:“父亲,事到如此,你还要继续偏心?”

  苏建成顿时一张脸红一阵白一阵,十分尴尬。

  连外面的百姓都知道了苏雪依和韩子明的事,很明显在这件事上苏锦迟没有说谎,而且这些年来他也不是没有感受到,大女儿非但没惹出什么事,还一直往医馆跑,给家里帮忙。

  可二女儿苏雪依是从小在他膝下长大的,他就更下意识地愿意相信二女儿。

  难不成他真的做错了?

  苏建成的脸色冷了下来,严厉地看向苏雪依:“雪依,你姐姐说的这一切可都是真的?是你主动爬了你姐夫的床?”

  苏雪依见事已至此,也不再装模作样了,干脆高昂起了头颅,说出来的话却极其不要脸:“既然姐姐刚刚都说要把子明哥哥让给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没错,我一直喜欢子明哥哥,我和他是青梅竹马,我们两情相悦。姐姐不过是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根本就配不上子明哥哥……”

  “啪!”她话还没说完,苏建成狠狠一巴掌甩到她的脸上,大怒道:“枉顾人伦纲常,我花钱送你去女子学堂,盼你知书达理,你就学到了这个?”

  他竟不知,他一向“乖巧懂事”的二女儿,心中居然藏着如此龌龊的想法。

  苏雪依捂着脸,不可置信地哭道:“爹爹,你居然打我?你从没打过我,如今竟然为了苏锦迟这个女人打我?她有什么好,不过是个乡下来的杂种……”

  “你给我闭嘴!”苏建成气得直哆嗦,“骂你亲姐姐是杂种,那老子在你心里是什么?我警告你,赶紧好好给你姐姐道歉认错,和那韩子明也给我断了,否则,我苏家就当没生过你这么个逆女!”

  这话一出,不仅苏雪依吓坏了,就连薛美莲都吓住了,双双脸色惨白不敢再说话。

  苏建成喘了口气,转身放软了音调对苏锦迟道:“锦迟,你放心,你也是我苏建成的亲女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和韩家的亲事,保证出不了意外,父亲肯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嫁过去。”

  苏锦迟垂下眼皮,掩饰住里面的讽刺,“可昨日女儿悲愤交加,已经宣布要退掉这门婚事了。”

  苏建成一愣,随即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婚姻之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一个姑娘家说退就能退的?咱们苏家和韩家是世交,也是生意上的好伙伴,这门亲事对两家都是好事,你要生你妹妹的气可以,但可别任性再说什么退婚的话了。”

  苏锦迟早就料到这门婚事想退掉没这么容易,苏建成的态度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据她所知,韩家家主点她为儿媳妇,是看中她这几年在医馆帮忙累积下来的名望,可以成为韩家的助力,而苏家非要她嫁过去,也是因为早就和韩家做好了交易,用她从韩家手中换了码头的生意。

  苏建成是个商人,商人重利,别说今天只是苏雪依和韩子明睡了,就是薛美莲和韩子明睡了,他也要息事宁人,将她打包送到韩家去的。

  不过她今天的目的,也不是退婚。

  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抹着眼泪:“既然这是父亲的意思,女儿自当遵从,只是,女儿有个请求。”

  苏建成正想着要怎么补偿她,闻言忙问道:“什么请求,你说,父亲肯定答应你。”

  “女儿知道三日后是太后寿辰,想跟着父亲去王宫见见世面,或许也能结交一些贵妇,日后嫁了人,也方便操持家业。”

  她话音刚落,薛美莲就不赞同道:“你连规矩都不曾学过,还想去王宫参加寿宴,你知道受邀的都是些什么人吗,若是冲撞了哪位贵人,丢的岂不是整个苏家的脸?”

  苏建成出于补偿心理,原本想顺口答应下来,毕竟苏锦迟的要求合情合理,也不过分。

  但听了薛美莲这句话,内心又有些犹豫起来。

  没错,苏锦迟15岁才回到苏家,从小就没学过规矩,这要是去到寿宴冲撞了人,整个苏家都得蒙羞。

  苏建成想了想,轻咳一声道:“锦迟,那个……婚礼将近,你实在不宜再出门,若你想参加宴会,等你办过了婚礼,为父再带你出去走动也不迟。”

  苏锦迟表情不变地问道:“那父亲打算带雪依妹妹去吗?”

  苏建成刚想说让苏雪依在家面壁反省,薛美莲此时又抢话道:“我们当然是带雪依去了,往年有什么宴会活动,都是带雪依去的,你就不要想了,乖乖在家等着嫁人吧。”

  苏锦迟垂下头,低声道:“如今雪依妹妹刚闹出如此大的丑闻,你们都能带她去,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不能去?难道父亲刚才的公正都是装出来的,您还是偏心雪依妹妹?”

  苏建成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偏心,“既然如此,那雪依也……”

  他原本是想说苏雪依也都别去了,没想到苏雪依这个时候忽然开口打断他:“爹爹,既然姐姐想去,那咱们就带她去吧,姐姐说得对,她快要嫁人了,总要见些世面,学些规矩。”

  反正苏锦迟去了也是丢人的份,她巴不得看她出丑!

  而且,苏锦迟还有没有命参加,都是未知数,她早就为苏锦迟准备了一个必死的杀招!

  苏建成一愣,薛美莲反应过来,走过去挽着苏建成的手臂柔声道:“老爷,那便让两个孩子都一起去吧,雪依也知道错了。”

  “那好吧。”苏建成总算是松了口。

  苏锦迟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唇:“谢谢父亲成全,那女儿先回房间了。”

  “去吧。”

  苏锦迟回到房中,感觉到房间里的摆设和以前不一样,被单也换了新的。

  伺候她起居的丫鬟小荷告诉她:“是二小姐说您房间杂乱,派了几个丫鬟过来重新收拾过。”

  苏雪依会这么好心?

  苏锦迟微微皱眉,走到床边正要坐下,小荷则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她忽然大力掀开被子,一条通体翠绿的毒蛇吐着信子咬了过来!

  苏锦迟瞳孔猛然一缩,往旁边一闪身避了过去。

  毒蛇一击不中,似是狂躁了一般,继续对着苏锦迟张嘴吐着信子,伺机而动。

  苏锦迟不敢动,撑在柜子上的手摸到她的针包,从里面取出一支最长的银针。

  毒蛇再次冲了上来,她呼吸急促,身上所有的肌肉已经被她调动到了极限,终于,在毒蛇咬到她的前一瞬,将银针狠狠刺进了毒蛇的七寸。

  毒蛇蜷着身子在地上扭动了两下,终于不动了。

  苏锦迟额头背心都冒出了冷汗,还好她之前随手将针包放在了柜子上,否则,她还真就真被苏雪依算计成功了!

  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小荷。

  小荷接触到她的目光,心虚地低下头去。

  苏锦迟冷冷一笑,她早就知道这个小荷虽是她的丫头,却不是真心伺候她,一向和苏雪依那边走得近,所以在进门发现屋子里被重新收拾过后,就留了个心眼。

  否则她要是直接上了床,恐怕已经被毒蛇给咬死了!

  苏锦迟弯腰把地上已经死掉的蛇捡起来,快步朝着苏雪依的房间走去。

  “大小姐,二小姐现在不方便……”苏雪依房里的丫鬟见苏锦迟手上拎着条毒蛇,纷纷脸色煞白,都在想二小姐如此完美的计划怎么会失败?

  苏锦迟不理会这些丫鬟,径直冲进了苏雪依的房间里,将死蛇往苏雪依的身上一丢。

  苏雪依吓得尖叫着跳了起来:“苏锦迟你做什么!难道你还想放毒蛇来咬我吗!”

  苏锦迟笑得粲然:“妹妹怕什么,你对我一向心狠手辣,怎么会怕一条死蛇呢,这蛇再毒,也毒不过你的心,不是吗?”

  苏雪依见那蛇确实在地上一动不动,镇定了一些,双眼四处张望,这是很明显的心中有鬼的表现,“苏锦迟,你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听不懂?”苏锦迟双眼一眯:“这蛇是我在我被窝里发现的,府里每年开春后都有专人负责驱赶毒虫蛇蚁,不可能会有蛇爬到我们住的地方来,妹妹难道不知道这条蛇是怎么进入我房间的吗?”

  苏雪依心中闪过愤恨,按照她的计划,苏锦迟早该被毒蛇咬死了,她怎么还不死!

  “我怎么知道你房间里为什么会有蛇,苏锦迟你少什么事都推到我头上!”既然苏锦迟没死,那她是坚决不能承认的。

  苏锦迟也并不逼她承认,只是盯着她冷笑道:“妹妹似乎以为我很好算计,那么我今天就告诉你,我,不是你惹得起的。”

  她走到她面前,忽然一根银针刺入苏雪依的中府穴,她的针术从小练到大,速度极快,苏雪依根本来不及闪躲。

  苏雪依愤怒地瞪着苏锦迟:“你对我做了什么?”

  “放心,不会要你的命,只是让你痒两天而已。”

  她话音刚落,苏雪依便觉得身上有些发痒了起来,她忍不住伸手去抓,一边尖叫:“快来人,苏锦迟对我下毒,给我抓住她!”

  几个丫鬟听命围了过来,对着苏锦迟虎视眈眈。

  这就是苏府下人对苏锦迟的态度,他们根本不把苏锦迟当做主子,一切以薛美莲和苏雪依马首是瞻。

  苏锦迟不慌不忙地看着苏雪依:“你确定要把事情闹大吗?若是闹大的话,你放毒蛇咬我的事也会被父亲知道,这件事要查清楚并不难,你觉得到时候谁更倒霉呢?”

  苏雪依闻言,果真不敢动了。

  早上的时候,她已经惹得苏建成不快,甚至还挨了一巴掌。

  该死的苏锦迟!她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聪明了!

  苏锦迟面无表情地走出苏雪依的房间,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苏雪依房里的下人们一个都不敢拦下她。

  她是学医的,在已经知道苏雪依的本性之后,想杀掉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可现在就让苏雪依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她要一点点的夺走属于她的一切,让她在失去所有之后绝望而死,就如同苏雪依上辈子对她做的那样。

  方才那点痒痒药,不过是先收回点利息罢了!

  苏锦迟走后不久,苏雪依就养得受不了,皮肤有好几处都抓破了,请了大夫来看,大夫说这痒痒药是微毒,无药可解,忍两天就好了。

  苏雪依气得连摔了好几个杯子。

  薛美莲在床前忙前忙后地伺候、安抚着她,苏雪依一边绝望地抓着自己的皮肤,一边恨恨道:“苏锦迟这个贱人竟敢这样对我,我要她死!”

  此时的她已经忘了,是她先放毒蛇咬苏锦迟,苏锦迟才反击的。

  薛美莲心疼地看着自己女儿,劝道:“她过不了几天就要嫁出去了,你何必这个时候去找她麻烦?就算要行动,也应该事先找我商量一下,把计划再做周全一些。”

  苏雪依眼珠子转了转,“娘,姐姐也是您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您就不心疼?”

  薛美莲面色冷了下来:“她流落乡下十多年,已经跟我离了心,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娘的宝贝女儿,至于苏锦迟,她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苏雪依闻言,轻轻拉起薛美莲的手:“娘您放心,女儿的心永远是向着您的,只是苏锦迟让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丑闻,现在全城老百姓都知道女儿和子明哥哥的事了,娘,您要帮我想想办法啊!”

  薛美莲皱起眉头,不赞同地看着她:“我早就告诉你过你,少与那韩子明来往,韩家也不过是个商贾,能有什么出息,听娘的话,四公子才是人中龙凤,你嫁给他日后说不定能当皇后,多把心思放在四公子身上才是正事。”

  苏雪依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四公子,如今世道不稳,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皇帝轮流做,谁知道明年到谁家,还不如把钱抓在手里稳妥,再说,她对韩子明确实是有几分真感情的。

标 签嫡女重生绝宠神医世子妃 苏锦迟陆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