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殷久娘楚也维小说_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殷久娘楚也维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62 ℃
殷久娘楚也维小说_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殷久娘楚也维

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殷久娘楚也维 著

连载中免费

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殷久娘楚也维小说名字,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全文免费,殷久娘楚也维最新章节,古言类小说《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小说笔酣墨饱,作者阿姰笔头生花,是难得的好文。讲述了殷久娘楚也维的故事。精彩预览:殷久娘只想和丈夫楚也维好好过一生,可没想到变故之下,所有爱情都成为笑话,重生成为沾衣,她会如何自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殷久娘楚也维小说名字,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全文免费,殷久娘楚也维最新章节,古言类小说《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小说笔酣墨饱,作者阿姰笔头生花,是难得的好文。讲述了殷久娘楚也维的故事。精彩预览:殷久娘只想和丈夫楚也维好好过一生,可没想到变故之下,所有爱情都成为笑话,重生成为沾衣,她会如何自处?

免费阅读

  找回理智,她才堪堪压下那冲天的恨意,攥紧拳头,楚也维,我们的账迟早要好好算一算!

  楚也维走到沾衣身边,拿出帕子擦拭沾衣的下巴,直到擦的通红,才把帕子扔在地上,用脚碾压,揽住沾衣想要带回主位。

  这是侮辱,朱有常的脸涨的通红,拦住了楚也维,粗壮的手指指着沾衣。

  “楚将军,十万两白银,换她。”

  沾衣不知道朱有常是谁,但是联想到那个舞姬把她推出来的动作,她也明白了,今日若是落到朱有常手中,绝对讨不了好处!

  现在朱有常开出了十万两巨款,沾衣惨白了脸色,十万两,足够百万大军吃上三年的饱饭了,她害怕楚也维心动,把她送给朱有常,若是真的落到朱有常手里,还谈什么报仇!

  没想到楚也维扑哧一笑,讥讽的看着朱有常:“如今是楚某亲自找上朱大人,朱大人若是把钱捐出来,还能落下为国为民的名声,若是楚某禀报皇上,朱大人私库丰盈却不愿意为国家奉献半点,不知道朱大人,还能落下什么好处。”

  听了楚也维的话,朱有常的脸色连着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放下了手臂,让二人过去。

  歌舞还在继续,又上来几个舞姬,楚也维举起酒杯,摇对朱有常:“朱大人,方才多有得罪。”

  朱有常十分给面子的举杯饮下酒水,若不是那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怨毒,简直叫人以为二人一笑泯了恩仇。

  舞曲进行到一半,朱有常满面红光的对场内的舞姬扑了过去,当场就脱了舞姬的衣服,舞姬尖叫躲闪,朱有常挥着厚大的巴掌就甩了舞姬半死,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看到这一幕,沾衣的眼皮重重跳了几下,差一点,被朱有常压在身下的就是她了。

  楚也维捂住了沾衣的眼睛,唤来了管家:“把姨娘带回房。”

  管家诧异的看了一眼沾衣,夫人去了以后,将军并不多喜爱女色,今日怎的就突然封了姨娘,虽然不解,但管家还是低头应下,对沾衣做了请的手势。

  跟着管家离开了大厅,大厅内传出舞姬的痛呼,不用想也知道大厅里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管家带着沾衣快走了几步,直到听不见大厅的声音才开口询问道:“姨娘叫什么名字,我回去便登记在册,好按时给姨娘送府中的例银。”

  “我叫...沾衣。”

  现在她不是殷久娘,得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报仇血恨,沾衣咬紧银牙。

  “好的,沾衣姨娘这边请。”

  被送到房间,沾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平日里杀不了楚也维,既然如今她做了楚也维的姨娘,有这个机会,那就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了结了他!

  沾衣打算的很好,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当晚她并没有等到楚也维。

  将军府书房,楚也维下巴紧绷,听着属下的汇报。

  “经属下打探,沾衣出生在不远的小渔村,双亲早亡被舅舅舅母收养,后来被舅母偷偷卖到歌舞坊,从没接触过可疑地人,应该不是敌人埋进府的奸细。

  破阵舞应该是在歌舞坊学的,师从何人属下还没找到,已经吩咐了其他人继续打听。

  沾衣现在的名字是坊主嫌她原本的名字难听,才给她改名为沾衣。”

  “本名叫什么?”

  楚也维似是随意一问,下面的人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阴...阴九娘。”

  听到这个名字,楚也维面色巨变,放在桌子上的手掌不自觉的用了力气。

  那下属只听上面一声清脆,有了年头的木桌突然寸寸碎裂,片刻就碎成了齑粉,他连忙解释:“将军,是阴阳的阴,九月的九!”跟夫人并不是同名...

  这句话压在下属的心中不敢说出口,自打先夫人死了,只要提起关于先夫人的事情,将军就放佛变了一个人,他并不敢触将军的霉头。

  被下面的人打断了思绪,楚也维才冷静下来,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接着说。”

  下属点了点头,继续禀报:“属下对这件事也有疑虑,就去小渔村打听,打听到沾衣姨娘是因为九月出生才起了这个名字,到了歌舞坊,坊主说阴九娘这个名字太阴煞,不吉利,才给沾衣姑娘改的名字。”

  楚也维突然冷哼一声,面上的长疤阴晴不定:“那坊主甚是无知,驱逐出京,永不许回来。”

  下面的人连连称是。

  挥手示意下属退下,楚也维在房中背手而立。

  阴九娘,真的是巧合吗?指腹轻轻划过衣衫。

  如果沾衣在场,定会惊讶,因为楚也维穿的是那件她绣到一半的衣服!

  天色渐暗,屋内点起了蜡烛,沾衣手中的剪刀反射出盈盈的光。

  想要马上就要用这把剪刀刺穿仇人的心脏,她就觉得自己仿佛要燃烧起来了。

  木门敲响,她赶紧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打开门,迎头就被来人抱了个满怀。

  楚也维满身酒气。

  被抱住的沾衣身体僵硬,暗暗攥拳,提醒自己再忍耐一会儿,楚也维喝多了更好,那她下手会更加容易!

  好一会儿,楚也维才放开了她,眸子里满是伤情的凝视:“久娘...”

  沾衣猛的放大了瞳孔!

  他竟然识破了她的身份!现在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热吻铺天盖地而来,他把她压在了榻上。

  炙热的嘴唇停留在沾衣身边,含糊不清的说:“为什么你也叫阴九娘...你跟她...一样....”

  说着,男人顺着眼角就留下了热泪:“久娘,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眼泪滴落在沾衣的脖颈,沾衣猛的推开身上结实的胸膛!伸手抓住了枕下的剪刀,含恨怒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就去死吧!”

  没想到,男人虽然喝多了,但是反应能力半点没有减弱,钳制住沾衣的手,夺过了剪刀,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转身又满不在乎的抱住了沾衣,忘情的吻着沾衣的唇:“久娘,久娘,给我生个孩子吧,若是男孩,我教他习武,若是女孩,你教她女红。”

  沾衣脑袋嗡的一声,这句话,是他曾经对殷久娘说过的话。

  愣神间,沾衣的衣衫已经被楚也维撕成了碎片,楚也维低吼一声,挺进了身体。

  沾衣吃痛,颤粟着尖叫了一声,用力抓住了楚也维的肩膀,指甲深深的埋进男人的肉里,身上的男人放佛被血腥的味道刺激的更加兴奋,更加用力的横冲直撞,嘴里还不住的说着:“久娘,给我个孩子,给我个孩子吧……”

  事后,楚也维倒下便睡着了,沾衣忍着疼痛下了塌,脚踝刚刚落在地面,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她全然不在意的站起身,收好了地上的剪刀。

  她改变主意了,在楚也维提到孩子的时候她就改变主意了,若是让他痛快的死去,太便宜他了。

  他也该尝尝殷久娘的滋味,他也该尝尽世间疾苦,然后绝望的死去!

  天初亮,透过窗户撒进朦胧亮光。这个时间应该是人熟睡的时间,可她却一夜无眠。

  看着楚也维熟睡的侧脸,他好像瘦了。

  正想着,身边的人动了动,似乎是要醒了,沾衣瞬间闭上眼睛装睡。

  楚也维睁眼看了看外面的暮色,他竟然睡到现在,两年来,他每天都会在梦中惊醒。

  突然他感觉到手臂传来阵阵麻木感,原来是沾衣枕着他的手臂,小巧的脸颊贴在他的手臂上,触感是那么清晰,小嘴微张,睫毛微微颤抖,似乎眼角还有一些晶莹的液体。

  “久娘......”

  “将军,您.....怎么了?”

  听到声音,楚也维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叫出声了。而此刻沾衣已经醒了,此时她正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楚也维,露出的香肩上还有繁星红点,可见昨晚他有多疯狂,她噘着嘴,模样委屈。

  见此他目光闪躲,不敢直视着沾衣“我先起,你再睡会。”说完楚也维急忙穿好衣服走出去。

  沾衣笑了。

  且等着吧,我会把殷久娘所承受的痛苦一点一点的奉还给你。

  “姨娘,奴婢进来给您宽衣?”

  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伸了一个懒腰后才道:“进吧。”

  门被推开后,鱼贯而入前前后后进来了十五个家丁,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东西,一个小丫头着把张罗东西放下之后,就把家丁赶走。

  “这是将军赏赐的,姨娘可还都喜欢?”丫头指着一排的东西,笑眯眯的问道。

  沾衣点点头,丫头继续说,她是将军安排来照顾她生活起居的丫鬟,名字叫桃子,以后有事就吩咐她。

  说完之后,桃子就从刚送来的衣服里面挑了一套氺绿色的襦裙给沾衣换上,找了一套适合的首饰,扫一些胭脂水粉,铜镜中的人更加动人,娇羞可人。

  “姨娘真好看.......”就连桃子看了都有些花痴,沾衣刚想说什么,熟悉又刻骨的声音从门外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当李雪洛看到沾衣时,心中抱着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眼中也变的阴狠。从出那事以来,将军便再没碰过那个姨娘,今晨听闻府里丫鬟说将军宠幸了刚来的姨娘。当时她并未当回事。

  可她看到沾衣脖子上的斑点后,她心头瞬间涌出危机感,她有种感觉这人将来的地位不会比殷久娘低。这个想法一出来,她自己都吓到了。

  就连殷久娘都斗不过她,还会怕一个新人吗?在她没有成长前,她李雪洛就能把她赶出将军府。

  “听说将军昨夜在妹妹这留宿,今儿个姐姐特意来恭喜妹妹的。”

  “哦,恭喜?这话从何说起?”沾衣假装听不懂她说的什么。

  “自然是恭喜妹妹成了将军的女人。”

  “这确实应该恭喜。”沾衣深以为然的点头,瞬间堵的李雪洛差点吐血。

  “妹妹果然是个秒人儿,姐姐为你挑选了两盆贡菊,就送给妹妹当贺礼吧”她说的随意,可看沾衣的眉间满是不屑和鄙视。

  客套几句她还真以为自己上的了台面吗?一个毫无背景的舞女也敢妄想成为将军府女人,说出去不怕人笑掉大牙。

  沾衣心中冷笑,“那就谢谢姐姐了,桃子,去把花收好。”

  桃子领命去接花盆,在听闻是贡菊时,桃子就一直胆战心惊的,那可是皇宫里才有的东西,进贡给皇后的珍稀品种。要是打碎了,就算十个她都还不起。

  啪——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桃子伸手去接的时候,李雪洛的丫鬟突然松手,花盆瞬间着地。摔得粉碎。

  桃子瞬间就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

  “蠢货!”见此李雪洛的丫鬟上前对桃子拳打脚踢。

  “姨娘饶命啊,饶命啊。”而李雪洛则在一边看自己涂满丹寇的手指不做声,对桃子的呼救仿佛没听到一样,也不阻止。

  “够了,姐姐这是打算给妹妹来一出杀鸡儆猴吗?”沾衣过去一把抓住那丫鬟的手止住了丫鬟的暴行。

  “桃子把剩下的花拿进内卧,好生放着,别辜负了李姨娘的一、番、好、意。”这话沾衣说的别有深意。

  桃子颤颤巍巍的领命去接花盆,这次她可是万般小心,哪怕是她碎了,花盆都不能在碎了,幸好,这次他们好像玩够了,并没有再为难她。

  桃子把花放回去之后,沾衣懒得和李雪洛周旋,便对她下了逐客令:“姐姐请回吧。”

  漆黑的夜晚,仿佛每走一步都存在无尽的危险,前世她每到深夜,或者听到虫鸣声都会被吓的不敢外出。

  而现在她却能在黑夜中行走自如,凭借上一世的记忆,熟悉的穿梭在将军府内。

  借着月光,她在池塘边摸索着,摸到了冰凉滑腻的一串东西,满意的捡起来,离开了这里。

  夜色,越发的深了。

  阳光明媚,又是一个好天气,沾衣举着手掌遮住眼帘,她突然有些想念那个愿意帮助她的女孩了。

  “桃子,陪我去走走。”

  “是,姨娘。”

  走到舞坊门前,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走进舞坊。

  那漂亮女人伸出一只手指使劲的指着云袖的头,讽刺:“你以为你也有那个小蹄子的本事吗?舞骚弄姿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还是你觉得那小蹄子会回来帮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云袖只能任凭她骂自己,哪怕她戳自己的头,她也不敢说什么。

  突然,一道凌厉的声音从门口传进:“那你又是什么德行?”

  “姨娘,小心点,这有台阶。”沾衣由着桃子牵扶着自己。

  漂亮的女人看到是沾衣,愣了一下,阴阳怪气的道:“这才被封没几天的姨娘,连路都不会走了?”

  沾衣懒得应声,直径走过去,揉了揉云袖被戳的通红的脑袋。

  “云袖,你没事吧?”

  云袖对她安慰的笑笑,微微摇头。

  “以后你和我一起住可好?”云袖对她好,她不会忘,总不能真的让她在舞坊继续受苦,万一就像之前那个舞姬那样...沾衣不敢往下想。

  “好!”云袖红着眼睛,重重地点头。

  漂亮的女人嗤笑一声:“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文莺当初那么得宠,不也没几天就被将军遗忘了?你以为你又能风光几天?”

  沾衣不知道文莺是谁,但是听到她的话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眸子如同刀子一般直射她:“便是我再不风光,要你不好过也简单,你最好不要再惹到头上,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漂亮的舞姬被沾衣的目光震慑,白了一张脸愣在原地,再回过神的时候,沾衣已经把云袖带走了。

  她气恼的跺脚,对着周围看热闹的舞姬大喊:“都看什么看?还不都去练舞!”

标 签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殷久娘楚也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