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带着淘宝来种田小说章节_杜沫洛梓瑜杜沫洛梓瑜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34 ℃
带着淘宝来种田小说章节_杜沫洛梓瑜杜沫洛梓瑜

杜沫洛梓瑜

杜沫洛梓瑜 著

连载中免费 经商种田文的小说

带着淘宝来种田,杜沫洛梓瑜最新章节,带着淘宝来种田全文免费,杜沫洛梓瑜完整版无删减,知名网络作家南有嘉鱼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杜沫洛梓瑜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带着淘宝来种田》,故事递带来小说内容概述:杜沫穿越一回,发现自己的金手指竟然是淘宝?看着憨厚被欺负的父亲,以及瘦弱的弟妹,杜沫深吸一口气,搞事业!必须搞事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带着淘宝来种田,杜沫洛梓瑜最新章节,带着淘宝来种田全文免费,杜沫洛梓瑜完整版无删减,知名网络作家南有嘉鱼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杜沫洛梓瑜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带着淘宝来种田》,故事递带来小说内容概述:杜沫穿越一回,发现自己的金手指竟然是淘宝?看着憨厚被欺负的父亲,以及瘦弱的弟妹,杜沫深吸一口气,搞事业!必须搞事业!

免费阅读

  是夜,月明星稀。

  杜沫等大家都睡着之后,才悄悄起身,抱着一个陶土罐子往山洞寻了过去。

  昨日那男子还半死不活地昏迷着,虽然伤口她简单敷了药,可毕竟是失血过多又发了高热,他面色苍白如纸,瞧着似乎下一刻就要断了呼吸似的。

  杜沫特意坑了苏护一笔,省下了今日份的淘宝消费,正好为这男子买了些疗伤的西药,因着古人体质可能对西药排斥,所以她特意选取了刺激性低的药物一次性买了不少,因消费数额不低,店家好心赠送了医用酒精棉签。

  杜沫摸摸男子额头,被烫得立刻缩回手,叹口气为他解开衣裳,“你还真是命大,这般重的伤,换了普通人,早就死翘翘了。”

  她打开罐子,烧热的开水折腾了这一路,还有些温度,正好适合喝药,可她喂了好几次水,却发现对方似乎病重得难以下咽。

  杜沫瞪着他苍白面色,脑海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好一会儿才说服自己,念叨着:“我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医者面前无男女,无男女。”

  说罢,她咬了咬牙,将药片碾碎了混合在水里融化,之后自己喝了一口,俯身贴紧男子薄唇,舌尖撬开他唇瓣,一点点将苦涩的药渡入他口中,还不能立刻离开,得等到他咽下这药才行。

  一口药下去,杜沫红着脸抬起头,大口大口喘气,心中哀嚎:不是我小气,这是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呐!

  禀着救人救到底的理念,杜沫用这种方式把所有的药都喂给男子,这才擦了擦唇瓣,又用酒精给他擦拭身体降温,来回忙活了十多次,男子身上的热度终于退了下去。

  时间已是深夜,杜沫捶了捶酸痛不已的腰身,起身离开。

  她没注意到,身后男子忽然睁开了猩红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窈窕纤细的背影,动了动唇似乎想出声,可最后却不甘心地昏了过去。

  因着杜沫透露了些采集露水的法子,再加上县衙忽然推出’采露令’,将“如何高效采集露珠,以便缓解旱情”的法子推广,村民们备受鼓励,没有井水的人家便跟着上山采集。

  可一连十多日,桃源村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学习杜沫的法子,都没有杜沫采得多,实际上,杜沫不止用了露水采集器,还在淘宝买了水分批混入其中,再制消暑药茶拿到县上去卖。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过于特殊,她将简易的露珠收集器原理透露出去,古代器材自然比不上现代各种合成材料,可那些合成材料也不是无可替代的,只是效率相对低一些罢了。

  至于能够领会到几分,那就看大家自己。

  对于消暑茶,杜沫暂时没有给村人泄露,主要是不好解释自己为何突然懂得辨识草药,在父母那边,只以歪打正着搪塞过去。

  这一日,她再次换上男装,带着新制作的消暑药茶,进了消费群更宽广的县城。这里有钱人比之小镇更多,且消费能力更高,对于消暑药茶的新鲜感和需求度也更高一些。

  饶是县城人多,可这会儿大旱天热,人人无精打采,路上行人也不多。不多时却见不少人推推搡搡地往巷子里跑,挤得杜沫拎着药茶跟着人群往前走,去人多的地方,药茶也好销售一些。

  她跟着人群进了一处小院子,耳边充斥着男人粗鲁的打骂声,听百姓们七嘴八舌地拼凑了事实因果:原是一群仗势欺人的恶奴欺凌一家有井水的百姓,强收保护费为名,不给钱就要封井。

  那家男主人是个老实的,被人拳打脚踢不敢还手,可那群恶奴连小孩妇人都打,着实可恨。

  杜沫捏破袖子里的药包,然后阔步走过去,拍拍那几人的肩膀,等三名恶奴回过头来,大力抽了响亮的三耳光过去,一个不饶:“光天化日,恃强凌弱,简直是无法无天!”

  旁观者的议论声顿时小了下去,震惊地看着英勇的杜沫,被打的男人却哀嚎着道:“小伙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他们,咱们老百姓惹不起啊!你快走吧。”

  杜沫蹙眉,面色不悦,“他们如此欺凌与你,为何不报官?还有你们,你们看着平民百姓被欺负,也不敢吭声吗?”

  围观群众纷纷低头,嘀咕道:“那可是县太爷府中的家奴,报什么官?”

  杜沫愣了一下,本以为那县太爷推广’采露令’,多少是个懂民生,爱百姓的好官,结果也是个不老实的?

  那三名恶奴反应过来,狠狠呸了一口,抡圆了拳头冲杜沫脸上招呼:“好你个狗杂碎,连老子都敢打,你是不想活了吗?”

  杜沫矮身躲过去,抄起角落的棍子狠狠抽了过去,可她到底是女子,力气不如男人大,没多久就被人夺走了棍子,对方气势更盛,“哥几个,弄死这个杂碎,多管闲事!”

  杜沫看着三人唇色,算计着时间后退几步,果然她将将退到井边,那三人的拳头才落在她面颊一寸处,便触电般缩了回去,抱着自己的脸满地打滚:“好痒好疼!我的脸,哎哟,疼死我了!救命啊!”

  老百姓们看得目瞪口呆,再瞅一眼神情自若的杜沫,心中顿时佩服,担忧的男主人从地上爬起来,拽着杜沫的胳膊,“小伙子,你的好心我们领了,趁着他们没闹起来,你赶紧跑吧。”

  杜沫蹙眉,“被人欺负不还手,你还是个男人吗?若是今日只有你被欺负,你乐意受着,我绝对不插手,可你还有妻儿,你的孩子还那么小,看着他被人欺负成这样,你忍心?”

  那男人耷拉着脑袋看着哭作一团的妻儿,“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县太爷的家奴,我们普通老百姓如何惹得起?这井水,他们要,我给了就是了。”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杜沫懒得再跟他讲道理,转身挨个踩住几人的手,疼得几人更是哇哇大叫,却没有力气还手,整张脸都被抓花了,血淋淋的,瞧着瘆人至极。

  “不想死的话,就跪地求饶,给大家伙认错!”

  “你个狗杂种,是你下的药!”

  那人话音刚落,杜沫一脚踩在他脸上,“再说句不敬的话,你就等着疼死吧。除了我,没人有解药。”

  “解药……”三人一听,顿时怕了,疼得跪倒在杜沫脚下,“我们认错,求公子把解药给我们吧!疼死了,痒死了!受不了了!”

  杜沫冷笑:“你们得罪的可不是我。”

  “这……”几人面面相觑,平时横行霸道惯了,没遇上硬茬,这会儿拿命赌上,他们宁可认错,当即跪倒在那一家三口面前痛哭磕头,“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求求那位公子给我解药!”

  “不不不……”这举动吓得那汉子连连后退,周围的百姓却是大快人心,直夸杜沫有胆气。

  李清欢带着人赶来,便见到这么滑稽的一幕,三个挠花了脸的恶奴围着胆战心惊的一家三口跪地求饶,那纤瘦儒雅的年轻男子双手环胸,淡淡地瞧着,竟然让她看出几分超然物外的优雅感。

  再听周围百姓议论着杜沫的英勇行为,李清欢不由得心生好感,“杜公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杜沫抬头,见到这张熟悉面孔,也愣了一下,刚要开口,便见那求饶的三个恶奴连滚带爬地跪在李清欢脚下,“小姐,快!这个狗杂碎给我们下毒,快把她抓起来啊!小姐,我们要解药,疼死了,真的疼死了。”

  杜沫挑眉,微微颔首算作行礼,语气却是不大好,“原是县太爷千金,在下有眼无珠,失礼了。”

  “杜公子见谅,是我管教无方。”李清欢生的娇娇弱弱地,可一脚把家奴踢开的架势却十分有气魄,“你们作恶多端,县衙的脸都被丢尽了还敢求饶?活该疼死!来人,把他们三个捆起来丢进大牢。”

  那三人傻眼了,“小姐,这……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是少爷让我们来讹井水的!”

  李清欢气恼:“胡闹!你家少爷自有人料理,你们这三个刁奴助纣为虐,也讨不得好。绑回去,好好教训着。”

  三名恶奴被人捆走,周围人大声叫好,李清欢身份特殊,便邀请杜沫入茶楼一叙,虽说普通百姓日子过得清苦,可总有一两家硬气的商户在这乱世中还撑着底气迎来送往。

  只不过,能享受地起的,只有那些富贵权势之家罢了。

  李清欢笑着道:“杜公子,我擅自用了你的法子推广’采露令’和消暑茶,万望莫怪。”

  杜沫倒是不在意,“为百姓谋福祉,是理所应当,那消暑方子本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农村里也有采露营生的百姓,并不算罕见,我怎敢怪罪?”

  “话虽如此,可杜公子的消暑茶的确比普通医馆里的方子更有效。”李清欢十分满意杜沫的谦虚得体,在征求杜沫同意后,提出买下她上次给的解暑茶方子,又将杜沫这次带来的解暑茶都买下,这才告辞。

  杜沫瞅了眼钱袋子里的五百文,心知这位李小姐是为方才恶奴之事致歉,不过碍于家丑,便以解暑茶方子作为借口,又算送了他一个人情,倒是个心思玲珑的姑娘。

  有了钱,杜沫想着家中连个褥子都没有。

  木板床上塞了些稻草垫着,上头铺了几件破衣服,晚上睡觉也盖着破衣服,连个像样的床上用品都没有。

  如今天热,可昼夜温差也大,尤其父母病着,如此不利于身子恢复,杜沫便去买了薄褥子和被子,又简单买了些厨房用具,花了三百五十文。

  想到山洞里还有个病重的,杜沫买了几个肉包子分开揣着,四个带回家晚上加餐,还有两个,等晚上众人睡熟之后,杜沫又摸黑揣着锅里热好的肉包子,悄悄去了山洞。

  “咿?人呢?”杜沫四处扫了一眼,却没看到那男子身影,正疑惑着,门口一道高大身影倒在她脚下,可不是失踪的男人?

  “你怎么这么重!”杜沫费劲力气把人拖到稻草堆上躺好,好一通忙活之后喂了药也抹了外伤,好在这一次那人能自己吞咽,不用她用那种羞人的法子了。

  杜沫擦了擦额角的汗,将怀里还有余温的肉包子拿出来,抬头却碰上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正盯着杜沫胸口……

  的包子!

  杜沫动作僵了一下,随后面不改色地把包子拿出来,又把罐子里的水递给他,“你伤得重,多喝水,包子嚼碎些,省得不好消化,伤了身子。”

  男子确实饿得厉害,今日他醒来不见杜沫,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洞外,本想找些果子充饥,没成想最后却弄裂了伤口,幸好撑着伤回到了山洞。

  “谢谢。”他虽然饿得慌,可吃东西却是细嚼慢咽,修养极好,杜沫无意瞅了一眼他上下开合的唇,想到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脸颊微微红了,忙站起身低着头道:“那个,我先回去了,药在这里放着,你明日记得吃。”

  “洛梓瑜。”

  男子忽然抬头,余光瞧见她绯红的脸颊,不知道想到什么,眸色幽深几分,面上却不动声色,“洛梓瑜,我的名字。”

  杜沫尴尬地’哦’了一声,“名字不错。”

  洛梓瑜有些想笑,刚刚动了动身子却不慎扯到了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冷气,杜沫忙检查纱布,果然红了一块。

  她一遍换纱布换药,一边抱怨道:“你伤得重,能捡回一条命费了我好大力气,别再乱动了。”

  衣服再次毫无预兆地被拉开,露出精壮的胸膛,洛梓瑜有些目瞪口呆,低头看了眼心无旁骛的小姑娘,他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她似乎也是这般不在意男女大防。

  “你懂医?”洛梓瑜尴尬别过脸,想转移话题,杜沫没注意,专心换药,“学过一些,能救活你我也很意外。”

  其实多亏了淘宝上的各种消炎药和止血药,这种刀伤对于现代人来说,只要不伤及五脏六腑大出血,手术过后也不会丢了命,古人死亡率高,主要是没有好的消炎药,伤口容易感染细菌,加剧伤情。

  杜沫得意地想:淘宝果然是神器!

  她刚刚换好药,男子却忽然眼神一凛,将她翻身压在身下,继而飞出一脚,“小心!”

  杜沫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身上男子闷哼一声,脸色愈发白了几分,“洛梓瑜!你……”她看着男人身后跌出去的黑衣壮汉,想起那天被人追杀的场景,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拉起洛梓瑜就跑。

  那壮汉爬起来就追,洛梓瑜受了重伤,这会儿伤口裂开十分严重,却一力护着杜沫,应付壮汉十分吃力。

  杜沫咬牙:“你别管我了,他要杀的人是我。”

  洛梓瑜刚踹飞壮汉手中的刀,就被她推开,踉跄一下,却见那壮汉忽然掏出一根手臂粗的木棍,使劲力气吵着杜沫脑袋抡了过去。

  洛梓瑜咬咬牙,飞身扑过去。

  ‘砰’!

  那一下,正中他后脑勺,可昏迷之前,他还拼足力气将那男子踹下了山坡,自己险些跟着跌了出去。

  猩红的血色布满眼睑四周,他昏迷过后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杜沫惊慌失措的小脸,还挺好看的。

标 签杜沫洛梓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