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女主角李蒙蒙小说_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李蒙蒙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94 ℃
女主角李蒙蒙小说_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李蒙蒙

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

李蒙蒙 著

连载中免费 经商种田文的小说

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女主角李蒙蒙,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全文免费,李蒙蒙和谁在一起,主人公是李蒙蒙的优质古言类小说,叫做《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作者月桂桂咳唾成珠,小说神完气足。故事递为您提供精彩阅读:李蒙蒙穿越而来,面对家徒四壁以及嗷嗷待哺的孩子,她使用随身的淘宝空间发家致富,斗渣男打贱女惩治恶毒亲戚,那都不是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女主角李蒙蒙,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全文免费,李蒙蒙和谁在一起,主人公是李蒙蒙的优质古言类小说,叫做《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作者月桂桂咳唾成珠,小说神完气足。故事递为您提供精彩阅读:李蒙蒙穿越而来,面对家徒四壁以及嗷嗷待哺的孩子,她使用随身的淘宝空间发家致富,斗渣男打贱女惩治恶毒亲戚,那都不是事!

免费阅读

  “你也知道?”李蒙蒙的眼光蓦然一厉,看来李家是没准备给自己留活路了。

  “知道?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你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

  李青冉双手抱胸,乌黑的发髻上插着一根金灿灿的簪子,斜斜地垂在脑后。若只论姿色,她也只能和清秀搭上边,可李青冉骨子里有种媚骨天成的味道,高高吊起的眼梢看上去十分勾人。

  此时,她看着李蒙蒙的眼神中分明夹杂着恨意!

  是的,这个平日毫不起眼的堂妹不仅被城中的富户看上了,那日过后,就连崔二爷都在言语中表现出了对李蒙蒙极大的兴趣,几次向自己打听她的事情。

  “我劝你不要想着逃跑或是想什么歪门邪道,除非你不想你那穷鬼爹娘和妹妹好好活下去。”

  李青冉的话无一不尖酸刻薄,却也给李蒙蒙提了个醒,她如今已经想到了赚钱的法子,可身在这异世,仍旧是势单力薄。

  在绝对的权力和武力面前,多少钱都不好使。

  眼珠转过了一圈,她不动声色地将这事记在心里,察觉到李青冉对自己的恨意,她暗暗提防了起来。

  “我也奉劝你一句,有什么事冲我来,要是牵扯到了不该牵扯的人,我一定会和你鱼死网破。”

  此时看来平凡无奇的一双眼睛竟然迸发出了无比清丽的目光,霎时间冻人心神,李青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等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时,羞愤难当,隐忍地捏起了拳头。

  “鱼死网破?等着瞧吧。”

  言罢,她也不再和这个乡巴佬多费唇舌,她可不信李蒙蒙有什么能翻出天去的本事,她还要去讨好崔二爷。

  眼看着李青冉踱着袅娜的步子离开,李蒙蒙也收步往回走,半路上却是碰见了几日不见的许青枫。

  “你最近……没有进山?”

  地面上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将她整个人都罩在了其中,李蒙蒙抬起头来,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健硕的男子面上竟然浮起了一层薄红。

  那抹薄红又像是被太阳炙烤的晒伤,她一时也不敢确定。

  “最近有些事,进城了几趟,怎么了?”

  “你进城了?下次我和你一起去吧。”

  “啊?”

  李蒙蒙没反应过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既带着几分野性,又内敛了儒雅的俊朗帅哥会对她有点别样的意思。

  瞧瞧原主这干巴巴的身板,她非得好好补补不可。

  “我去卖猎回来的野味和毛皮。”

  许青枫动了动唇,沉闷地开了嗓,掩在李蒙蒙视线之外的耳根却蓦然红了,如血一般。

  “这样啊,那我下次进城知会你一声?”

  李蒙蒙本不愿带上一个耳目,她做的买卖存在很大的风险,一旦被人发现了她的秘密,很容易被人当成妖魔处置。

  不过……

  她又看了一眼已经抿起薄唇的许青枫,心下安定不少,他不像是会嚼舌根的人。

  “我送你回去。”

  见李蒙蒙答应,许青枫的一直绷着的面皮悄然松了几分,默不作声地跟在李蒙蒙身后。

  回到家中,李蒙蒙被苏氏叫了过去。

  “这几日怕是要下大暴雨了,你就不要再进山去采办东西了,家里现在还揭得开锅,等你爹社体好些了,也去城里谋个差事,绝不会让你们姐妹两个这般受苦了。”

  苏氏拉着李蒙蒙的手,眼眶泛起了一层水雾。

  方才女儿和大夫的交谈有规有矩,条理清晰,竟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女娃儿,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她这心里头越发得愧疚。

  是以,丈夫醒来之后她就和他商量了一下,等身体痊愈之后也去城里做工,至少要把今年修缮房子的钱赚出来。

  可眼下这场大雨又该怎样应对呢……

  “娘,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能赚钱,你和爹不必为了钱财的事情担忧。”

  李蒙蒙这话说的诚恳万分,她实在是不忍心看苏氏这样愁眉苦脸,虽说她并非苏氏真正的女儿,可既然她以李蒙蒙的身份活了下来,就该好好孝敬她的爹娘。

  更何况她原本也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前世之时,母亲患了肿瘤去世得很早,只有她和爸爸相依为命。这也就导致了她比起一般人更加渴望亲情,渴望母爱。

  苏氏的出现刚好填上了这个空缺,她虽然没有什么过人的本领,却格外的温柔善良,这一点像极了她的母亲,奈何天不留情,好人也没能落个好的下场。

  这一世,她不想苏氏也过得那般辛苦。

  “胡闹,你是个女儿家,怎么成日都想着赚钱?日后还有谁敢娶你?”

  一直温声细语的苏氏却是陡然换了一副脸色,李蒙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搞得头晕目眩,她忘了,古人的思想是多么保守。

  女子就该按部就班的嫁人生子,不能总在外面抛头露面,会被人说成不检点,严重的怕是还要被浸猪笼。

  “娘,你觉得奶和二婶娘闹了那么一出,这村子里还有谁敢娶我?上门提亲的也不知道是城里的那个大户人家,被这样的人家看上,还有哪个清白人家愿意娶我啊?”

  “你,你都知道了?”

  苏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如纸,声音也有些颤抖。

  都是她和田盛没用,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她是拒绝了婆母又怎样?

  嫁到李家这么多年,她最清那些人的嘴脸,他们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我刚刚遇到了青冉堂姐。”

  李蒙蒙垂下头来,掩住了眼中的精光,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沉痛的色彩:

  “娘,只有我们自己强大起来,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二伯娘和奶这么看不起我们,不就是因为爹之前被人算计,没有能维持生计的工作吗?不就是因为我们家穷吗?”

  见苏氏的脸上出现了震惊却又无法反驳的神情,李蒙蒙又添了一把火:“咱家还欠着二伯娘粮食呢,若是二伯娘以此为要挟怎么办?难道爹和娘真的忍心女儿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吗?”

  “以后再进城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和你爹商量,好歹他也是给人做过掌柜的人。”

  最终,苏氏还是拗不过李蒙蒙,被她说服动摇了。

  记忆中,原主的爹李田盛确实做过掌柜,不过是一家小的成衣铺子,厚礼被人设计陷害,不仅丢了掌柜的身份,也颜面尽失。

  是以,李田盛才如此羞于进城去谋差事,但为了生计,他还是不得不做。

  苏氏所说的那一场大雨很快就来了,而他们现在住着的这间简陋无比的茅草屋竟然还有一处漏雨的,虽然和矮炕相距甚远,那木桶接着雨水的声音却吵得李蒙蒙睡不着觉。

  铺着一层泥土的地面也是潮潮的,让人禁不住浑身发痒。

  遭了,她可不知道原主这身体这么娇弱,竟然怕潮。

  趁着一抹微弱的亮光,李蒙蒙挽起一只袖子,果不其然看到了纤细的胳膊上凸起的一小片红色,俗称潮疙瘩,湿疹。

  她再也躺不住了,看着沉沉睡在自己身侧的李灿灿,李蒙蒙蹑手蹑脚地下了炕,掀了粗布帘子走到外间,李田盛和苏氏也睡得正沉。

  推开沉重的木板门,立时便有冰凉的雨点被风吹来无情地拍打在她的脸上,冰得她赶紧关上了房门。

  吱呀一声。

  她的视线从接水的木桶上扫过,心里却是更加发愁了,一场秋雨一场凉,这间小破房子怎么能过冬呢?

  如果这副身体里装的依然是原主,她也只能愤恨李家众人的冷酷无情了吧?

  苦闷的爬会炕上,这一夜她睡得并不踏实。

  “娘,我出门一趟……”

  不等苏氏出言反对,李蒙蒙撑开家里唯一一把陈旧的油纸伞跑出了门。

  这雨还在下,只不过比起昨夜,拍打在人身上没有那么疼了。

  李蒙蒙光着脚丫踩在这泥泞的山野小路上,吧嗒吧嗒的水声有节奏地传来,她因为下雨而糟糕地心情也缓和了不少。

  这才是无污染无公害的新鲜空气,轻轻嗅一下都觉得浑身舒畅。

  快要走到村子的尽头,眼看就要走上山路,李蒙蒙警惕地看了一眼左右,闭上眼睛进入淘宝,飞快地下单,买了一块做过防水处理的牛皮。

  这东西在现代可是稀缺的奢侈品,她还是昨天晚上看了又看,最终货比三家才选定了这一家,就这么两臂之长,就将她今天的二百额度全部用尽了。

  抱着一块牛皮,李蒙蒙再次迈动脚步,往立于村头和山上分界处的那一处孤僻的小院走去。

  篱笆的栅栏门没锁,她轻步走了进去,人已经喊了起来,“许大哥,许大哥在吗?”

  两声过后,有些暗的屋里头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蒙蒙?”

  许青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错愕,刚好被李蒙蒙捕捉在眼中,她也有些尴尬,这种事她自己搞不定,村子里又只和他熟稔一些,她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找上门来请他帮忙了。

  “出什么事了?”

  许青枫的声音沉了下来,目光落在李蒙蒙未着寸缕的一双染了泥污的小巧脚丫上,黑色地泥土中包裹着几个粉嫩的脚趾头……

  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许青枫像是被烫了眼睛一样,猛地收回了视线,转过身去,竟是再不敢看她一眼。“先进来再说。”

  “我就不进去了吧。”李蒙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实在不好意思这样在人家干净的地上踩。

  “许大哥,我能请你帮个忙吗?草屋那边漏雨了……”

  走在返程路上,还是那段路,还是那些泥泞的水坑,李蒙蒙的脚上却多了一双不太合脚的木屐。

  这鞋底也不知道涂了什么,踩在泥土上竟然一点都不粘地。

  回想起方才那一幕,她还是有些措手不及,她本来准备了挺多客气话的,可谁成想许青枫答应得那么快。

  拿起了一把榔头,顺便又找出了一双木屐出来。

  “这是新做的。”

  言下之意,他还没有穿过,让她放心穿。

  身为一个思想先进的现代女子,什么男女大防在她这有着不同的定义,看到许青枫的神色她就知道不好推辞,索性没有拒绝。

  许青枫的小院守着大山,她们一家现在住的地方则是村子里无主的破草屋,离得本就不远,大概走了十分钟不到,就已经走了一个单程。

  到了草屋,李蒙蒙撑着伞走过去,向李田盛和苏氏解释着方才出门的原因,又将许青枫请进门来。

  他浑身上下都被罩在一个斗篷蓑衣下,此时一个展臂便将其褪下,在廊檐下抖落一番放在了门口。

  “李伯父,伯母。”

  “小枫啊?我这女儿不懂事,又去麻烦你了。”

  李田盛披上了单薄的外裳下了炕,面容沉静,也带着一个中年男人无法担当起守护妻小,给她们一个安稳生活的愧疚。

  “哪里,举手之劳。蒙……令爱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还没有好好报答。”

  离开李家,恢复了一些孩童天真的李灿灿已经附耳到李田盛和苏氏身旁,解释起了许青枫所说的救命只怎么一回事。

  姐姐救人的时候她也在场,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后来发生在两人之间的互动她多少知道一些。

  “我先去把房顶补上。”

  在李田盛和苏氏越发感激和炙热的目光下,许青枫越发不自在,硬着头皮又披了蓑衣走了出去。

  “我去搭把手吧。”

  李蒙蒙也连忙跟了出来。

  站在门口,看着许青枫,皱了皱眉头,又转了视线在屋子里找寻起来。

  有没有梯子呢?

  结果,她这梯子还没找到,就见一手拎着牛皮,一手握着榔头的许青枫在草屋前的一棵杏树上借力一踩,又用胳膊肘撑住了几个点,竟是直接攀上了房顶。

  乖乖呦,原来这古代的飞檐走壁是真的存在的,许青枫也是个中好手?

  虽然没有影视剧中那般潇洒,却也十分迅捷神奇。

  “许大哥,需要帮忙吗?”

  她张大了嘴巴喊道,声音在雨里穿透力不强,但许青枫的声音也适时地传了下来。

  “不用,你自待在屋里就好。”

  不出半个时辰,许青枫就已经从房顶上跃了下来,至于他是怎么补得房子,李蒙蒙却是不得而知了。

  她只知道,木桶里滴滴答答的水声已经止住了。

  又像许青枫道过谢,李蒙蒙忽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跑进屋里,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捧着几个油纸包,正是这些日子卖的大火的鸿运当头。

  “许大哥,这是我做的小吃,你带回去尝尝吧。”

  许青枫一声不吭地接过东西,立马被一阵忽然钻入了鼻中的特殊香味所吸引,不过他面上没有反应,淡笑了两声看着李蒙蒙。

  “日后有事随时到山脚去找我,我都在。”

  “那正是谢谢许大哥了。”

  李蒙蒙也回以一笑,并未拒绝,她和许青枫之间已经有了诸多往来,也不差这一次两次的,从许青枫变成了许大哥,足以见得她对这人的信赖。

  这雨足足下了有三日,而三日中草屋的房顶再也没有漏过一丝雨滴,这让李蒙蒙陡然生出了许多感慨。

  这样心灵手巧,乐于助人,生的又俊俏的男人不多见了。

  嘶,只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猎户呢……

  雨过天晴,天一亮,李蒙蒙就拉上了李灿灿,背着竹筐出门去了。

  鸿运当头和豌豆粉都卖的不错,果冻也正准备推出上市,不过她已经想到了新的产品。

  香菇酱,这个现代很受欢迎的下饭好物,山里如此多的新鲜食材,如果不好好利用真是可惜了。

  李灿灿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山上也没少去,最熟悉哪里有香菇了。

  这一次为了请她出山,她可是答应亲自帮她做好吃的了。

  两人在山间忙活了一上午,直到日上梢头,才走上了下山的路,却在半路上遇到了背着弓箭的许青枫。

  “许大哥这是要上山打猎?”

  李蒙蒙明知故问。

  “嗯。”

  许青枫应声,视线却不由自主越过了李蒙蒙,落到了她背在身后的大竹筐里去,满满一筐的蘑菇。

  好像很重的样子。

  “我先送你们下山吧。”

  “不用了,也没几步路了,我和灿灿边走边玩一会就到了。”

  李蒙蒙闻言,连连摆手,她的脸皮可没那么厚,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麻烦人家,人情也不是这样用的呀。

  见状,许青枫也只好作罢,言道路上小心,见姐妹两人一路下山去了,才收回追着那二人而去的久久没有变动过的目光。

  打发了李灿灿,李蒙蒙将洗干净的香菇用刀切成细小的丁,分别装在了各种盆盆罐罐里,挪到外面的木头架子上等太阳晾得半干。

  准备完之后,又在淘宝下单了一些配料,研磨打磨之后,入锅用小火熬制。

  “咳咳,咳咳……”

  到了这里已有半月时间,她还是很不习惯这种要靠拉风箱才能烧的灶,再一次再灶门处弄了一个灰头土脸,李蒙蒙有些挫败。

  折腾半天终于熬好了底料,却还有一件事足够她烦的。

  这么多香菇酱,要用什么来装呢?

  她总不能从淘宝上买一堆玻璃瓶来吧?这也太反常识了。

  “姐,看,我抓到了一只蝈蝈。”

  正发愁呢,李灿灿甩着两条麻花辫,迈着两条小短腿晃了过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明亮,如有漫天星辰。

  视线落到她两手捧着的物件,李蒙蒙轻笑着摇头,这才是一个十岁孩童该有的童年啊。

  等等!那是什么?

  被李灿灿宝贝似的捧在手中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竹筒子,里面时不时地传出几声蝈蝈叫声。

  “灿灿,告诉姐姐,这竹筒是哪来的?”

  “爹做给我玩的啊。”

  李田盛?

  李蒙蒙心中念头一闪,她有了一个好主意。

  熄了灶台中的火,李蒙蒙转身进了里屋。

  “爹,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

  “咳咳,怎么了?”

  李田盛刚喝完药,见到大女儿李蒙蒙走来,正了正身体。

  “我才想起来,之前庆丰楼的大掌柜曾经说过,他们酒楼缺一种很有特色的东西来放酒,爹给灿灿做的这小竹筒不久正好?今日女儿进城交货,正好问问大掌柜,收不收竹筒子?”

  “这竹筒子有什么值钱的?村子里不是多的是?”

  李田盛闻言,皱起了眉头,这样的活计根本不能算是手艺,村子里几乎是个人都能做出一个来。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城里人最讲究一个排场,干什么都喜欢与众不同,我之前在爷的书上看到,说有大诗人最喜欢用竹子喝酒了。”

  “你什么时候识字了?”

  李田盛别的没注意到,却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的李蒙蒙暗叫一声不少,她已经忘了,她和灿灿两个,都是大字不识的白字老来着。

  现在该怎么和李田盛解释呢?

  “那本书上画着图,女儿是猜的。”

  一边说着,她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渗了出来。

  心虚地垂下眼帘,刚好错过了李田盛眼中一闪而过地复杂神情,他爹的房中有什么书,他怎么会不知道?

  李老爷子大字不识一个,到了他们三兄弟这一代,大哥长期在外经商,二哥又志在考取功名,他也曾经混了一个掌柜当当,竟然多少都是识字的。

  那些书他虽然没有全都看过,却也知道里面绝对没有哪本书是画着画的。

  蒙蒙丫头肯定是识字的,她识得多少?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肚子的疑问都被他憋了回来,看着女儿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他心中忽然生起了一种挫败感。

  多半是偷学的,而不管从哪里偷学,她定是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回想起家里那几个侄子侄女,大都跟着二哥学了几个字,至少会写自己的名字,只有他的另个女儿被排挤在外面。

  唉。

  李田盛长长地叹息一声,“蒙蒙丫头,你愿不愿意跟着爹学写字认字?”

  他肚子里没什么学问,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什么?

  李蒙蒙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提到了这事,心里却是瞬间狂喜了起来。

  “愿意,女儿愿意!”

标 签随身空间带着淘宝来种田 李蒙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