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宁秋)小说_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宁秋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03 ℃
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宁秋)小说_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宁秋

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

宁秋 著

连载中免费

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女主角宁秋,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全文免费,宁秋最新章节,作者鲤子酱的《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虽然是个长篇,却并不繁复冗长,每一个情节都发展合理。是一部优质的古言类小说,小说主角宁秋,故事递提供精彩阅读:宁秋重生而来,前世的记忆历历在目,她的身世也十分明了,只是如何搬动朝堂中的势力,以她宁王府嫡女的身份,还需要某人的帮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女主角宁秋,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全文免费,宁秋最新章节,作者鲤子酱的《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虽然是个长篇,却并不繁复冗长,每一个情节都发展合理。是一部优质的古言类小说,小说主角宁秋,故事递提供精彩阅读:宁秋重生而来,前世的记忆历历在目,她的身世也十分明了,只是如何搬动朝堂中的势力,以她宁王府嫡女的身份,还需要某人的帮助…

免费阅读

  诗会定在十五日,地点在公主府。出门时,宁婉夏故意摆出大方端庄的样子对宁秋说:“妹妹,不如与姐姐同乘马车?”

  “多谢姐姐。”宁秋甜甜一笑,毫不客气的应下来,反倒让宁婉夏措手不及。

  今日宁秋出门,在宁老爹派人送过来的衣服中随便挑了一件月白裙衫,样式简单,但在她盛世美颜的衬托下,宛如仙子,气质出尘,遗世独立。

  宁婉夏看看自己精心准备的妆饰在她的衬托下黯然失色,心中腾起妒火,这傻子长得一张她梦寐以求的脸,现在脑子还恢复了正常。如果放任不管,迟早会把自己比下去!

  必须得动手了。宁婉夏暗自掐紧了指甲,递给丫鬟一个眼色。

  宁秋把一切都收在眼中,眼中闪过冰冷,今天就好好陪这个恶毒姐姐唱一出戏。

  刚到公主府,宁秋便被一个小丫鬟叫住,“宁二小姐,公主有请,跟我来。”

  宁婉夏嗤笑,“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竟入了公主的眼。哼,我们走。”

  小丫鬟带着宁秋越走越偏僻,最后眼前身形一闪,丫鬟消失在花园转角。

  这时,花园偏僻处偷偷摸进来两个男人,一个贼眉鼠眼,一个猥琐下流。看见宁秋,眼前一亮,“哎呦,没想到宁小姐竟然这么美,真是有福了。别怕,哥哥疼你来了。”

  “这是在公主府,你们想干什么?”宁秋后退一步,厉声问道。

  二人对视一眼,笑着扑上来。当下,宁秋腾身而起,伸掌果决地劈向后颈,两个人重重倒地。

  远处喧扰声逼近,宁秋挑起眉头,应该是宁婉夏带着人来了。

  她刺啦一声撕开自己衣领,露出肩膀,又从两人身上摸出软骨粉,洒再空气里,吸上几口,随即倒在地上往外爬去,边爬边喊:“救命!”

  宁婉夏闻声大喜,却装作焦急的样子对众人说,“是我妹妹的声音!她脑子不好,我担心她恐怕是遇到了危险,我们快去瞧瞧。”

  待她带着众人走到眼前,只见宁秋口吐鲜血喊道:“姐姐,快跑!他们是受人指使,冲你来的。”说完就晕了过去。

  众贵女见状纷纷倒抽一口冷气,“天呐!这是遇到了歹人吗?”

  “贵女们喧喧嚷嚷像什么样子?”一声威严的女声响起,众人纷纷闭上嘴巴,人群让出一条路,“见过公主。”

  “怎么了?”公主扫一眼,心里大概有了数,“是谁家下人做了丑事被发现了。”

  “回公主,不是下人。是宁家二小姐遇到歹人,受惊昏了过去,昏迷前说歹人是受人指使,奔着大小姐来的。”

  “有这回事?”公主微惊,“来人,把人弄醒,给我查,是受何人指使的。”她眯起凤眸,声音多了一丝阴冷。如今母妃宫中得势,莫非是有人耐不住了?

  宁婉夏吓瘫了,赶紧阻止道:“公主,那歹人应该直接杖杀!不留活口。”

  公主正觉得奇怪,宁婉夏怎么会不想追究,底下人突然来报,“启禀公主,歹人招了。是宁大小姐指使,要他们在诗宴上坏了二小姐的名声,让她嫁不出去。”

  “那二小姐呢?”

  宁秋恰到好处转醒,满目震惊和悲痛,“什么!他们口口声声的宁小姐竟然不是大姐姐,而是我?他们……还是大姐姐找来的?为什么,大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公主心中那丝疑虑消失,冷笑道,“怪不得不让我审问,原来担心东窗事发,牵连到自己。身为贵女,心肠竟如此歹毒!来人,宁小姐雇人行凶,给我关押起来,交给大理寺处理。”话音刚落,却发现,人群中早就没有宁婉夏的身影了,公主大怒。

  “还敢跑?给我昭告天下,让大家看看交口称赞的才女背后是怎么蛇蝎心肠!”

  宁婉夏精心打造十几年的贤良端庄的名声,今日之后,彻底得烂了。

  而偷溜回宁府,对公主之怒全然不知情的宁婉夏,日后却陷入了无端的惶恐和不安中。

  诗会结束,本想邀约几个要好的贵女探听探听风声,但所有人对她避之不及。更有甚者放出狠话:不认识宁婉夏这种两面三刀的女人。

  宁婉夏彻底的慌了。

  “哼!我就说不要心急,你偏不听,这下倒好,把自己搭进去了。”宁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不断数落着宁婉夏,“我当初扳倒她娘的时候,也没像你这样,徐徐图之,总能成的。”

  “娘,救我啊!您就我这一个女儿,我要是毁了,下辈子谁给您养老啊。”她哭起来。

  宁夫人白她一眼,“放心,我已经递了帖子给慕容府,想必快有回复了。只要慕容若风立刻娶你,不管公主说什么,一切都灰飞烟灭,还有比慕容若风更好的辟谣伞吗?”

  这时,守门的丫鬟急步进来,满脸喜意,“恭喜夫人,恭喜小姐,慕容公子上门提亲了。”

  慕容家是世家,提亲下聘讲究门面。聘礼长队吹吹打打饶了半个京城才到宁府。

  整个京城都被轰动,纷纷为慕容若风不值当。宁家两个女儿,一个被歹人坏了名声,另一个蛇蝎心肠,指使歹人谋害自己的胞妹。这个时候的慕容公子竟还去求娶,真是疯了。

  而半个时辰后传来消息,大家松了一口气,慕容若风是去退婚的。

  “你说什么?”宁婉夏的欣喜僵在脸上,“慕容哥哥,你不是来娶我的?”

  “我是来退婚的。”慕容若风面无表情看着她,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此下作之事的幕后主使会是素来端庄大方的宁婉夏。

  “为什么,为什么!”宁婉夏疯了,狰狞的抓住慕容若风的衣领,咆哮着:“慕容家一向最重约定,怎么可以毁约,我们是有婚约的!”

  “大小姐慎言慎行,婚约也只是一个不知什么时候留下的信物。”慕容若风抓开她的手,“家主有言,慕容家主母可以不尊三从四德,但必得心善、不可生妒心。若不是大小姐先违背祖训,慕容家也断不会出尔反尔。”

  “你是说,我毁掉了自己的婚事……哈哈哈。”宁婉夏疯笑着,指着门外的聘礼道:“那你今日带着聘礼来作甚?羞辱我的吗?”

  “自然是求娶的。”

  宁婉夏瞬间面无血色,适婚女子,那宁家岂不是只剩下……宁秋。

  “慕容公子找我有事?”

  宁秋淡淡的声音响起,一抹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眼前,即使是被歹人坏了名声,她的脊背也挺得笔直,脸上带着浅笑,让人徒生一股敬意和欣赏。

  看着两人僵持在那,宁秋挑起眉,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慕容公子这个时候前来下聘,果真是重情重义之人。可惜了……”

  “闭嘴,贱人。”宁婉夏狰狞着,跳起来就要给她一耳光,“如果不是你这个贱人勾搭了慕容哥哥,我又怎么会被退婚,都你是干的,我做鬼不会放过你!”

  慕容若风挡住宁婉夏,清澈的双眸诚恳地望着宁秋,“二小姐,我今日来宁府,是为退婚,而携聘礼前来,则是为你。”

  宁秋当即愣住,眼底是抑制不住的惊讶,“你要娶我?可我已经声名有损……”

  “宁小姐,我知道发生在公主府的事。”慕容若风一脸坦诚和认真,“若风可以发誓,并不介意。求娶也并非突然的决定,若风已经心仪你多日。如若嫁于我,无论是治病救人悬壶济世,还是安稳得当慕容家主母。我都愿意陪你,宁秋,你可愿嫁给我?”

  宁秋眼眶有些湿润,抬眼看着慕容若风道:“我……”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这桩婚事我不同意。”这声音决绝而坚定,不容让人有半分的反驳。

  “爹。”宁秋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宁老爹神情严肃的望着前来提亲的慕容若风。

  “世伯好,小侄此次贸然前来,时间仓促未能提前禀报,有失礼之处还请世伯见谅,不过小侄对于宁秋姑娘的倾慕之情天地可鉴,还希望……”

  慕容若风话音未落,便被一阵呵斥之声所打断。

  “这事不要再提,我宁家虽然比不得你慕容家,家大业大。但好歹也是名门之后,岂能是你说来退婚就退婚?我倒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把我这个大理寺卿放在眼里。”宁老爹走到慕容若风面前,将宁秋死死的挡在自己身后像一座大山一般不可逾越。

  “就是,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必须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与我家婉儿有婚约在先,如今却招摇过市的前来迎娶宁秋,也太不把我宁家人放在眼里了,如今这事城中人尽皆知,以后我们的脸可往哪里放。”宁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心设计,却变成了如今这个局面。于是只能趁机在一旁煽风点火,企图让慕容若风知难而退。

  话毕,宁夫人望向一旁的宁婉夏,此刻的她瘫坐在一旁,她还无法接受这一切。自己心心念念的所爱之人,向自己提出退婚,却要迎娶自己最痛恨的人。

  宁婉夏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嘴里时不时的发出狰狞的笑声。

  宁母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在心底里暗暗发誓她一定要让宁秋在这个家里呆不下去,要让她身败名裂,名誉扫地。

  “世伯,世母,小侄此番前来是真心实意想要求娶二小姐,绝无瞧不起宁家之意,此次来的匆忙礼数上多有不周,还希望世伯世母不要见怪。”慕容若风毕竟是出生于名门望族之后,言辞之间尽显儒雅,一席白色长衣更加凸显出他不俗的神采。

  宁秋看着眼前这位端庄的少年,心中不禁泛起了涟漪。慕容若风的真诚深深的感动了自己,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境况之下,宁秋真想与这样的一个人厮守终生。

  “我也不是故意为难贤侄,只是这婚姻大事,岂容儿戏。你还是先回去吧,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话已至此,宁老爹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是摆摆手,让慕容若风先行回家。

  话虽如此,宁老爹心中还是有所担忧,他并非反对慕容若风前来提亲,而是担忧,宁秋嫁过去之后受欺负。宁秋向来痴傻虽说近期病情有所好转,但不在自己身边宁老爹还是想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来照顾宁秋。

  此刻的宁秋早已今非昔比,对于宁老爹的心思,她已猜得其中的深意。宁秋不禁感叹,在一个偌大的宁家之中,除了自己的爹竟然没有人,对自己是真心实意。

  慕容若风已知自己失了礼数,今日若继续坚持下去,便是不识抬举也只能暂且告退。

  “世伯,世母那小侄先行告退,这些聘礼还希望世伯能笑纳。而至于我与宁大小姐的婚事一事还希望从今日起就此作罢,毕竟家父也不会同意我娶一位心术不正之人为妻。”慕容若风说完此话,看都不看一眼宁婉夏便转身离开。

  “慕容若风,你给我站住,我们有婚约在先你怎么能对此出尔反尔?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给我回来!”宁婉夏目呲欲裂,声音嘶哑的怒吼着,一时间形象全无如同乡村野妇一般。

  慕容若风仿若没有听见头也不回,径直离开了宁府。

  “宁秋,你给我等着,我今日受到的屈辱,来日,必定要千倍百倍的奉还于你。”宁婉夏紧握双拳,眼中充满了血丝像一头饿狼一般眼光凶狠的盯着宁秋心中暗暗发下誓言。

  出于杀手的职业敏感,宁秋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气,随即望向宁婉夏,若是普通人面对这样的杀气定然是吓得退避三舍,然而宁秋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一般对宁婉夏还以微笑。

  慕容若风走后,这件事很快就在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知道宁家大小姐宁婉夏被退婚,而原本痴傻的二小姐宁秋却得到慕容家的青睐。这让从小养尊处优,从未受过这样待遇的宁婉夏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她心中恨极了宁秋,恨不得马上将她除之而后快。

  次日清晨,宁府,宁婉夏房里内。

  初升的晨光照进房间之内,一名女子蓬头垢面对着梳妆台,双目无神。

  “婉儿,娘来看你了。”一名体态丰腴,穿着艳丽的中年妇女来到房间之中。

  “娘,你来了。”宁婉夏神情呆滞,有气无力的问候了一声。

  “可怜我的孩子,年纪轻轻却要遭受这份苦楚,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小贱人,早知道今日会是这样,当初我就应该把她同她娘一起赶出宁府。”这中年妇女不是别人就是宁府的主母徐惠然,她将宁婉夏抱在怀中恶狠狠的说道。

  宁婉夏平日里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中,但这时却像孩子一般在她母亲怀里撒娇。

  “娘,我好恨,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那个卑贱的丫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宁婉夏回忆着被退婚当日的场景,一幕幕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心中的怒火已成蔓延之势,此刻宁秋与她来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我的傻丫头,你在娘心中就是最完美的,你要学会凡事不能心急,需得从长计议。当日,她娘都不是我的对手,今日区区一个黄毛丫头我就不信她还能翻了天不成。”徐慧然嘴角微微上扬,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婉儿,你要知道一个男人什么是最不可侵犯的。”

  “什么?”宁婉夏抬起头来,疑惑的望着宁母。

  “当然是他的威严,只要你把握住了这一点,那小小的丫头片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宁母边说边用手,抚摸着宁婉夏的脸庞。

  “娘的意思是…”宁婉夏欲言又止。

  宁母俯身到宁婉夏身边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

标 签天才追妻邪魅夫君请走开 宁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