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原著小说_楼靡音穆婓言小说又见面了楼小姐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79 ℃
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原著小说_楼靡音穆婓言小说又见面了楼小姐

楼靡音穆婓言小说

又见面了楼小姐 著

连载中免费

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全集,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下拉式阅读,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楼靡音穆婓言最新章节列表,楼靡音穆婓言全文免费,楼靡音穆婓言大结局无删减,楼靡音穆婓言全章节无删,楼靡音穆婓言第一次是在哪,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虹君倾心创作的都市甜宠漫画《又见面了楼小姐》即将火爆上线,主角是楼靡音和穆婓言,小说讲的楼靡音为捍卫家族利益不得已去伪装做了特工,身为暗黑组织暗葵首领的楼靡音在行动失败后终于得到0号档案,当楼靡音以为家族翻盘胜利在即时,却意外被对立家族的穆家少爷穆婓言盯上,看多面百变的家族工具人楼靡音和冷酷腹黑的傲娇少爷穆婓言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全集,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下拉式阅读,又见面了楼小姐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楼靡音穆婓言最新章节列表,楼靡音穆婓言全文免费,楼靡音穆婓言大结局无删减,楼靡音穆婓言全章节无删,楼靡音穆婓言第一次是在哪,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虹君倾心创作的都市甜宠漫画《又见面了楼小姐》即将火爆上线,主角是楼靡音和穆婓言,小说讲的楼靡音为捍卫家族利益不得已去伪装做了特工,身为暗黑组织暗葵首领的楼靡音在行动失败后终于得到0号档案,当楼靡音以为家族翻盘胜利在即时,却意外被对立家族的穆家少爷穆婓言盯上,看多面百变的家族工具人楼靡音和冷酷腹黑的傲娇少爷穆婓言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很快,陆寒霆的手指就顿住了,并没有揭她脸上的面纱。

  他垂眸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女孩,如果她肯睁开眼,她的眸子真漂亮,黑漉漉如小奶猫,仰头望你时,像小奶猫的爪子挠了你一下。

  清纯和妩媚的结合体。

  陆寒霆看着她脖间的红痕,她肌肤娇,刚才他只是轻轻的掐了一下,现在就多了一道红痕。

  陆寒霆返身,又回到了沙发上,躺下。

  他的睡眠障碍在一步步的恶化,绝对不是她的银针可以治疗的,不过,她医术精湛,刚才他真的在她的手心里小憩了片刻。

  大概十分钟左右。

  他已经很久没睡上十分钟了。

  陆寒霆看向床上那一团纤柔的身影,他想的是,她的手怎么那么的小,那么的软?

  ……

  翌日清晨。

  夏夕绾坐在餐厅里喝着女佣送上来的红枣莲子汤,陆老夫人笑脸咪咪的在旁边陪聊。

  “绾绾啊,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以后寒霆敢欺负你,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揍他…喝,别停,多喝点红枣莲子汤,我们一定要早生贵子,连着产子,奶奶要一手牵着小寒霆,一手牵着小绾绾…”

  陆老夫人已经头发花白了,但是精神矍铄,慈祥又和蔼,如果忽略她是逗.比这一点的话,夏夕绾十分的喜欢她。

  这时女佣的声音响起,“少爷,早。”

  陆寒霆下楼了。

  夏夕绾抬眸,今日的陆寒霆穿了一身白衬衫黑西裤,经典男神的搭配,手工版的布料被熨烫的没有丝毫褶皱,他信步从红毯上下来,与身俱来的优雅矜贵。

  后面还有一个年长的喜嬷嬷也跟着下来了,手里捧着一个喜帕,喜帕上有一抹血梅。

  喜嬷嬷笑着跟陆老夫人倒喜,“老夫人,恭喜恭喜,祝你早日抱上重孙。”

  “好好好,管家,赏!”

  陆老夫人十分壕气的派发红包。

  夏夕绾一看就知道喜嬷嬷收的是昨晚她跟陆寒霆同房的喜帕,女人第一次会流血的,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那…血梅哪来的?

  这时陆寒霆停在了她的身边,他单手抄在裤兜里低下颀长的身躯,覆在她耳畔低声道,“我干的,我应该没有多此一举吧,你还是…处么?”

  他问的过于直白,夏夕绾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过,现在雪白的耳垂当即灼红了一片。

  此时两人姿态有些亲昵,陆寒霆低身跟夏夕绾说悄悄话,很像是新婚夫妻如胶似漆的模样。

  陆老夫人当即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不看我不看,你们继续。”

  说着陆老夫人就将手指打开了,偷偷看着。

  陆寒霆看着夏夕绾悄然灼红的小耳垂,英气的剑眉微挑,溢出几分成熟男人的邪魅风情,“你20岁生日还没有到,算是19岁,没有过…男人吧?”

  夏夕绾还很小,才19岁。

  陆寒霆27岁了,男人风华正茂的年纪,英俊而成熟。

  他这么锲而不舍的逼问着,两个人又靠的近,夏夕绾只觉得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了她脆薄的娇肌上,让她只想躲。

  “你要吃么?”

  夏夕绾转身,将小勺子里的红枣莲子汤直接喂到了他的嘴里,一心想堵住他的嘴。

  一边的管家直接叫出了声,“少奶奶,那是你的勺子!”

  少爷是有很严重的洁癖的,那是少奶奶用过的勺子,管家迅速去拿漱口水。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刚才一心想堵住他的嘴,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勺子喂了他,这…

  被喂了一勺的陆寒霆站直了身,他蹙了一下英俊的眉心,然后在众人的目光里将这一勺红枣莲子汤给吃了。

  管家大跌眼镜,少爷这是…怎么了?

  少爷你可是有洁癖的啊,难道你忘了么?

  陆老夫人满意的点头,人过七十,她已经看人很准了,她一看夏夕绾就喜欢,这个女孩跟自己的孙子那是命中注定的。

  “好好好,你们两个共吃了一碗红枣莲子汤,看来我的重孙很快就要到夕绾的肚子里了。”陆老夫人开心的像个孩子。

  夏夕绾手里拿着那个喂了陆寒霆的勺子,看着半碗的红枣莲子汤,她究竟是吃,还是不吃呢?

  这时陆寒霆坐了下来,他一双狭眸看了过来,十分关心道,“你怎么不吃了,快吃吧,待会儿就凉了。“

  “…”

  夏夕绾知道陆寒霆绝对是故意的,刚才喂了她用过的勺子,现在他要她继续用这个勺子。

  这相当于两个人间接…亲吻了。

  “是啊夕绾,你怎么不吃了,快吃啊,待会儿再给你盛一碗。”陆老夫人道。

  夏夕绾迅速拿着勺子将半碗红枣莲子汤麻溜的吃了下去,“我饱了奶奶,不吃了。”

  看着女孩娇俏里带着憨态的可爱模样,陆寒霆勾了一下薄唇,心情很不错。

  ……

  吃过早餐,陆老夫人问夏夕绾,“夕绾,待会儿你要出门么?”

  夏夕绾点头,“奶奶,我要回一趟娘家。”

  “回娘家是应该的,寒霆,你跟夕绾一起回去,带上礼物,这女婿的礼数不能废。”陆老夫人迅速叫了陆寒霆。

  夏夕绾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陆寒霆走了过来,他道,“好,一起走吧。”

  两个人出了幽兰苑,来到了草坪上,陆寒霆绅士的拉开了副驾驶车门,“上车。”

  夏夕绾摆了摆手,“现在奶奶已经看不到了,你忙你的吧,我打车回娘家。”

  陆寒霆挑起剑眉,“不是说在奶奶面前要配合我演戏么,上车,别让我把话说第三遍。”

  这男人还真是强势霸道。

  不过夏夕绾心头一跳,昨晚她说的和平协议,他是同意了!

  夏夕绾没有再拒绝,顺从的上了豪车。

  豪车疾驰在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为了避免尴尬,夏夕绾索性将小脸转向窗外。

  蹭亮的车窗上倒影出陆寒霆的影子,男人在专心的开车,两只大手从容的按在方向盘上,转弯变道加速,行云流水。

  夏夕绾看到男人结实手腕上戴着的那块名贵钢表,价格在千万。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夏夕绾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两个人达成和平的协议,这样更方便她在夏家行事。

  夏夕绾将目光落在了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上。

  ……

  半个小时后,豪车停在了夏家门口,夏夕绾垂眸去解身上的安全带。

  但是,解不开。

  “我来吧。”陆寒霆顷过了颀长的身躯。

  夏夕绾松了手,让陆寒霆帮忙解开。

  其实陆寒霆昨晚就嗅到了夏夕绾身上的香气,现在两个人这样靠着,他鼻翼下萦绕的都是少女身上那股怡人的体香……

  陆寒霆在女人身上闻到过各式各样的香水味,那种人工添加的香料味让他厌恶。

  但是这个女孩身上的香气十分的好闻。

  陆寒霆打开了安全带,低声问道,“你洒了什么香水?”

  香水?

  夏夕绾摇头,“我没有洒香水。”

  “那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陆寒霆抬头,但是下一秒他一滞,因为抬眸之间,他轻轻的碰上了夏夕绾的红唇。

  中间隔着面纱,两个人猝不及防的亲上了。

  夏夕绾蒲扇般的羽捷颤啊颤,这可是…她的初吻!

  很快,陆寒霆退开了,他深邃的狭眸扫了一眼她覆在面纱后的红唇,喉头滚动,“我很抱歉,要不…我让你亲回来?”

  夏夕绾看着他,“我觉得…我应该给你一巴掌。”

  陆寒霆勾起薄唇,喉头里滚出一道磁性而愉悦的笑声。

  夏夕绾拉开副驾驶车门,“我先走了。”

  “我叫陆寒霆。”

  夏夕绾也没多想,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现在她才不关心他的名字,她只想去见爷爷。

  “我知道了,陆先生,再见。”夏夕绾站在车外对陆寒霆挥了挥小手。

  今天夏夕绾穿了一件红色毛衣,她挥手时,毛衣往上窜,露出她如杨柳枝般的小蛮腰,陆寒霆按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缓缓摩挲了一下,心里想的是她那腰够不够他一握?

  “我待会儿有个会,晚点来接你。”

  “不用了…”

  夏夕绾拒绝的时候豪车已经疾驰而去了。

  ……

  这里的一幕都被楼上的夏小蝶给锁在了眼里,好啊,这个夏夕绾表面装的一本正经,昨晚才嫁给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冲喜,今天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

  夏小蝶看向那辆豪车,车是挺好的,但不是顶级的那种,不过,那车的车牌…

  那车牌夏小蝶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她听闺蜜说起过,那车牌吊炸天,整个海城可以横着走!

  夏夕绾勾搭上的野男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车牌?

  夏小蝶怀疑自己看错了,她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的时候,那豪车已经离开了。

  她一定是看错了。

  夏小蝶快速的跑下了楼,正好看到了夏夕绾,她当即大声笑道,“夏夕绾,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没想到你这么耐不住寂寞,还养了一个小白脸!”

  小白脸?

  陆寒霆?

  夏夕绾脑海里浮现出陆寒霆那张精致英俊的脸庞,还有他成熟内敛里透出的强势霸道的作风气派,是怎么也无法将他跟小白脸联系上一起的。

  她也不知道小白脸陆寒霆会有什么获奖感言。

  “爷爷呢,我要见爷爷。”夏夕绾直接绕过夏小蝶,上了楼。

  楼上房间,夏老爷子躺在床上,他已经昏睡十年了,早被医生宣布成植物人了。

  这个夏家,除了妈妈,夏老爷子是最疼夏夕绾的人了。

  十年前,她刚九岁,妈妈因病去世了,某一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楼梯口,而夏老爷子已经滚了下去倒在了血泊里,这时夏振国和佣人冲了进来,不管她怎么解释,所有人都认定是她推得爷爷。

  后来夏振国找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她是一个灾星,命又硬,跟她在一起的人都会有血光之灾。

  于是,夏振国连夜就将九岁的她送到了乡下,从此不闻不问。

  夏夕绾后来才知道,自己这个爸爸早就在婚内出轨了,他上了一代影后李玉兰的床,女儿都生了两个了,大女儿夏妍妍比她的岁数都大。

  这一次夏夕绾借替嫁回来,就是要查清当年的真相。

  夏夕绾给夏老爷子把了脉,然后拿出银针,刺进了老爷子的穴位里…

  收好银针,夏夕绾给老爷子盖好了被子,她轻声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很快,你就会醒过来的。”

  ……

  厨房里。

  夏小蝶找到了李玉兰,“妈,我告诉你一件事,刚才夏夕绾是被一个男人送回来的,那个男人是夏夕绾包.养的小白脸!”

  李玉兰在炖燕窝,闻言她诧异了一下,“夏夕绾竟然都养小白脸了,还真是不要脸的货色!”

  “妈,你炖燕窝给谁吃啊?”

  “给夏夕绾。”

  “什么,妈,我没有听错吧?”

  李玉兰拿出一包药粉,洒在了燕窝里,“急什么,我在这碗燕窝里放了迷药,昨天在婚礼上王总看中了夏夕绾,我看夏夕绾身材不错,能卖个好价钱,反正她嫁了一个鬼夫,还可以做这些老总的玩物,等我给她多拍点艳照,不怕她不听话。”

  夏小蝶竖起大拇指,崇拜道,“妈,你太聪明了,我先去蛋糕店里买个蛋糕,待会儿回来看戏!”

  李玉兰将燕窝端了出来,这时夏夕绾下了楼,李玉兰迅速出声道,“夕绾,我亲手给你炖了燕窝,快点来吃吧。”

  李玉兰给她炖燕窝,这碗燕窝能吃么?

  夏夕绾勾唇,大方的走进了餐厅,还拿着勺子吃了几口燕窝,颇为傻白甜的笑道,“真好吃,阿姨,谢谢你。”

  “不用谢,好吃就全吃完。”李玉兰心里骂了一声蠢货,面上赔笑。

  很快,夏夕绾觉得两眼发黑,“阿姨,你给我吃了…什么?”

  夏夕绾直接倒在了桌上。

  李玉兰冷笑,直接命人将夏夕绾送进了楼上的房间里。

  ……

  很快,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腻男兴奋的跑了过来,“夏夫人,人呢,有没有得手?”

  “王总,夏夕绾在房间里呢,这药够她睡两个小时,你可以好好的享用。”李玉兰笑道。

  “夏夫人,你这事办的漂亮。”王总猴急的往房间跑。

  李玉兰却一把拉住了王总,“王总,你事先答应要往夏氏医疗注资的…”

  昨天在婚宴上,这个王总看见夏夕绾纤柔绝丽的身姿就心痒痒了,所以他跟李玉兰达成了协议。

  “夏夫人,你放心吧,我说话算话。”王总快速的进了房间。

  ……

  房间里,王总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夕绾就差流口水了,他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扑上去,“小美人,我来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夏夕绾突然睁开了眼。

  王总一愣,不是说好下药了么,不是说好要睡上两个小时的么,怎么这会儿就醒了?

  “小美人,你怎么…怎么醒了?”


标 签楼靡音穆婓言小说 楼靡音穆婓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