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安冉慕一寒小说_圈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安冉慕一寒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31 ℃
安冉慕一寒小说_圈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安冉慕一寒

圈养蜜妻慕少深深宠

安冉慕一寒 著

连载中免费

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安冉慕一寒全文免费,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章节列表,安冉慕一寒小说完整版,小说《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内容深入浅出、蹙金结绣,是一部总裁题材的小说,是作者花开无痕所著,这部作品的男女主是安冉慕一寒,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阅读:安冉的婚姻,只有背叛和家暴,目睹丈夫丑恶嘴脸的她提出离婚,却迎来更深的危机,而慕一寒的出现,对她来说,无疑是天神般的存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安冉慕一寒全文免费,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章节列表,安冉慕一寒小说完整版,小说《圈 养蜜妻慕少深深宠》内容深入浅出、蹙金结绣,是一部总裁题材的小说,是作者花开无痕所著,这部作品的男女主是安冉慕一寒,故事递带来精彩章节阅读:安冉的婚姻,只有背叛和家暴,目睹丈夫丑恶嘴脸的她提出离婚,却迎来更深的危机,而慕一寒的出现,对她来说,无疑是天神般的存在…

免费阅读

  安冉出来,把整个专卖店都照亮了。

  一件束腰的水粉色连衣裙,腰间系着黑色的丝带,把安冉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犹如刚下凡的仙女,美得令人窒息。

  慕一寒的眸光闪了闪,淡淡地对安冉说了句:“去吧。”

  说完,慕一寒就迈着大步离开了。

  安冉走到外面,匆匆打了车赶往贺家老宅。

  贺家老宅里,大家都围坐在客厅里。贺明宇不时地看着门外,脸色逐渐暗沉。

  这时,贺明宇的姐姐贺明月走了进来,还没坐下就对贺明宇说:“明宇啊,我刚才路过专卖店,看见你家那位和慕氏集团老总在一起,好像是给你们家那位买衣服呢!我在门口转悠了半天没进去,那里面的衣服我买不起啊。”

  贺明月本就是个做事不过脑子的货色,她完全不顾贺明宇的面子,把自己看到的说了个一干二净。听完,贺明宇的脸立刻氤氲了一层怒色。

  安冉的婆婆本就不同意两个人的婚事,现在听贺明月说了那么一句,立刻抓住机会挖苦:“就知道那安冉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脸的狐媚样。她那样的女人不出事才怪!”

  “就是就是,本来就不该娶她。她是个什么东西,一只土鸡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贺明月搭腔道。

  这时,坐在沙发上默默不语的贺家老爷子面色凝重地看了看贺明月母子两个。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紧紧的捏着手里的实木雕龙拐杖。

  他是贺家的一家之主,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还是精神矍铄,看起来老沉干练,从他的眉宇之间可以窥见他当年叱咤商场的英明决断。

  “那个女人,本就不是省油……”

  “谁再在这里乱嚼舌根,谁给我出去!”贺老爷子严令道。

  顿时,整个客厅里鸦雀无声,贺明月吓得吐了吐舌头。

  正在这时,安冉提着一个精致的粉色餐盒走了进来。她本就很漂亮,再加上身上穿的这身限量版的裙子,更加楚楚动人。

  她来到贺老爷子面前,微笑着递到了老爷子的面前:“爷爷,这是我给您买的您最爱吃的那家生煎。”

  贺老爷子微笑地接过那个餐盒,高兴得合不拢嘴:“还是我孙媳妇懂事。”

  贺老爷子的话让贺明宇姐弟两个非常不爽,贺明宇的脸色更阴暗了。贺明月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她站起来走到安冉的面前:“哟,安冉,你这裙子限量版的吧?全球仅100条,你可真奢侈,谁给你买的?是不是明宇给你买的啊?”

  安冉的心惊了一下,但很快回答道:“这是我自己买的,上班的时候不小心把墨水打翻了,来不及回家换衣服了,所以就近买了一件。”说这话的时候,安冉并不知道裙子的价格。

  “奖励一下自己?我说弟妹啊,你也太奢侈了吧?你知道这件裙子多少钱吗?八万块!你当我们贺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贺明月这个三十多都嫁不出去的剩女,说出话来那叫尖酸刻薄。

  贺明宇在一旁冷冰冰看着安冉,他记得今天安冉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再加上贺明月说的话,他就更加气愤了。

  安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还是贺老爷子给她解了围:“八万的裙子怎么了?我贺家的孙媳妇穿一件八万的裙子过分吗?”

  “爷爷,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她和慕氏集团的老总在买衣服。肯定有什么猫腻,您得好好地审审她!”贺明月的眼里满是嫉妒。

  安冉的心脏“突突”地跳着:怎么办?怎么办?明明是意外,却偏偏让贺明月看见了,这个小肚鸡肠,嫉妒心极强的女人要是不添油加醋才怪。她要是早知道这裙子这么贵肯定不会要的。现在……

  安冉极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微笑着来到了贺明月的面前:“姐姐,我希望您不要什么都往歪里想,我买衣服的时候,我们慕总正好去视察工作,难道你不知道那间专卖店是慕氏集团的吗?”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分明就是跟慕一寒一起去的!你还真是狐媚子,到哪里都不是个好东西。是不是你想给我们贺家戴绿帽子呢?”贺明月扬起眉,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安冉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了嫁不出去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女人,不由地怒火从心头窜了起来:“姐姐,我觉得你是因为想男人想疯了,所以只要看见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你都把人家想得那么龌龊,三十多岁了都嫁不出去,我看你啊还是在贺家等着砌厕所墙好了。”

  贺明月被安冉戳到了痛处,像疯子一样扑了过来:“安冉,你个贱人!你个贱人!”

  安冉顺势躲开,贺明月扑了个空,她更加的气急败坏了,

  “安冉,你就是一只不下蛋的鸡,你看你嫁到贺家几年了,连个蛋都没下,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是啊,我就是不下蛋的鸡,那又怎么样。最起码我嫁出去了。”

  “你个贱人!”

  贺明月说着又要扑过来。

  “够了!贺明月,你要再在这个家里没事找事!就给我滚出去,永远别回来!”贺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身来。

  安冉看着爷爷,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如果说贺家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话,那就是贺老爷子了。

  贺老爷子走过来,右手轻轻地搭在安冉的肩上,布满皱纹的脸上显出一丝愧色:“安冉啊,让你受委屈了。”

  安冉忍不住泪眼朦胧:“爷爷,谢谢您。”

  “来吧,吃饭吧!”说着,贺老爷子拉着安冉向餐桌旁走去。

  贺明月气急败坏地哭着上楼了,其他的人愣在那里,看着安冉和老爷子。

  “都不过来吃饭,等着我请你们啊!”老爷子一发话,大家赶紧走到餐桌旁。

  贺明宇依旧黑着脸,虽然安冉已经做了解释,但是他才不相信。再说,安冉她应该也没有那么多钱。

  贺明宇的母亲柳如烟一边吃饭一边没好气地跟安冉说:“我说安冉啊,我上次让你去检查,你到底检查了没有。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是不是有不孕症?嫁到我们家这么多年,这肚子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安冉准备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嘴角微微露出一点苦涩?怀孕?她拿什么怀孕?

  贺明宇看了看安冉的脸色,好像生怕安冉把他风流的事情说出来,急忙跟柳如烟说:“妈,我们正在准备,您放心吧!我们会尽快让您抱上孙子的。”

  说着,贺明宇还用大手宠溺地摸了摸安冉的头:“小冉,我们要好好努力了哦,你看妈都等不及了。”

  “是啊,我是等不及了。就怕安冉是个不下蛋的鸡!”柳如烟恶狠狠地说,想到刚才安冉侮辱自己的女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诗容,给我闭嘴!”老爷子又发话了,“你这婆婆说话太成问题!”

  柳如烟撇了撇嘴,一脸恨不得将安冉生吞活剥喂鱼的样子。

  贺老爷子把目光转到安冉的身上,慈祥的笑容挂在脸上:“小冉啊,你看你们结婚都时间也不短了,是该让爷爷抱抱重孙子了。是不是?”

  “爷爷……”安冉的心在滴血,但却还是安慰着老爷子,“您放心吧,我们会努力的。”

  贺老爷子一看安冉答应了,高兴地说:“安冉,再过几天就是爷爷的寿辰,你好好安排一下。你办事,爷爷放心。我想趁着这次机会,把商场的合作伙伴都请来,把我们贺家的事业完全地交给明宇。”

  一听贺明宇的权力会更大,安冉不由有些害怕。因为她不知道贺明宇还会用什么办法对付安家,离婚……那就更难了。

  “小冉……”贺老爷子追问安冉。

  安冉回过神来,对老爷子说:“放心吧,爷爷,我一定把您的寿辰办得红红火火的。”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安冉简直是食不知味。

  从贺家出来,她本来想打个出租车去公司,可是贺明宇开着车追了上来。

  “上车!”贺明宇黑着脸命令道。

  “我要去公司,打车就可以了。”安冉看都不看贺明宇一眼,因为她知道只要上了他的车就不会有好事发生。

  贺明宇早就气得肺都快炸了,他气急败坏地从车上下来,冰冷的眸子里喷发出的怒火,似乎能把人灼烧起来。

  “给我上去!”他一把拉过安冉,直接把她扔进了车里。

  “不!我不上去!”安冉挣扎着想要下来,但是却又被贺明宇推了回去。

  贺明宇气急败坏的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就飞了出去。

  “啊……”安冉惨叫一声,吓得早就面无血色,“贺明宇,你干什么!你疯了!”

  “是!我就疯了,我就是疯了!你给我戴了多少绿帽子还不够吗?你这个无耻的女人!”贺明宇两只手紧紧地着方向盘,一遍骂骂咧咧。

  车子歪歪扭扭的在路上狂奔着,时速已经达到了二百。

  “贺明宇,你给我停车!”可是不乱安冉怎么叫贺明宇都当没听见。

  这时,一辆大货车过来冲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去……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贺明宇也慌了,吓得他方向盘都不想握了。

  安冉情急之下抓住方向盘用力一扭,“唰”的一声大货车和他们的车擦肩而过。

  贺明宇把车停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让他感到后怕。

  “安冉,我觉得你就是个扫把星!”贺明宇怒气全撒到了安冉的身上。

  安冉的委屈像潮水般涌了出来:“贺明宇,我既然是个扫把星,那我们离婚好了!”

  “呵呵!离婚?好成全你和你的奸夫?想的美,除非……”贺明宇的嘴角挂上一丝阴险的笑,“除非你把你家的公司给我!哈哈!”

  安冉觉得面前的男人贪婪而又可怕,她都怀疑自己的眼光了:自己是眼瞎了吗?当初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

  安冉愤怒地打开车,到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贺明宇本来想再把她拖进车里的,但是这个地方人流比较多,万一被哪个多事的人拍到了,一定会大肆渲染,到时候损失就大了。

  安冉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门口两个保安一见到她,差点晕过去。这刚来的助理也太胆大到了把,本来找了女助理,这消息已近够劲爆了,这女的居然还敢迟到,一迟到就是两个小时!

  “我的天哪,是我看错了吗?新来的助理居然迟到了两个小时。”

  “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她是不想活了吗?”

  安冉听着大家的议论,脑袋不由缩了缩。她似乎感觉到冰冷的刀子已经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她悄悄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朝台阶上望了望。总裁办公室的门关着,她终于舒了一口气。

  她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安助理,你迟到了。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传来,安冉吓了一跳。刚刚喝下去的水全给呛了。

  “咳咳……”安冉赶紧放下杯子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对不起,慕总。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五点我要参加一个游泳比赛。你跟我一起去。”

  “游泳比赛?我一起去?”安冉的双眼瞪得老大,难道作为他的助理,她连这种私人活动也要陪吗?

  安冉想了想,还是少给自己招惹是非的好。现在她在贺家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慕总,我是您的助理,不方便参加您的私人活动。请见谅。”安冉拒绝道。

  慕一寒的眉宇间立刻蒙上了一层黑云:“安小姐,这不是我的私人活动,这次比赛是我们公司举办的联谊比赛。明白?”

  “哦,好吧。”既然是公司的事情,安冉只好答应了。

  慕一寒转身离开,又转身对安冉说:“泳衣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下来我叫你。”

  什么?泳衣准备好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也下水?安冉倒抽了一口冷气,来慕氏第一天就要穿着泳衣站在总裁面前,这是一件多囧的事情。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那个……慕总,那些衣服钱我会还给您的,包括在您家穿的那件小西装。”安冉说话的时候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慕一寒一听这话,好像是想起来那晚发生的事情:“我记得那天贺太太还投怀送抱的,没有想到今天却急着跟我划清界限。”

  此刻,安冉彻底哑口无言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现在真的好恨自己,那晚是脑子被驴踢了吗?居然会做出那么让人脸红的事情,现在安冉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慕一寒看见安冉被自己说得满脸通红,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只留下发呆的安冉。

  ——

  宁城市最大的室内游泳场里,男那女女来了很多人,都是和慕氏合作的大商家。大家都穿着泳衣,看样子真是一次规模盛大的比赛。

  来到试衣间门口,慕一寒把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了安冉:“去吧,换了衣服出来。”

  “慕总,我就不用换了吧?我看您比赛就好。”安冉推脱着。

  “随便。”慕一寒说完,就走进了更衣室。

  安冉在更衣室里,磨蹭了半天也也不想出来,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慕一寒买的着这件泳衣太性感了。淡蓝色的蕾丝让她的双峰若隐若现,她都不敢出去了。

  纠结了好半天,安冉才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可是她走到游泳池旁边的时候,看见一堆人围着泳池看着什么。她把眸光转向游泳池,脑袋“嗡”的一声,慕一寒居然躺在水里,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安冉来不及多想,“扑通”一声跳入了游泳池。

  只见她如美人鱼般飞快的游到了慕一寒面前,用胳膊夹住慕一寒的脑袋,硬是把他拖上了岸。

  这时的慕一寒依旧一动不动,在场的人都有些慌了。

  “这是咋回事,不是憋气去了吗?怎么还出人命了?”

  “是啊,什么时候溺的水,大家都还在这里看热闹。”

  这时的安冉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以前她学过急救,现在正好可以用上。

  她双手交叠压在慕一寒两胸部中间位置,用力地按压了几下,慕一寒什么反应也没有。那张俊脸上的生命力好像在慢慢的消失掉。

  “不行,现在只能做人工呼吸了。”安冉刚说完,还没有等慕一寒反应,安冉就捏住慕一寒的鼻子,用自己的唇压在了慕一寒冰凉的唇上。

标 签圈养蜜妻慕少深深宠 安冉慕一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