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别哭漫画原著小说by曲小蛐_唐染骆湛小说版作者是曲小蛐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8137 ℃
别哭漫画原著小说by曲小蛐_唐染骆湛小说版作者是曲小蛐

唐染骆湛小说版

作者是曲小蛐 著

完本免费

别哭曲小蛐最新章节列表,别哭漫画全集免费,别哭by曲小蛐漫画免费下拉,别哭漫画原著小说作者是曲小蛐,曲小蛐小说作品合集,别哭全集漫画免费在哪看,唐染骆湛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唐染骆湛大结局在线阅读,唐染骆湛番外,唐染骆湛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校园漫画新作《别哭》改编自网络大神曲小蛐的同名作品,主角是唐染和骆湛,小说讲的是外人只知道唐家大小姐唐珞浅长相貌美,还会和骆家少爷骆湛定下婚约,她拥有令人羡煞的人生,可很少有人知道唐家有个失明的小女儿唐染,她在16岁时收到一个特别的仿生机器人,殊不知机器人背后是骆湛在默默操控, 众生予我桀骜,而你教我沦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别哭曲小蛐最新章节列表,别哭漫画全集免费,别哭by曲小蛐漫画免费下拉,别哭漫画原著小说作者是曲小蛐,曲小蛐小说作品合集,别哭全集漫画免费在哪看,唐染骆湛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唐染骆湛大结局在线阅读,唐染骆湛番外,唐染骆湛无错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校园漫画新作《别哭》改编自网络大神曲小蛐的同名作品,主角是唐染和骆湛,小说讲的是外人只知道唐家大小姐唐珞浅长相貌美,还会和骆家少爷骆湛定下婚约,她拥有令人羡煞的人生,可很少有人知道唐家有个失明的小女儿唐染,她在16岁时收到一个特别的仿生机器人,殊不知机器人背后是骆湛在默默操控, 众生予我桀骜,而你教我沦陷......

免费阅读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唐染几乎要以为是陪她走过太多次孤独无助和落寞的“骆骆”终于像她梦里那样活过来了。

  她到底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目不能视和与外界的隔绝让她比同龄人活得更单纯些。

  她的生命里没有丰富多彩的经历和趣事,甚至连一个可以交谈的同龄朋友都没有过。

  除了骆骆。

  于是就像所有女孩子会有过的幻想和梦,唐染很多次在梦里梦见过,她的“骆骆”变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总是会用懒洋洋又轻慢冷淡的声音和她玩笑说话的活着的人。

  不再是无数条已经设置好的语言模块组成的人工智能,不再是只能锁在那个小盒子里的声音,梦里她的“骆骆”是可以触碰的、有温度的。

  就像此刻——

  唐染听得见近在咫尺的位置,隔着薄薄的衣衫和肌肉,带有人类温度的胸膛里,那颗心在“怦怦”地跳着。

  “骆骆……”

  冷得瑟瑟的女孩儿无意识地慢慢攥紧手指。

  骆湛垂眸,无声地望。

  被雨淋得湿透了而更显得小小一只的女孩趴在他身前,身体还带一点抖,细白的手指把他胸前的衬衫攥得紧紧的。

  她的声音也很轻,带着那种失明的小姑娘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什么都看不到时特有的不安和慌乱。

  很轻易会让人想起雨里的街角,缩在草丛里被淋得毛都湿哒哒垂下来的可怜兮兮的小猫——还是只看不见街角前车水如龙危险丛生的小病猫。

  骆湛手抬了抬,最后还是停在了半空,然后垂下。

  “……你想抱多久?”

  听见那个懒散冷淡的声音,唐染身体轻颤了下。她终于被从那个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的虚幻里拉出来。

  僵了几秒,唐染慢慢松开被自己攥得褶皱的衬衫,她低着头,湿垂着的长发的发尾轻轻打着卷儿翘起来。

  “对不起,”女孩紧阖着眼慢慢挪后半步,“你……”

  “我不想陪你淋雨。有什么话进楼再说。”

  骆湛躬身捡起地上的盲杖,把手握的那头递到女孩手边,看着她攥得发白的指尖迟疑地松开,然后一点点握上去。

  细密的雨丝还在落着。

  骆湛眼帘一垂,在原地停了两秒,他便脱你上半湿半干的外套。

  单手拎掉了女孩儿身上湿透的那件搭到自己肩上,骆湛将新的外套一抖,给女孩儿从后披上——这次披得很正,还连那颗湿漉漉的小脑袋一起裹住了。

  做完这些动作时,骆湛身上那件薄薄的衬衫早就被打湿了,半透明地贴在身上,露出衣衫下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

  他却像没察觉。

  骆湛垂下手去,轻屈起修长指节扣了扣女孩儿手里紧握的盲杖,“抓好了,”他也握上去,小心引着女孩儿用她能适应的速度缓步向前走,只是声音听来仍旧惫懒散漫——“我要送你回我们拐卖小姑娘的据点了。”

  唐染被那人熟悉清香的外套罩在身上,雨丝透不进,只低着头小心地走。

  一边走她一边想,真人的“骆骆”好记仇。

  .

  唐染最后迷路的地方离着主楼有些远,离着她来的阏逢楼倒是很近。骆湛没迟疑地把人先领回了阏逢楼。

  配楼里原本就有佣人侍者,今天是骆老爷子的寿宴,为了接待分流到各处配楼的宾客,楼里自然更不会少了人。

  阏逢楼里的佣人见到一身狼狈还湿着黑色碎发的小少爷,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少爷,您这是——”

  见第一个遇见的是女佣,骆湛眉间褶皱微松,他示意了你后苍白着脸儿的小姑娘,“带她去冲个热水澡,身上的衣裙也处理一下。”

  “那少爷您身上?”

  骆湛皱眉,从身体冷得微颤的女孩那里收回视线,“你不用管,先带她去。”

  “……是。”

  半个小时后。

  阏逢楼二楼的一处客房内,穿着浴袍的唐染坐在沙发里。

  清洗和蒸汽烘干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女佣嘱咐过这个格外安静的小姑娘后就先拿着衣物离开了。

  唐染闭着眼睛窝在沙发的角落,宽大柔软的靠背和扶手能给她带来很高的安全感。她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骆湛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客房的小号浴袍也是成人型号的,裹在女孩儿身上几乎把她的手脚都包起来了,看起来像是白白的糯米团子,一动不动地缩在沙发角落。

  不过吹干的长发已经恢复正常的微卷弧度,发间那张俏丽的脸也多了点热水澡后的红润。有了血色的红唇透着嫣,给这张本就不俗的脸庞染上一抹艳丽。

  总算不是苍白得像病秧子似的了。

  骆湛一边走进来,一边满意地想着。

  他停到女孩身前。

  想了想,骆湛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在女孩坐着的沙发前蹲你:“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

  “你是骆湛吗?”女孩儿突然抬头,和他一起开口。

  “……”

  骆湛微怔了下。

  然后他看见,女孩儿明显地向后微缩了缩浴袍里露出来一点的白嫩的足尖。

  她紧闭着眼,不知道自己微皱着眉的小表情完全暴露了她的退避:

  “要和唐珞浅订婚的……那个骆湛,对不对?”

  “骆湛没答应,婚就订不成。”

  说话间,骆湛低眼看着女孩儿不安地蜷缩起来往后躲的足尖。

  他皱了皱眉。

  然后骆湛抬头,听见自己鬼使神差地开口:

  “而且,我不是骆湛……我是骆修。” “骆……修?”女孩的神情空白了几秒,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什么。

  空气安静须臾,唐染终于慢慢回过神,小心地问:“你是骆湛的哥哥?”

  骆湛:“嗯。”

  唐染不安地抿紧唇,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错话——

  即便她很少和外界接触,消息闭塞,但也会听到杨益兰跟她念叨起这个唐家巴结着想攀高枝的骆家。

  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骆家也有两个儿子。幼子骆湛是世家里也难见的典型的天之骄子,受尽追捧,自不必说;而长子骆修却是已经过世的骆家前任主母所生,在家里的处境似乎比她这个唐家的私生女好不到哪儿去。

  杨益兰还感慨过:“骆家那位小少爷性子冷淡,桀骜不驯,是个什么人什么事都入不了眼的主儿。他们兄弟既然不和,那大少爷在骆家过得恐怕要多惨有多惨了。”

  由于自身经历的缘故,唐染初听杨益兰提起时,对这位传闻里过得很惨的骆家大少爷很有些感同身受的同情。

  想到自己刚刚冒昧地把他错认作他的“死对头”兄弟,唐染不安地攥起手指。

  “对不起,我就是,胡乱猜的。”

  “……”

  女孩的难安情绪是溢于言表的。骆湛头脑顶尖,思绪一转便猜到了唐染此时的心路历程。

  他嘴角无声地勾了下,笑意懒散下来。再开口时,男生声音听起来依旧轻慢冷淡,“你听说过我?”

  唐染犹豫了下,“嗯。”

  “听谁说的,你那个姐姐么?”

  唐染摇头:“家里的阿婆提过。”

  “她提什么了?”

  “……”

  唐染窝在沙发上沉默的时间里,骆湛索性坐到她脚边的地毯上。他向后倚着云絮纹理的茶几,单膝撑起,手臂搭到膝盖上。

  然后骆湛懒洋洋地仰起头,视线撩起来落到女孩身上。

  小姑娘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纠结。显然那话不适合当着“骆修”的面说,撒谎又不是她习惯做的。

  望了几秒,骆湛垂下眼,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不方便说就算了。”

  “好。”女孩还真答应下来。

  骆湛:“刚才怎么没和你姐姐一起去主楼?”

  唐染沉默几秒,诚实开口:“这个也不方便说。”

  骆湛眼神一晃,“你和你姐姐的关系,也不太好?”有意无意的,那个“也”字被骆湛咬重几分。

  唐染正迟疑着,又听见那人说:“我和我弟弟的关系就不好,你应该听人提过。”

  唐染默然几秒,同情起这个听来有点落寞的声音:“骆湛他,会欺负你么?”

  “……”

  骆湛轻眯起眼。

  几秒后,他神情懒散地“嗯”了声:“从小他就欺负我,家里所有人都偏爱他。他长大些以后,就让老爷子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把我赶出家门了。”

  唐染听得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那骆爷爷就同意了吗?”

  “老爷子最偏心,同意了。”

  唐染慢慢低下头,表情有点难过,“果然是这样啊。”

  骆湛一直望着她,“果然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奶奶也……有些偏心我姐姐的。”唐染低着声,“所以我姐姐才是和骆湛订婚,不是和你么。”

  提起这个,骆湛本能皱了眉,“还没订婚,也订不成。”

  “……”

  从那人的声音里听出些许冷意,唐染思索几秒,突然明白了点什么,“你喜欢我姐姐?”

  骆湛:“……”

  骆湛面无表情,声音冷淡又气闷:“你想太多了。”

  “哦,”唐染有点脸红,“对不起。”

  骆湛沉默两秒,“骆湛也不喜欢你姐姐,所以不会和她订婚。”

  “……?”

  这个话题转得突兀,让唐染有些茫然地闭着眼转向男生的方向。但出于礼貌,唐染还是试着接下对方的话,“大家都说,我姐姐很漂亮的。”

  骆湛轻嗤,“真论漂亮,那骆湛不该娶你么。”

  唐染一呆。

  骆湛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下意识皱起眉,心虚地挪开目光,“不过他只喜欢眼睛漂亮的,所以不会喜欢你。”

  “……”

  空气安静下来。

  几秒后,骆湛智商回归,抬手烦躁地捏了捏眉心,低声咒着,“刚刚淋雨,脑子进水了么……”

  他回眸看向沙发上。

  女孩显然有努力藏住自己的真实情绪了,但是被提及眼睛,她原本已经敞开的情绪又一点点缩回去。

  骆湛无声地叹。

  他从地上起身,撑着膝盖俯到女孩面前,“对不起。”

  唐染微怔,随后抬头,眼角弯下来,“没事,我习惯——”

  “骆湛是个混蛋,不必理他。”

  “……?”

  骆湛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他抬起手,在看起来有点难过的女孩头顶揉了揉,声音冷淡懒散,但很努力地试图“哄人”——

  “你最漂亮,没人比得过你。”

  唐染怔了好久。

  她想起不久前还是同一个相似的轻慢惫懒的声调,似笑非笑地对她说:“不好看,丑小鸭一样。”

  现在……

  女孩儿眼角弯下来,“谢谢骆骆。”

  刚收回手的骆湛一僵,冷淡警告:“不许叫我骆骆。”

  唐染迟疑地问:“那要叫什么?”

  “。”

  “直接喊骆修的话,可以么?”

  “……”尽管有些不爽,但毕竟是自己挖的坑,骆湛只能认了,“嗯。”

  洗好烘干的衣服被送回客房。

  骆湛走到长廊上,站着等被他警告过不许多话的女佣帮客房里的小姑娘换回来时穿的衣裙。

  没一会儿,客房的门重新打开了。

  换回那条缀满了碎钻的深色礼服裙的唐染小心翼翼地扶着门走出来。

  骆湛眼神一停,等从惊艳里回神,他上前把盲杖和手机递到女孩儿手边,“手机已经修好,可以正常用。外面雨停了,我让人送你去主楼。”

  唐染怔了怔:“你不一起去吗?”

  “不了。”

  “……好。”女孩儿除了停顿的一两秒外,没有露出任何反对的情绪。

  停顿之后,她也只点了点头,语气认真地轻声说:“那我们,下次再见。”

  骆湛沉默。

  他看着女孩握着盲杖,在女佣的陪同下转过身去。

  细细的盲杖在长廊的地板上轻轻敲击着,一点点挪向黑暗的前方,那些细碎的声音里满藏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和不安。

  唐染快要走到她上楼记忆里的楼梯位置时,她听见身后的静默被脚步声踩碎了。

  那人带着淡淡的雪松木的清香走来,停在她身旁,似乎是迟疑了下。然后唐染感觉自己握着的盲杖的上端被人扶住。

  仍是那个轻慢惫懒的声调,只有一点出尔反尔的不自在:

  “我送你……到主楼楼下。”

  唐染在原地站了两秒。

  然后她轻弯下眼角。女孩儿柔软地笑起来:“好。”

  .

  秉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骆湛隔着一小截盲杖扶女孩下楼时还在思考自己到底是哪块神经中枢出了问题。

  不然大概不会把自己置于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想到晚上老爷子寿宴,他难逃以骆湛身份当着所有来宾包括他此时牵着的小姑娘的面开口,骆湛就觉着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扯谎随意,圆起来却要命。

  骆湛叹了声气。

  唐染耳朵很敏感地捕捉到这声几不可查的叹息,她犹豫了下,小心地问:“骆修,你怎么了?”

  骆湛懒洋洋地应:“头疼。”

  唐染担心地问:“会不会是淋雨发烧了,你试试额头烫不烫?”

  “不用——”

  话声戛然而止。

  骆湛的脚步也在最后一级台阶下蓦地停住。

  望着一楼不远处站着的笑容温和眸子清冷的男人,骆湛陷入沉默。

  闭着眼的唐染自然不知道真正的骆修已经站在楼梯旁了。

  她只知道身前那人突然停下来,还是在说了“头疼”以后——唐染担心得皱起眉,顺着盲杖小心地摸索上去。

  女孩担忧地轻声问:“骆修?”

  “……”

  骆湛回神时,亲眼看着身后一只白净细长的小手顺着盲杖攀上来,然后凉冰冰的掌心轻覆上他的额头。

  女孩儿声音温和,大约是在“哄”他这个不太听话的“病人”:

  “你别动哦。”

  “……”

  骆湛眼神一晃,忘了阻止。

  楼梯旁,倚墙站着的男人直身的动作顿住。几秒后,男人抬眼。看着站在楼梯上的弟弟和那个闭着眼睛还披着骆湛外套的女孩子,骆修微微挑眉——

  “骆、修?”


标 签唐染骆湛小说版 唐染骆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