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虐心)雪婉墨羽沏小说_玲珑雪浮沉梦浮烟若梦小说雪婉墨羽沏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52 ℃
(虐心)雪婉墨羽沏小说_玲珑雪浮沉梦浮烟若梦小说雪婉墨羽沏

玲珑雪浮沉梦浮烟若梦小说

雪婉墨羽沏 著

完本免费

雪婉墨羽沏小说全文去哪看,雪婉墨羽沏小说精彩章节去哪看,男女主角叫雪婉墨羽沏的小说名字是《玲珑雪浮沉梦》,作者浮烟若梦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虐心催泪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玲珑雪浮沉梦小说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玲珑雪浮沉梦主要讲述了雪婉和墨羽沏的爱情故事。身份高贵、才貌双全的雪灵一族的公主——雪婉,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与亲生父亲团聚,不顾叛族的危险,寻找墨羽沏。但是当年那个流亡在外的皇子已经变成一国太子,并且还有有了自己的太子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雪婉墨羽沏小说全文去哪看,雪婉墨羽沏小说精彩章节去哪看,男女主角叫雪婉墨羽沏的小说名字是《玲珑雪浮沉梦》,作者浮烟若梦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虐心催泪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玲珑雪浮沉梦小说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玲珑雪浮沉梦主要讲述了雪婉和墨羽沏的爱情故事。身份高贵、才貌双全的雪灵一族的公主——雪婉,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与亲生父亲团聚,不顾叛族的危险,寻找墨羽沏。但是当年那个流亡在外的皇子已经变成一国太子,并且还有有了自己的太子妃。

免费阅读

  墨羽沏没有说话,只是抬眼往牢房中看去,只见蜷缩在被褥中的雪婉脸上一片狰狞,虽然伤口已经被处理,可那痕迹却是非常的明显,“用冰肌膏都没用吗?”

  玄河摇了摇头,“大夫说伤口有些深,肯定会留疤。”

  所以,雪婉的容貌肯定是毁了,只可惜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墨羽沏站得笔直,垂两侧的手却禁不住握紧,许久许久,他才松开拳头,目光落在牢房中的人身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为何,你为何要现在来寻我?如果再等我一年……只要一年……”

  当雪婉醒过来的时候,牢房外已经没了墨羽沏的身影,她打量了一番现在的处境,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就嘶吼着。

  她的吼声终于是引来了牢头的注意,那牢头打着哈欠走了过来,不耐烦的道:“这大半夜的鬼叫什么?给我安生些,别以为和玄统领沾亲带故就不得了,进了这水牢你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个未知数!”

  “玄统领?”雪婉有些不明白,她知道玄河是墨羽沏身边的侍卫统领,可是她和玄河却是没有任何交集的,所以更谈不上沾亲带故。

  牢头冷哼,“要不是玄统领,你以为你能住上没有水的牢房?更别说还有被褥了。不过也知足吧,这毕竟是太子府,这里是太子殿下说了算,就算玄统领有心关照你,却也是救不了你的。”

  “这位大哥,我只是想问这里有关押小孩儿吗?”雪婉现在只是关心桐儿的安危而已。

  “小孩儿?”牢头皱眉想了想,眼神变得有些诧异,“你说的是那个妖精的孩子吧?”

  “妖精……”雪婉心头一痛,眼神暗了暗,却也僵硬的点了点头。

  “那妖精的小孩儿可是救小皇孙的良药,怎么能关在水牢这种地方呢,”牢头悻悻的一笑,随口又道:“你有空关心别人的死活,倒不如好好想想你能不能在这里活下去吧!”

  牢头虽然是在太子府的人,可是却也只是水牢的牢头而已,以前是没有见过雪婉的,所以倒不知道他口中的妖精就是雪婉。

  牢头抱怨了几句,打了哈欠又准备离开,雪婉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焦急的吼道:“求求你,求你告诉我那孩子的消息,我……我可以用有价值的东西和你交换!”

  经过这么多事,雪婉早已经熟悉了这个冷漠的人间,这里,没有无私的付出,只有等价的交换。

  那牢头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就你?你进来的时候哥几个就搜过了,你身上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就省省吧,要不是看在玄统领的份儿上,谁他么爱搭理你。”

  眼看着牢头转身要走,雪婉急了,她知道错失这个机会,再想打听桐儿的消息就更难了,像是下定了决心,她一咬牙,抬起手往自己的眼睛挖去。

  噗嗤一声,鲜血迸发。

  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就落在了雪婉的手心里,不过那狰狞的一幕只出现了一秒,下一瞬,那眼珠上就发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只一瞬之后,那眼珠就变成了晶莹的水晶。

  那牢头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一幕,顿时被吓得浑身颤抖起来。

  “只要你告诉我桐儿的消息,这个就给你!”没了一只眼睛的雪婉,一只眼眶里黑漆漆的一片。这时候,她倒是有幸庆幸自己是雪灵一族了,雪灵一族的眼睛也是汇聚灵气的地方,一旦离开躯体就会变成水晶。

  牢头这才回过神来,似乎有些惧怕雪婉,可又抑制不住对水晶的贪恋,便颤颤巍巍的伸出手,一把将那水晶抓在手里,“你、你就是那个妖精!”

  “嗯。”雪婉没有反驳,“我只想知道桐儿现在怎么样了!”哪怕,就算知道了也未必会有办法去救他,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却不忍心放过任何一丝知道消息的机会。

  “你且等着吧,我去打听打听。”那牢头拿了水晶就走。

  牢房里,又陷入了恐怖的寂静,在这样的寂静里,雪婉想哭,可黑漆漆的眼眶里却流不出半滴眼泪。

  一天之后,牢头终于回来了。

  雪婉撑着身子趴在铁栏上,急切的问牢头的消息。

  再次见面,那牢头面对雪婉却没了丝毫的恐惧,他是去打听那妖精孩子的消息了,同时也打听到了更多的消息,现在的他,知道虽然这牢房里的女人虽然是妖精,可是不知为何却没有法力,比起一般凡人来还要弱上几分,所以他,何惧之有?

  “你倒是快告诉我啊,桐儿到底怎么样了?”雪婉焦急的问。

  牢头盯着雪婉,眼中贪婪之光更胜,只一瞬间,雪婉心头突然一跳,似乎明白了这牢头的想法。

  “消息……我倒是打听到了,可是,一颗水晶,似乎不够啊。”没了顾忌的牢头变得越发贪婪。

  雪婉凄然的一笑,她还是小看了人类的贪婪之心,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牙抬起手,忍着强烈的剧痛挖出了自己另一只眼睛。

  一片黑暗袭来,从此,她便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看不见桐儿生动的表情,看不见这世上所有的风霜雪雨。

  那牢头拿了她手中的眼睛,这才满意的道:“那妖精孩子昨日经受不住取血的疼痛,已经死了。”

  “死了?”雪婉拔高了音量,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的桐儿,怎么、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漫天的哀伤冲击而来,让她整个灵魂都在颤栗,她恨,恨不得用尽所有力气来毁灭整个世界,她一圈一圈的打在铁栏杆上,可如今的她已经只是一个凡人了,没了修为的她,连这铁栏杆都撼动不了,怎么去报复那些伤害了桐儿的人?

  黑暗之中,她听见有轻轻的脚步声靠近,然后就听那牢头对来人道:“太子妃,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取了她的眼睛了。”

  此时,雪婉才知道,那牢头取她的眼睛,怕不只是因为贪婪,还是得了太子妃苏盈的授意。

  “苏盈!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害死了我的桐儿,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雪婉撞击这铁栏杆,可铁栏杆分毫不动,而她的手却已经血肉模糊。

  一声长长的叹息,从苏盈的口中传来,她道:“你以为,我想让你的桐儿这么快就死吗?错!我的孩子还没救回来,他怎么能死了?可是,你知道吗,你的桐儿……是羽沏亲手杀的呢。”

  “什么……不、不可能!”雪婉摇着头,心头一热就喷出一口鲜血来。

  “怎么不可能?不信,你去问羽沏啊。”似乎这才是苏盈来这里的目的,为了告诉她这个最残忍的消息。

  苏盈和牢头离开了,沉浸在极度悲伤的情绪中,雪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离开,更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她就靠在铁栏杆上,抚着自己的心口,那里,有一阵阵的剧痛传来。内疚、自责、悔恨,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恐怖的梦,她没有带着桐儿来寻墨羽沏,她没有遇见过墨羽沏,该有多好……

  三天了,她就这样不吃不喝的三天了。

  水牢里负责送饭菜的侍卫见雪婉三天不吃不喝,心中也有些忐忑,毕竟这个牢房里的女人是得了玄统领的关照的,侍卫琢磨了一番,还是决定去向玄统领知会一声。

  玄统领得了消息,立刻就往书房去禀告了墨羽沏这个消息。

  正在看折子的墨羽沏动作一顿,脸上平静无波,可一双眼睛里却充满了担忧,“三天不吃不喝?”

  “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三天前就不吃东西了。”玄统领是墨羽沏的心腹,自然知道他家主子并不似看上去的那般无情。

  “看来是苏盈告诉她桐儿的事了。”墨羽沏冷冷的说出这句话后,书房里的气氛就变得压抑而沉重。

  怒火在墨羽沏的脸上涌起又被他强制性的压下,他忍不住往自己的手看过去,喃喃自语:“玄河,你说,是我错了吗……”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没有人会想到,高傲的太子殿下也会露出这般无助又迷茫的神情。

  只可惜,这样的问题,玄河却是给不了他答案的。玄河跟了墨羽沏十多年,也只有玄河知道为了能一步步变强,墨羽沏曾经隐忍和牺牲了什么,所以,他们怎么能在即将取得成效的时候功亏一篑?

  也许墨羽沏原本就没打算会得到玄河的回答,所以他也不在意,只是径自又自语道:“苏盈出生在将军府,从小就得苏大将军亲自教导,她的智慧和手腕都不是常人能及的,如果雪婉和桐儿落在她的手里绝逃不过一死,要想避开苏盈的手段,我不得不先下手……”

  他像是在解释,却更像是在说服自己,天知道他每次在伤害雪婉和桐儿的时候,恨不得那受伤的是他自己!

  忍!他已经忍了这么多年,在这最后关头又怎么能前功尽弃!

  他从出生开始就只是一个没有依靠的皇子,他的实力太弱,所以他谁也保护不了,在五岁的时候,他就亲眼看见母妃被人害死,从小到大,他更是尝尽了人情冷暖,无数次的在生死边缘徘徊,如今,他依旧羽翼未丰,只等一切准备就绪彻底翻盘的那一天!

  一将功成万骨枯,要想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就不得不用些手段,当他十六岁的时候,在一次宫廷宴会上,苏盈对他这个并不受宠的皇子一见倾心。能得到苏家支撑,他就有了夺嫡的希望!

  十几年的欺压终于有了反抗的机会,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哪怕对苏盈并没有多少感情,他也妥协了,他曾想,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登上帝位了,虽不能给苏盈感情上的回报,至少他会给予她尊贵的后位,算是弥补对一个女人感情的亏欠。

  不过以苏家的势力又怎么甘心让苏家嫡女选上一个没有丝毫势力做依靠的皇子作为良人,为了断了他的念头,就提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达到的苛刻条件,让他拿到传说中的雪灵一族的至宝作为聘礼。

  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万年雪山,幸运的是他遇见了雪婉,更是通过雪婉得到了雪灵一族的至宝。

  起初的时候,他不否认只是想利用雪婉而已,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单纯又美丽的雪灵竟然就那么闯进了他的灵魂深处,这份感情突如其来,却又让他措手不及。

  他本打算等他坐上那个位置,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的时候再来寻她兑现承诺,可却没料到雪婉终是等不及自己寻来了。

  夜色如墨,太子府里一片寂静。

  玄河提着一个食盒和灯笼走在前方,墨羽沏脸色阴沉的走在他身后,在水牢守卫诧异的目光下两人进了水牢。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他便来到了水牢最深处,只是,当墨羽沏站在雪婉牢房前,看见蜷缩在角落里的人儿时,他的眼眶里不自觉的就涌出了水雾。

  雪婉苍白的脸颊上,此刻,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空洞!她的眼睛……没了!

  许是坚毅如墨羽沏,鼻头在这一瞬间也禁不住有些发酸,冲天的怒火在心中燃烧着,他却不得不咬紧牙关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谁?”雪婉虽然看不见,可是作为精灵她的感觉却比人类要敏锐很多,她感觉有人站在牢房门口。

  墨羽沏喉头滚动,几次嘴唇动了动,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接过玄河手中的时候打开,拿起一块糕点递到了雪婉的唇边。

  雪婉眉头一皱,别开头,哽咽着道:“我不吃,除非让你们太子爷把桐儿还给我!”

  墨羽沏举着糕点,不放弃的又往雪婉的嘴边凑,在雪婉再次别开头的时候,他咬牙低吼出一个字,“吃!”

  只一个字,却已经足够让雪婉听出了他的声音。

  雪婉一下就激动起来,踉踉跄跄爬到铁栏边上,从铁栏缝隙里伸出手,不断的往前方盲目的抓着,“墨羽沏!墨羽沏!你把桐儿还给我!”

  墨羽沏浑身一个激灵,一种空洞的痛蔓延到灵魂之中,他哽咽着想解释,可嘴唇刚一动,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他眉头一皱,脸上的心疼瞬间换成了冷漠,“桐儿已经死了!为了我的儿子,你可不能再死了!来人,撬开她的嘴,把这些食物塞下去!”


标 签玲珑雪浮沉梦浮烟若梦小说 玲珑雪浮沉梦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