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桓灵百里重元小说在线_桓灵百里重元是什么一拜天地河山永蔚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298 ℃
桓灵百里重元小说在线_桓灵百里重元是什么一拜天地河山永蔚

桓灵百里重元是什么

一拜天地河山永蔚 著

完本免费

桓灵百里重元小说结局在哪看?桓灵百里重元完结版免费去哪看?故事递为您带来桓灵百里重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全文免费阅读,《一拜天地,河山永蔚》男女主角叫做桓灵百里重元,又名《一拜天地,河山永蔚》《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故事递为您提供《一拜天地,河山永蔚》桓灵百里重元小说完整版阅读。桓灵百里重元全文精彩章节精彩章节讲述的是:桓灵逃出了京城之后才听闻百里重元要迎娶谢家大小姐的消息,原来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啊,难怪他会那么绝情的要毁了整个桓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桓灵百里重元小说结局在哪看?桓灵百里重元完结版免费去哪看?故事递为您带来桓灵百里重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全文免费阅读,《一拜天地,河山永蔚》男女主角叫做桓灵百里重元,又名《一拜天地,河山永蔚》《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故事递为您提供《一拜天地,河山永蔚》桓灵百里重元小说完整版阅读。桓灵百里重元全文精彩章节精彩章节讲述的是:桓灵逃出了京城之后才听闻百里重元要迎娶谢家大小姐的消息,原来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啊,难怪他会那么绝情的要毁了整个桓家。

免费阅读

  桓灵离开秋山别院后,抄着小路尽量躲避着夜巡的巡防营禁卫军回到以前桓家的宅院大门前。

  这里好像被人遗弃了很久似的,四周空荡荡的仿若一间鬼宅,冷风刮过,刮起了地面的碎屑,寂静的街道哗啦啦一阵嘈杂,桓灵一缩脖子,将手抄进袖口里避寒,无意中碰到一小包硬物,拿出来一看,大概是老妪可怜她,偷偷给她塞了一点银钱。

  黑色的雕花大门上贴着封条,上面挂着一把锁。

  正门是走不了,但这能难倒桓灵吗?

  如今她身上有伤,翻墙不行,钻狗洞还是可以的,就脏了一点而已,这事她都能总结出经验了。

  照旧进入了桓家大宅,院子里的花草没人照顾,大多都死掉了,一片凄惨。

  桓灵低头苦笑,现在可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她回桓家主要是找一些值钱的物件去乐坊将母亲赎出来,虽说罪臣的家眷是不能买卖的,但只要钱给得足够,私底下交易也是常有的事。

  再者,桓灵是家中老来女,母亲生她时已三十有四,如今也年过半百,那些人不会关心乐坊走丢或者意外死亡一个老妇,所以只要银子备足,桓灵相信赎出母亲应该不难。

  但,家里肯定被府衙派人搜过,她得好好想想父亲藏私房钱的地方在哪里?这是连母亲都找不到的地方,其他人更加没可能搜到。

  “清风苑的莲花池!”

  桓尚书喜欢游泳,这是人尽皆知的,夏天游也就算了,冬天也不落下,任谁也想不到,桓荣在自家莲花池游泳其实是把私房钱藏在莲花池底的淤泥里。

  桓灵跑到清风苑,盯着莲花池的水,牙齿都在打颤,最后感慨的道:“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抱着怀里沉甸甸的箱子,桓灵揉了揉鼻子打了几个喷嚏,心想,就算感染上了风寒,今夜也不虚此行了。

  不过,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刺了百里景行一下,以他的小肚鸡肠,绝不可能放过她,丰都不能久留,而丰都乐坊十几间,一间间找太费时。

  她还能找谁帮忙?

  突然,她眼前一亮,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大理寺卿柳大人的府邸,柳轻絮是桓灵的手帕交,如今的她只能赌一把。

  哐哐……

  几颗小石子砸在窗棂上,柳轻絮被惊醒,起身查看。

  “轻絮,是我。”

  柳轻絮着实被吓了一跳,拍着胸脯探头向窗外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灵儿?快进来说。”

  桓灵咬着唇轻轻点了点头,爬窗进入了柳轻絮的闺房,柳轻絮摸着她冰冷的手,道:“这些年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一直在找你。”

  “轻絮。”

  桓灵声音哽咽,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抱着柳轻絮,姐妹俩痛哭了一场。

  ……

  “百里景行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居然敢软禁你!”柳轻絮拍案而起,听完桓灵的叙述,整个人都气得不轻。

  桓灵赶紧拉下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她现在的身份不好张扬,被发现就惨了。

  柳轻絮后知后觉的捂住了嘴,缓了片刻才继续道:“我这有宫里御赐的伤药,我给你拿。”翻找到后,拍了拍床,“过来,上药。”

  桓灵一怔,看样子她是认真的,不如她的意,她绝对不肯帮她忙,无奈,桓灵只好乖乖的走过去。

  解开衣带,柳轻絮就注意到了桓灵肌肤上触目惊心的伤痕。

  一滴泪落在了桓灵背上。

  “轻絮,我不疼了,一切都过去了。”

  她握住桓灵的手,“身上的伤不疼了,心里的呢?”百里重元成亲的事在丰都传得沸沸扬扬,他们的过往,作为见证者,柳轻絮再清楚不过,“他知道这些事情吗?”

  桓灵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如今恨死了桓家还有我,根本不会听我任何的解释,也听不进去,他说,是我爹联合北辰侯府陷害了百里元帅,我不信,但那又如何,我,没有能力给父亲翻案。”

  百里重元对她,早已经没了感情,她何必再让自己做那个活在回忆里的可悲女人。

  桓灵叹了口气,自嘲轻笑道:“轻絮,我和百里重元……再也不可能了。”

  过去的桓灵,活泼爱笑,如今的她,只剩下满身荆棘,风霜疲惫。

  柳轻絮从没想过,她消失的这几年,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红袖坊接伯母。”

  “不行,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和陆公子成亲,我不能让你冒险,听我的,轻絮。”

  她为柳轻絮能和意中人结合而感到高兴,如此紧要的关头,她怎能忍心破坏,“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更加希望的是能看到你幸福。”

  ……

  翌日,桓灵跟柳轻絮要了一套男装,十四岁那年她们曾一起乔装前去偷看过汇丰楼斗诗,没想到当初的衣衫还能穿,看样子这几年她个头根本没长多少,还是那么的瘦弱,好像风大一点都能把她刮走似的。

  柳轻絮道:“此去小心,多加保重。”

  桓灵浅浅一笑,“陆家那小子若敢欺负你,天涯海角我必赶回来要他好看。”

  红袖坊。

  桓灵的大手笔吸引到了管事嬷嬷,闭门谈了好久,最后用一箱金子换回了桓夫人的自由。

  管事嬷嬷还是十分通情达理的,安排了一辆马车停在偏僻的后巷,等母女俩见面之后便护送她们出城。

  还蒙在鼓里的桓夫人突然被几个大汉带往后巷,难免心惊,犹犹豫豫的走着。早已等在那里的桓灵一看到母亲,飞奔了上去,一把扑进母亲怀里,“娘,我回来了。”

  女人听到了她的声音,手一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灵儿,我的灵儿……”

  从前桓夫人一直被丈夫宠着,四五十岁也像二三十一样,桓荣曾打趣过她们,不像母女倒像是一对姐妹花,当时桓夫人还骂丈夫,老不正经的。

  而如今的她,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几岁,手粗了,背也佝偻了。

  桓灵看着母亲如今卑微的模样,心里酸痛:“娘,是我对不起你们。”

  母亲哭着抱住了她,“灵儿,只要你还活着就好,你父亲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你失踪的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啊!”

  “我的女儿,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们要尽快出城。”桓灵扶着母亲的手将她带上马车,朝赶车的人点头示意,放下了帘子。

  马车缓缓的前行,桓夫人心下不安,握着桓灵的手紧张的问,“发生了何事?”

  桓灵并不想把那些烦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母亲担忧,简单的讲自己回来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现在不走,以后可能都走不掉。

  联想到丈夫的案子,桓夫人抹了抹眼角边的湿润,桓荣曾告诫过她,好好活着,别为他报仇。

  其实桓荣心里明白,自家夫人这软弱的性子离了他肯定过得不好,这句话也是想借夫人的口传达给失踪三年的女儿,直到死前桓荣都坚信桓灵还活着。

  “灵儿,你瘦了好多,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她摇了摇头,逞能苦笑:“我没事。”

  桓灵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她现在迫切的想要的知道一件事,“娘,当年害百里元帅的人,真的……真的是爹爹吗?”

  听到这个名字,桓夫人攥紧了手指。

  “一年前,百里重元在边境立了功,陛下大喜,免了他的流放之罪招回京封赏,不久后他突然带人封了桓家,抓走了你父亲,说要血债血偿,你爹当时也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行刑前,我去见了你爹最后一面,他也只是让我好好的活着,不要为他报仇。”她轻轻拨开挡住女儿脸颊的长发,劝道:“别再想那些事了,也不要再找百里重元……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在乐坊的日子,她总是被安排做最重最脏的活儿,时不时还要挨一顿鞭打,都是百里重元在暗中作祟。

  那日,将军府的管事和乐坊嬷嬷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桓夫人知道女儿对百里重元的感情,但是现在的百里重元,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

  女儿再去找他,只会再一次受伤。

  ……

  将军府。

  百里重元一夜没睡好,好像自从那个女人再次出现,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又一次掀起了涟漪。

  桓灵,还真是他命中的劫数。

  正心情烦躁时,响起了两声敲门声,片刻之后外面的人吞吞吐吐的道:“将,将军,夫人说早膳,已经,备,备好了,您,您……”

  男人实在听不下去,开口打断,“知道了,你先下去。”昨夜他是宿在书房的,对新婚的妻子他心里怀着一份愧疚,想着,那就先陪谢蕴用了早膳再去军营。

  谢蕴没想到百里重元真的会过来,脸上挂着优雅端庄的笑容,唤了一声,“夫君,早。”

  听到声音,百里重元从烦躁的思绪中抽离,点了点头,“早。”

  含香上前帮忙布菜,百里重元在军营呆习惯了不喜这一套,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谢蕴见状便亲自给他夹菜,百里重元一愣,对上谢蕴的笑眼,默默的吃着她夹过来的东西。

  关于昨夜的事情,她没问,他也没说。

  用完饭,百里重元以军营有要事为由出门,谢蕴一直送到了门口。

  成婚是有婚假的,可是他却不愿在家里多待一刻,谢蕴再体贴大方,也难免会心中不甘。

  “夫人。”谢蕴转身回府的时候,身旁的含香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

  身后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谢蕴一回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蕴儿,委屈你了。”

  当初若不是谢蕴的哥哥出手相救,只怕现在的百里重元,早已经是一具尸骨。

  这两年,谢蕴始终在他身边,陪着他东山再起,又细心照顾着他,他决不能负了她!

  百里重元不自觉收紧了怀抱,谢蕴的脸靠在他肩膀上,那些不安与不甘全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红霞满面,她羞怯的道:“将军,这可是在外面。”

  闻言,百里重元笑着松开她,“没人敢乱嚼舌根。”

  谢蕴淡淡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试探地问出声:“她还好吗?”

  百里重元知道她在说桓灵,微微皱了皱眉。

  “不要再提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以后,我的心里只有你。”

  听到这句保证,谢蕴心头一暖。

  她笑起来时,总是带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让人心情平静。

  就在这个时候,刑部主司带着一群人快步朝将军府跑来,见到百里重元先行了一个礼,然后非常干脆的把手里的通缉令递给他,道:“将军,下官是奉命来提犯人桓灵过堂审讯的。”

  “哦。”百里重元眯了眯眼,他昨日已经说明等陛下圣裁,刑部来凑什么热闹。

  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神扫了对方一眼,打开缉拿文书一看,眉毛轻挑,这个女人,竟然企图谋杀百里景行,有趣。

  他还记得在天牢关押时,百里景行带着她亲笔写的断绝信,她不是坚定不移的跟了百里景行吗?

  才背叛了他没多久,又背叛了百里景行,那个惯会撒谎的女人,果然没必要同情。

  “北辰侯世子如何了?”这语调掺着一丝意味不明。

  刑部主司有问有答,道:“世子爷伤势颇为严重,至今仍昏迷不醒。”

  “那就是没死成,啧。”

  敢情是这位爷嫌下手不够重,很想再补上一刀似的,谁都知道两家虽沾亲带故,却积怨已深,刑部主司紧张得手心里全都是汗。

  “恳请将军配合刑部办案。”

  百里重元爽快的道:“当然。”他永远记得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伤害,“不过,昨夜她趁守夜的人不备,逃了。”

  “将军……”刑部主司此刻的表情仿佛吞进了一只苍蝇,难受得紧。

  他挑起唇,淡淡一笑:“放心,没有人能从本将军的指缝中逃走。”

  “那下官就先谢过将军了。”刑部主司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带着人离开。

  谢蕴看着男人冷峻的眉眼,忍不住出声问道:“夫君,你真的要帮刑部抓桓灵吗?”

  “她犯了法。”男人声音低沉,喜怒难辨。

  谢蕴轻轻握住男人的手,眼中带着几分惆怅,幽幽说道:“我只是……不想你以后会后悔。”

  “后悔?我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百里重元重新骑上了那匹白色的大马,马鞭一挥,风驰电掣而去。


标 签桓灵百里重元是什么 桓灵百里重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