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醉流酥)小说_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醉流酥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11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醉流酥)小说_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醉流酥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

醉流酥 著

完本免费

楼柒沉煞是什么小说中的主角,楼柒沉煞小说名字叫什么,楼柒沉煞小说全文免费章节去哪看,楼柒沉煞是小说《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中的男女主角,作者醉流酥著,故事递为您提供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讲述:楼柒骂骂咧咧的随着飞机的坠落跌入了百慕大三角。可是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活着,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本想着上一世自己狂腻了,这一世好好的当个小白花,却被某帝君生生的逼成了彪悍女人,开始了他们纵横天下的旅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楼柒沉煞是什么小说中的主角,楼柒沉煞小说名字叫什么,楼柒沉煞小说全文免费章节去哪看,楼柒沉煞是小说《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中的男女主角,作者醉流酥著,故事递为您提供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讲述:楼柒骂骂咧咧的随着飞机的坠落跌入了百慕大三角。可是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活着,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本想着上一世自己狂腻了,这一世好好的当个小白花,却被某帝君生生的逼成了彪悍女人,开始了他们纵横天下的旅程。

免费阅读

  你妹!竟然把她抛出去了!

  楼柒撞出了一角的披风帐篷,呈抛物线地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她看到了那个飞踏轻风而来的男人,戴着一个金色面具,手里拿着大刀,见了她顿时哈哈大笑着道:“姑娘是来给我的饮月刀送血的吗?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说着,他扬起大刀,刀刃在月光下映照着冷清的幽光,带着一丝风声,狠狠地朝她劈了过来!

  靠!不是说她可以走她的阳光道的吗?!

  这个时候楼柒还在半空,那大刀劈过来的方向是她的腰,看那力道看那刀的锋利程度,若是被劈中了,她肯定会成了两段!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叫救命,谁知道她愤慨尖叫出声的却是:“沉煞我跟你势不两立!啊啊啊!”

  混蛋血人,混蛋,要是她死了,就是他害的!

  因为抛开她而再度无力地倒在地上,剧痛开始,连说话都无力的沉煞听了这话血红的眸子闪了闪。

  “锵!”

  就在那大刀将要劈中她的前一刻,鹰的剑架住了那把大刀,同时脚一踹,将她又往后踹了回去,六名侍卫飞快一分,其中一人手一抄,抓住了她的手臂,立即又将她丢进保护圈里。

  楼柒再一次摔在地上,这一回她几乎只剩下喘气的份。

  她艰难地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对上了一双沉沉的血眸。那里面讥诮不屑的意味令她又怒又恼,同时又暗自心惊。

  明明他是很需要她的,但是因为她的一句话他不喜欢,他竟然立即就将她丢出去送死!够狠!

  而在前一秒,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个男人是有多喜怒无常啊!

  楼柒这会儿有点欲哭无泪,她觉得这穿越太坑爹了,瞧她刚来,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

  外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鹰的闷哼声。紧接着,四名侍卫同时冲了出去,他们面前也就没有了遮挡,楼柒看到那面具男以一敌五竟然不落下风。

  “哈哈哈,沉煞,你其他三近卫呢?只有鹰卫一个可是不够杀啊!”面具男一边打着,还能一边取笑这一方,“看看你那废物的样子!坐都坐不起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让人护着,还好意思说是破域之主?哈哈哈!我看你以后不如改名叫沉死狗吧!”

  噗的一声,一道浓重血雾喷了出来,一名侍卫脸色发白地飞了出去,留在原地的却是一整条手臂!

  另一侍卫咬牙冲了上去,但那大刀却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立即就回砍过来,又一道血箭冲天而去,却是那侍卫一颗头颅飞了出去。

  楼柒全身发冷,她不是没看过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但是这样的屠杀却是第一次,跟一颗子弹射杀完全不同。

  两名守着沉煞的侍卫大喝一声冲了过去,鹰回头一望,冰冷的目光射在楼柒脸上,却没有再叫她抱住沉煞,转头挥着剑又加入了战圈。

  “沉死狗,看来今晚你要死在我的饮月刀下了,啧啧,真不知道你有这弱点怎么还会让消息走漏,哈哈,每逢十五成废物?”

  面具男一边嚣张大笑着,一边挥刀收割性命,又一侍卫被劈断了一腿,倒在地上。他一面杀着,一面朝这边逼近。

  楼柒心里发颤,她这时才明白一开始听到面具男的声音时为什么沉煞这边的人都紧张地严阵以对,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是面具男的对手!

  而刚才的试验已经告诉她,面具男并不会对她网开一面,等他杀光鹰那些人,她也难逃一死!

  见鹰他们渐渐抵挡不住,楼柒一咬牙,拽起沉煞,想要将他背起来。她想过了,她就算要逃命也不能自己跑,鹰盯着她呢,她相信只要她敢跑,立即就会被他抓过来丢砸向面具男!而如果她背着沉煞跑,他们肯定会拼死为她争取多一点时间!

  沉煞刚抱到她的身体就发现自己又恢复了,对她这种神奇的功效也是暗自心惊。哼了一声,他反手又将她甩到背上,整个人如一只豹子一般窜了出去!楼柒惊骇之下只能用双腿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鹰双手一托,沉煞看也没看,纵身腾跃,正好一脚踩在他手上,身形飞窜而起,然后俯身向下,一掌击向面具男的头顶,他气势霸道嚣张,“想杀本帝君?下辈子再来!”

  轰的一声,面具男竟然无法避开,被他正拍对头顶,整个人向下陷,双腿立时陷进地里几寸,而他的头骨整个被拍得变了形,那张面具也跌落在地。

  面具下是一张严生毁容的脸,扭曲的暗红的疤痕爬满了整张脸,他一口血喷了出来,双眼突出,不敢置信,“你……”

  嘭!

  一句话还没说完,整颗头颅竟然爆开了,脑浆迸射,血雾狂喷。

  楼柒全身僵硬。

  天啊!这才是大杀器……

  那么多侍卫敌不过的面具男,被沉煞一掌拍爆了脑袋!

  喜怒无常,出手狠辣,功夫爆强!

  她似乎还得罪了……

  一时间,楼柒只觉得明天一片黑暗。她是不是很快又可以再穿越一次了……

  她心脏颤颤,但是沉煞却好像把背上的她忘记了一般,沉默地看了战场一眼,一挥手,率先离开。

  鹰和仅剩的三名侍卫也无声地跟上。

  楼柒趴在他背上一声不吭,她现在恨不得这大杀器把她忘了。

  但是某柒却没有注意到,她趴在他的背上,鼻息就在他的后颈处,女子细微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根本就无法忽略。

  沉煞神情冷峻,速度惊人,向着深山里疾奔。

  楼柒本来以为自己被这大杀器背着会一直提心吊胆不敢放松,但也不知道结局是他的背太宽太安稳,还是她自己太累,她竟然在他背上睡着了。

  她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下来,呼吸平稳,本来紧搂着他脖子的手臂无意识地滑了下去,沉煞皱了皱眉,将她转为抱到怀里。

  鹰看了一眼,道:“主子,这个女人出现得甚是怪异,属下传令让他们去查。”

  “嗯。”沉煞只是低沉应了一声。

  “主子要不要停下来先穿上衣服?”

  沉煞的蛊毒发作,全身冒出血珠,会痛得连布料裹在皮肤上都觉得剧痛无比,所以每月十月这一晚,他都是裸着上身的,若是在破域自己的地盘,他索性全裸。

  “争取时间进入迷之山谷。”

  “是。”

  几道身影飞一般地从山野掠过,再无人说话。

  楼柒是被一阵清脆的鸟鸣叫醒的。

  刚开始她有点儿迷迷糊糊不知今夕何夕,还以为自己在臭老道的道观里借宿。臭老道那座道观在深山里,每天清晨也有鸟儿啾啾,清脆鸣啼。楼柒有一次嫌鸟儿太吵让她无法睡懒觉,还扛着猎枪进林子里杀了一天的鸟,回来还串成串烧烤了。臭老道气得跳脚,指着她骂她一无慈悲心二无境界,一花开一鸟鸣,那才是自然真谛,像她这样又懒又贪吃还心肠黑且狠的女人,就该坠在红尘里浮浮沉沉跳脱不开。

  那时楼柒撇着嘴,一手一串烤鸟儿吃得极香,根本就没搭理他,她一不成佛二不修仙,连鸟儿都吃不得?笑话。

  突然楼柒闻到了一阵烧焦味,焦味中夹着一丝肉香,她吸了吸鼻子,立即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同时,肚子咕咕一阵大叫。

  天色亮了,微金的阳光洒落在她脸上,让她微微地眯了眯眼睛。然后昨晚的记忆立即涌进了脑海里,楼柒脸色微一变,后面不远处传来鹰的声音。

  “那个女人,醒了就赶紧起来,去捡些干柴来。”

  楼柒转头一看,一条小溪蜿蜒而下,两旁是萋萋青草地,鹰和另外三外侍卫生了一堆火,果然正在烤着…鱼。

  她下意识地搜寻,却发现大杀器红眼君不在,心里不禁想,他除了有那个流血流血泪不能动弹痛到无力说话的毛病之外,会不会还不能见到阳光?

  “你耳朵聋了?”鹰手一扬,一颗小石头向她的面门疾射了过来。

  楼柒怒了,正想出手,却见另一颗石子从斜侧方向射了过来,正击中鹰射过来的那颗石头,速度竟然不减,直将那石头撞开了去。

  楼柒一转头,就看到了正逆着光走过来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窄袖锦袍,腰间束以金色镶玉腰带,袖口同系,墨发高束,额上美人尖。他逆着光,身材高大,起码一米九零以上,宽肩长腿,薄薄的朝霞披在他背后,照得他宛若神祗。

  等他走得近了些,楼柒看到他的脸,心中一震,她认了出来,沉煞!

  可是此刻的沉煞脸庞干净,长眉如剑飞插进鬓,双眸幽黑宛如深潭,鼻梁像是险峻的山峰,薄唇微带冷诮,一张容颜竟然远胜她在现代看到的那些美男。

  原来,清洗干净不冒血珠的他是这般的丰神卓绝!

  原来,他的那双血眸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原来,他穿上这样一身衣服是这么地帅酷!

  天地万物瞬间好像都成了他的背景,都模糊了,都暗淡了,没有一人,没有一木,没有一物可以夺过他的光彩,他就是光芒,是耀眼却也冰冷的光芒。

  “花痴。”鹰讥诮的声音打断了她即要滴下的口水。楼柒从宛若神衹的光芒中回过神来,不由得狠狠瞪向了鹰。

  如斯男子,她就是花痴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楼柒正要说你家主子可是救下了我,不让你的石头打中我,就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去捡柴。”

  “……”

  沉煞看都没有看她,从她身边走过,一丝芝桂沉香似有若无地拂过鼻息,已经没有半点血腥味。

  鹰哈哈大笑,走近她,弯腰凑近她的脸,讽刺地道:“以为主子救你?谁给你的资格自作多情的?只不过是因为你接下来要一直跟着主子,主子不喜欢看到一张残破的脸在眼前晃罢了。快去捡柴,否则别想吃早餐了!”

  换而言之,他之前那一颗石头真的击中她,是会打破她的脸的。

  楼柒咬牙切齿,怒而转身。这真是一对该死的主仆!要不是她现在对这个世界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要不是这里是深山里不知道从哪里出去找人烟,她才不跟着他们呢!等以后出了山,到了城镇,看她甩不甩他们!

  不过,他们到底要进深山里做什么?沉煞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看他刚才穿的那一身的黑袍,虽然款式简单,但是布料明显上乘,发带,腰带上嵌着的玉都是顶级货,有钱啊。而且昨晚她看到的就有两批追杀,越是上位者敌人越多,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还有他暴强的身手,冷酷的心性,人家的断指说踩烂就踩烂,一个脑袋说拍爆就拍爆的噬血手段,啧啧,真的都非常人所能为之。

  不管怎么考虑,她现在都得先跟着他们,所以,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楼柒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地捡了好些的干柴,抱到了溪边他们的火堆旁。

  鹰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意外。看这个女人长得身娇体弱的,没想到捡干柴这种事还做得挺麻溜啊!而且,他扫了一眼那些柴火,很明显她是懂得的,捡的都是非常干燥的柴,并没有一点潮湿的。

  这时,一名在烤鱼的侍卫拿了一条鱼递给坐在溪边一块大石头上的沉煞,沉煞看着那鱼,眉头微一攒,接了过去。

  侍卫退了回来,低声道:“可惜雪卫不在,我烤鱼的手艺实在是不行啊。”

  鹰嗤笑一声:“雪那女人的手艺也不过比你好一点而已。行了,快点烤,饿死了。”

  “咦,楼柒在干嘛?”另外两名去抓鱼的侍卫又抓了两条鱼过来,看见楼柒在另一边的溪里站着。

  沉煞也注意到了楼柒的举止。他手下的人都是练武狂人,而且经常要跟着他风里来雨里去的,个个都是粗人,几乎没有一个厨艺好的,手里这条烤鱼他吃了一口,焦味大,腥味浓,鱼肉的鲜甜和烤香几乎要忽略不计了,虽然他并不十分挑食,但也觉得有些难以入口。所以他干脆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女人身上,或许这样能不知不觉把鱼吃了。

  昨晚鹰和其他侍卫都没有看到,其实这个女人是从天而降的,直接就砸在了他怀里。她穿着紧身的白色长裤,勾勒出结实优美的长腿,一双小短靴,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但是看起来很精致,跟他们穿的布靴不一样。一件稍微宽松的上衣,衣摆束在裤腰里,腰间一条小巧的皮带。简直是奇装异服,而且不检点,身子曲线都勾勒出来了,实在是不知羞。

  她的头发高挽起,无半点首饰,脸蛋小巧精致,唇红齿白,眸光灵动,但是破域美女不少,她这模样也只能算是不错,当不得绝世美人,只是,破域可没有人敢趴在他胸膛上,叫他——红眼君。

  一般的女人看到十五夜晚的他都会吓死,尖叫不已,根本不敢靠近。


标 签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楼柒沉煞 楼柒沉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